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场面非常尴尬
    ,。

    好在,五庄观整个倒塌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只是人参果树所在的这个小院被掀了一个底朝天。

    五庄观的天空,多出了一道明黄色的光芒。

    这股力量将五庄观的异动给镇压了下来。

    “如来?”

    白夜抬头看向天空,双眼微微一眯。

    跟股力量,跟他在六字真言上感觉到的力量一模一样。

    都是来来自于那位高高在上的如来。

    当然,这种高高在上是被动的,可以的话,白夜觉得如来或许更加希望亲自下场干事。

    无花果树倒在一边,根系完全暴露了出来。

    这棵大树并不是长在传统意义上的泥土之中,而是植根于某个人身上。

    至少白夜他们现在看到的,就是一个人。

    一个身材干瘦,几乎跟骷髅没有区别的人。

    身上穿着破破烂烂,无法遮蔽形体的衣袍,光秃秃,只留下几率灰白长发的脑袋上生长着半截前·紫金冠。

    白夜记得,地仙之祖镇元子的描绘是头戴紫金冠,无忧鹤氅穿。履鞋登足下,丝带束腰间。体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颜。三须飘颔下,鸦翎叠鬓边。

    那么,眼前这个被人参果树寄生的人,就是镇元子咯?

    人参果树被挖开,清风、明月两个道童也变成了怪物的模样。

    朝着白夜扑了过去。

    沙悟净转身,与其说是禅杖倒不如说是凶器的武器横扫。

    直接把两怪物烧成了血末,飘散在了半空中。

    “镇元子?”

    白夜走到了此“人”面前,开口问道。

    那疑似是镇元子的人抬头,发出了一阵如同野兽一般的低吼声,树冠中的树枝好像扭曲的触一样伸出,直刺白夜而来。

    然后被孙悟空三人尽数接下。

    “合理推测一下。”

    白夜说道,“眼前这个,就是镇元子了,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被如来给摆了一道?还成为了取经路上的障碍。”

    “……师父你在说什么?”猪八戒问道。

    三大妖联,挡住这些树枝的攻击还是游刃有余的。

    “没什么,这是上层的斗争。”白夜说道,“比较复杂,以后你就懂了。”

    他无疑跟猪八戒解释太多。

    不是担心什么,只是白夜懒得解释。

    时间到了,猪八戒该明白就会明白,如果那个时候还不明白,现在说了也没有意义。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白夜初步判断,镇元子应该是跟如来斗争的失败者。

    结果被埋在了自己的人参果树下,让原本的“神树”变成了现在的“魔树”。

    无论是唐僧还是师徒三人吃下这人参果。

    后果恐怕都不会太好。

    搞不好就是一波团灭gg。

    当然,现在是唐三葬白夜,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喂,清醒不,能聊聊?”

    白夜蹲在镇元子面前,一副拉家常的模样。

    有徒弟就是好,脏活累活他们去干。

    作为师父只要保持得道高僧的样子坐看花开花落就可以了。

    “师父,发生什么事情了?”

    进了五庄观不久后就在另一边休息的背景板小白龙还有狮鹫也跑了过来。

    效率可以说是非常低了。

    白夜也不在意,一个是背景板,一个是坐骑,他也不需要两位表现出很高的效率和强大的战斗力。

    “小白,阿狮来的正好,你们跟这位失了智,也不知道算不算活着的镇元子聊一聊?”白夜说道。

    “啊?”小白龙“龙脸懵逼”。

    “我个人感觉,你们处在某一种高度,或许可以达成共识。就好像哈士奇、萨摩耶和阿拉斯加容易达成共识一样。”白夜说道。

    “……”

    小白龙一脸委屈,为什么师父会觉得她会跟这样的生物达成共识?

    “试一试吧,反正不要钱。”

    白夜说道。

    狮鹫倒是一点都不委屈,直接凑过去,朝着镇元子大吼了一声。

    类似于“老子主人找你说话,赶快回话”之类的意思。

    出乎意料,原本对白夜的话毫无反应的镇元子,猛地抬起了头。

    瞪向狮鹫。

    狮鹫发出了一声呜咽之声,随即咆哮了起来,伸出爪子就要拍向镇元子。

    “咄!”

    镇元子第一次口吐人言,狮鹫倒飞而出。

    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晃着脑袋,一时间没有站起来。

    “清醒了?”

    白夜也很是惊讶,刚才的举动,纯粹是他的恶趣味罢了。

    没想到,居然有效?

    只可惜,清醒不过半秒钟,镇元子眼中再度恢复了原来的浑浊。

    “看来没有什么希望,那就让贫僧为你解脱了吧。”

    白夜重新站起,对着镇元子伸出了。

    依然是点化·物理。

    镇元子干瘦的身子一震,大量的血色气息从他身上弥漫了出来。

    曾经的地仙之祖早就已经成为了人参果树的养料。

    不可能有着当年的威势。

    在孙悟空三人帮白夜挡住人参果树攻击的情况下,白夜要镇压乃至灭杀镇元子本体,不在话下。

    只是,白夜要做的可不是灭杀镇元子。

    他要把镇元子从人参果树之中分离出来。

    人参果树,白夜想要,但是这个几乎被掏空的镇元子,白夜可不打算一同要了。

    那些血色的气息同样散发着污浊之意。

    仿若是怨气汇聚而成那样。

    恐怕也就是镇元子的怨气执念,才支撑着他没有彻底死去。

    被人埋在自己的树下,还被自己的树当做了养料吸收吞噬,换成谁恐怕都会怨气滔天,成魔成妖。

    那么,人参果树变成如今这个鬼样子,也可以理解了。

    必然是被镇元子的怨气所污染。

    不多时,被树根刺穿的镇元子就化作了一蓬粉末,只是那血色怨气凝聚不散,在五庄观的上空汇聚。

    刚才在攻击孙悟空等人的人参果树树枝也缩了回去。

    原本显得生勃勃的人参果树,顿时有了几分衰败之意。

    “难道要死吗?”

    白夜对半空中的血色怨气视而不见,围着人参果树转了几圈。

    孙悟空他们则是盯着那团被白夜生生分离出来的血色怨气。

    “师父,送佛送到西啊。”猪八戒开口说道。

    “都说了,我们的计划从来都是好处我拿,黑锅你们背——不对,是我负责被抓,你们负责打死那群妖怪。”白夜说道,“现在已经进入到了打死的流程,我都帮你们安排好舞台了。”

    “金蝉子。”

    就在这时,半空中的怨气突然凝聚,成为了一个半透明的血色镇元子。

    “嗯?”白夜抬头看向镇元子,“清醒了,非常好,来交易吧!阿镇!”

    不管这个清醒了的镇元子想要干什么,说什么,现在,他直接进入到了交易流程。

    就是这么不讲道理,非常霸道。

    “看到你的果树没有?”

    白夜指着衰败的人参果树说道,“我跟你做一次交易,你告诉我让它恢复正常的办法,我帮你报仇,把如来搞个半死。”

    执念不灭,怨气滔天,已经化作怨灵的镇元子看着白夜说道:“报仇?你是要杀了你自己吗?”

    “咦?”

    白夜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发展似乎有些不对啊。

    听镇元子的意思,他现在的情况,不是如来的笔,反而是金蝉子干的事情?

    “当年你与如来联,将我埋在人参果树之下。”镇元子说道,“却未曾想过,我怨气滔天,把人参果树污染成为了一颗凶树,不得已又把此地封印。”

    “……这就很尴尬了啊。”

    白夜开口说道。

    仔细想想,金蝉子和如来似乎也不是一开始就决裂的。

    他们的决裂,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但在道不同之前,肯定是一对好师徒,联弄残弄死镇元子埋在树下,干出这事也不奇怪。

    道统之争肯定是非常激烈而残酷的。

    而金蝉子和如来之间的斗争,恐怕是成功将其余的对都搞定之后,两个胜利者之间的斗争。

    至于五庄观,这样的废弃之地,也被如来当做棋子,利用了起来。

    物尽其用,榨干最后一点价值。

    “等一下。”

    白夜看着天空中的怨灵,“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不是什么金蝉子,贫僧唐三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取经人罢了。”

    “哈哈哈。”

    怨灵镇元子狂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你跟如来之间发生了什么,看你的样子,恐怕是转世多次了,不过既然我苏醒了——”

    “那就去找如来报仇呗,士可杀不可辱。”白夜一脸严肃地打断,“把你‘杀’了还埋在树下,这能忍?关键是,你看这天空中的封印之力,妥妥的如来的干活啊!”

    “至于金蝉子,实不相瞒,他已经死了。”

    “……”

    怨灵镇元子没有说话。

    现在还在交易呢,白夜所说的可都是实话。

    “怎么样?考虑一下刚才的交易,我要这棵树,你帮我救活它,我帮你弄死如来。”白夜说道。

    观音的甘露能不能救活人参果树,白夜不太确定。

    相比之下,镇元子好歹是前·主人,救活这棵树应该不成问题。

    至于白夜……反正他都是要拿回碎片,弄死如来的,这交易,稳赚不赔。

    “你是金蝉子转世,你以为我会放过你?”怨灵镇元子说道。

    “不要这么说啊。”

    白夜说道,“比起从物理层面上消灭对,我更加喜欢把对变成交易对象,我也不是武斗派。可是,你为什么就这么自信能够干掉我呢?”

    “你当我几个徒弟是吃素的?”

    “现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

    “一,跟我交易,我以后帮你复仇。”

    “二,现在就被我的徒儿们直接打死这里!”

    凶戾滔天的镇元子脸上顿时一僵。

    身为怨灵重生的他,其实智慧什么的并不高,只是复仇的恶鬼罢了。

    心中其实没有多少清明。

    但是趋利避害的本能还是有的。

    现在白夜挑明了说,孙悟空三妖直接释放出了滔天的凶煞妖气来。

    镇元子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打不过啊!

    场面再度非常尴尬——这一次是对怨灵镇元子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