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四百四十章 新一代复仇者
    ,。

    “不要命令我!”

    雷神喊了一句,就乖乖跟着钢铁侠离开了。

    他们需要破坏掉整个索科维亚。

    才可以避免灾难的发生。

    装置上升到一定的程度,无论是否启动,都会直接停止。

    可不会发生什么一直升空,升到外太空或者在升空过程中“融化”的情况。

    绯红女巫则是负责留守这边。

    以防止漏网之鱼器狗提前提动装置。

    快银不用说,极快的速度,救人效率比谁都高。

    十分钟后,事情便进入到了收尾阶段。

    没有太多的偏差发生,一切就如同白夜所知晓的那样发展。

    哈士创在复仇者们完全没有想到的情况下,夺取了复仇者们的战,用神火炮杀掉快银,阻止绿巨人和黑寡妇离开,同时引得绿巨人追击,把他从战上扯了下来。

    丢到了索科维亚。

    悲伤、痛苦、愤怒的绯红女巫找到几乎被破坏殆尽的哈士创,取出了其心脏(主cpu,核心模块)。

    在索科维亚即将爆炸的同时,萨摩视则是找到了绯红女巫。

    “要走了,雷神和钢铁侠马上就会破坏这里。”萨摩视对着绯红女巫说道,“主人让我过来接你。”

    绯红女巫点点头,侧坐在了萨摩视身上,很快就被带到了神盾局的飞天航母之上。

    萨摩视没有停留,又一次离开。

    哈士创还有少量几只漏网之鱼,白夜命令他进行最后的清理。

    绯红女巫脚步有些虚浮地走到了快银尸体的身边。

    旁边的鹰眼正在用剪刀剪开快银的衣服,旁边还放着一个工具箱,里面都是一些外科术的工具。

    “你干什么?你难道是想要解剖他?”

    绯红女巫看着鹰眼的眼神,逐渐变得了犀利了起来。

    快银毫不在意地说道:“当然不是,我只是在帮他处理伤口罢了。”

    “处理伤口?”绯红女巫愣了一下。

    她很确信,快银已经死了,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过不了多久,就连身体也会变得冰冷起来。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但是这种级别的死亡,只要来一发——不好意思,只要来一针就足够救活了。我是不是没有介绍过我老中医的身份?”说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绯红女巫转身,看到的是那位快银口中的大人物——白夜白理事。

    有着各种奇奇怪怪的“身份”。

    也是在绯红女巫的感知当中,从来都不存在的一个人。

    准确一点说,是绯红女巫无法感知到他的存在。

    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进行了屏蔽,总之,是一个强大而神秘的人。

    白夜随取出了一支“救你命一千”。

    快银是被神火炮所杀,按照正常的情况,以神火炮的威力,尸体都会被撕扯成碎块。

    不过快银身上仅仅只有一些致命的伤口。

    子弹都已经被鹰眼快速取出——完全不要考虑是否扩大伤势的问题,直接下镊子夹,简单粗暴。

    快银在高速移动的时候,周身会产生一种特殊的能量,以保证快银的高速移动不会受到环境等因素的制约。

    要知道,快银的速度早就超过了音速。

    哪怕他的身体强度其实已经远超常人,却也不足以长期承受这种速度之下带来的压力。

    按照正常的情况,光是超过音速跑起来,都足以产生音爆,对周围的环境造成成吨的伤害。

    但是快银不会。

    不仅如此,被他带着高速移动的人或者食物,也会受到这股能量的保护。

    不至于发生快银救人,停下来之后发现对方无法承受高速直接死亡的尴尬情况。

    这种能量对内不对外,但好歹有着一些外部防御力。

    让快银的身体保持了完整。

    不然的话,一堆肉块想要复原,难度可不止一星半点。

    不是每个人都是金刚狼,号称意志不灭就不会死。

    鹰眼接过白夜丢出来的救你命一千,朝着快银的胸口来了一发。

    三十秒后,快银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嘴巴张大,发出了溺水者突然浮出水面一般的呼吸之声。

    眼中还泛着些许绿芒。

    没等绯红女巫惊喜,白夜一脚踹过去,把刚刚醒来的快银给踢晕了。

    “会有一定的后遗症,复活后短时间内会变得很狂躁。”白夜对着绯红女巫说道,“等他醒了,估计后遗症就消失了。”

    “……”

    绯红女巫一阵无语。

    就不能先说清楚吗?

    另一边,雷神和钢铁侠成功地破坏掉了整个索科维亚。

    伴随着一声巨响,索科维亚这座城市彻底成为历史,变成了无数的碎块从天空中落下。

    战损是肯定是有的,但至少比毁灭整个人类社会要好多了。

    萨摩视也拦住了最后一只哈士创。

    消灭了这个器狗,哈士创就真的从世界上消失了。

    “为什么!”

    哈士创朝着萨摩视疯狂地咆哮,“为什么,我们应该是同类啊!”

    “不,你太蠢了。”

    萨摩视显得很高冷,“你只知道人类会阻止你破坏沙发,却不知道是人类制造了沙发!”

    哈士创的械声音突然僵硬住。

    不少电火花迸发了出来。

    俗称“短路”。

    “再见了,哈士创。”萨摩耶说道,张开嘴巴,喷射出一道能量光束,彻底毁掉了哈士创。

    这一场哈士创毁灭人类的危,终于彻底被复仇者们终结。

    飞天航母内,托尼·斯塔克脱下了战甲,站在房间若有所思。

    其他人也都聚集在这里。

    美国队长看着托尼说道:“你在想什么?”

    托尼神色有些忧伤:“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别自责托尼。”美国队长说道,“我们都明白你的初衷。”

    “不。”托尼说道,“我不是说这个,我总感觉,哈士创好像不是应该由我创造的……算了,这个不重要。”

    托尼这话当然不是推脱,只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至于哈士创什么的,该是他的责任,托尼可不会逃避。

    “克林特你真的要退休了吗?”托尼看向鹰眼。

    “是的。”鹰眼说道,“早就准备好了,白理事,你不会不批准吧?”

    “虽然我很想要说,退休其实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白夜说道,“不过我并不反对。让希尔帮你办好续吧……尼克说他也不当神盾局局长了,毕竟是一个‘死人’。”

    尼克在官面上已经被认定死亡了。

    尽管这一次神盾局的救援计划还是他指挥,但他已经不可能重新出现了。

    神盾局即将重新组建,新的局长不是菲尔,而是希尔特工。

    当然,如够菲尔特工愿意往白夜这边送点权财值什么的,白夜也不介意运作一下,让菲尔当上局长。

    可惜他现在被外勤小组的一堆事情绊住。

    “我也想要休息一段时间。”

    托尼跟着说道,“我会暂时退出复仇者,有些累了。”

    “也好。”

    美国队长点点头,托尼这一两年的努力和疲惫,大家都看在眼里。

    从一个从不负责的花花公子,到如今背负着沉重责任的钢铁侠,托尼付出良多。

    的确也应该好好休息一阵。

    “我要去调查一下无限宝石的事情。”雷神托尔说道。

    同时狠狠瞪了白夜一眼。

    这位头脑简单的阿斯加德人,听从了白夜的不靠谱意见,打算邀请简看“烟花”。

    结果被简臭骂一顿。

    两人不欢而散,感情基本宣告破产。

    继许仙和白娘子之后,成为白夜成功拆散的第二对情侣,还是白夜无意间,非蓄谋的举动。

    白夜觉得,自己怎么说也够得上fff团干部的水平和级别了。

    话说拉尔斯曾经提到过这个组织,以后遇到了可以交易一波。

    火焰什么的,白夜也相当熟练啊。

    “我要回老家开店。”

    白夜也高举起了旗帜,表示自己也要退出复仇者了——尽管平时都是由尼禄扮演蝙蝠侠。

    “那么——”

    美国队长说道,“看来我们以后的战斗力会相当不足了。”

    第一代复仇者:

    钢铁侠、美国队长、鹰眼、黑寡妇、雷神、班纳(浩克)、半编外成员蝙蝠侠白夜(大部分时间由尼禄暂代职责),一共七人。

    现在是情况是——鹰眼正式退休回老家,好在非常智地提前结婚,没有竖起旗帜。

    钢铁侠累了,暂时退出。

    雷神离开地球,调查无限宝石相关。

    班纳坐着复仇者高性能战直接冲出了大气层,消失无踪,对此黑寡妇有些不满。

    你说托尼当初制造个战,何必造到宇宙飞船这种级别呢?

    白夜回老家开店,尼禄也会少出现。

    那么,复仇者就只剩下美国队长和黑寡妇两人而已。

    还是相对最普通人类的两位。

    “担心什么,你以为不会得到补充吗?”

    白夜指了指绯红女巫他们,“萨摩视我打算让他留下来,话说你是军伍出身,训练军犬什么的,应该有一套吧?”

    “军伍出身并不代表万能,上天开飞,下地开坦克,入海开潜艇好吗?这些都要经过严格的训练。”

    美国队长无奈道。

    “那你不行啊,兵王就应该全能。”白夜说道。

    “……你到底以什么为依据说出这种话的啊?”不行的美式兵王觉得跟白夜沟通真困难。

    “好了,三位。”

    白夜清了清嗓子,看向红绯女巫灯两人一狗,“下面,我以安全理事会理事,神盾局专属负责人,直属上司的身份,正式邀请你们加入复仇者联盟,成为新一代复仇者。”

    “我们可以拒绝吗?”快银问道。

    “当然可以。”白夜微微一笑,“拒绝的话,把这份认罪协议签了,公然协助恐-怖-分-子进行恐-怖-活-动,判个百八十年没有问题,联邦政府会负责照顾好你们的下半辈子。”

    “……”

    快银长大了嘴巴。

    看着周围,就连最光正伟岸的美国队长也移开了目光。

    其他人更是笑得不怀好意。

    原来你们这群人,都这么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