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五百零五章 阁主!(求订阅!)
    ,。

    白夜非常贴心地给金并留下了10点权财值。

    不至于竭泽而渔,好歹有10点留下,让金并还能感受到一丝希望人间还有温暖在。

    把交易令还给了金并,白夜站起身说道:“金先生,这次的见面,我非常愉快,您是一个十足的好人啊。”

    金并眼角肌肉都在跳动。

    堂堂黑道帝王,被人当中发了好人卡。

    这还能忍?

    但是不忍又能如何,是高级会员的白夜,所代表的势力或者实力,都超过了现在的金并。

    金并是黑帮出身没错,但黑帮可不意味着怼天怼地,拔刀就砍的无脑暴力形象。

    那种“被谁瞅了两眼都可以上去砍两刀”的人,顶多算是街头最低级的小混混。

    像金并这种有层次有逼格的黑帮人员,必然是西装革履,谈吐优雅,出入各种上流人士的酒会,跟他们谈笑风生。

    至少在他们翻脸之前,很多人压根都意识不到这群人到底有多暴力。

    而翻脸的时候,也是有讲究的。

    审慎度势,乃是基本操作,不该翻脸的时候,哪怕唾面自干,也不能翻脸。

    金并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当然不是因为不相信任何人。

    而是因为他够狠,也够忍。

    现在不是发狠的时候,所以金并要忍,他也会忍。

    牵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金并说道:“那白理事,我们这次算是合作愉快?”

    “嗯,合作愉快。”白夜当然很愉快,有人赶上来给他送权财值。

    尽管不多,哪有不收的道理?

    真希望像金并这样的“好人”多一些。

    就在白夜站起,金并打算把这个灾星送走的时候,几道寒芒突然出现在白夜的面前。

    速度之快,诡异之诡异,还有其隐秘程度都令人心惊。

    好在,金并的反应也是很快,猛地伸将旁边的桌子整个抓起,挡在了白夜的面前。

    然后,桌子上面多出了几个洞孔。

    这么一阻碍。

    白夜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寒芒”从头顶掠过,“轰”在落地玻璃上。

    在上面留下了如同蛛网一般的裂纹。

    金并把桌子放下,伸出,阻拦了旁边正准备聚拢过来的下,盯着那个侍者说道:“靶眼,你干什么!难道你想要背叛我?”

    那几道寒芒,是外貌类似于刀片一样的小暗器。

    刚才由靶眼这个扮成侍者的职业杀、刺杀丢出来。

    威力甚至超过了一般的枪。

    “背叛?”

    靶眼扯下了脸上的假面面具,盯着金并,露出了森然扭曲的笑容,“老板,你知道我为什么跟着你吗?”

    靶眼和金并,其实并非是那种纯粹的上下级关系。

    他们是雇佣关系。

    靶眼虽然是金并下头号杀,但严格意义上来,他只是被金并长期雇佣。

    谁出钱多,谁就可以雇佣靶眼为他杀人。

    金并,却可以让靶眼做更多的事情,比如像今天这样,假扮成一个侍者。

    不需要金并回答,靶眼自顾自地说道:“我跟着你,是因为老板你是我唯一真正佩服的人,残忍、强大、坚毅、冷酷、霸道、无畏、疯狂、邪恶、狡猾,这些完美的品质,老板你身上都有,是那么得令人着迷。”

    他的声音和语气都透露着一股迷离。

    “原来如此,金老板,你的下爱上你了。”白夜“恍然大悟”。

    金并则是吃了屎一般的表情。

    靶眼当然不是爱上金并,只是金并是他唯一信服的人。

    其他的雇主,对于靶眼来说,都不值一提。

    必要的时候,靶眼会毫不犹豫地背叛。

    “可是,就在刚才,你变了。”靶眼看着金并,表情痛苦,就好像自己深爱的恋人背叛,给他戴上了绿帽子一样,“仅仅是因为那无趣的原因,你居然退缩了,服软了,我看到了什么?”

    “原来的金并,无畏的黑道帝王正在老去,死亡。”

    “剩下的,只是一个胆小、懦弱的蠢货,跟我以前的那些雇主,没有任何区别。”

    金并很想说,他这不是胆小,而是知进退。

    靶眼的行为才是十足的蠢货。

    可是,他很清楚,跟靶眼争辩是毫无意义的。

    金并看了白夜一眼,看见他一副看热闹的样子,转向靶眼:“所以你现在想要杀我?”

    “杀你?”

    靶眼摇头,“你只是暂时堕落了,我的老板,我怎么会杀你?我只是要帮你重新回归到你应该走的道路上。”

    话音刚落,靶眼扬。

    指间夹着的锋利刀刃,划过几道完美的弧线,以极快的速度再度射向白夜。

    白夜依然坐在沙发上,不为所动。

    金并单抓过刚才丢下的桌子,这一次不是单纯的挡在白夜面前,而是挥动着,接下了靶眼的刀刃。

    这张桌子也因此报废,没有办法继续成为“挡刀”的工具。

    “老板,我是在帮你啊,你为什么还不醒悟?”靶眼说道,“来,跟我一起杀掉这个愚蠢的理事,你看看他的样子,老板,你真的觉得这是一个足以让你退让的强者?”

    “就算是!我们的道路,不是一直踩在强者的尸骨上走出来的吗?”

    “挑战!老板,这是一次全新的挑战!我们已经有很久没有面临过这样让人热血沸腾的挑战了!”

    靶眼已经完全陷入到了狂热的状态。

    金并转头,看向白夜。

    说实话,到现在为止,金并也没有从白夜身上找到任何属于强者的特性。

    那松松垮垮,恨不得把自己陷入到柔软沙发之中的坐姿躺姿。

    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真正千锤百炼的强者。

    高级会员,也未必是强者。

    金并眯起了眼睛,在他的心中,白夜应该就是交易阁的高级会员。

    代表着他目前无法达到的实力,或者势力。

    可是,并不意味着无法跨越的鸿沟。

    正如靶眼所说的,金并一路走到今天,杀掉,踩下过无数比他当时要强的强者。

    他的道路,是由其他人的尸骨铺就而成。

    金并连复仇者联盟都敢算计,当然不是胆小怕事之辈。

    之所以跟白夜服软的如此彻底,主要还是因为,金并自以为的“强势”之处被白夜直接踏碎。

    然后又经历什么大圆满、半步之类的事情。

    让金并的情绪进入到了一个低谷。

    你不能指望一个处在低谷情绪的人,还有什么高昂无比的战意。

    而靶眼的所作所为,让金并骨子里面的那些,属于黑道大佬的特质,重新被唤醒。

    就好像是一只沉睡的狮子苏醒了。

    现在要猎杀一个看上去比自己要强大的猎物。

    金并双松开,握拳,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加速流动,在沸腾。

    靶眼说的没错。

    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刚才的那个人,根本不是金并,简直就是耻辱!

    一股杀意慢慢从金并身上升腾了起来。

    看着自己老板的表现,靶眼笑了起来,他明白,那个令他着迷的金并,又一次回来了。

    “白理事。”

    金并转身,看向白夜,“作为高级会员,你应该很有钱吧?”

    “啊?”白夜一副如梦初醒的模样。

    看到靶眼那痛心疾首的表情,白夜就对靶眼和金并的关系产生了好奇心。

    意识在跟d交流着,让她查查看,两人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不如,白理事把你的交易令交出来,我会跟白理事你刚才一样,留下10点权财值的。”金并对着白夜说道。

    “不对啊。”

    白夜说道,“老金啊,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不对吗?”

    “你在说什么?”金并笑了起来。

    这一次,笑容并不狰狞,只是透着一股邪气和狂气。

    却反而更加让人害怕。

    “一个失意落魄的男人,在另外一个人的鼓励之下,重新振作起来。”白夜说道,“这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那另外一个人,会是那个男人的恋人才对啊。等等,我记得你亲掐死了自己的妻子……”

    白夜发现了盲点所在!

    真相,只有一个!

    面对白夜的嘴炮嘲讽,金并没有动怒,反而继续笑着:“白理事,来吧,让我看看高级会员到底跟我有多少差距!”

    说完,咆哮一声,一拳轰向白夜。

    拳头未至,呼啸的破空之声已经响起。

    拳风吹拂起白夜的头发。

    这一拳,别说是轰碎防弹玻璃,就算直接承担大楼的拆迁任务,轰碎钢板也是绰绰有余。

    在交易阁氪金后,金并就是真正人形凶兽!

    充钱,就能变强,此乃交易阁真理。

    就在金并出拳的瞬间,白夜身边的空间一片扭曲,形成了时空之门。

    一个人影从中走出。

    金并石破天惊的一拳,硬生生停止住,壮硕的身子以完全不符合身材的灵巧,瞬间退后。

    从门内走出来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

    不过,跟正常的人类不同,他有着一对尖锐向上的角,眼中的瞳孔是一对竖瞳,内中似乎有熔岩涌动。

    “嗯,怎么是你?”

    白夜看着跑出来的阿克蒙德问道。

    “老板好。”

    阿克蒙德笑道,“尼禄他们正在做最后的清扫工作,我刚好比较闲,就过来了。就是这些人吗?”

    “是你!”

    金并惊骇的声音回荡在茶餐厅当中。

    这个男子不对,这个恶魔,他认识!

    当日的交易阁第一武道大会,金并虽然没有全程观战,但是最后的决赛他看了。

    那可怕的恶魔之躯,还有化作人形之后的模样,都深深印在了金并的脑海之中。

    强大到令人战栗的恶魔。

    在获得冠军之后,选择投入到了交易阁阁主麾下。

    现在,这头恶魔再一次出现在金并眼前。

    而且,他叫白夜为老板!

    金并闭上了眼睛,高级会员?

    不!

    那个人,是交易阁阁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