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五百六十章 认喵做父
    “噗!”

    又是吐出了一口血。

    雄霸今天晚上吐的血,超过了这几年的总和。

    好在,这次他没有晕过去。

    但可以的话,雄霸希望自己晕过去。

    丢人!

    太丢人了!

    如果说上一次被人“挂”在墙壁上,是他雄霸没有防备的话。

    那么,这一次,他是堂堂正正被对方击败。

    并且,是在已经打出了连自己都觉得完美,不知道能不能打第二次的招式的时候,被击败的。

    踏足巅峰,连风景都来不及看。

    就被人一脚踹下去了。

    感觉,很糟糕。

    所以,白夜把雄霸放下去后。

    雄霸承受不住,来了一个失意体前屈,也就是orz。

    这很好。

    铲屎官对主子失意体前屈是正常现象。

    证明雄霸已经进入到了角色中。

    “抬头。”

    给了雄霸三秒钟失意的时间,白夜开口。

    雄霸抬头,嘴角还挂着鲜血。

    “知道叫我什么了?”白夜问道。

    “知道,巫喵王大人。”雄霸说道。

    白夜满意地点头:“嗯,不错。你也可以叫我白大人或者大王,巫喵王是我的称号,就是你天下会帮主一样的称号,白夜是名字,知道不?”

    “好的,大王。”雄霸充分展示了什么叫做枭雄的能屈能伸,直接改口。

    当然,这也是交易的要求。

    雄霸不敢,也不可能违背。

    眼前的猫,已经不是什么千年老鬼,而是万年大妖了。

    毕竟是生产力不是很发达的世界,就算武林中人不太相信神鬼之说。

    但事实就发生在眼前,雄霸也不得不信。

    不管是何种身份,低首臣服就对了。

    至少不会死。

    “你刚才弄的声响太大,自己去解决一下,有什么事情明天早上再说,给我们安排一个房间。”白夜说道,“另外去这里接一些人,跟他们说是小动保会长找他们,他们就懂了,会来的。”

    “没问题,大王。”雄霸说道。

    他的伤势,其实不算严重。

    真正严重的,是心伤。

    离开密室,雄霸开始处理琐事,至于白夜和白蛇,自然是去休息了。

    翌日一早。

    天下会部分帮众还在小声议论着昨晚似乎出了事情。

    天下第一楼的“议事大厅”内。

    帮主雄霸一如既往地大马金刀地坐着。

    旁边是一个带着高帽子,扇着把叶子一般大小的扇子,抹着小女儿般的腮红。

    模样滑稽搞笑。

    此人名为文丑丑,乃是雄霸身边的马屁精。

    不过为人也颇有几分手段,帮着雄霸把天下会内务打理得井井有条。

    只是,此时此刻,文丑丑脸上的笑容很僵硬,很勉强。

    因为,虽然雄霸很拉风地坐着。

    却不是坐在平时的“王座”上,而是坐在一边。

    王座上的,是一个美貌的白衣女子,怀里还抱着一只猫。

    “丑丑。”

    雄霸开口说道。

    “是,帮主。”原本就是用余光打量的文丑丑立刻目不斜视,看向雄霸。

    “这位——乃是小动保的会长。”

    雄霸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天下会就会并入到小动保之中,成为旗下分舵,但会保留天下会的名字。”

    “我这个帮主,会成为小动保元老会——铲屎官的一员。”

    “……”

    文丑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他连扇子都不摇了。

    不过,此人调节情绪的本领,居然比雄霸还要高,几乎在半秒后就恢复了过来。

    脸上带着谄媚无比的笑容,文丑丑说道:“恭喜帮主,贺喜帮主!”

    至于恭喜什么,贺喜什么,不知道!

    反正拍马屁就对了,这是他文丑丑的天职。

    雄霸做决定,他文丑丑拍马屁。

    有什么问题吗?

    一点问题都没有!

    什么小动保、铲屎官这些听上去就很坑爹的玩意。

    文丑丑不懂,也不想去懂。

    这是属于上位者、高层的博弈。

    他文丑丑,抱好大腿就行了。

    “……”雄霸看着文丑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夸奖这家伙一贯的“知情识趣”。

    但心里又有一些怒火。

    你主子成为了铲屎官好吗?

    你有没有点职业道德了,还恭喜?

    你恭喜个屁啊!

    当然,雄霸不可能直接这样说话,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你误会了。”

    “啊?”

    文丑丑有些奇怪。

    “我说的会长,不是白姑娘。”雄霸说道,“而是巫喵王白夜大人,我的大王。”

    说出这话的时候,何其艰难。

    “……”

    巫喵王?

    带着疑惑,文丑丑看向白蛇。

    白蛇怀里小憩的白夜睁开眼,抬头,伸出一只爪子挥动两下:“没错,就是我,巫喵王,你可以叫我大王。”

    “……猫,猫,猫,猫!说话了?!”

    这个时候,素质上的差距还是显示出来了。

    文丑丑已经站不稳,讲话都不利索了。

    “什么猫!是巫喵王大人!”雄霸厉声呵斥。

    “……帮主?”

    文丑丑看向雄霸,他的世界观遭到了冲击。

    “总之,以后天下会,我说了算,但是,在我之上,巫喵王说了算。”

    雄霸指着白夜说道,“丑丑,你懂了吗?”

    文丑丑很想说“不懂”,但他也只能点头。

    “好了。”白夜懒洋洋地甩了甩尾巴,“雄霸,把你三个徒弟叫过来。”

    “好的,大王!”

    雄霸一抱拳,看向文丑丑。

    文丑丑身子一抖,赶快就找雄霸的三个弟子了。

    夭寿了!

    帮主“认猫做父”了!

    “这样有点烦啊,这些人的接受能力这么差,这怎么行?”

    白夜打了个滚,看向白蛇说道。

    “魔君大人你变回来不就好了?”白蛇没好气地说道,继续在白夜身上抓抓摸摸。

    她都要成为白夜的移动工具和转职按摩师了。

    堂堂大妖,能不能给点面子?

    虽然白蛇一点都不排斥,相反有点上瘾。

    吸猫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白蛇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在这件事过后,去养一只真正的猫了。

    想当初,养小青的时候,她已经比较大了,感觉没有真正享受到养成的乐趣呢。

    “不要,我说了,我要猫动武林。”

    白夜义正言辞,“我要让这些江湖人士意识到,猫才是主人,他们只是铲屎官。”

    雄霸对白夜的话充耳不闻,低头去看《冰心诀》去了。

    顺便提一下,《傲寒六诀》、《冰心诀》、《排云掌》、《天霜拳》、《风神腿》还有《三分归元气》这些武功,已经摆上了交易阁的货架。

    而作为自己的铲屎官。

    白夜也不会亏待雄霸,把《傲寒六诀》、《冰心诀》交给了他。

    至于雄霸练不练,能不能练,会不会嚼多不烂,反而产生副作用。

    就不在白夜的考虑范围内。

    这个枭雄会做出正确的取舍。

    过了一会儿,一阵明显的脚步声传来,还带着几分急促之意。

    三个人几乎是并肩走入到了大厅内。

    文丑丑跟在后面,累得跟狗一样——当然,也有几分是装出来的。

    “师父!”

    三个人同时朝着雄霸抱拳行礼。

    “来了,霜儿,惊云,风儿,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宣布。”雄霸放下了手中的《冰心诀》说道。

    然后把刚才对文丑丑说过的话说了一遍。

    这三个气势不凡的男子,反应不一。

    衣着素雅,面容平凡,看上去最为沉稳的大师兄秦霜明显很不淡定。

    中间那个头发稍短,一身黑衣,顶着一张“全天下都欠我五百万”死人脸的步惊云,连眼神都没有变化,丝毫不为所动。

    至于最后一位面容英俊,气度潇洒的黑直长聂风,则是带着几分好奇看着白蛇——怀中的白夜。

    毫无疑问,他们都听过文丑丑的描述了。

    现在又听到雄霸这么说,确定了文丑丑不是发了癔病。

    “师父!”

    秦霜就要说话。

    “我没有疯,也没有被人控制,而且完全正常。”

    雄霸抬起手,阻拦了秦霜的话,他知道这个弟子想要说什么,“这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我一贯在做的事情。”

    “无非这次我是失败者,所以臣服于巫喵王大人,天经地义。”

    “你们只要把巫喵王大人当做修炼了特殊武功的人就行了,这样是不是就容易接受了呢?”

    什么叫做老江湖。

    这就是老江湖了。

    三言两句,解释得非常清楚。

    “嗯,你们师父说得没错。”白夜说道,“这就是真正的老江湖,多学学啊。”

    “巫喵王大人?”聂风试探着说道。

    “嗯,不错,有赏。”白夜一挥爪子,“丢”出了两本秘籍。

    聂风接过一看,顿时愣住了。

    《傲寒六诀》、《冰心诀》。

    这是他聂家的祖传武功啊!

    《冰心诀》聂风从小就练,但是这傲寒六诀,却从来没有练过,而且随着他爹被拉入到凌云窟中。

    已经失传了。

    聂风一脸懵逼,这只猫,从哪里搞到的秘籍?

    “大王赏你的,你就拿着。”雄霸说道。

    聂风脸色奇怪地收了起来:“多谢——呃,巫喵王大人。”

    “好说,好说。”

    白夜笑道,“你们是我铲屎官的弟子,也就等于是我的下属,我对自己人向来很大方。”

    “我可没有兴趣当一只猫的——”步惊云开口。

    声音冰冷,就跟外貌气质一模一样。

    只是,话才说到一半,他就五体投地,趴在了地上。

    不哭死神的逼格瞬间全毁。

    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猫爪印。

    秦霜和聂风顿时悚然。

    他们就站在步惊云身边,可根本没有察觉到步惊云是怎么遭到攻击的。

    别说秦霜,就连“心若冰心天塌不惊”的聂风也毫无感觉。

    甚至于,两人还在猫爪印的范围内,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压力。

    雄霸也是瞪大了眼睛。

    不是惊讶,而是他想要找出这一招“七分靠打拼”的“轨迹”。

    就算再玄妙的武功,好歹会留下一点痕迹和端倪吧?

    只可惜,白夜这一手可不是武功。

    而是袖里乾坤。

    跟武功压根就不是一个体系的玩意,雄霸能看出来什么端倪就有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