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五百六十三章 今天开始做剑痴
    ,。

    面对白夜这种黑风寨大佬,聂风很绝望。

    憋了半响,他只能问道:“这个,此人不在我之下神功,要怎么用?”

    “很简单。”

    白夜说道,“以后遇到那种跟你势均力敌,或者你没有办法力敌的对,就不要恋战,来一句‘此人不在我之下’,再被他打一顿就行了。”

    “……然后呢?”断浪忍不住插了一句。

    “没有然后了。”

    白夜说道,“只要说出来之后,武功就会发挥作用。从此之后,那人实力不得寸进不说,甚至还会大幅度下降,大boss沦为小boss,小boss变成送头龙套。”

    虽然不是很能懂。

    但大家还是理解了。

    就是说,聂风只要说出那句话,他的对,就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倒大霉。

    那么,原理呢?

    难道是什么可怕的暗算神功?

    可按照巫喵王大人的说法,只是说一句话就行了。

    “怎么做到的?”发言人断浪继续发言。

    说起来,大家还真的不怀疑,此人不在我之下神功的威力和作用。

    巫喵王这么说了,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诺。”

    白夜指了指坐在聂风面前的芬里尔,“就凭他咯。”

    聂风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了此人不在我之下神功的原因。

    就是“打不过了找爸爸!”

    来一句“此人不在我之下”,这头恐怖的巨狼就会“出”,把对方好好收拾一顿。

    一巴掌拍下去,不死也残废。

    未来的一段时间,肯定是沦为废人。

    非常有道理,无法反驳。

    “……多,多谢巫喵王大人。”聂风艰难地开口说道。

    “小事。”白夜说道,“大家自己人,我对自己人都是很大方的。”

    “巫喵王大人,那我有没有什么神功可以传授?”断浪兴冲冲地问道。

    他其实是一个比较注重“名”的人。

    而作为一个江湖中人,名是怎么出来的?

    当然是打出来的。

    断浪当然希望白夜中可以再漏点什么东西给他,让他变得更强,更能打。

    就算是“不在我之下神功”也认了。

    想想,只要跟自己作对的人,必出意外,也是一种威慑力和名声。

    “没有。”白夜一脸“冷淡”地说道,“你好好练剑,要诚心。真正地诚于自己的剑,痴迷于自己的剑。”

    “把它当做你的命根、妻子、孩子、一切,一定要痴迷,你从今天开始做剑痴。”

    “……啊?”断浪一脸懵逼。

    能拿到火麟剑,他自然是欣喜万分。

    可,怎么突然就变成火麟剑是他的一切了呢?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永远剑不离身,哪怕吃饭,拉屎,乃至xxoo的时候,都要握住中的剑。”

    “剑不离身!痴迷于剑!知道吗?”

    语气从淡然到激烈,又从激烈重新转为淡然。

    断浪看了一眼中的火麟剑,把它抱在了怀里,用行动回答了白夜的问题。

    “很好,剑痴,这就是我对你的要求。”白夜说道。

    “是,大人。”断浪还能怎么样?

    还不是要跟聂风一样巫喵王大人说什么都对。

    “来,给你的剑起一个名字吧。”白夜说道。

    “不是火麟剑吗?”断浪有些奇怪。

    大名鼎鼎的火麟剑,大家都知道,还要起什么名字?

    “火麟剑只是别人对剑的称呼。”白夜说道,“我要你给自己的剑起一个名字,形成两人共同的羁绊!属于你和它之间的名字。”

    “剑的名字!懂吗?”

    “我懂个屁!”断浪把这话压在了心里,迟疑道,“那叫,火焰剑?”

    “愚蠢!”白夜毫不客气地呵斥道,“都说了,是名字,不是剑的称呼,而是你们的羁绊。简单来说,这剑就是你的妻子,你管你的妻子叫火焰剑的?”

    “……”

    断浪终于明白了,白夜这是他给火麟剑起一个属于人的名字。

    “那……就叫,断,断,断凤好了。”断浪憋了好几下,终于憋出一个名字。

    “嗯,很好。”白夜说道,“喊出来。”

    “什么?”

    “现在把断凤的名字喊出来,说你爱它,因为它是你的一切,要饱含感情,来,喊!”白夜说道。

    “……断凤!”

    断浪豁出去了,作为小动物,他能怎么办?

    他又不是真的喵大爷。

    他只是一个小动物啊。

    “再大声一点,深情一点。”白夜说道。

    “断凤!”

    “说你爱它。”白夜继续怂恿。

    “断凤,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断浪,自暴自弃了。

    “很好。”

    白夜放过了缺氧的断浪。

    然后,看向步惊云。

    不哭死神身子突然一抖,瞬间从心。

    “什么时候能到啊?”

    好在,白夜没有传给步惊云什么神功,也没有让他抱着啥玩意,连拉屎都不能放开,只是问了一个问题。

    “快了,马上就到了。”步惊云赶紧地说道。

    语气带着几分急促。

    “嗯,到了叫我。”白夜打了个哈欠,把脑袋埋到柔软之地去了,“教导你们这些年轻人,初出茅庐的江湖新秀,真累啊。”

    含糊不清的话语传出。

    无名居。

    看这个名字就知道,这是无名隐居的地方。

    无名的隐居,不是什么大隐隐于世,直接心远地自偏。

    也不是找个深山老林,往上面一缩,彻底不见人了。

    无名找了一个山清水秀,稍微远离人烟一点的地方,盖了一个带院落的小房子,就这么住下了。

    自己种种菜,平时也会去城镇或者小村子买些东西。

    没有多少人知道,在这里看上去有些颓丧的大叔还有那个正气、英俊的青年男子,是无名和弟子剑晨。

    就算是江湖人士,听闻过无名的名声,却也未必见过他,可以认出来。

    不过天下会自然是知晓无名隐居在附近,再加上步惊云惊人的记忆力,很快就找到了这个无名居。

    毫不掩饰的马蹄声,让无名居有了反应。

    一个一脸正气的白衣男子走出,微微皱眉,看着这些纵马而来,打搅他师父清净的人。

    说实话,这样的人,在刚开始隐居的时候,还有不少。

    现在,已经彻底没有了。

    毕竟,时间才是最可怕的利器。

    “几位是谁?”

    白夜他们下马,剑晨略显奇怪看着眼前的“古怪组合”,开口发问,“来此地有何事?”

    “无名在不在?无名在不在?”

    没等断浪说明身份和来历,白夜就叫嚷了起来,“我知道你在家,别躲在家里不出声。”

    剑晨瞬间瞪大了眼睛猫,开口说话了?

    不过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这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让他产生了猫说话的错觉。

    剑晨脸色肃然:“几位,这是家师的清修之地!若你们是来挑衅的,那就别怪我剑晨不客气了!”

    无名隐居,但是弟子剑晨却不会隐居。

    事实上,无名已经决定让剑晨最近找个合适的时间“出道”了。

    刚好,这次有人挑衅,可以算作他剑晨的“出道表演”。

    面对的三男一女,都跟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

    剑晨非常有自信,在同辈人当中,单打独斗,他不会输给任何人。

    不过,那个黑衣男子还有那位英俊潇洒的黑直长,看上去很熟悉。

    应该是江湖上有名之人。

    特别是黑衣男子,带给剑晨的熟悉感觉,更加明显。

    “唉,年轻人,一言不合就拔刀。只知道打打杀杀,火气这么旺盛怎么行?”

    白夜老气横秋地说道,“不过你要打就打吧,那个谁,剑痴,你跟剑晨打一架。”

    “阁下未免太”剑晨的话都没有说话,断浪这小子就一剑刺了过来。

    没有江湖经验的剑晨一脸懵逼。

    接着勃然大怒,居然偷袭?

    于是,两人就这样打了起来。

    剑晨现在可没有英雄剑在,冒牌火麟剑在的断浪,成功压住了对方。

    不过就在断浪打得酣畅淋漓的时候,一道剑光从无名居中出现。

    本奔两人的战团而去。

    却是无名将同样鼎鼎大名的神兵利器英雄剑丢了出来,要给弟子使用。

    然后,英雄剑就被白夜“抓”到了爪子中。

    愉快地把英雄剑收进了交易阁内,白夜还不忘对着无名居说道:“谢谢啊。”

    这下子,稳如泰山的无名也坐不住了。

    聂风他们都没有看清。

    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衣着朴素,气势渊渟岳峙的男子就站在了他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