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五百六十五章 风云收集计划
    ,。

    一曲映月断人肠。

    无名的二胡水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非常高。

    毕竟,那是无名的十成功力。

    白夜他们回来看到无名的时候,这位刚刚“演奏”完一曲的前辈,看上去有些疲倦的模样。

    再说一句,这可是十成功力!

    为什么十成功力拉二胡?

    因为只有十成功力才能够拉二胡。

    对无名来说,二胡才是最大boss。

    至于其它boss,那是什么东西?

    无名师父只要一成功力就足够了。

    “这首曲子。”

    无名看着白夜说道,“我拉不好。”

    “……”

    剑晨很想说,师父你何止是这首曲子拉不好啊!

    你是所有的曲子都拉不好。

    不对,你根本就不会拉二胡。

    你跟二胡之间没有任何缘分,全靠高强的武功硬撑。

    当然,这话无法宣之于口,只能放在肚子里面。

    “慢慢来,你有的是时间。”白夜说道。

    无名点点头:“剑晨,我打算让他入江湖历练一下,带着英雄剑,也能代表我的意思,巫喵王大人有什么事情,吩咐他去做就好。”

    老江湖的厉害之处就显示出来了。

    他也没有提要白夜把英雄剑还给他。

    说实话,那是两人在“公平决斗”当中,无名失了英雄剑。

    白夜硬顶着不还,也说得过去。

    武器啊、武功秘籍啊,这种东西,说到底谁抢到就是谁的。

    但无名很聪明,直接说让剑晨拿着英雄剑代表无名行事。

    这不就意味着让白夜还剑?

    剑晨加上英雄剑,才能够真正代表无名的意志。

    光是剑晨,或者光是英雄剑,都不行。

    就算白夜只在必要的时候,才给剑晨英雄剑。

    但实际效果还是一样的。

    剑,不就是必要的时候才会拿出来使用?

    平时的时候照样束之高阁,外加定期保养。

    姜,还是老的辣!

    无名这一玩得非常漂亮。

    “嗯,好。”白夜从谏如流,甩出了一把英雄剑。

    这一次,无名依然没有弄清楚这剑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只能归于“妖术”的范畴。

    剑晨握剑而立,整个人的气质比原来更加正气凛然。

    “有需要的时候,巫喵王大人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无名说道,“我会在这里,好好研究下这首二泉映月。”

    也是在说,没事就不要找他了。

    白夜也不在意,没事的时候,他的确不需要无名。

    需要的时候,无名也不会违抗他的命令,这样就足够了。

    至于英雄剑。

    无名虽然是老姜,可惜,白夜是外挂玩家。

    给剑晨的那一把,当然跟火麟剑一样,是复制品。

    真正的英雄剑,肯定是留在了交易阁当中,充当复制的源头。

    就跟雷神的雷神之锤一样。

    这些正品商品,白夜弄了一个私人的陈列室,摆放起来,没事的时候可以欣赏一下。

    看看自己一路走来取得的各种成就。

    陈列室的规模、规格之高,可以想象了。

    英雄剑就跟火麟剑被摆在一起,旁边还有不少空位。

    白夜已经制定了《风云收集计划》,打算把风云里面能够找到的神兵利器还有好东西,通通收集起来。

    说起来,他倒是有些像是高天尊的那个兄弟收集者。

    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珍惜之物,有着一定程度上的收集癖。

    这算是他的乐趣之一。

    “让我看看,风云神兵利器都有哪些……”白夜查阅了一下资料。

    作为一个武侠世界,除了武功,最不缺的就是兵器了。

    江湖人嘛,经常需要靠“一段铁”来显示自己的地位。

    英雄剑、火麟剑还有雪饮刀都是其中的典型。

    哪怕是个无名小卒,拿上神兵之后,大家也会敬畏三分。

    然后……没有能力的人会羡慕嫉妒恨,有能力的人则是会出抢夺。

    很江湖。

    风云里面的神兵利器,不在少数。

    那些昙花一现,不是很有名的,白夜没有努力去查,也不太看不上。

    专找有名的,于是,翻出了所谓的风云十大利器。

    即绝世好剑、雪饮狂刀、英雄剑、火麟剑、无双剑、败亡之剑、惊寂刀、天罪、天刃刀贪狼剑、大邪王。

    没错,其实一共十一把武器。

    跟四大天王要有五个人是同一个道理。

    这些武器,白夜已经拿到了雪饮刀、英雄剑、火麟剑。

    剩下的,很多都没有真正现世。

    下落最为清楚的,就是无双剑了。

    此剑为剑圣独孤剑的配件,就在无双城之中。

    无双城,当今武林,勉强可以跟天下会抗衡的势力。

    其原因,自然是因为剑圣独孤剑。

    这是一个真正的老家伙,当年被无名击败之后,就隐居了起来,不问世事。

    但毕竟是剑圣,人的名树的影。

    无双城在剑圣的庇护之下,足以跟天下会分庭抗礼。

    让雄霸无法吞并对。

    两方势力虚与委蛇,互相试探,表面似乎要结盟的样子。

    实际上,雄霸在等剑圣老死,好吞并无双城。

    而无双城城主独孤一方也想着对天下会干点什么。

    对白夜要去无双城搞事。

    雄霸简直乐得找不到北。

    恨不得亲身上阵给白夜带路,不过他要镇守天下会,因此也只能给白夜他们开个“欢送仪式”。

    同时造势,昭告天下,天下会要跟无双城再一次会晤了。

    为什么要用再?

    因为无双城和天下会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早在聂风刚刚入天下会的时候,独孤一方就带着独孤鸣来过天下会装逼。

    当时其子独孤鸣用降龙十八掌改编过来的降龙神腿,好好地打了一波秦霜的脸。

    秦霜这位悲催的大师兄,连对方出的到底是哪条腿都看不出来。

    沦为悲伤的垫脚石。

    这样的关键时刻,主角聂风出来救场。

    从小修炼《冰心诀》的他,非但看出了独孤鸣出的哪条腿,出了几次。

    还说出了“不是腿动,是心动”这样类似于佛门辩的话,装逼之术,有云师兄三成功力。

    成功打了独孤父子的脸。

    让雄霸很高兴。

    这一次,雄霸造势,自然也是为了打无双城的脸。

    有白夜这小动物会长在,无双城之行,必然成功。

    这是百分之百的事情。

    而且以白夜喵主子的性格,肯定不会给人留什么脸。

    雄霸万分庆幸自己初见白夜的时候,是在密室内。

    不然的话,众目睽睽之下,给喵来神掌,七分靠打拼拍个几次,他雄霸的脸都给丢尽了。

    没看见不哭死神都走上了从心的道路?

    脸丢尽不说,就连天下会都会遭到重创。

    还是那句话,混江湖的,脸面名声真的很重要。

    不然的话,怎么会因为一碗馄饨就拔刀互砍?

    江湖人,武林中人真的是为了一万馄饨就拔刀砍的神奇群体?

    不,说到底,他们还是为了馄饨背后的面子和名声而互砍的。

    雄霸愉快地造势。

    将自己的弟子,曾经的南岭剑首断帅之子断浪,还有无名的弟子剑晨前往无双城一事闹得沸沸扬扬。

    江湖皆知。

    不知道有多少江湖人盯着无双城,想要看看会发生点什么事情来。

    独孤一方一个应对不好,就有乐子可以看了。

    事情也正如雄霸所料。

    白夜他们刚刚出发没多久,得到消息的独孤一方,就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风云二人,还有断浪也罢。

    只是江湖的后起之秀,更别说断浪还算不上后起之秀,独孤一方根本不放在眼里。

    他们来就来。

    虽然不知道目的,但独孤一方有信心把他们搞的灰头土脸。

    可是,此行名单中,居然还有无名的弟子,剑晨。

    这事情就有些诡异了。

    无名的名头,不是雄霸可以比拟的。

    人家是武林神话,其弟子跟雄霸的弟子搅和到了一起,要来无双城。

    连目的都没有说明,不得不让独孤一方警惕。

    独孤一方很苦恼,思考着要不要找“父亲”,独孤剑,也就是说中的剑圣出马镇场子。

    可,剑圣曾经是无名的下败将。

    面对无名的弟子,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会不会弄巧成拙?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独孤一方有些怂,他不愿意去见剑圣,生怕被剑圣发生自己是冒牌货的事实。

    是的,这位独孤一方不是真正的独孤一方,他是一个替身。

    真正的孤独一方早年就已经死去还是一场池鱼之灾,死得极为憋屈。

    这位替身的真实身份,唯有一人知晓,那就是替身本人(真独孤一方已死)。

    “罢了,无非是几个小辈。”想了想,独孤一方觉得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看看雄霸到底要搞什么鬼。

    说到底,几个小辈而已。

    他肯定不虚,虚的只是无名和雄霸二人联合。

    就算是替身,能做这么多年,不露任何破绽,也足以证明这位假独孤有过人之处。

    面对江湖上纷纷扰扰的传言。

    无双城岿然不动,很有大势力的气度。

    “这无双城有些萧条啊,治理得很糟糕啊。”

    来到了无双城,白夜忍不住点评了几句。

    这座城池,没有想象当中的繁华,人人佩剑(刀),充满了江湖气息。

    相反,甚至有些萧条。

    相比之下,天下会总坛脚下的城池,却是十足的繁华之地。

    井然有序,热闹非凡。

    有武林中人当街打架的话,还会有天下会帮众出来制止调解,维持治安。

    无双城萧条的同时,白夜已经看见了好几个小偷小摸者,仗着自己低微的武功。

    从普通百姓上榨取油水。

    无双城和天下会之间的差距,可见一斑。

    怪不得无名没有出干翻雄霸,这位当个统治者,还是挺合格的。

    至少比独孤一方合格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