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第一位体验者
    “住手!”

    剑晨一声暴喝,阻拦了一位小偷小摸的家伙。

    被偷之人自然是感恩戴德,什么“公子大恩”之类的话,不要钱似的往外倒。

    看的断浪一阵撇嘴。

    倒不是断浪看不惯剑晨的作为,只是他跟剑晨一路上都在较劲。

    没有在剑晨之前做好事,因此感到不爽罢了。

    于是,接下来就变成了两人的明争暗斗。

    可谓是一阵鸡飞狗跳。

    当无双城护法释武尊赶到的时候,就看见无双城帮众跟聂风等人叮叮当当,打得有来有回。

    周围有不少人觉得自己的武功足以看热闹了,留下来看得万分愉快。

    那么,为什么无双城会突然跟聂风他们起冲突呢?

    事情要从盘古开天——不是,事情要从剑晨和断浪两人争着行侠仗义说起。

    话说,那剑晨,此人乃是无名之子,从小被教导要行侠仗义。

    眼里揉不得沙子,面对无双城的种种乱象,又岂会容忍?

    二话不说就出手了。

    不服输的断浪也加入到了行侠仗义的行列当中。

    两人互相较劲。

    可是,说到底,无双城乃是独孤一方的大本营,就算他不善治理。

    也不可能把这座城池变成什么罪恶之城。

    要知道,就连民风淳朴的哥谭市,大家都讲究一个晚上办事,白天良民呢。

    抓了几个小偷之后。

    断浪和剑晨就失去了目标。

    这肯定不行,行侠仗义之路才刚刚开启,怎么能够停滞不前?

    恰好此时,两人看到几个无双城“弟子”正在欺压良民,收取保护费。

    这还得了?

    于是,剑晨就冲上去了!

    剑晨拿着英雄剑大杀四方。

    断浪也冲上去。

    断浪拿着火麟剑大杀四方。

    风云二人觉得这两个人是傻-逼。

    这下子,直接捅了马蜂窝。

    无双城是这座城池的名字,也是一个势力的名字。

    在别人势力的大本营动手,怎么可能不捅马蜂窝?

    大量的无双城帮众汹涌而至。

    把看热闹的风云二人也牵扯了进去。

    双方打成一团。

    剑晨非常愤怒!

    你们这些江湖败类,欺压百姓还敢反抗?

    明明应该乖乖躺好才对。

    无双城帮众也非常愤怒,尼玛我们自己收租,哪来不知死活的所谓“江湖少侠”跑来捣乱?

    是的,无双城的帮众当然不是在收取什么保护费。

    只是在收租罢了。

    这座无双城,80%的产业都属于“独孤家族”。

    无双城帮众收租天经地义。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

    护法释武尊看到乱象的时候,把剑晨他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晚辈”打死的心都有了。

    而聂风他们,也陷入到了僵局当中。

    几个人现在都处在初级阶段。

    尽管这是高武世界,但他们距离“无视数量”的境界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而且高武世界,不是有一个两个人武功很高就高了。

    整体的水平,也高。

    因此无双城的小兵,搁在一些低武世界,运气好也能混个中等boss当一当。

    彼此之间的配合又不弱,风云他们陷入劣势、僵局完全正常。

    至于白蛇,白夜还有凶兽天团。

    则是愉快地在旁边看热闹。

    在白蛇的庇护下,无双城小兵直接忽略了他们。

    愤怒的释武尊,当然不会跟风云等人客气。

    上来就直接加入到了战团当中,起手就是如来神掌中的“天佛降世”。

    从天而降,一掌拍向剑晨。

    可以看见巨大的掌印凝聚,若隐若现,带着无尽的压力。

    剑晨原本也算得上是不俗之人。

    但释武尊本身更是江湖中老牌强者,一招天佛降世恰到好处。

    刚好在剑晨旧气用完,新气无法接上之际。

    顿时毫无抵抗之力,莫名剑法都来不及施展方式。

    英雄剑直接被释武尊一掌拍得脱手。

    本人更是被拍得半跪在地。

    周围的“无双小兵”们哪能放过这等好机会?

    他们又不是无双游戏里面被割掉的“草”。

    一拥而上,剑晨狼狈招架,身上便多出了不少伤口。

    “活口。”

    释武尊自然也不会坐视无名的弟子就这样死在无双城,适时开口。

    对于释武尊这种老江湖来说,能够在四个年轻人当中,准确地分辨出谁是谁,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聂风、步惊云两人成名也有一段时日。

    江湖对他们的外貌特征描绘地很准确。

    那位黑直长英俊潇洒帅哥,聂风没跑了。

    一身黑衣,全天下都是我杀父仇人死人脸,肯定是步惊云。

    按照消息,四个人中,两人便已经确定。

    剩下的两人,一是南岭剑首断帅之子,断浪。

    二是无名弟子,剑晨。

    也非常好分辨。

    拿着红色剑刃火麟剑,一身绿衣的,绝对是断浪。

    另外一身白衣,浩然正气,就差在背后写上“正义”二字的,不是无名弟子剑晨还会有谁?

    事情也多半是引这个愣头青剑晨引起。

    因此,释武尊一上来就对剑晨下手。

    除了身份之外,释武尊一眼就看出了剑晨的战斗经验,是四个人当中最为糟糕的——不,准确地说,可以用没有来形容。

    不先打剑晨打谁?

    “好一把英雄剑。”

    擒下剑晨,释武尊不着急对风云他们动手,而是拿起英雄剑,仔细端详起来,顺便嘲讽道,“可惜,跟错了主人,明珠蒙尘。你这个小娃娃,不及无名前辈的万分之一。英雄剑在你手中,辱没了这把神兵。”

    听到释武尊的话,被五花大绑的剑晨直接吐出一口血,昏迷了过去。

    对于初出茅庐、心高气傲的剑晨来说,释武尊的“江湖第一课”,刺激有点大了。

    受伤之后,怒极攻心,晕的很干脆。

    没有去理会剑晨,释武尊看向风云三人,脸色凝重了起来。

    这三个人,哪怕是名声不显的断浪,都没有剑晨那么好对付。

    这不是实力上的差距,而是战斗经验上的。

    风云二人也就算了,没想到在天下会做杂役的断浪,也有这份实力。

    ……而且,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

    释武尊内心不安地躁动起来,将下一个目标定在断浪身上。

    说起来也是有趣,明明四个人当中,两人拿剑,两人空手。

    反而是拿着武器,更加容易对付一点。

    断浪的表现,要比剑晨好很多。

    施展家传的蚀日剑法,配合火麟剑,相得益彰。

    一招“白阳破晓”,如同初生之阳,光而不烈。

    抗住了释武尊天佛降世。

    又以“日覆心疲”,成功化解了释武尊下一招“佛法无边”。

    如果没有小兵在旁边骚扰,说不得还可以跟释武尊打个一段时间的有来有回。

    只可惜,小兵骚扰,一个分神,释武尊当机立断。

    直捣西关!

    一掌突破了断浪的防御,轰在他的胸膛上。

    断浪倒飞而出,砸在地上,几乎要昏死过去。

    他的内力,又怎么可能比得过释武尊这种“前辈”?

    一招之下,直接败北。

    若是内力再深厚一点的话,或许可以抗住,还有再战之力。

    解决断浪,释武尊没有耽搁,冲向了不哭死神步惊云。

    其实光论正面硬实力,步惊云应该要胜过聂风。

    心狠手辣,招招夺人性命,好像面前的所有人都是杀父仇人一般,不留任何余地。

    排云掌又是一门飘忽不定,威力其大的武功。

    想要拿下他,没有那么简单。

    只是,聂风更难。

    这货练的可是风神腿,身法奇快。

    步惊云排云掌中的步法——云踪魅影,如鬼魅,如虚云,于人群中通行无阻却难以捉摸。

    却也只是一定范围内。

    聂风的话,释武尊都不怀疑,稍微给他一个机会,他就能够“破围而出”。

    然后逃之夭夭。

    自己都抓不住他。

    唯有擒下另外三人,逼迫聂风就范,才是最好的办法。

    就在释武尊跟步惊云动手的时候,无双城城主独孤一方带着便宜儿子独孤鸣也赶到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独孤鸣想起来,聂风当年以风神腿击败自己,二话不说,就朝着聂风冲了过去。

    上来就是至强杀招——亢龙有悔!

    势必然要血洗当年的耻辱。

    独孤鸣一跃而起,当头一脚踢下,气劲刚猛无比,龙吟之声直接传开,威压惊人。

    比起释武尊施展的如来神掌,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实话,这是聂风在一对一的时候,也要小心应对的一招。

    处在围攻之下,自然措手不及,无法挡住。

    仓促之间,聂风只好使出,也只来得及使出一招“风中劲草”,以绝快之速攻向独孤鸣,两者威力巨大的招数对轰。

    气劲暴烈,几乎要将周围的无双小兵都给震开。

    独孤鸣在半空中一个倒转,稳稳落地,冷笑着看向聂风。

    聂风看上去也站着,却是一只脚提在半空中,脸色凝重、痛苦。

    刚才对拼一下,左脚已经失去了知觉,短时间内恐怕无法恢复过来。

    对于原本就靠脚吃饭的聂风来说,一身武艺,直接废去七成。

    “可惜。”

    冰心诀让聂风在这种劣势中依然保持了冷静,“若有雪饮——不,哪怕是普通的刀在手,施展出傲寒六诀,也能缓解眼下局面。”

    没有武器在手,聂风可没有本事用手或者脚施展出傲寒六诀。

    就算勉强用出,也毫无作用。

    “聂风,你擅闯我无双城,就要付出代价。今天我不要你性命,但要留下你一双腿!”独孤鸣看着聂风冷笑道。

    脸色快意无比。

    战团之外,独孤一方却是皱起了眉头。

    他跟释武尊一样,总觉得什么事情被他忽略了。

    “你不要逼我!”

    聂风看着独孤鸣说道。

    “逼你?”独孤鸣大笑,很有小人得志的反派作风,“逼你又怎么样?我实话告诉你,今天我是要废了你一双腿,废了你整个人!”

    “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聂风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独孤鸣说道,“你刚才那一招亢龙有悔!不在我之下!”

    “吼!”

    随着聂风施展出不在我之下神功。

    一声响彻云霄,令人胆战心惊的咆哮声回荡在无双城上空。

    独孤鸣,有幸即将成为“此人不在我之下”神功的第一位——呃,体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