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五百六十八章 一成功力
    ,。

    (╯‵□′)╯︵┻━┻

    飞掠而来的剑圣身子一顿,从原本的五成怒火直接上升到了十成怒火!

    当然,他不是掀桌,而是直接掀房子!

    剑圣落地,双脚呈现马步姿势,身子微微一沉。

    白色的须发都狂乱了起来。

    浑厚无比的内力汹涌,他面前一栋已经人去楼空的房子开始颤抖,接着,整个被“连根拔起”!

    随着剑圣向前一推的动作,朝着芬里尔、蛇怪他们砸来。

    芬里尔、蛇怪、火麒麟三兽原本就体型庞大,现在更是聚集在一个位置。

    房子这种“大型暗器”,怎么都可以砸到。

    完全不用担心准头的问题。

    芬里尔怒吼了一声,巨大的狼爪扬起,狠狠拍在了砸过来的房子上。

    那房子被他一爪子砸了个四分五裂,碎块四溅,连倒飞出去的可能性都不存在。

    不过,剑圣这招掀房子也不是一无所获。

    芬里尔低吼一声,他的爪子上,出现了一些狭长的豁口,隐约可见鲜血渗透出来。

    这是剑圣附着在房子上的剑气,算是伤到了芬里尔。

    这些伤口在几秒钟内就直接复原。

    却也激起了芬里尔的凶性,朝着剑圣呲牙咧嘴,非常想要冲过去,一口吞下这个该死的老头。

    跟无名的“成熟”比起来,这位剑圣独孤剑却当得上一个“老”字了。

    须发皆白,脸上也有一些明显的周围,眼角和嘴角都有些许下垂。

    这些都是明显的苍老标志。

    不过眼神却是凌厉万分,锐利如剑,叫人丝毫不敢小觑。

    难怪雄霸打得“等剑圣老死”这种如意算盘。

    这位独孤剑是独孤一方的大哥,但光从面相和武功来说,当真是“长兄如父”,说是独孤一方的爹也不为过。

    这种实力强横,却又离死不远的老家伙。

    才是最为危险的人。

    一个搞不好,来个同归于尽,连挡都挡不下来。

    如果被这样的老头子给换死了,雄霸都找不到地方哭去。

    剑圣眉心有一道红色的竖痕,随着他的须发狂舞,红的如同鲜血一般。

    没有继续飞掠靠近,剑圣一步一步走向芬里尔等兽。

    每一步,都会在脚边的石板上留下剑痕。

    好像行走过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剑。

    “不差。”

    白夜学起了弃天帝弃总的装逼方式,看着一步步走来的独孤剑说道。

    却也意味着,这位剑圣,他打算亲自出对付。

    没有芬里尔他们什么事情了。

    看了白夜一眼,确定他没有把那位独孤城主当回事。

    无处发泄的芬里尔一爪子拍了下去。

    独孤大惊失色,没有料到这头巨狼会突然对自己出,连忙运功抵抗。

    一爪落下,独孤一方身子一矮,吐出一口鲜血。

    从膝盖之下,直接“沉入”到地下。

    却算是挡住了芬里尔的一爪。

    旁边的火麒麟看得玩心大起,松开被踩着的倒霉释武尊,也朝着独孤一方拍了过去。

    独孤一方不及拔出双脚,只能再度运功硬抗。

    火麒麟这一下,自然不如芬里尔沉重。

    不过却自带邪火效果,对独孤一方造成的伤势,反而更重。

    火麒麟刚刚松开,芬里尔又是一爪落下。

    三次之后,独孤一方半个身子都已经陷入到地下。

    整个昏昏沉沉,恨不得嚎啕大哭。

    太欺负人了!

    他宁可自己跟独孤鸣一样,被一爪拍个半死,而不是受这样的折辱。

    至于释武尊,这位忠心耿耿的无双城护法,看见主人受辱,自然愤怒无比,想要上前帮忙。

    却被欺身而上的“风云浪剑”四个人围攻。

    四个人成功压制住了这位老牌江湖强者,打得他狼狈无比,尽显“江湖新秀”的风范。

    其他无双城帮众,在一群凶兽环绕下,肯定只能瑟瑟发抖。

    不存在任何作战之力。

    “猫?”

    独孤剑脚步放缓,却没有停下,抬头看向蛇怪头顶的白夜。

    “没错,本尊乃是巫喵王白夜。”

    白夜说道,“小动保的会长。独孤剑,你很有天赋,我邀请你成为本尊的铲屎官,加入到铲屎天团当中。”

    “邀请?”独孤剑,伸指了指一片狼藉的现场,笑了起来,“这就是你的邀请方式?”

    “自然。”

    白夜的高昂起脑袋,理直气壮,“像你这种江湖中人,性格高傲,又怎么会简单屈服于人?”

    “更别说,本尊非你人族,在你们这群小动物看来,其心必异。”

    “因此,本尊选择在邀请你之前,以理服人。”

    “以理服人?”

    独孤剑笑了,是气笑的,“你真的懂以理服人是什么意思吗?小东西。”

    “以物理服人。”

    “用拳头劝说。”

    白夜说道,“道理和正义,只在武功的范围之内,独孤剑,你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

    这位“北剑圣”没有说话。

    尼玛!

    这只猫说的好有道理啊!

    当然,道理归道理。

    光说几句嘴炮,这位剑圣绝对不会服。

    而且,就算是“物理”也未必可以让他屈服。

    “就让我看看,你这只猫,能不能让我服吧!”

    剑圣猛地抬起了,虚空一握。

    一柄散落蛇怪范围之外的无双城制式长剑就被他握在了中。

    圣灵剑法——剑二十一!

    一出,便是剑圣多年的绝招。

    二十一道的剑气,以雷霆万均之势索命而出。

    威力更胜刚才破空而来的无双剑。

    剑圣中的长剑,在出的瞬间,已经承受不住那锐利霸道的剑气,直接崩碎。

    如果换成无双剑,定然不会如此,威力反而会倍增。

    只可惜,无双剑已是白夜囊中之物。

    面对这招剑二十一。

    白夜不为所动,脚下的蛇怪到是动了起来,长尾一甩,横空而来。

    跟二十一道剑气撞在了一起。

    没有什么巨响,也没有气浪冲击。

    只有黑色的鳞片崩裂而出。

    二十一道剑气也消散无形。

    “这就是你的全部?”

    白夜看着剑圣说道。

    剑圣低头看了一眼下光秃秃的剑柄,摇摇头,将其丢到地上。

    重新抬头看向白夜,眼中闪过了绝然之意。

    一瞬间,天地之间沉寂,凝固。

    无双城帮众脸上惊恐、期待、害怕、绝望,种种不一的表情静止,僵硬在脸上。

    风云浪剑和释武尊的战团,保持在战斗的模样。

    独孤一方羞愤欲死的表情也同样“刻画”在脸上。

    火麒麟、芬里尔、蛇怪身子微微颤抖着,似乎在挣扎,又似乎是暴起前的征兆。

    剑圣也是岿然不动。

    须发凝固在半空中,这片空间,仿若静止了一般。

    “哦,剑二十三吗?真是果断啊。”

    唯一的“活物”,似乎就剩下了白夜本喵——要先排除远处看热闹的白蛇。

    整片空间,都被凌厉的剑气布满,形成了一片死亡绝地。

    所有人都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宰割。

    这就是圣灵剑法当中最强大的一招——剑二十三。

    真正的地狱之剑。

    灭天绝地!

    至少现在是如此,因为就连剑圣本人都无法真正掌握这一剑。

    剑圣凝固的身子上,开始有半透明的虚影浮现出来。

    “居然真的可以灵魂出窍,不愧是高武世界。”白夜在心里暗道。

    那半透明的虚影,赫然便是剑圣本尊——或者说灵魂、信念。

    剑圣虚影抬起,呈现剑决状,临空飞起,朝着白夜点来。

    速度不快,却飘然如仙。

    而且,还是霸道无比,破坏力无双的剑仙!

    随着剑圣的举动,周围的剑气开始涌动,不少运气不好的无双城弟子被剑气侵蚀,身上伤口出现,大量鲜血迸发。

    直接死在了这“地狱之剑”当中。

    似乎感觉到了这一招伤敌伤己,剑圣加快了速度,想要在扩大伤亡之前,真正干掉白夜这只危险的“猫怪”。

    随着剑圣靠近,剑气也越来越凝聚,似乎都集中到了他的指间。

    眼看剑圣就要一指落下。

    一直没有什么反应,好像一同被凝固的白夜抬起了爪子。

    原本还在躁动的芬里尔、蛇怪连同火麒麟一块安静下来。

    “你尽力了。”

    白夜对着剑圣说道说道,猫爪后发先至。

    又极为诡异地跟剑圣错开,按在了剑圣虚幻的额头上。

    “灵魂体”身上肆虐、狂暴的剑气对白夜似乎没有任何影响。

    连一点伤口都不曾出现,半分涟漪都无法掀起。

    “你有资格,见识我喵来神掌第二招——”

    停顿了一下,面对剑圣惊恐的眼神,白夜继续说道,“一成功力。”

    “噗!”

    一瞬间,仿若静止的画面又被重新按下了播放键。

    不过没有人流畅无比地衔接上来,继续作战。

    所有人都吐出了一口鲜血,萎顿在地。

    皆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比如释武尊和风云浪剑组合,只能相互瞪着,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对方。

    那么白夜呢?

    白夜已经出现在了剑圣身体之前,爪子依然按在他的额头上。

    剑圣出窍的灵魂,竟然被他直接按回到了身体当中。

    也可以说,塞回到了身体当中。

    袖里乾坤,就是这么任性,可以为所欲为。

    剑圣凝固的须发落下,空洞的双眼中迸发出了惊人的神采。

    然后,整个人倒飞了出去,狠狠砸在地上。

    惊天的剑气迅速消散,只剩下微不足道的一点,如同风中残烛。

    “我……输了。”

    剑圣仰面,看着居高临下,遮挡了阳光的那只猫。

    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剑二十三,竟然被一只猫,以这种轻描淡写地方式给破了。

    破了也就算了。

    可是被强行塞回去到底是几个意思!

    这“一成功力”,又是什么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