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三十章 人间不值得
    “话说,你被人扣在这里,你的姐姐们难道不知道吗?”

    一边慢悠悠地走在崎岖的山道上,白夜一边问道。

    当初一起下来洗澡可是有七个仙女,然后被牛郎强行扣留了一个。

    其他六个仙女呢?

    就不管自己的小妹了?

    还是说,压根就没有意识到?

    如果是没有意识到,那心也真大。

    织女一脸茫然地摇头。

    “她们是知道还是不知道?”白夜不理解织女摇头是什么意思。

    织女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不知道姐姐们是不是知道。”

    “……”

    一阵沉默,白夜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牛郎的老黄牛是只要牛郎留下织女一个。

    而不是来个“我全都要”,来个三妻四妾齐全。

    就织女这傻白甜,不留她留谁啊!

    万一其余的仙女当中有“我可去你吗的”,这种剽悍类型的,估计牛郎早就被打死了。

    也有可能是牛郎拿到交易令,来到交易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表示要“离婚”。

    “或许,是天上一天,人间一年。”

    白夜猜测道,“你的姐姐们还没有发现你丢了?”

    “还有这种说法?”织女眨了眨眼睛,一脸吃惊的模样。

    “……大概吧,你在人间停留多久了?”白夜问道。

    织女仔细想了想说道:“好像也快有一年了。”

    “果然是民间的传说故事,也看个‘乐子’,仔细推敲一番,漏洞太多。”

    白夜微微摇头,在心里暗道。

    把他所知道的故事参考,完全丢之脑后。

    如果有着天上一天,人间一年的不同时间流速。

    那现在织女走丢已经一天。

    天帝,仙女什么的,再慢也反应过来了。

    按照传说故事,天帝这货反应过来后,找人抓织女的时候,牛郎织女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莫不是得了老年痴呆?

    若是没有这种时间的区别。

    天帝就不是老年痴呆,而是植物人了。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先去看看牛郎的那头牛,说不定有点价值。”

    将这些漏洞疑惑都暂时抛下,白夜确定了此行的第一个疑似目标。

    牛郎的老黄牛。

    一头教唆牛郎留下织女,断角成船,直上九天的牛,你说值钱不值钱?

    而且,如果把故事中疏漏的部分,通通变成这头老黄牛的“锅”。

    故事,也就可以说通了。

    “小七啊。”

    白夜问道,“牛郎家里有没有一头老黄牛,很通人性,甚至可以开口说话?”

    “有啊。”

    织女点点头。

    “还真的有,它跟你说过话吗?”白夜问道。

    织女摇摇头:“没有,不过我听见曾阿牛跟老黄牛说过话。”

    牛郎,当然不是就叫牛郎。

    郎这个词,是对情-郎的称呼。

    牛郎姓曾,名阿牛,白夜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些期待这货施展出九阳神功和乾坤大挪移来。

    能卖钱。

    “他们在说什么?”白夜问道。

    “没听清。”织女微微摇头。

    “那除了这个呢,那头黄牛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白夜继续问道。

    崎岖的山道上,有些地方连“路”都没有。

    为了照顾织女,白夜走的很慢,闲着也是闲着,多了解“情报”也不妨碍什么,就当做是听故事了。

    面对白夜这个问题,织女想了想说:“挺好吃的。”

    “……”

    白夜脚步猛地顿住,身后织女差点一头撞上他背后。

    有些慌张地停下,织女怯生生地看着转过身的白夜。

    “挺好吃的?”白夜问道,“你杀了那老黄牛吃了它的肉?”

    “没有。”织女说道,“只是曾阿牛给我了一点……因为太饿了,所以我没有忍住。”

    “他杀了老黄牛?”白夜问道。

    传说故事也有各种版本。

    有老黄牛没死的版本,也有老黄牛早死,给牛郎托梦的版本。

    但,眼下又是什么版本?

    牛郎杀“恩牛”的黑暗故事?

    “没有。”织女说道。

    “没有?”白夜略显疑惑。

    “是啊,曾阿牛说,老黄可是难得有些神异,一下子杀掉吃完,多浪费啊。”织女说道。

    语气一如既往的傻白甜。

    却流露出一股诡异的感觉。

    不“一次性杀掉”,那就是需要的时候就去割肉?

    我去,养殖场也没有这么干的好吗?

    还不如一次性杀掉一了百了呢。

    这比怒杀恩牛的黑暗版还要黑暗啊。

    而且,织女的态度也有些奇怪。

    她似乎觉得,这事情很平常?

    说好的傻白甜呢!

    难道是傻过头了,完全没有意识到深藏的黑暗?

    白夜的双眼微微发亮,兴趣开始变得浓厚起来。

    “走吧,我们加速。”白夜加快了步伐,织女在后面跟得很是辛苦。

    当两人终于来到安静小村边缘的时候,织女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比起周围山林之中的鬼树怪鸟带来的压抑感觉。

    这小村子给人的感觉就要舒服很多了。

    小村子的周围是包围起来的山林,只有一条狭窄的小道可以通往外界,否则要离开村子,就要翻山越岭。

    村子最外面,约莫一米高的篱笆墙围成一个圈,只留下一个出入口。

    应该是用来阻拦山林中的野兽的。

    至少可以阻挡一些小型野兽,遇到熊瞎子之类的,这粗糙的篱笆墙也就失去作用了。

    村子内部,则是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整整齐齐。

    阡陌交通,良田美池,完全没有生产力低下的古时落后山村感觉。

    算得上是世外桃源。

    “好地方。”

    白夜对着织女说道。

    织女没有说话,再美丽的景色,被人强留下来,身不由己,恐怕也没有心思去欣赏。

    白夜这个打扮奇怪的陌生人进入到村子内。

    引来了不少小孩子的围观,窃窃私语,又不敢靠近。

    接着发出一阵小孩子独有的尖锐声音,跑进了村子更深处的地方。

    也有一些跑进了旁边排列整齐的房舍中。

    应该是向村子里面的大人们“汇报”去了。

    过了一会儿,就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被一群年轻和壮年“劳动力”簇拥而来。

    多半是德高望重的老村长之类的角色。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兄长,长兄如父。“白夜说了一句,摘下头上的兜帽。

    龙行虎步,朝着村长一行人走去。

    “哪个是曾阿牛!给我站出来!”

    没等村长说出“小老儿是村子的村长,不知阁下是谁?”,诸如此类强行装读书人,半白不白的话,白夜就高声说道。

    气势汹汹,打家劫舍强人气息显露无疑。

    不少人被白夜吓得退后一步,不由自主地看向其中一个略微畏畏缩缩的男子。

    “……”

    白夜转移目光,看向那个人,又看向身边的织女,又看了看那个男子。

    “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那男子被白夜一身匪气吓得不轻,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告诉你,你不要在村子里面乱来,不然我们一起打死你的。”

    “他就是曾阿牛?”白夜没有理会,对着织女说道。

    织女用力点头。

    白夜很想直接播放一曲柯南的bg就是侦破时候播放的bg

    谜团,解开了!

    为什么织女不像故事里面的那样,跟牛郎在一起。

    而是连“缥缈虚无的希望”都愿意去多次尝试,就为了离开。

    那是因为,眼前的牛郎长、得、太、丑了!

    地中海的秃顶发型,龅牙,长着一个完全不符合古代底层穷苦劳动人民的大肚子。

    脸上一层油光,用手稍微刮一刮都可以直接拿去炒菜。

    然后成为黑暗料理,把人给毒死。

    神色萎靡,气质猥琐不堪。

    “人间不值得。”

    白夜郑重无比地对着织女说道。

    织女也用力地点点头。

    如果牛郎长成阁主大人的化身审判者大人的样子,人间就值得了。

    “就是你想要娶我妹妹?”

    白夜看着牛郎说道,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异端审问会无数成员的力量,老岳父的力量,大舅哥的力量都加持在了白夜身上。

    牛郎身子一抖,似乎想要摇头,又看了织女一眼,脸上闪过一丝决然之色。

    似乎觉得闯过了这关后就一片通途了。

    “没错。”牛郎说道,“我救了她的命!”

    大侠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

    是这种故事吗?

    呸!

    那是长得帅的大侠才有的待遇,长成牛郎这样。

    只能是“来世做牛做马以报答救命之恩”。

    至于白夜、尼禄、萨菲罗斯这样的,扶别人一把都可以是救命之恩,一定要以身相许。

    “你胡说!明明是你不让我回家!”听到牛郎的话,织女大声反驳。

    “你这婆娘!好不晓事!”面对织女,牛郎顿时恢复了勇气,大声呵斥道,“没有老子救你,你早就淹死了!”

    “这位好汉。”

    那位白发苍苍,看上去很德高望重的村长也说道,“小老儿以性命保证,阿牛的的确确救了这位姑娘,还供她吃供她穿。”

    “是啊!”

    “我们都亲眼所见。”

    “没有阿牛,这小娘们早就淹死了。”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天经地义。”

    村民们当中,也有几个是有点文化水平的。

    说起来话,一套接一套。

    织女气急,打算说什么,就见白夜抬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这么说来,当真是救命之恩咯?”白夜问道。

    “是!”

    一群村民的声音整齐响亮,回荡在小村上空,让织女的脸色瞬间煞白。

    “既然是救命之恩,根据古代朴素价值观,的确是以身相许报答的。”白夜说道,没等牛郎露出笑容,顿时话锋一变,“不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长兄如父,我这个做兄长都没有同意。你就想要私通,这是要浸猪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