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三十一章 白夜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1
    “什么浸猪笼!”

    牛郎稍微慌了一下,但村人的支持,让他有了直面白夜的勇气,大声说道,“我们桃源村没有这种规矩!”

    “桃源村?”白夜微微挑眉,这个名字,有点意思。

    “没错,我们桃源村没有这种规矩!你来了我们村子,就要守我们村子的规矩!”

    牛郎大声说道,“不然就给我们滚出去!”

    似乎是受到了牛郎的影响,其他村民也高喊起来,一时间可以用群情激奋来形容。

    老村长无奈地摇头,一副“孩子大了不好管了”的模样。

    “行吧。”

    白夜说道,“既然你们说没有,那就没有。”

    听到白夜妥协退让,牛郎顿时通体舒泰,笑得眼睛都找不到了。

    “但是,现在有了!”

    没想到,下一秒钟,白夜脸色一变,随手一抓,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柄大砍刀。

    就贴在了牛郎的脖子上。

    牛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身子僵硬住。

    “我问你,现在有没有这种规矩?”白夜问道。

    “……你,你干什么?我告诉,你别乱来。”牛郎结结巴巴地说道。

    用救助的余光看了旁边的村民一眼。

    结果那群人非常果断地退后几步,跟牛郎拉开了距离。

    小村长也不例外,步伐矫健,跟外表一点都不符合。

    “放心我不乱来。”

    白夜收回大砍刀说道,“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长兄如父,你想要娶我妹妹,必须要经过我的同意,你懂吗?”

    “懂。”

    牛郎又恢复了最开始的畏缩模样,连连点头。

    “那么,我接下来要对你进行一定的考察,如果你行的话,我就答应你娶我妹妹。”

    白夜说道。

    牛郎顿时眉开眼笑,没想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但是,如果你不行!”

    白夜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大砍刀,出呼啸的破空之声,“我就砍了你!”

    “第一个问题,你是什么工作?”没等牛郎再说什么,白夜直接接问道。

    “工作?”牛郎愣了一下,不太明白白夜的意思。

    或者说,略懂,但不肯定。

    白夜说道:“就是你平时都干些什么,是砍柴、种田,还是打猎,靠什么来养活自己?”

    牛郎支支吾吾地答不出来。

    刚才还“万众一心”的村民,此时有不少人出了窃笑,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很快,白夜就从他们的窃窃私语中得到了答案。

    “这么说来,你就是什么都不做的闲汉一个,没有正儿八经的工作,靠着家里的老黄牛借给别人耕田。每天从这人家里讨点饭,那人家里讨点饭,甚至割黄牛肉为生?”白夜问道。

    “我……”牛郎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行了,我明白了,你是个万恶的资本家。”白夜说道,“下一个问题。”

    牛郎愣了一下,这就算过关了?

    他就是一个闲汉啊。

    咋突然就变成万恶的资本家了呢?

    虽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

    刚才还猥琐不堪的牛郎,一下子就又抖了起来。

    结果更加猥琐了,小人得志得实在太明显。

    “第二个问题……”

    问完了工作,自然问家庭成分,房子还有车。

    牛郎父母双亡,有一套“房子”,算是有房一族,“车子”嘛……

    别说他,整个村子找不出一匹马来。

    大家都是依靠十一路公交车进行交通的。

    况且,一村子的人,除了猎人之外,其余人甚至都不会离开村子范围半步。

    肯定不会有马匹之类的“交通工具”。

    不过牛郎有老黄牛,再次充当“车子”,勉强过关。

    接下去,白夜又问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问题。

    “最后一个,聘礼你准备出多少?”

    严格的家长白夜问道。

    “……”

    牛郎卡住了,他家除了老黄牛外,真的是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哪来的聘礼?

    “我,我有一头牛?”牛郎试探着问道。

    “一头牛,也不是不行。”白夜沉吟了一阵,“带我去看看那头牛,如果我满意的话,我就把妹妹嫁给你!还有彩礼相送!”

    “彩礼?”

    牛郎顿时乐得找不到北了。

    恨不得大喊一声“大舅哥”。

    白夜朝着织女隐晦地丢了一个“放心”的眼神,示意牛郎带路去看聘礼。

    老村长和村民们看事情朝着圆满的方向展,也就三三两两地散去了。

    来到牛郎的家外,闲汉的房子,自然要比周围的房舍破败很多。

    只能勉强遮风挡雨。

    房子外面,就拴着一头老黄牛。

    看上去瘦骨嶙峋的样子。

    “……奇怪了,只是一头普通的牛。”

    白夜走近老黄牛,仔细观察了一番。

    没有现什么特殊之处,反而感觉,这头牛都已经快要饿死了。

    身上还有一些凹进去,没有长好的地方,为数不少,大概是被割肉之处。

    足见牛生艰难。

    “喂,会说话吗?”白夜拍了老黄牛一样。

    老黄牛抬起浑浊的牛眼,看了白夜一眼,又重新低下头去。

    “嗯。”

    白夜摸了摸下巴说道,“我觉得不行!你不能娶我妹妹!”

    牛郎身子一震说道:“说好的呢,它是聘礼?!我就可以娶你妹妹了?你骗我?!”

    声音尖锐刺耳,竟然有一股戾啸之感。

    白夜身后的织女,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脸色惊恐。

    “有点意思,事情并不简单。”

    白夜在心里暗道,表面上不动声色,“我仔细想了想,你们的阶级有差异。”

    “阶级有差异?”这话,牛郎是完全不懂了。

    “简单来说,你是靠着老黄牛,以之为资本,掌握生产工具的资产阶级。而我妹妹,则是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

    “你们两个人的阶级,在本质上是矛盾和对立的。”

    “阶级都不一样,要怎么在一起?”

    “就这样吧,我要带我妹妹走了!”

    说完,白夜转身带着织女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站住!”牛郎鼓起勇气,大声喊道。

    “还有什么事情?”白夜问道。

    “我救了她的命!”牛郎大声说道。

    救命之恩,就算不以身相许,也不能一走了之吧?

    贼不走空,闲汉永不吃亏!

    “你还拿了我妹妹的衣服呢。”白夜说道。

    “我没有拿,是不小心烧掉了。”牛郎说道。

    白夜想了想,突然把手中的大砍刀一丢,砸在了牛郎面前:“既然如此,那我就把这把刀当做报酬,小七,我们走。”

    织女跟在白夜身后,惊喜地说道:“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不一定。”

    白夜笑了一下,“先走走看,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好。”织女亦步亦趋地跟在白夜身后。

    没有出来村民阻拦两人,白夜就带着织女,顺着唯一通往外界的小路,慢慢走着。

    几个拐弯后,身影消失不见。

    牛郎没有了老婆,却拿到一柄大砍刀。

    再度抖了起来,到处耀武扬威。

    还是老村长出现问道:“阿牛,你的妻子呢?”

    才让这家伙冷静了一下。

    “走了。”牛郎说道,“我觉得有没有妻子不重要,有这把刀就够了。”

    不知道是自我安慰还是在说实话。

    “走了也好。”

    老村长说道,“那个女娃子,疯疯癫癫的,老说自己是什么天上来的仙女,虽然被阿牛你救回来了,但估计也是溺坏了脑子。”

    “谁知道呢,衣服和项链都很不错。”牛郎说道,“大概是什么大户人家吧,不过看她哥哥的样子,说不定是土匪窝出来的。”

    说到这里,牛郎顿时心有余悸。

    还好他是一个有底线的闲汉,没有强要了织女。

    否则的话,说不定这把大砍刀就砍下自己的脑袋了。

    走在小道上的白夜,突然停步转身,看向身后的织女问道:“小七,可以把你的项链给我看一下吗?”

    织女顿时警惕地退后了一步,捏住自己的项链猛摇头。

    “为什么不同意?”

    白夜问道,“我们现在是交易关系,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要看一下你的项链。”

    “不行。”织女依然摇头。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行呢?”

    踏前一步,白夜逼近织女,语气骤然冷酷深沉了起来。

    织女感觉到,这一刻,他不再是好说话的审判者大人,而是那位高高在上的交易阁阁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