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如此鹊桥?
    白夜的眼神犀利了起来。

    织女只能一步步退后,脸上虽然挂着惊恐的表情。

    但抓住项链的手非常紧,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这项链,有什么秘密在吗?”白夜问道。

    织女连连摇头,都把原本梳理整齐的头发给摇乱了,散乱的头发遮住脸庞。

    像是一个疯婆子,看上去有些吓人。

    “既然没有,为什么不给我看?”白夜问道。

    织女依然摇头不说话。

    “你这样,我会考虑解除我们之间的交易。”白夜说道。

    身为交易阁阁主,正在消化“权财之杖”的男人,他完全可以强行单方面解除交易。

    更何况,这是一场白夜没有收取任何报酬,完全“活”的交易。

    白夜本身也不会付出任何代价。

    “不,不能摘下来!”

    听到白夜要解除交易,织女顿时更加慌乱了,终于说出了原因。

    “为什么,摘下来会怎么样?”白夜问道。

    “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所以千万不能摘下来。”织女说道。

    白夜点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更有兴趣了。”

    织女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白夜会给她这个答案。

    传说中恐怖片的作死之人,也不过如此了。

    不过愣了一秒钟后,织女倒是果断,转身就跑。

    何奈,本身是一个标准的柔弱女子。

    没跑出去两步,织女就摔在了地上,都发出了“啪嗒”一声,显得是摔得有够重。

    半天爬不起来。

    凭实力陈雄的白夜,毫无同情心,非常恶劣地大笑起来,走向织女。

    就在这时,周围突然笼罩起了一片迷雾。

    一个眨眼间,便达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眼前除了白色的浓雾之外,别无他物,所有的一切都被白色的浓雾所取代。

    白夜处变不惊,向前走了两步,来到织女刚才摔倒的地方,蹲下。

    果然,这里已经没有了织女的身影。

    恐怕在浓雾笼罩的瞬间,她就已经消失无踪。

    “回村子了吗?”

    白夜在心里暗道,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才走出去两步,就有一声尖锐刺耳的,如同哭泣一般的鸟叫声从左侧传来。

    跟白夜刚刚进入这里时候听到的鸟叫声一模一样。

    不过那时,声音是远离,现在,是靠近。

    白夜看向左侧,浓雾好像浪花一样翻涌起来,却没有看见什么鸟儿。

    反而视线死角,身子的右侧,一道黑色的残影袭来。

    直冲白夜的脑袋。

    右手随意地抬起,五指张开,收拢,白夜把那道黑色的残影握在手中。

    看着手中的“偷袭者”。

    这是一只黑白二色的鸟儿,腹面以胸为界,前黑后白。

    赫然是一只喜鹊。

    不过跟一般的喜鹊不同,这喜鹊的脑袋,头部并不完整,只是一个鸟骨头,翅膀也是骨头。

    没有羽毛,没有血肉。

    黑色的血液,不断从空洞的眼眶中渗透出来。

    将腹面的白毛也染成了半黑不红的颜色。

    看上去极为诡异。

    被白夜抓住的喜鹊,不断地挣扎着,力量大的惊人。

    就好像手中捏着的不是一只诡异的喜鹊,而是金雕大鹏一般。

    喜鹊持续发出尖锐刺耳,又如同哭泣一般的鬼叫声。

    这似乎是一个信号,大量的鸣叫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原本白色的浓雾开始变得阴沉、黑暗。

    朝着白夜一点点笼罩过来。

    鸟鸣声也越来越大,取代了天地之间所有的声音。

    浓雾之中,到处都是这种诡异的喜鹊。

    白夜可以前进的道路,躲藏的地方,都被彻底截断。

    鸟鸣声,突然停止,然后又再度爆发。

    如同一个进攻的信号,由喜鹊组成的“黑暗”,瞬间吞没了白夜所战的地方。

    好像是展开了一场饕餮盛宴。

    足足五分钟后,黑色的喜鹊群才慢慢散去,周围的浓雾,也随着它们一同逐渐散去。

    不多时,一切就都恢复了原状。

    白夜刚才所在的地方,已经是空无一物。

    看上去好像已经被那些古怪的喜鹊撕扯干净了一样不过,这样一来,也太干净了一些。

    连一点痕迹都不存留下。

    一道时空之门打开,白夜一脸悠哉地重新踏足此地。

    “这就是传说中的鹊桥?一般人扛不住啊。”

    笑了两声,他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没有需要刻意照顾速度的织女,白夜很快就重新走进村子之中。

    这桃源村,依然跟白夜初入的时候那样。

    安静祥和,那些正在玩闹的小孩子们看到白夜,又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不过这次他们一边跑还一边瞎嚷嚷:“不好了,那个土匪又回来了!”

    白夜不仅没有汗颜,反而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自己“剽悍气质”深入人心,这很好,有利于接下来的良好交流。

    没有理会那群前去通风报信的孩子,白夜直接来到牛郎家门外。

    原本栓在外面的老黄牛已经不在。

    家里也是一片安静,没有看到牛郎的踪迹。

    不知道一人一牛去了哪里。

    牛郎、织女、老黄牛,这三个重要人物,都在同一时间失踪了?

    当然,这没有关系。

    因为牛郎拿了白夜的大砍刀,想要找到他,不是一件难事。

    等到村长村民们来到牛郎家门口的时候,白夜已经离开,这里是空无一人。

    把“狼来了”的孩子们骂了一顿,村民们再度散去。

    另一边,白夜已经来到了村子中比较靠近外边,篱笆墙旁边的位置。

    这个角落,比起村子的世外桃源之感,多了一层阴冷之意。

    牛郎就站在那里,背对着白夜,眼前是栓在篱笆墙上,一动不动的老黄牛。

    老黄牛身上多处了一处狰狞的伤口,是刚刚被人强行剜出了一块肉的那种伤口。

    但诡异地没有半点鲜血流出来,反而好像活物一样正在不断地收缩。

    牛郎手中,则是拿着白夜给的大砍刀,上面却有鲜血不断地流下,滴落在地上。

    没有丝毫掩饰的脚步声,让牛郎察觉到有人靠近,猛地转身。

    露出一张被鲜血沾染了一半的脸,可以看到,他另一只手上,拿着一块刚刚切下来,还有血水冒出的牛肉。

    上面尽是啃咬的痕迹。

    织女的确是有说过,牛郎“割肉喂自己”的举动。

    不过,她显然没有说完整。

    牛郎是切下牛肉后,直接生吃,茹毛饮血如野兽一般。

    “是你!”

    看到白夜,牛郎顿时吃了一惊,连续退后两步。

    一下子从一个杀人鬼变成了一开始的猥琐秃顶男子。

    身上的鲜血还有手中的大砍刀,完全没有办法掩盖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质”。

    撞在老黄牛身上,牛郎似乎想起来了自己现在才有刀的人。

    努力挺起胸膛,让自己显得霸气一点:“你回来干什么?”

    “我妹妹丢了。”

    白夜笑着说道,“我原本是想要问一下你有没有看到她,不过我现在对你更加有兴趣。”

    “我,我怎么了?”牛郎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刀。

    “我想要知道,你为什么会生吃牛肉呢?”白夜说道,“你知道吗?牛肉可以炒、可以卤、可以蒸、可以刷、可以烤,可你偏偏生吃。”

    “因为我饿,你管得着吗?”

    牛郎说道,“我爱怎么吃就怎么吃!”

    “你这个体型,不应该是饿,而是别人饿的原因吧。”

    白夜指了指牛郎凸出的将军肚,好像比一开始见面的时候更加大了。

    “关你屁事!快滚!”

    牛郎瞪着眼睛,挥动了了一下手中的砍刀,“我是不会分给你的,不滚的话,别怪我手中的刀不客气了。”

    说到最后,还有一些小得意。

    他可是有刀的男人。

    “你忘记了?你的刀,还是我给你的。”

    白夜说道。

    “那又怎么样,现在它是我的。”牛郎说道。

    “不,它只是暂时被你拿在手上罢了。”白夜随意垂在身侧的左手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牛郎手中的大砍刀瞬间脱手,在他肚子上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