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三十三章 爱情的坟墓1
    牛郎呆了两秒钟后,才意识到生了什么事情。

    出一声极为惨烈的大叫,直接摔在地上,开始满地打滚。

    随着牛郎打滚的激烈动作,地上“散落”了一地的血色碎块。

    这些碎块不成形状,明显是被牛郎用牙齿撕咬、啃食过才吞下肚子的。

    并且,在牛郎的肚子当中保持了原貌,丝毫没有“被消化“的意思。

    难怪牛郎的肚子那么大,跟他古代底层穷苦劳动人民的身份一点都不符合。

    这牛肉,比之饥荒时期,吃下的观音土也差不了多少。

    滚了一阵,肚子里面的牛肉差不多都要“掉”出来了,牛郎也变得奄奄一息。

    毕竟一同洒满地面的“东西”,除了牛肉外,还有牛郎的鲜血。

    完全无视了牛郎,白夜走到老黄牛身边问道:“我帮你报仇了。有什么想要表示的吗?一亿不嫌少,百亿不嫌多,你懂的。”

    老黄牛抬起脑袋,麻木不仁的眼神看了白夜一眼,嘴巴张开。

    一个沧桑无比的声音传出:“这里是,坟墓。”

    “坟墓?”白夜问道,“什么意思?”

    最烦这种说话说一半的人了。

    你以为是在写小说,断章骗刀片拿出去卖,糊家养口呢?

    “就是坟墓。”老黄牛说道。

    “你说的清楚一点啊。”白夜说道,“不要装什么高深莫测。看到那把刀没有,它随时都可以变成‘杀牛刀’。”

    “寄个刀片”威胁一下。

    “我不知道,我只记得这一点,这里是坟墓。”老黄牛语气没有半点波澜。

    眼神依然麻木,好似一块木头。

    “既然这里是坟墓。”白夜说道,“那么要怎么离开,如果顺着村子的小道走……”

    说到这里,白夜停了下来,想到了一点。

    喜鹊!

    那些攻击他的诡异喜鹊。

    根据神话传说故事,喜鹊组成的鹊桥,是牛郎织女分开后,在天河上见面的唯一途径。

    本身有着“通道”的意思。

    按照老黄牛所说,这里是坟墓。

    想要离开的话,光走那一条小道估计是无法真正离开的。

    那些喜鹊,估计也是重要的一环。

    白夜没有说话,老黄牛再度安静下来,站在那里,如同一截“栩栩如生”的木桩。

    牛郎的身躯,也不再打滚。

    他仰面躺着,胸膛的起伏开始变得舒缓起来。

    脸上痛苦的表情也逐渐凝固,似乎即将死亡。

    但下一秒钟,牛郎猛地弹了起来,肚子上的伤口也在瞬间愈合。

    他先是茫然地看着四周,脸上的表情开始不断地变幻。

    口中出意义不明的低吼声,开始以头抢地,一副彻底崩溃的模样。

    白夜可以听到“又一次”、“躲不过”、、“我错了”、“这就是坟墓”之类的话。

    “喂,来交易吗?”

    白夜看着复活的牛郎,突然提出了交易请求。

    牛郎没有回答白夜,继续低语着,以头抢地的动作却是慢慢停了下来。

    “呵。”白夜笑了起来,“居然不是可以交易的对象,这是完全疯了吗。”

    停止动作的牛郎,伸手抓了抓脑袋,重新站起来,盯着白夜看了一会儿,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是谁?”

    “我,一个闲闲没事干的路人罢了。”白夜说道。

    “哦。”

    牛郎应了一声,警惕地看着白夜,伸手拴在篱笆墙上老黄牛的绳子解了下来,拉着老黄牛离开。

    一边走,一边还时不时回头看白夜两眼。

    表现出了对陌生人相当的警惕,不过又因为自身胆小的缘故,连问都不敢多问,就想着先离开。

    地上的碎块,则是被他完全无视。

    老黄牛也无视了那些来自身上的碎块,跟着牛郎离开。

    如同提线木偶。

    白夜目送一人一牛离开,牛郎的情况,他基本已经猜到了。

    这位,显然已经是疯掉了。

    那猥琐的秃顶男子,多半只是一个类似于“表人格”的存在,以维持“日常”。

    真正的牛郎,早就是不可交易的“存在”。

    当然,不是过于强大,而是太“底层”导致的不可交易。

    交易这种事情,目前来说,还是只针对一定层次之上的智慧生物。

    不过,为什么牛郎的‘日常’,会是这种模样呢?

    说好的幸福美满的恩爱生活呢?

    答案,应该会在织女那边揭晓。

    至少织女还是可以交易的,看上去要比牛郎正常多了。

    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交易令的位置,白夜朝着那边走去。

    地上的大砍刀,则是被他完全无视了,因为这真的只是一把普通的刀。

    不多时,白夜走到小村子边缘位置的水潭附近。

    水潭周围是垒起来石块,看上去有几分温泉的模样。

    当然,没有什么热气升腾。

    水潭表面一片平静,看上去如同死水一般。

    但没有死水的那种碧绿和怪味,还是比较干净的。

    白夜感应到的交易令位置,就在水潭里面。

    左手随意地往上一抬。

    平静的水面顿时翻涌起来,掀起了真正“浪涛”。

    一个身影“破水而出”,带起了大量的水花,如同细雨一般飘落的同时,被白夜丢在了“岸上”。

    “不要,不要拿我的项链!”

    被抓出来的织女尖叫道,身上倒是干干净净,没有沾染上半点水渍。

    可以看到,她死死捏在手中的项链泛着微光。

    形成了一层薄薄的光幕,将其包裹保护了起来。

    看来那个时候在小道上,织女突然消失,跟白雾未必有关,倒多半是这条项链的缘故。

    是项链的力量保护织女,将她“转移”到了这里,同时引起了白雾和喜鹊的出现?

    毕竟白雾的出现,跟织女的消失几乎是同时的。

    是一种连锁反应。

    无非是哪种带动了哪种的问题罢了。

    开始白夜以为,是白雾的出现引起的消失,现在看来,或许要换一下。

    “放心吧。”

    白夜看着织女说道,“我不会拿走它——”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道:“因为,它已经坏掉了。”

    织女猛地低头,几乎要把脖子折断,看着挂在脖子上,又捏在手中的项链。

    上面,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密密麻麻,密布了项链的每一寸角落。

    织女的手颤抖了一下,手中的项链随着她的这个动作,化作了根本抓不住的“碎片”——比沙子还要细碎的碎片。

    “不!”

    织女出了一声凄惨的叫声。

    身上淡淡的光膜,还有“原本的形象”一同破碎。

    出现在白夜眼前的,不再是初见的那个秀美女子。

    而是一个粗大三粗,腰似水桶,头散乱如疯婆子的中年妇女。

    脸上也是一堆赘肉,脸盘子如大饼。

    这个形象,倒是跟秃顶牛郎很相配。

    不过,织女脸上,还有手臂上,尽是各种明显的陈旧伤疤。

    让她整个人看上去狰狞如恶鬼一般。

    “为什么!”

    她朝着白夜咆哮道。

    “什么为什么?”白夜说道,“这不应该是我问的?为什么你不肯跟我说实话呢?”

    “你只要乖乖交易,送我出去就好!”

    织女说道,“她跟你说的,都是实话!”

    “她?”

    “对,她,最开始我的,最天真的我。”织女似乎恢复了冷静。

    但眼中,全是怨毒之色。

    不是针对白夜,而是对一切。

    “让我来梳理一下情况。”白夜说道,“牛郎疯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虚拟人格’来维持‘日常’。你没有疯,但是你借助项链的力量,同样制造出了一个虚假的自己,一无所知,不对,应该是一知半解的提线木偶,在幕后操控她跟我交易。想要借助我的力量,离开这座,所谓的坟墓?”

    “是。”

    织女站了起来,“不是所谓,这里就是坟墓!”

    “好,好。”

    白夜说道,“别激动,你要先告诉我事情的真相,我才好帮你离开,不是吗?”

    织女盯着白夜看了一会儿,然后走到潭水旁边,双腿岔开坐了下来,开始诉说她跟牛郎的故事。

    故事的开始,就跟民间故事那样——嗯——美好?

    织女留下来,成为了牛郎的妻子。

    当然,眼前织女原话的意思是:老娘当时又蠢又天真,什么都不懂还自以为是,对天上的生活很是厌烦。

    看那个王八蛋那么帅,脑子一热,就答应下来了。

    果然——

    最初的织女是傻白甜中的傻白甜,不然的话,怎么会被凡人拐带?

    再加上牛郎长得够帅,有老黄牛“牵线搭桥”,才有了后续的展。

    当然,那个时候,两人之间是美好的爱情。

    但美好生活没有持续太久,这里的天庭,反应也要快多了。

    很快就找到了织女和牛郎二人,就要带织女回去。

    织女宁死不屈,以死相逼。

    再加上一群姐姐明里暗里的支持,终于争取到了“一线生机”。

    天庭那边,最终同意两人在一起。

    不是一年一次的“天河鹊桥相会”,而是让他们生活在这个小村子里面。

    只要不踏出,就可以过上美好的神仙眷侣的生活。

    为此,织女放弃了很多,只剩下了一点点法力。

    那个时候,她觉得是值得,轰轰烈烈的美好爱情,日后幸福美满的生活。

    只可惜,织女不知道,还有一句话,叫做——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为什么童话故事里面。

    王子和公主结婚后,就结束了?

    因为接下去,就是现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