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清白人家白愁飞
    说话的同时,无情垂下的手按在轮椅的扶手上。

    就要启动他的奇门兵器,倚云座的机关暗器。

    无情双腿残废,无法正常行走。

    他的轮椅,便是他的奇门兵器。

    机关暗器之下,不知道有多少死不瞑目的江洋大盗,作奸犯科者。

    有点情报源,脑子灵活些的江湖人都知道,对上大捕头无情。

    既要放着对方的那双手,也要放着对方的轮椅——如果那个时候无情坐着轮椅的话。

    更有少数人知道,无情偶尔出行会动用的轿子,同样是一件危险物品。

    那么,眼前名震江湖,却又算不上老江湖的白愁飞知道吗?

    无情不知道,不过下一息,他就得到了答案。

    堪堪按在扶手上,还没来得及启动机关暗器,无情的身子便已经腾空飞了起来。

    在飞起之前,无情都没有感觉到,眼前的白愁飞到底是怎么让自己飞起来的。

    在半空中的时候,才隐约感觉到,肩膀似乎被对方抓起来。

    然后就这么随意地丢了出来。

    丢向眼前的小池塘。

    无情在半空中挥动了一下衣袖,身子下坠的同时一转,头向下,脚朝上,双手拍出。

    一半的小臂浸没到水中。

    衣袖沾湿大半,可是无情的人却完全不合常理地拔高。

    如同诡异的提线木偶一般。

    飘然落在小池另一边,席地而坐,除了衣袖沾湿之外,再无其它“损伤”。

    毫无被人从轮椅上丢出,丢向小池的狼狈感觉。

    “大捕头好俊的轻功,就算比起追命三捕头,恐怕也相差无几了。”

    白夜笑着夸张道,鸠占鹊巢,坐在了无情的倚云座上。

    一只手手肘撑在扶手上,手指微微支撑着脑袋,另一只手随意地搭在另一边。

    白夜身子整体有些倾斜,看着无情。

    模样看似懒散、轻佻,却有着一股莫名的威严扑面而来。

    仿若是一只正在懒洋洋、打哈欠的猛虎一般。

    随时随地都可以暴起伤人。

    看着“白愁飞”,无情知道,这位满打满算,“出道”撑死也就月余时间的江湖新秀,气势已成。

    挺过这段时间,便是一尊江湖巨枭!

    不过要挺过去很难。

    因为白愁飞、关七如今的对手,便是一尊尊江湖巨擘,黑道、白道、世家、门派。

    清理杂鱼,闯出了名声后。

    反而让这些江湖人收敛了小觑和骄傲。

    不少人彼此之间已经有了联合之意。

    比如六分半堂和金风细雨楼这对老冤家已经定下“城下之盟”。

    在彻底解决关七之前,不再彼此敌对。

    一些独行侠也开始拉帮手——混江湖,是不可能存在真正一个人的独行侠。

    疯疯癫癫的关七当初都有迷天盟呢。

    心狠手辣的江洋大盗,也会有自己的团伙。

    不然被人砍了,疗伤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无情不知道白愁飞为什么会在如今看似风光,实际上危机四伏的情况下,出现在神侯府。

    但他既然出现了,那就要竭尽全力留下他。

    “比起惊神白愁飞来,还是差了一点。”

    无情开口说道,声音冷淡。

    话却是大实话。

    悄无声息间,瞬间临近身前,连无情都没能听出任何端倪。

    这份轻功身法,已然赶超追命,当入江湖绝顶行列。

    同样都是以轻功闻名的江湖人,比如追命、无情、柳随风。

    各自轻功的侧重点都有所不同。

    追命更擅长途奔袭、追踪,耐力十足,比之千里马也是丝毫不让。

    天下无他追不上的“命”。

    无情无法修炼内功,仅以“巧劲”傍身,因此耐力不足,瞬间爆发挪移,带着几分诡异之感,令人措手不及,无法判断。

    柳随风则是更飘。

    可点柳条柳叶之上,随风摇摆。

    但白夜的,却又不同。

    完全无从琢磨,不露端倪,更在三人之上。

    无情所说的赶超,乃是说全面赶超。

    他丝毫不怀疑,哪怕当时自己盯着“白愁飞”看,恐怕也会突然失去对方的踪影。

    “呵。”

    白夜轻笑一声,算是接受了无情的夸赞,“既然大捕头不那么热情了,那么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了。”

    “嗯,坐下来聊聊。”

    无情开口说道。

    就此这时,白夜坐着的轮椅中,传来一声微不可查的机关启动声响。

    扶手上瞬间弹出铁环,把白夜的一只手牢牢锁死。

    另一边——因为白夜的手是抬着的,因此没有锁到。

    踩在踏板上的双脚脚腕后,同样如此,弹出铁环,锁住了白夜的双脚。

    同时,背后靠椅的边缘位置,也弹出了足有三只并拢粗的弯曲铁棍。

    三根从左到右,三根从右到左,足足六根,形成封印半圆环。

    将避免为了被铁棍刺中,因此调整了一下身子的白夜彻底锁死在倚云座上。

    只剩下右手前臂可以活动一下。

    哦,还有脑袋。

    “倚云座,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坐的。”

    无情说道,“白愁飞你居然来了,那也就不用走了。”

    随着无情说话,三个人影飞驰而至,分别站在了白夜的左侧、右侧还有身后。

    左侧之人,年纪应该不轻,却有着一张略显玩世不恭的娃娃脸。

    腰间挂着一个竹筒酒壶。

    四大名捕中排行第三的追命!

    右侧,是一个面容气质皆为沉稳的男子,双手握拳摆在身侧,一身黑衣。

    仿若站在那里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无法跨越的铜墙铁壁。

    四大名捕排行第二,铁手。

    白夜背后的人四捕第四,冷血则是利剑在手,身子微微低伏着。

    喘息着,好似一头即将捕食的恶狼。

    如果是四捕中,谁最有可能伤到白夜。

    那人不是内力最强的铁手,不是腿法无双的追命。

    也不会是机智百变,暗器无形的无情。

    而是最善搏杀拼命,剑法只攻不守,出招必以命相拼。

    受伤后更会进入狂暴状态,不把对方杀死,绝不罢手的冷血。

    四大名捕,从来不是以武功高强而闻名。

    四个人的武功也难以企及江湖上的绝顶高手。

    可是,四人联手。

    放眼江湖,也没有多少人可以轻松以对。

    更何况,还有一个人。

    旁边的四剑僮身边,一位白发长须老者,检查完毕后,正缓缓站起。

    看向白夜,没有说话,渊亭岳峙,宗师气度俨然。

    如果说铁手站在那里是铜墙铁壁。

    如今已经七十有余,却丝毫不显老态的老者就是一座巍峨高山。

    四大名捕的师父,这座神侯府真正的主人。

    诸葛正我!

    “无事,他们只是昏迷过去了。”

    诸葛正我开口说道,让四捕升腾的杀气减弱不少。

    “神侯。”

    白夜右手动了一下,笑着说道,“恕我不能行礼了。”

    “呵。”

    诸葛正我笑了一声,“就算你白愁飞愿意行礼,老朽也受不起,一声‘神侯’都是托大了。”

    “哈。”

    白夜笑了起来,“不托大,这声‘神侯’,不敬你武功,不敬你年龄,也不敬神侯你的侯爷官职,只敬神侯一生行事。”

    “哦?”

    不仅仅是四捕,就连诸葛正我脸上有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

    根据得到的情报,消息。

    无一不反应出,白愁飞乃是一个十足的枭雄人物。

    因此无情也断言他应该会成为一尊巨枭。

    不过,“闻名不如见面”。

    如今看他行事,言谈,似乎全无该有的嚣张、乖戾。

    好吧——嚣张是有的。

    不嚣张,也不会闯入神侯府,甚至故意提醒无情,好让自己被发现。

    更不会面对诸葛神侯和四捕,依然云淡风轻。

    等闲视之。

    这是比疯疯癫癫的关七,还要更近一步的嚣张,还有傲然!

    “你就是为了说这话,说完的话,就进天牢呆着吧。”

    冷血开口说道。

    “天牢?”

    白夜也不看冷血——除非把脑袋转180度,白夜是可以办到,但会吓到小朋友,这就不好了。

    他说道:“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罪,需要进天牢呆着,四捕头给我念念如何?”

    冷血微微一愣。

    白愁飞犯了什么罪?

    他是跟关七一起杀人盈野,可那都是“江湖仇杀”。

    权力帮之事,更是江湖事,江湖了。

    出来混,就要有砍人和被砍的觉悟。

    砍人笑嘻嘻,被砍就找捕快告状,不存在的。

    江湖恩怨仇杀,除非是祸及家人,造成严重影响,否则朝廷,四捕都不会管。

    就算是管,也是以调节为主。

    不少江湖恩怨积累几十年,真要按律办事,都能把对方作古的爷爷挖出来午门斩首。

    一定要说的话,就是白愁飞跟关七混在一起,勉强算是“一罪”。

    可关七的罪,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天子圣旨只要关七脑袋,也没有给他定罪。

    颇有几分“私人之事”,非“官方所为”的意思。

    闯入神侯府,私闯朝廷命官住宅,好吧,这可以算。

    但这个肯定进不了天牢,撑死关个一段时间,而且说出去给人笑掉大牙。

    如此说来,眼前的白愁飞,妥妥的无罪之身。

    清白人家白愁飞!

    “我只是来神侯府拜访,就被如此五花大绑……”

    白夜脸上露出看似无辜,实则嘲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