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六十九章 挡着我看风景了
    三天后。

    原本风起云涌的江湖,似乎平静了一些。

    但这平静中,却是暗潮涌动。

    权力帮帮主李沉舟,在白夜和关七二人强闯权力帮总坛后,就没有再露过面。

    现在权力帮大大小小的时候由重伤的柳随风和帮主夫人赵师容管理着。

    李沉舟的行踪和下落,无人知晓。

    江湖上猜测纷纷,有人说李沉舟其实是提前遭遇到了白愁飞和关七,被两人联手击杀。

    权力帮现在群龙无首,死死支撑。

    倒掉只是时间问题。

    也有人说,李沉舟在闭关练功,一旦出关,就神功大成。

    真正的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什么关七、白愁飞,统统一拳打死。

    还有就是李沉舟被两人吓破了胆,选择逃避。

    最后这个消息,自然是无人相信。

    绝大多数听到之人都是不屑一顾,内心却又一种莫名期待的。

    那个君临天下的李沉舟,真的被白愁飞和关七二人吓到了?

    有一种看人“楼塌了”的兴奋。

    而白愁飞和关七二人,在此事之后也销声匿迹。

    最厉害的情报贩子,也只有两人必定还在京城附近,伺机而动的消息。

    再无更进一步。

    依然有着一些人正在赶往神都京城。

    等待着关七和白愁飞现身的时刻。

    除了这些慢慢平静,却又会在某个时刻爆发出来的大事件外。

    还有着一些不大不小的消息传播着。

    比如几日后,要在菜市口斩首“著名”江洋大盗,七大寇中的方恨少和唐宝牛等三人。

    告示已经出了。

    不过时间却未定,透着一股怪异。

    总之,江湖几乎时时刻刻,永远都有大大小小的事情发生。

    而真正可以被人所知道、关注的,却又只有那么几件。

    这“几件”中的关七,还有白愁飞。

    这个时候,却在任何都想不到的地方——诸葛神侯府中作客。

    作了易容,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关七,坐在小亭子里面,拿着一本书,非常专注、仔细地看着。

    完全没有迷天盟圣主,疯子关七的感觉。

    反而像是一个专注无比,寒窗苦读十年的读书人。

    当然,前提是不能看封面上《爱情三十六计》这几个字。

    “白先生。”

    一阵清风掠过,追命出现在小亭子外面,抱着一些书籍送进来说道,“武功都在这里了。”

    就算是追命这个玩世不恭的人,当然也不可能一直正儿八经叫白夜“白世叔”。

    开始开一开玩笑,拉近关系是可以。

    一直的话,不行!

    大家还是要脸要节操的。

    这一点让白夜有些失望,不过没有关系,只要追命愿意,将来都是可以慢慢调-jiao的。

    白先生是个比较合适的称呼。

    诸葛神侯,也被不少江湖人称为“诸葛先生”。

    追命送来的,是自在门的武功,详细注解完整版。

    “好。”

    白夜点点头,“惊神指,练得怎么样了?”

    “……这才三天啊。”追命有些无奈。

    眼前的白愁飞,行事非常大气,大气过了头。

    你见过谁没事把自己的看家武功随随便便就教给别人的吗?

    还把别人的看家武功一起教。

    说是大家交换,就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白夜就是这么干的。

    达成交易,确定合作关系后,他就非常大方地开始传播武功了。

    别说是“你想学,我教你啊。”

    直接是“你不想学,没事,我也可以教你啊。”

    让诸葛正我都目瞪口呆。

    武功不要钱啊?

    你的惊神指和关七的先天无相指剑是“五虎断门刀”这种大路货色吗?

    就算是五虎断门刀这种武功,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学到的好吗?

    能不能尊重一下“武功不能轻易外传”这个江湖基础设定呢?

    然而,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

    比如追命,就被白夜传授了惊神指。

    “三天已经很长了。”白夜指了指认真看书的关七,“阿七他两天就学会了惊神指中的二十四指,到现在,连三指弹天都学会了。”

    “……”

    追命很绝望,他能跟关七这种怪物比吗?

    他只是一个前·内伤的普通人啊。

    三天的时间,惊神指可不简单,他连皮毛都没有掌握呢。

    “好好学,认真一点。”白夜长辈指点晚辈,“以后跟人打,上半身空门大开,别人以为有机可乘,你一记三指弹天,随便惊梦、破煞、天敌哪一指下去,对方肯定身死。”

    追命一阵无语,他连基本的一指都没有学会。

    还最强的三指弹天。

    再说了,这种超级杀招是随便用的吗?

    “不用三指弹天吧,有心算无心,感觉随便一指都能解决。”追命说道。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白夜教训道,“你当捕快当久了。不该留的余地,一丝都不要留。”

    能抓人,四捕肯定不会杀人。

    该死的人,四捕也不会留手。

    但毕竟是朝廷命官,捕快,不会像是一些江湖人士那样,出手毫无顾忌,不留任何余地。

    追命突然想到什么,好奇问道:“江湖传闻,从未有人接住白先生你一指,是因为你每次都用尽全力?”

    “用尽全力?”

    白夜说道,“没有,‘为叔’向来只用一成功力。”

    “——”

    追命觉得,以后还是不要在这些完全不能用常理判断的妖孽面前,提任何武功相关问题。

    以免被打击得都不想要练武了。

    “你来的正好,我要出去一趟,你帮我查一个人的消息,我回来会用到。”白夜站起来。

    “什么人?”

    追命问道。

    “傅宗书。”白夜留下一个名字。

    没等追命从惊讶中反应过来,就飘然离去。

    让追命连问清楚的机会都没有。

    “不好了,世叔,白愁飞要搞大事情了!”追命知道,他要去找诸葛正我了。

    金风细雨楼。

    总坛依山而建,只有一条山道唯唯一的道路,易守难攻。

    现在,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其人双手负在身后,走在山道上。

    悠闲的模样像是在看风景,而不是在闯入金风细雨楼总坛。

    身前是一大群围着,却又不敢靠近,不断地退后金风细雨楼成员。

    身后则是躺倒了一些不知好歹的蠢货。

    才让场面增添了几分肃杀之意。

    “去报信没有?”

    白夜一边走着一边随意问道。

    “我报你——”

    有个脾气火爆的帮众,突然冲出来,一刀砍向白夜。

    也未见白夜有什么动作。

    那人扑出来的身体一震,鲜血从各处迸发,摔在山道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惊神指,芒……芒种?”

    不少人目睹刚才地面如同地龙翻身的诡异翻涌,碎裂。

    认出了这一招,顿时退后。

    连带着其他人也一起退后。

    包围圈呼啦一下子扩大了一倍不止。

    “我来见我兄弟,都要喊打喊打?”

    白夜看也不看尸体,“他是六分半堂在你们金风细雨楼的卧底吧?希望我屠尽你们金风细雨楼。”

    “好了,我不想说第二遍,我来找王小石,做不了主就去报信。”

    负在身后的手随意地垂在身侧,白夜脚步停下,“还有,你们,挡着我看风景了。”

    白夜右手缓缓抬起。

    刀剑落地的声音传来。

    不少人终于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之心,丢下刀剑,不顾一切远离白夜。

    人名,树影。

    白愁飞这三个字,足够让这些人做出如此不堪的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