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七十章 路人震惊流
    有一就有二。

    一旦有人开始逃跑,哪怕原本有勇气面对白夜的人。

    随着同伴的逃跑,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勇气顿时如同过眼烟云一般。

    一下子就烟消云散。

    江湖人,可不是训练有素的军队。

    也没有那种督军长刀队在旁边,谁逃斩谁。

    哄散来的无比迅速,几秒钟后,白夜面前就空无一人了。

    只剩下几把刀剑。

    有些还算聪明,知道自己跟大部队逃了,最后是会被责罚一番。

    人多,法不责众。

    可如果连兵器都丢了。

    金风细雨楼,可不收这样的废物。

    围在前面的人走了,眼前场景自然开阔不少。

    白夜看到有几个人的身影,正沿着山道飞快而至。

    没多久,就直接碰面了。

    “大哥。”

    最面前的,是多人未见的王小石,脸色非常复杂。

    王小石身后,是三个人。

    两男一女。

    女的是王小石暗恋的温柔,模样娇俏可爱,看着白夜的眼神,十分得幽怨。

    男的其中一人满脸病容,一只手停在嘴巴面前,轻轻咳嗽着。

    另外一位则是微微落后一步。

    金风细雨楼楼主,苏梦枕,还有军师杨无邪。

    白愁飞出现,由不得这位苏楼主摆任何架子,必然会亲自出现,“招待”一番。

    金风细雨楼的其他人,都不够资格。

    江湖虽然乱,却也讲究规矩。

    白愁飞和关七,虽然“孑然一身”,身后没有半点势力。

    但毫无疑问,两人的江湖地位,足以比肩金风细雨楼苏梦枕,六分半堂的雷损。

    王,自然是要对王的。

    因为,兵和将,根本就拦不住啊。

    “小石头,几天不见,你难道又失恋了?”白夜完全无视苏梦枕、杨无邪和温柔三人,看着王小石笑道。

    王小石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关七疯癫、暴虐。

    白夜冷酷、森然。

    他们对王小石自然是好的。

    可是,理念、行事风格上的不同和极端差异,让王小石很难接受。

    他是个天真、纯良,热爱生活的好孩子。

    内心有着自己的坚守,不会被白夜、关七带坏。

    因此,三人最终分道扬镳。

    “叫你多学多看,阿七现在每天读书,不知道多认真。”白夜摇摇头,“我找你有正事,苏楼主,借你的地方一用,我也有事情跟你谈。”

    “好。”

    苏梦枕点点头,露出一个笑容,答应地干脆利落。

    就要为白夜引路。

    突然间,他脸色一变。

    异样的潮红浮现,大声咳嗽起来。

    原本挺直的身子一下子弯了下去,几乎龟缩起来。

    咳嗽的声音剧烈,仿若肝肠寸断。

    旁人听到了都会感同身受,有种隐隐作痛的感觉。

    旁边的杨无邪立刻取出了手帕,递过去。

    苏梦枕接过,遮住嘴,稍微掩盖住咳嗽的声音。

    王小石和温柔都是一脸担心的模样。

    咳了好一阵,苏梦枕才停止咳嗽,重新站起,手帕上一抹刺眼的红色。

    他毫不在意地手帕折叠好收起来,对着白夜说道:“走吧。”

    白夜点点头,身子一晃,如同清风一般从苏梦枕身边掠过。

    似乎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苏梦枕抬起的脚步放下,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

    “楼主?”

    杨无邪有些奇怪。

    “没事。”苏梦枕迅速收敛脸上的神色,眼中的情绪却没有办法这么快掩饰下去。

    闪动的目光如同跃动的火焰一般。

    显示出其内心的不平静。

    另一边。

    “大师兄,白愁飞去金风细雨楼,到底要做什么?”冷血问道。

    四捕正在前往金风细雨楼的路上。

    追命把事情汇报后,旁边的无情沉思片刻,就叫上其他二捕,四人一同前往金风细雨楼。

    他判断,白夜必然去了那里。

    至于原因,则是留在路上说了。

    “对啊,大师兄你怎么知道他要去那里?”追命也很好奇。

    “傅宗书。”无情说道,“白愁飞要杀傅宗书!”

    “什么?”

    三捕都吃了一惊。

    傅宗书是谁,当今左相。

    如果说蔡京是权相,那傅宗书就是奸相。

    当年鼎盛之时,颇有直追蔡京之意。

    只可惜,女婿顾惜朝不给力,逆水寒一事中,费尽心机,耗费大量人力物力。

    却依然没能将连城寨连根拔起,最后还死在了被他背叛的大哥——九现神龙戚少商手中。

    “逆水寒”一事,四捕也有所参与。

    事情最终也影响到了傅宗书。

    各方势力趁机发力,没有把傅宗书直接掀下马,却也是让他元气大伤。

    缩起了尾巴,沉寂下去,表面上唯蔡京马首是瞻。

    被不太了解之人,认为是蔡京的傀儡。

    但实际上,他算是蔡京一个势弱,因此被压得有些惨的半·盟友。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傅宗书还没死呢。

    为什么白愁飞突然要杀他?

    说好的杀蔡京呢?

    “王小石,温柔都在金风细雨楼。”铁手开口,声音沉稳。

    他往日话不多,开口却可以直抓要害之处,“江湖传闻,两人……”

    “是的。”

    无情接下去说,用了春秋笔法,“王小石为人热心、正义,跟白愁飞不同,他多次解救温柔。温柔有难,王小石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温柔有什么难?”冷血问道。

    “七大寇。温柔跟七大寇交好,算是沈虎禅的结拜义妹。”无情说道,“沈虎禅数日前就在京城出没过,有人见到了他,他在到处打听关七的消息。”

    话说到这份上了,就算冷血完全不去动脑筋,也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堆线索串联起来,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事件。

    关七的脑袋,江湖人想要,朝廷中人也想要。

    其中,包括了奸相傅宗书,这是他一个重新崛起的好机会。

    刚好,奸相傅宗书手中捏着一张好牌。

    无情口中的沈虎禅乃是江湖大盗组织七大寇之首,即将斩首的方恨少和唐宝牛则是他的结义兄弟。

    为了救下两人,他才会打听关七的消息。

    因为傅宗书要他拿下关七的脑袋!

    用关七的命换他两个兄弟的命。

    所以贴出来的告示中,没有时间,只是在提醒沈虎禅快办事。

    威胁之意,昭然若揭。

    要救下兄弟,沈虎禅有两个选择。

    要么劫天牢,劫法场,从原本的小打小闹彻底成为朝廷不死不休,连四捕都不可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要犯。

    要么就乖乖找傅宗书的话去做。

    杀关七,以命换命。

    沈虎禅会怎么做?

    关七可不是什么正派人物。

    谁去杀都可以给自己按个替天行道的名头。

    朋友出事,大小姐脾气的温柔也肯定会管。

    那么,王小石就会牵连其中。

    更别说,还涉及到了关七。

    至于怎么管,就不太好说了。

    而白夜出现,就是为了决定解决此事的方案。

    “大哥,你说的是真的?”

    金风细雨楼内,王小石一脸震惊地看着白夜。

    自从重新遇见这位曾经的好朋友,如今的大哥后,王小石就经常震惊。

    后来他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再震惊。

    结果,又没能抗住。

    “当然是真的,杀掉傅宗书,从根源上解决烦恼。”

    白夜悠哉道,“苏楼主,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从刚才开始就有些心不在焉的苏梦枕点点头说道:“有。”

    “……”

    军师杨无邪很想说,有什么道理啊。

    那是当朝左相!

    你以为是路边的阿猫阿狗,说杀就杀了?

    但一想到说这话的人是白愁飞。

    想起他和关七的所作所为。

    似乎,又有几分道理。

    杀傅宗书,难度不比闯权力帮总坛要高。

    有些事情要办到,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奇迹。

    但对某些人来说,就如同探囊取物一样简单。

    “你看,苏楼主这种老奸巨猾的老江湖都认同了,傅宗书一死,烦恼自然解除。”白夜对着王小石说道。

    “……”老奸巨猾苏梦枕表示很想拔刀。

    “善后问题也不用担心,我们有足够强大的盟友。”

    白夜说道。

    “我不是在担心这个。”王小石说道。

    他原本就想着找机会劫天牢或者法场,救出七大寇,如此一来,既能够帮到温柔。

    又可以为关七减少沈虎禅这种危险的对手。

    至于引发的后果,王小石不在乎,退出江湖,找个远离喧嚣的地方就好。

    “盟友?”

    苏梦枕倒是有几分好奇。

    如今形同江湖公敌的关七、白愁飞(主要是被关七牵连)能有什么盟友?

    这个盟友,还强大到可以善后左相之死?

    蔡京吗?

    还是天子赵构?

    “嗯,应该快来了。”

    白夜说道。

    一阵脚步声从房间外传来,有人在外面停下,声音传来:“楼主,四大名捕求见。”

    苏梦枕双眼微微瞪大,看向白夜。

    他所说的盟友,是四大名捕?

    或者说,是其背后的诸葛神侯?

    “苏楼主,稳住情绪。”

    白夜看向苏梦枕,“待会你惊讶的机会还有很多,现在就这么惊讶,以你的身体,我怕你吃不消。”

    正如白夜所说。

    苏梦枕在之后的半个时辰内,连续震惊了好几次。

    震惊到最后,差点把自己咳死。

    他相信,白愁飞之名,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淡忘。

    已经深深刻在了脑海中。

    这就是传说中的“路人震惊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