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大侄子,我是你素未谋面的白伯伯啊!
    诺大的宫殿内。

    空荡荡一片,除了白夜和赵构外,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

    阳光透过关闭的大门、木窗照射进来。

    投射的斑驳的光影,诡异而扭曲。

    就算是白天,没有烛火进行照明,大殿内也是幽暗一片。

    仿若傍晚,黑夜即将降临之际。

    赵构连续退后了几步,死死盯半个身子都笼罩在阴影中的男人,张开嘴巴,使出了独门秘技:“护驾!”

    声音为惊讶和愤怒,显得有些失真。

    穿透力却很强,显然是有过长久的练习。

    才会如此熟练。

    由此可见,皇帝不好当啊。

    白夜任由赵构呼喊了几声,一点都没有阻止的意思。

    那淡然的姿态,让赵构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又一个!

    除了关七之外的又一个人!

    这群江湖人!

    这里可是皇宫啊!

    你们到底把皇宫当做什么地方了?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茅坑吗?

    赵构很愤怒,双手握拳。

    指甲没有陷进肉里面,因为会疼。

    “好了,别喊了。”

    白夜说道,“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驾的,这里只有我们。”

    他踏前一步,出现在赵构面前。

    赵构再度退后,开口问道:“你是谁!你想要什么?”

    “大侄子,我是你素未谋面的白伯伯啊。”白夜笑着说道,笑容慈祥。

    用关怀晚辈眼神看着赵构。

    皇亲国戚白愁飞。

    “……白愁飞?!”

    赵构愣了一下,看着白夜的白发,脱口而出。

    关七的消息,他自然关注着。

    什么白愁飞、王小石,他也了解。

    “哎呀,大侄子你就这么不打自招了。”白夜笑着说道。

    赵构脸色一下子从惊怒变得阴沉,好像能够拧出水来。

    他的生母,当今太后纳兰小白在成为皇后之前,跟关七有着一段真·孽缘。

    从时间来说,赵构很有可能是关七的儿子。

    关七对他的态度也很奇怪。

    当然,无论是赵构和纳兰小白,都坚决否认此事。

    关七也从未真正言明。

    到底是不是,这是一个谜团。

    同时,也是赵构的逆鳞。

    他这个皇帝,本身当得就很是憋屈。

    如果在弄出个血统不正来,那就直接抹脖子算了,还可以死的有尊严一点。

    “好了,大侄子不要生气。”

    白夜说道,“我找你来,是准备给你一场大造化的。来,先跟伯伯我走一趟,我们边走边谈。”

    说罢,伸出手朝着赵构抓去。

    赵构只是一个略同一些拳脚的真·普通人。

    怎么可能避的开白夜的一抓?

    就好像抓住小鸡仔一样被白夜轻松抓在了手中。

    接着,一阵天旋地转,狂风呼啸。

    赵构勉强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了高空之中。

    狂卷而来的风将赵构的话完全“塞”回了喉咙里。

    在狂风中摇曳,赵构觉得自己像是一只风筝。

    期盼着白愁飞不要松手。

    一松手,他就会死的很难看。

    等到狂风消失,惊魂未定的赵构,重新“脚踏实地”。

    却感觉好像踩进了棉花当中,双腿一软,直接摔在地上。

    坚硬的地面,让他摔得很疼。

    好一会儿后才因为不远处传来的打杀之声回过神来。

    定睛一看,自己正在一块高地,不远处赫然是一群正在厮杀的江湖人士。

    “……你带我来了什么地方!”赵构问道。

    非正式场合,他也不会一直自称为“朕”。

    “迷天盟啊,关七约战群雄的消息,你应该知道吧?”白夜问道。

    赵构一惊,顾不上其它,走到边缘位置,看向不远处的战场。

    “一群废柴扑街仔啊!”

    人群中,关七正在大杀四方。

    嘴巴里面迸发出听上去有些奇怪的话,“就凭你们,别说杀我,就算是伤我,也远远未够班啊!给我败吧!”

    偏偏这些语言,配合上关七浴血神魔的模样。

    增加了一股莫名而强大的气势。

    杀得一群炮灰们连逃掉的机会都没有。

    地面上的尸体已经堆积,血流也慢慢成河。

    “你小看关七,也小看江湖了。”

    白夜站在赵构背后说道。

    赵构似乎恢复了一些冷静,问道:“什么意思?”

    “小看关七,是说你小看他的实力。不是一道圣旨,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就可以为你拿下他的人头。”

    白夜说道。

    “那你又说小看江湖?”赵构说道。

    “准确地说,你是小看江湖中的高手了。”白夜指着雷损等人说道,“若非他们家大业大,又岂会在你所谓的愿望?”

    “真正的独行高手,可不会因为你的圣旨就屁颠屁颠地去找关七的麻烦。”

    赵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这个皇帝,在江湖人眼中就这么不值钱?

    “换做蔡京,到有几分可能,他的话可你的话值钱多了。”白夜说道。

    “蔡京!”

    赵构低语了这个名字。

    以前年纪尚小,他倒是对这位“丞相伯伯”非常有好感,甚至可以说是又敬又怕。

    后来年岁渐长,也逐渐意识到,双方可不是什么“明君忠臣”的关系。

    蔡京乃是一个权倾朝野的大权臣。

    自己,则是一个连“一言九鼎”都做不到的皇帝。

    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晚。

    赵构积重难返。

    不仅仅是朝堂之上,同样也在赵构心里。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蔡京那对三角眼看过来的时候,赵构心跳都会不由自主加速。

    也只敢在夜深人静,身边只有心腹小太监的情况下,痛骂这个老贼。

    还不敢骂的太大声。

    “赵构,好好考虑一下,路上我说的交易。”白夜说道。

    “交易,什么交易?”赵构一脸茫然。

    “你没听到吗?”白夜问道。

    “……没。”赵构一点都不想回答。

    一路上他光顾着怕了,压根就没有听清楚白夜在说什么。

    白夜拍了拍赵构的肩膀,眼神关怀关怀智障的那种。

    两人说话间,“战场”上又发生了变化。

    关七正气势冲天,即将达到顶峰。

    背后突如其来一道隔空刀劲,自下而上猛劈向他。

    刀劲炽热,蕴含极强爆炸力,仿若一柄燃烧着火焰大刀,要将关七一刀两断。

    为什么是仿若,因为这不是真正的刀。

    而是一只手,一记手刀!

    “面对”突如其来的偷袭,关七双手猛地的向后伸出。

    施展出先天无相指剑,剑气在背后汇聚,形成一道防护。

    但终归是仓促为之。

    偷袭之人蓄谋已久,又不是寻常江湖之人。

    炽热暴烈的刀劲破开了关七的防御。

    让关七身子猛地朝前一冲,顺便还杀伤了几个人。

    “敢偷袭?”

    站定后,关七猛地转身,双手大拇指伸出,叠在一起。

    两道霸道无双的剑气汇聚成一起。

    立刻反击,轰向偷袭之人。

    “偷袭的卑鄙小人,我今天就要把你轰杀至渣呀!”

    跟无可匹敌的霸道剑气一同袭来的。

    还有关七的强者语。

    面对关七足够真正将人轰杀至渣的霸道剑气,偷袭之人则是脚踏飞云,身似流火。

    竟然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剑气不说。

    还骇人高速游走到关七身侧,配合高超身法连环砍出厉烈杀刀。

    只不过,这一次他就没有刚才那么好运了。

    关七身上爆发出一阵可怕的剑气,如同万剑护体一般,反击那偷袭者。

    将其震飞,在半空中喷洒出一抹鲜血。

    而关七的背后,因为最开始的偷袭,也多出了一道伤口。

    没有鲜血流出,反而是一道焦黑,散发出一股糊味。

    以手带刀,如同烈焰一般的刀劲,造成这样的损伤。

    这样的武功,名为火焰刀!

    偷袭者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而是杀人者·唐斩!

    一个杀手,横死其手的猎物已不下千数,更且从未失手,堪称杀手界的天之骄子,地位无人能及。

    当世最高明、狡猾且绝情的冷血屠夫!

    所以,就算流血了,他的伤也不会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