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七十四章 这一点都不武功!1
    唐斩被关七震飞,也不贸然追击。

    反而“急流勇退”。

    他的目的,已经完成。

    关七原本冲天的气势被他成功消弭。

    刚才几乎被关七杀的肝胆俱裂的炮灰们,随着关七的受伤。

    多少恢复了一些信心。

    而且周围的尸体,还有血腥味都刺激着众人。

    让他们的头脑热,无法保持冷静之心。

    如同疯狂的野兽那样,杀向关七。

    面对这些来送死的炮灰,关七当然来者不拒,下起手来没有任何手软。

    不多时,他的周围,就没有任何一个人站立了。

    大半都变成了尸体。

    还有一部分则是逃掉。

    白夜也没有着去追。

    因为真正的大鱼大肉还在等着他呢。

    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武林四大家、少林、武当。

    这些人,才是真正令关七兴奋的对手。

    刚才,顶多算是热身罢了。

    唐斩就站在不远处,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

    只不过,他没有动手,不意味着关七不会动手。

    说了要把唐斩轰杀至渣,关七自然要言出必行。

    身法如电,关七直接冲唐斩,双手呈现出剑决状态。

    如同握着两柄利剑。

    面对来势汹汹的关七,唐斩不敢怠慢,施展出看家本领火焰刀。

    同时使用顶尖轻功鸢飞鱼跃步。

    采用跟关七游斗的办法,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刚才虽然伤到了关七,但唐斩很清楚,他只因为偷袭。

    自己应该不是这个疯子的对手。

    可是,唐斩万万没想到。

    他已经尽可能高估关七,却依然小觑了他。

    几招过后,哪怕是游斗,唐斩依然处在了下风,被关七压制住。

    而唐斩想要远离的时候,关七的“度”又会陡然增加,逼得唐斩无法逃离,甚至还要跟关七正面抗衡。

    正面对轰几招后。

    唐斩已经是双手麻。

    手臂上也多出了几道剑痕,鲜血涌出。

    两人之间的战团,刀劲剑痕,寻常江湖人冲进去,恐怕都会直接重伤。

    “娘-的!你们还不动手!”

    唐斩破口大骂。

    一群人,竟然还在旁边看热闹。

    还不一起动手,杀掉关七?

    唐斩大骂后,只有一个人动了。

    那就是沈虎禅。

    他站起来,好似一只沉睡的猛虎起身。

    那夸张的呼吸声,像是猛兽的低吼,甚至可以看到脚边流过来的鲜血都被吹散开。

    提着一把夸张的大刀,沈虎禅一步一步走向唐斩和关七的战团。

    脚步频率不变,步伐加大,度越来越快。

    靠近之时,几乎化作一道残影,手中的大刀高高扬起。

    落下!

    毫无花哨,直来直去,泰山压顶!

    地面上,多出了一个大坑,鲜血和碎石飞溅。

    唐斩和关七二人分开。

    关七无视霸道绝伦的沈虎禅,看向唐斩:“你很幸运,大哥让我留下你一条命。”

    唐斩脸色难看无比,他的额头上,有着一道明显的剑痕。

    鲜血流淌。

    若再进一步,剑气会直接肆虐他的脑袋。

    到时候神仙难救。

    而听关七的话,不是唐斩他凭借实力躲过去的,也不是他运气好。

    是关七留手了!

    留手的原因,是这个疯子听从了他大哥的话。

    能让这个疯子言听计从的大哥?

    最初的荒谬之后,众人回忆起了一个人的名字——白愁飞!

    他不但跟关七同行,还是他大哥?

    关七所说……白愁飞的话。

    是他来到之前,白愁飞提前跟他说的?

    还是……白愁飞也来到了这里?!

    因为关七约战群雄的消息过于震撼,白愁飞这个被人暂时忽略的名字又重新浮现在众人心头。

    雷损等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白愁飞在哪?

    他在谋划些什么?

    他什么时候会出现,会不会动手?

    未知带来恐惧和压力。

    仿若一层阴影笼罩于天空中。

    场面安静下来,下一场战斗没有立刻爆。

    雷损等人环顾四周,暂时没有看到白夜的身影出现。

    “他们,看不见我们?”

    赵构站在白夜身边,声音有几分疑惑。

    别人打架的时候,两人已经完成了交易。

    赵构将会全力支持白夜接下来的行动,让他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白相爷。

    而这个“一人之下”也只是表面功夫。

    作为回报,白夜要杀蔡京,灭金国,让赵构成为开疆拓土的有功之君。

    自己则是成为所有人都会记住的“白愁飞”,成就一世巅峰霸业。

    在这之后,白夜会急流勇退,告老还乡,还政于赵。

    “嗯,我施展了武功,所以他们看不见。”白夜说道。

    “……武功?”赵构嘴角抽搐,“白卿,我武功练的少,你可不要骗我。”

    “骗你做什么?”白夜说道,“行了,你先回皇宫,今日傅宗书一死。明日朝堂上,诸葛先生会先制人,你再支持,大势便成,我当左相,蔡京阻拦不了。”

    “若是那个老匹夫强行阻拦呢?”

    赵构问道。

    皇帝和诸葛正我这一派联合推白夜上位。

    骤然难,蔡京也不好阻止。

    但不好阻止不意味着不能阻止。

    也要考虑到蔡京这个老狐狸不肯退让的情况。

    “那明天就是他的死期。”白夜说道。

    先杀傅宗书,只是因为蔡京权倾朝野,势力庞大。

    贸然让他死了,会让朝堂动荡。

    到时候乱了,要收拾起来,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必然会消耗大量精力。

    诸葛正我和赵构都不太愿意生这样的事情。

    白夜也就从谏如流。

    反正玩得挺开心。

    可,若是蔡京不识好歹,挡了他“白相爷”的路。

    那白夜肯定会将其一脚踢开。

    能不能多活一段时日,就看蔡京本人到时候会如何选择了。

    赵构原本想要问白夜有没有把握。

    但一想到对方的武功,好吧……有这样的武功,根本可以无所欲为。

    还有什么没把握的事情?

    “走了,先送你回去。”白夜抓住赵构的肩膀。

    赵构原本以为自己会再度体验一次人体风筝,正欲跟白夜说,能不能温和一些。

    没想到身子骤然一轻,眼前的景色变化。

    赫然已经出现在了大殿当中。

    赵构目瞪口呆,环顾着大殿,又看向头顶。

    就算是被对方一下子从迷天盟丢回到皇宫,至少也是从天而降吧!

    至少屋顶有一个大洞吧?!

    这也算是武功?!

    赵构练武再少,也想大喊一句“这一点都不武功!”

    “动手吧,阿七。除了那个方应看,其他人,最好不要杀。”

    送走赵构后,“武功”高深莫测的白夜不再隐藏,直接朗声开口。

    众人一惊。

    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个地方,明明刚才都没有人!

    白愁飞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为什么不能杀啊?”关七问道。

    “因为不杀比杀还要难,做到这一点,层次更高。”白夜说道,“更能吸引人。”

    “好像有点道理。”

    关七摸着下巴点头。

    两人旁若无人地交谈着。

    唯一被点名“可杀”的方小侯爷方应看就不高兴了。

    只不过,他没有动手,只是阴沉了一下脸色。

    还是他刻意表现出来的。

    方应看,是一个很能忍的人,忍到盟友元十三限、米苍穹都没能现他的真面目,真正实力。

    但对关七来说,忍不忍,毫无关系。

    “那就先杀这个废柴!”

    关七看向方应看,“能死在我的脚下,是上天给予你的恩赐!”

    方应看在心中暗骂一声,有些后悔来趟这趟浑水。

    关七冲向方应看三人,说是要杀方应看,却非常嚣张地将元十三限三人一同“笼罩”进了攻击范围。

    刚才动手的沈虎禅则是一动未动,任由关七擦肩而过。

    片刻后,他看了白夜一眼,扛起大刀竟然就这么走了。

    跟来时一样莫名,让人摸不着头脑。

    至于唐斩也想要溜,却被白夜拦下。

    “白愁飞,我可没有得罪你。”唐斩强笑道,“要杀关七,也是收钱办事。”

    一个莫测的白愁飞,比疯子关七更加危险。

    “是,不然你早就死了。”

    白夜脸色冷淡,伸手进怀里,“所以不用担心,我是想要雇佣你。”

    “雇佣我?”唐斩一愣,“杀谁?”

    “金人。”白夜一扬手,唐斩警惕退后一步。

    现对方不是出手,而是丢出了漫天的……嗯,银票?!

    唐斩目力惊人,度也很快,刷刷出手,就抓了十多张银票在手中。

    很快就验明了真伪,全是真的!

    手上的和地上几十张银票都是真的。

    哪怕唐斩出手阔绰,挥金如土,是个月光,也被这大手笔震慑到了。

    白愁飞竟然如此有钱?

    “杀满三个月,这些钱都是你的。这个任务,你接不接?”白夜看着唐斩问道。

    “我有选择吗?”唐斩笑了两声,非常干脆地捡起所有银票塞进怀里,“放心,我唐斩做生意向来讲究信誉。绝不杀平民凑数,带回来的脑袋,肯定都是高手的。”

    说罢,几个起落就消失无踪。

    这里太危险了,不是他一个小杀手可以瞎掺和的。

    白夜看向不敢妄动,脸色略沉的雷损等人。

    又看向力战方应看三人,身上有些挂彩,却越战越勇,开始占据上风,恍若神魔的关七。

    他笑了一声,转身离开,竟然丝毫没有留下来观战的意思,更别说动手帮关七了。

    “……总堂主?”

    六分半堂那边,有堂主开口。

    似乎在询问要不要留下白愁飞。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此嚣张放肆。

    简直不把天下群雄放在眼里。

    比关七还要过分。

    “不,让他走,别招惹他。不然,我们都要死在这里。”

    雷损没有说话。

    永远低着脑袋的低神龙狄飞惊却强行抬头,目光如刀,看向白夜慢慢离开的背影。

    声音凝重而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