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敬我如敬神!
    狄飞惊是谁?

    江湖人称低首神龙,六分半堂的大堂主。

    最为重要的是,他姓狄,而不姓雷。

    六分半堂跟金风细雨楼不一样,它是一个“家族帮派”。

    所有的堂主,全部都姓雷。

    形成“雷氏家族”。

    这样的模式,让六分半堂在初期得以不断壮大。

    但后来随着总堂主雷损逐渐老去,六分半堂一度陷入了颓势。

    狄飞惊,就在这个时候横空出世。

    雷损力排众议,重用这位“外姓人”,狄飞惊也没有辜负雷损的期望。

    让六分半堂重新崛起,屹立于江湖之巅。

    狄飞惊就是六分半堂当之无愧的二把手,除开雷损之外说一不二的人物。

    他的话,六分半堂没有人敢忤逆。

    更何况,狄飞惊竟然抬头了!

    江湖人都知道,狄飞惊所练的武功叫做大弃子擒拿手,想要练成此武功。

    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

    狄飞惊所付出的代价就是是颈骨重创,必须长期低首,功成后才能偶然抬起头来!

    不需要多说什么。

    能让低首神龙抬头,便足以见出白愁飞的可怕。

    更甚眼前的关七!

    诡异的嗡嗡声再度响起。

    打断了六分半堂人蠢蠢欲动的心思。

    众人知道,那黑色的剑气,恐怕会再一次出现。

    可是,会从什么地方出现?

    又会袭向何人?

    除了关七本人,没有人能够知晓。

    而关七这个疯子,没有人可以猜透他的想什么。

    尽管目前他跟米苍穹三人战的难解难分,却也不排除,用那黑色剑气偷袭他人的可能。

    因为关七就是这样一个狂傲到极点,而且,强大的疯子。

    这样的疯子。

    今天,又有谁可以真正取下他的头颅呢?

    或者说,他的项上人头,他的性命,是不是真的会在今日被人夺走?

    ————

    迷天盟旧址,已成废墟!

    破体无形剑气!败尽天下群雄!

    群雄重创,神州江湖,何人可制衡关七?

    奸相傅宗书身死!谁人取而代之?

    白愁飞,白相爷?!

    对于好事者还有酒楼里面的说书先生来说,迷天盟一事后的半个多月,简直就是一场狂欢。

    各种各样的大事件、消息层出不穷。

    随便捡一个,加以润色,都足够说上十天半个月。

    一个个说起来的时候,眉飞色舞。

    连当时的情况,那些人的面目表情细节都说得无比详细。

    好像他们当时就在旁观一样。

    问起来怎么知道的。

    隔壁家王二叔傻儿子朋友哥哥的同乡,可是xx帮的人,听他们的老大说的,事情还能有假?

    各种乱七八糟,不合常理的细节。

    不过没有关系,只要听上去足够吸引人就足够了。

    谁会去在意关七夺走血河剑的时候,是用了什么武功。

    重创雷损,又是用了什么招式。

    他们只需要知道,那一日,迷天盟旧址血流成河。

    六分半堂、金风细雨楼、朝廷中人、武当少林老牌门派还有武林四大家。

    全部都遭到重创。

    关七本人也深受重伤,随后不知所踪。

    传闻是被结拜大哥白愁飞,如今的左相,白相爷带走。

    对于绝大多数江湖人来说,只需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至于庙堂上的风云变幻。

    大部分江湖人士更是一脸懵逼。

    不明白为什么傅宗书突然被发现谋反,又暴毙而亡。

    白愁飞这个江湖人何德何能,直接就顶上去。

    青云直上,竟然取代傅宗书,成为了左相。

    有人怀疑此事乃是蔡京在背后操控,白愁飞是其一枚棋子。

    也有人怀疑,白愁飞出卖了关七,拿他实现自己的“青云路”。

    不然怎么解释,白愁飞如何能够一步登天?

    无论如何猜测。

    白愁飞,已经完全走上了不同于普通江湖人的道路。

    傅宗书府邸的牌匾换成了“白府”。

    不但拿了傅宗书的职位,连他的家也一并占据。

    连抄家这个步骤都省了。

    那些家仆们当然是感恩戴德,白夜鸠占鹊巢,却也救了他们的性命。

    只不过从“傅相爷”的人,变成了“白相爷”的人。

    依然是宰相门前七品官。

    当然,肯定不能跟以前一样抖。

    肯定要低调一阵子,用心服侍好白相爷。

    天子和白相爷仁慈,他们可不能不知好歹。

    当然,也有人“不受嗟来之食”,怒视着白夜。

    这是一个头发盘起来,少妇打扮的漂亮女人,身份是寡妇。

    哦,当然不是傅宗书的夫人或者小妾。

    傅宗书的夫人早在几年前已经去世。

    至于小妾们,都很懂,安心接受了自己婢女的新身份。

    还恨不得毛遂自荐,年轻俊美的白相爷,不比傅宗书那个老头子强上几千万倍——各个方面。

    这个女人,叫做傅晚晴,是傅宗书的独女,顾惜朝的妻子。

    老爹死了,突然来一个人鸠占鹊巢,她如何不愤怒?

    “别这么看我,我这是好意啊。”白夜懒洋洋地对着傅晚晴说道,“如果没有我‘汝妻子吾养之’,你这样的犯人之子,是要进教司坊的。”

    “安安静静呆在这里,乖乖当一只金丝雀,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无耻!”

    说这话的,不是傅晚晴。

    声音从会客厅外面传来,洞开的大门外,龙行虎步,走进一个男子。

    相貌英伟,身材高大,头发随意地在脑后一扎,风流潇洒之意扑面而来。

    他的腰间悬挂着一把宝剑。

    不过只有一条手臂,另一条手臂衣袖,空荡荡一片,随着他的动作飘荡着。

    传闻中重伤的苏梦枕跟在男子身后进来,脸上带着几分无奈的表情。

    “戚大侠?”

    看见来人,傅晚晴脸色复杂。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有九现神龙之称的戚少商!

    她这一家子,跟戚少商并非是单纯仇人关系。

    顾惜朝跟戚少商除了仇人之外,还是知己,只不过顾惜朝将荣华富贵看得更重。

    傅晚晴心地善良,不愿意看着顾惜朝和戚少商残杀。

    曾经救过戚少商。

    对于戚少商来说,他的仇人可以是傅宗书,也有半个顾惜朝。

    但绝对不是傅晚晴。

    傅晚晴,是戚少商的救命恩人。

    因为顾惜朝失去了一条手臂的戚少商对着傅晚晴微微点头,看向白夜说道:“苏楼主跟我说的时候,我原本以为白愁飞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心生向往。可惜,见面不如闻名!”

    语气带着一丝愤慨。

    白夜笑了一声,看向苏梦枕,用眼神询问:“你是怎么向他吹我的?”

    苏梦枕也用眼神回答:“往死里吹。”

    确认过眼神后。

    白夜对着戚少商说道:“我为了救她啊。”

    “金丝雀?”戚少商冷笑一声。

    “不然呢,教司坊吗?”白夜说道,“还是说你风流剑客要带傅晚晴远走高飞?我从来不强迫别人,讲究自(交)愿(易)。你当真以为我在意她?”

    “对了,戚少商,你的众多女伴中,应该有少-妇、人-妻、未亡人什么的吧。”

    “咳咳咳!”

    苏梦枕咳嗽了几声。

    戚少商除了九现神龙之外,还有风流剑客的绰号。

    各种风流。

    “……”

    戚少商无法反驳白夜的话,甚至顿时觉得,连看傅晚晴一眼都是一件难事。

    天地良心啊,他真的没有那个打算。

    被白夜这么一说,现在连话都不好说了。

    呵,嘴炮,白夜就是专业的。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白夜挥挥手,示意傅晚晴先走。

    待恨不得钻进洞的傅晚晴匆忙离开后,白夜看向戚少商说道:“不说这些闲话了,我们言归正传。戚少商,愿不愿意加入我们,一同灭金?”

    “你需要我做什么?”戚少商问道。

    灭金,是有志之士共同的理想。

    每年的岁币,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耻辱。

    “当护卫,赶个车吧。”白夜说道。

    戚少商说道:“你这是在羞辱我?”

    “不,我是认真的。”

    白夜一脸严肃,“灭金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必须要把所有可以掌握的力量全部都捏在手中。”

    “我需要大量的人才投靠我。”“

    “所以,我不但要权倾朝野,还要所有听到白愁飞这三个字的人,都敬我如敬神!”

    “要所有人知道,我白愁飞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你想要我成为你的踏脚石?”戚少商问道。

    语气倒是相当平静。

    “不。”

    白夜微微摇头,“是一个信号。作为回报……”

    他再度取出一枚丹药。

    苏梦枕的眼睛瞪大,咳嗽两声。

    这丹药,连戚少商的断臂都可以“治好”?

    无情的腿,自己的病也就算了。

    好歹还是“在”的,戚少商的手臂,可是早就不在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