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七十六章 白相爷
    现阶段,自然不需要上麒麟臂,灭金大义,一条手臂,足够让戚少商归心。

    大家轻松达成“君子协定(交易)”。

    一天后。

    一辆马车缓缓行驶在街道中央。

    车厢华丽高大,远超正常的马车。

    六匹安静的马儿在前面拉车,每一匹都洁白如玉,除了马蹄声之外,连个嘶鸣和响鼻都不曾发出。

    如果有懂马的人,可以发现这六匹白马,无一不是千里驹。

    这种马儿,别说是用来拉车。

    就算是被人骑都算是暴殄天物。

    应该成为马场里面的种-马,拉去配-种才对。

    不过,没有多少人将目光注意在这六匹白马上。

    因为赶车的车夫,更加让他们惊讶。

    车夫,一共有两个人。

    坐在左侧的,是一个身材高大威猛,头发散乱,一身劲装支撑得几乎要爆开的男子。

    让人感觉他更加合适不穿衣服至少是上半身不穿。

    胡子有些浓密,整个人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一等一的猛男。

    在他身后,还有刀柄悬空。

    一把夸张无比的大刀入鞘,刀鞘悬挂贴合在车厢外面,可以让男子随时抽刀而出。

    如果光看外貌还不一定可以认出来的话。

    那么再加上这把大刀,混江湖的,只要不是消息闭塞之人,肯定可以认出其人身份。

    七大寇之首沈虎禅!

    他竟然是两个车夫之一?!

    另外一个人呢。

    此人英伟不凡,如果说沈虎禅是一个十足的猛男,那么此人就是一个标准的帅哥。

    英俊之中带着潇洒,脸上带着一丝浅笑,阳光灿烂,令人炫目。

    哪怕他是在赶车,也足以吸引各种打小姑娘的目光。

    换做是驾马或者步行,恐怕都会花朵和手帕之类的“暗器袭击”。

    同样,他身侧后面的车厢上,也挂着一柄剑。

    一柄曾经令很多江湖人心动的剑逆水寒。

    连云寨大寨主,九现神龙,风流剑客,戚少商!

    他竟然跟沈虎禅一起,为人驾车?

    只是,不是传闻戚少商在逆水寒一役中,断了一臂,为什么现在看上去完好无损的样子?

    是传闻有误,还是此人不是戚少商?

    可那容貌,还有逆水寒之剑,无一不表明对方的身份。

    江湖之大,没有人敢冒充戚少商,还做出赶车这种事情。

    有那个实力和勇气的,都不会干出这等事情。

    此人,八成是戚少商。

    看到这个场景的江湖人物,如同耳边响起一道惊雷之声。

    马车内的人是谁?

    竟然可以驱使这两个人为自己驾车!

    当年方应看方小侯爷出行,也是各种能人,乃至朝廷命官拱卫,赶车。

    但这次不一样。

    沈虎禅和戚少商跟那些人不一样。

    那些人或许武功高强,或许地位颇高,但是,他们没有那一身傲骨。

    投入到当时气势鼎盛的方小侯爷麾下,很正常。

    就算那些人在江湖上有着“铁树开花”之类的名号。

    也不能改变他们是一群想要拼命往上爬的江湖人。

    可沈虎禅是谁?

    七大寇之首!

    独一无二的大寇,劫富济贫,呼啸绿林,横行无忌。

    九现神龙戚少商,曾经的连云寨大寨主,做事随性所欲,没有人可以让他低头。

    没有那一身如在云端的傲骨,又怎么会被人叫做“神龙”?

    这两人,哪怕你是当今天子,是权倾朝野的蔡京。

    对不上胃口,两人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可是,他们却在这里为人赶车。

    车内的人,到底是谁?

    一个比方应看更加强势的人物,即将问世了?

    说起来……重创江湖大势力,死伤无数,如今被称之为“大凶亡日”的迷天盟一役。

    方应看非但没有建树,还丢掉了血河剑。

    一直以来顺风顺水的小侯爷,遭到人生的首次惨败。

    如今又出现了这么一个神秘人,怕是要取代小侯爷的位置?

    马车前行着,在神都最豪华的一栋酒楼外停下。

    传闻酒楼背后的东家,还是一位王爷。

    不是有点本事的人,连二楼都上不去。

    只能呆在一楼。

    菜肴的价格也是昂贵无比,寻常一顿就足够让普通百姓一家三口衣食无忧地过上个一年半载。

    乃是一等一的销金窟。

    传闻自然有一部分属实的地方,酒楼背后的确是一位王爷。

    但也有没有说清楚的地方,背后的东家,不仅仅是一位王爷。

    更有着不少位高权重的朝廷命官。

    因此,酒楼的掌柜,对于绝大多数人,都可以等闲视之。

    当然,只是在心里这样。

    开门做生意,该有的姿态,肯定会有。

    有沈虎禅和戚少商驾车,来这酒楼一事,倒是显得非常正常。

    这样的人,至少可以进入最高的五层。

    搞不好还有“黄”字包厢可坐。

    五层有四个包厢,分别为天、地、玄、黄。

    能入座玄黄便可以算作笑傲神州之人。

    因为天字包厢为天子留,地字包厢为权相蔡京留。

    除开这两位来之外,其余时间是不会开放。

    当然,聪明人也知道,这是噱头。

    蔡京倒是来过几次,可天子怎么可能来你这酒楼?

    不过有小道消息传闻,君临天下李沉舟曾经来过,不为了别的,就为了进入这天字、地字包厢。

    最后的具体结果无人知晓。

    酒楼照开,李沉舟照样是那个权力帮帮主。

    马车在酒楼门外停下,里面立刻跑出了几个小二,还有跟在后面,略微有些矜持的掌柜。

    脸上带笑,身子却挺得笔直。

    “白相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掌柜在马车旁边站定,才弯下腰来说道。

    这个时代,不兴下跪。

    哪怕是面见天子,也只需要行礼,不需要下跪。

    “嗯。”

    车厢内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车帘被人掀开,白夜走了出来。

    没有穿着丞相官服,依然是白色锦衣,因为天气渐寒的关系,原本的小斗篷换成了一件狐裘大氅。

    极为华贵。

    显露出真正的贵人气息。

    “它们脾气不太好。”

    白夜下了马车。

    沈虎禅和戚少商二人取刀、剑跟随,沈虎禅还提醒了一句。

    小二看着安静如鸡的马儿,不知道沈虎禅为什么会这么说。

    白夜进了酒楼,两人打算跟上。

    掌柜的却是似笑非笑,斜斜在两人身侧一拦,开口说道:“还请二位把兵器……”

    话都没有说完。

    旁边传来马儿的嘶鸣声。

    刚才还安静的马儿突然扬起了蹄子,变得狂暴无比,而落下的方向

    赫然是掌柜那边。

    顾不上继续说话,掌柜几乎连滚带爬地退入到了酒楼内。

    惊魂未定的视线,对上了一双高高在上、冰冷的眸子,让人有一种窒息的错觉。

    “你刚才要跟我的人说什么?”白夜问道。

    “没……没什么。”掌柜连连摇头。

    “都说了脾气不太好。”

    沈虎禅走过去,拍了几下马脖子,安抚之后才跟戚少商一同踏入楼内。

    小二们不敢怠慢,趁着这个时间,赶快把这几匹马大爷连马车引入到后院。

    一群人进入,酒楼的大门关闭。

    街道上安静的围观群众才重新“热闹”起来。

    竟然是白愁飞!

    不对,应该是当今左相,白愁飞。

    他竟然可以让沈虎禅和戚少商俯首称臣,甘为其驾车!

    这可不仅仅是武功高就可以办到,还要极强的手腕才可以拿捏住这两人的“命门”。

    朝廷之上,必然再添一位权臣!

    取代小侯爷方应看?

    不,跟白相爷比起来,他完全不够看。

    真正可以相提并论的,应该是诸葛神侯,还有权相蔡京。

    诸葛神侯淡泊名利,暂且不论。

    不知道蔡京老贼会怎么想?

    推开五楼包厢的门,里面已经有一群人在等待白夜了。

    如果有朝廷中人在这里,看到等待之人,估计会直接惊呼出声。

    这十个人,无一不是朝廷重臣。

    而且,都是蔡京的党羽。

    “蔡派”当中的重要人物。

    “新官上任三把火,白相爷刚刚上位就敢约我们这些人见面,还让我们等着。当真是好大的威风啊。”

    看见白夜进来,有人开口,不阴不阳地说道。

    这些人脸上都挂着一丝假笑。

    白夜横空出世,还是被诸葛正我力荐。

    蔡京一派肯定没有什么好感,不过……拉拢的必要还是有的。

    众人多少可以看出这个白发小子那如同火焰一般燃烧的野心,说不定可以直接策反。

    让诸葛正我偷鸡不成蚀把米,乃是他们喜闻乐见之事。

    “哦,是吗?”白夜目不斜视,冷淡地应了一声,直接走到首座上坐下,“今日我叫诸位前来,是要给诸位送一份大礼。”

    说着,拍了拍手。

    “吱呀”一声,原本以为无人的隔壁房间房门打开。

    赫然是四捕中的铁手,在他身后,还有十口紧闭的大箱子。

    沈虎禅和戚少商帮忙。

    十口箱子被三人用巧劲用进房间内,饶是房间宽敞,也被这十口箱子“填满”。

    “白相爷这是什么意思?”有人问道。

    这些大箱子,好像大家缩一缩,都能直接进去了。

    难不成,是棺材?

    的确像是这些无法无天江湖人的手笔。

    倒是铁手的突然出现,让这些人心里安稳不少。

    “我原本是江湖人。”

    白夜开口说道,“第一次入朝为官,不太会说话,所以直接一点。”

    说着,微微动了动手指。

    一阵风劲扑面。

    十口箱子尽数打开,一道道金光令人炫目。

    十口箱子里面,全部都是黄金!

    饶是这群人一直是敛财有术,一个个家财万贯,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撒银票?

    不,直接砸黄金才更能够砸进人心里。

    “二捕头,白……相爷哪来这么多钱?”门外的戚少商忍不住低声问铁手。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可这才当上宰相几天时间?

    这里何止十万黄金?

    铁手沉稳的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神色,低声说道:“这就要问大凶亡日的那些江湖门派了。”

    除了金风细雨楼,连帮主失踪的权力帮都没能逃过。

    打了我白相爷的人,还是结拜义弟。

    不赔偿个十万、八万黄金,还想有好日子过?

    六分半堂、武林四大家、武当少林等门派欲哭无泪。

    这种挖地三尺的手段,你白愁飞果然适合入朝为官!

    再黑心的江湖人,也黑不过朝廷中人。

    此乃江湖公认至理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