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欠债能救命
    西镇蓝家的家主,蓝元山,看着眼前的三个人。

    脸色略微有些复杂。

    复杂的原因,主要来自于中间的那个白发男子。

    他懒洋洋依靠在椅背上,却给蓝元山一种极端危险的感觉。

    仿若某种沉睡的凶物。

    尽管不愿意承认,在见到对方后,蓝元山原本报复、找回场子的想法就跟烈阳下的积雪一样。

    迅速消融。

    这个“栽”,他蓝元山认了。

    为什么出发的时候是四个人,来到蓝家后,却只有三个人。

    原因很简单,戚少商中途分开,去找萧秋水去了。

    所以就只有沈虎禅一个人赶车。

    “地图我已经准备好,唐门雄踞巴蜀心腹中心,不容小觑,大捕头、白相爷你们还要小心点。”蓝元山说道。

    他认为,无情前来只是打听消息的。

    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白愁飞也会一起来。

    难不成是来凑热闹的?

    对于白愁飞,蓝元山的了解不多……

    至少比无情他们来,要差得远。

    蓝元山只知道对方是如今朝堂上,江湖中都相当炙手可热的大人物。

    还很贪财,这一点从他们四大家派人去杀关七,然后被狠狠敲了一笔就可以看出。

    “如果几位不着急的话,过两天我倒是可以跟几位一同前往。”无情谢过后,蓝元山说道。

    “过两天?”

    “嗯。”蓝元山点点头,“我约周白宇两日后一战,三位如果愿意的话,还请帮我们做一个见证。”

    四大名捕之首,七大寇之首,当朝左相。

    无论哪个人,都足够见证一场“江湖约战”了。

    哪怕约战的双方是武林四大家中的西镇蓝元山,北城周白宇。

    周白宇,四大家中的舞阳城城主,跟冷血交好。

    四大家之间的关系,不是什么同气连枝。

    虽然不至于跟金风细雨楼和六分半堂一样,是一对老冤家,打生打死,各种明争暗斗。

    彼此之间也有着颇为激烈的竞争。

    其中以蓝元山最为明显,他一心想要振兴蓝家,让其成为四大家之首。

    约战北城城主周白宇,确定一下“主从”地位,倒也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

    “现在时机好吗?”

    无情微微皱眉说道。

    唐门蠢蠢欲动,这个时候蓝元山约战周白宇,不怕唐门乘虚而入?

    “时间早就定下了。”蓝元山说道,“可不能因为唐门更改。而且要对付唐门,将力量集合起来,岂不是更好?”

    看他的样子,似乎很有信心在这一战中取得胜利。

    压下北城一头。

    无情没有答应下来,事实上,他也没有去想到底要不要答应。

    因为大捕头很清楚,做决定的人是身边的“白相爷”。

    “好啊,挺有意思的样子。”白夜答应下来。

    无情自然点头。

    至于沈虎禅,更不会有异议。

    白夜救下方恨少和唐宝牛,沈虎禅就决定报恩。

    更何况,白相爷还有灭金的大宏愿,足够沈虎禅唯他马首是瞻了。

    “挺有意思的?”蓝元山内心无语,脸上干笑一声。

    “谁?”

    这个时候,无情突然转头,看向房间紧闭的房门。

    蓝元山站起来,大踏步走了出去。

    片刻后,他走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

    “原来是嫂夫人。”无情拱了拱手说道。

    蓝元山则是为沈虎禅和白夜稍微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妻子。

    从他脸上的笑容来看,显然是爱煞了她。

    这个叫做霍银仙的女人,也够得上蓝元山的偏爱。

    媚骨天成,柔美入骨,简简单单的行礼举动,都会让一般男人骨头酥软三分。

    有这样的老婆,也不知道,蓝元山哪来的自信击败周白宇。

    不过周白宇的未婚妻也有着第一美人之称。

    两人估计半斤八两。

    白夜他们自然都不是普通男人。

    简单的见面后,霍银仙就告辞离开。

    白夜和沈虎禅在西镇到处转悠,无情则是跟蓝元山叙旧。

    什么不开眼的小年轻跳出来送脸上门的情节,完全没有发生。

    仔细想想,要归功于白夜身后沉默的沈虎禅。

    一个威猛无比的猛男,背着一把大刀。

    稍微一打听,七大寇之首……就算是原本想要找回点面子之人,也顿时偃旗息鼓。

    民不与官斗。

    江湖人算不上是一般的民,为数不少胆大包天。

    却也不会出现多少胆大到正面怒刚当朝丞相的人,还外加一个七大寇之首。

    深夜。

    西镇一片安静,只有打更人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

    非但没有让人安心,反而有一阵诡异的感觉。

    一道黑色的身影,在阴影中穿梭。

    速度之快,足以见出是一个擅长轻功的好手。

    不过那位好手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有一个白衣人不紧不慢地跟着。

    完全不常理地飞在半空中。

    甚至在月光下,连影子都没有投影出来。

    “真有意思。”

    白夜缀在这位从城主府出来的黑衣人身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黑衣人离开西镇后,一路前行,约莫半个时辰后。

    在一处小镇的郊外停下。

    月光皎洁投射下来,给郊外的青草地上染上一层洁白之光。

    不多时,两个神色猥琐,面容却僵硬的男子出现,跟那黑衣人低语几句。

    一人离开,一人站在原地不动。

    那黑衣人摘下头巾和蒙面布,露出一头秀发,还有一张柔美入骨的脸。

    霍银仙!

    此人竟然是蓝元山的妻子?

    可问题在于,蓝元山介绍她的时候,可没有说她会任何武功。

    白夜看向已经不在视线中的西镇。

    仿佛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接下来霍银仙的举动,验证了白夜的想法。

    她没有说话,直接宽-衣-解-带,脱下夜行衣交给身边的男子拿去一旁“毁尸灭迹”。

    身上只剩下一身单薄无比的小衣。

    这还不够,只见霍银仙伸手,直接将小衣撕成了碎布。

    只有一块尚被她抓在手中,顾上不顾下,连半遮半掩都算不上,春光-大-泄。

    足以令人喷血。

    旁边那面容僵硬的男子,脸上那猥琐的神态更加明显。

    不过克制着没有动。

    直到,小镇传来了一声晴朗的暴喝声。

    打斗和追逐的声音不断靠近。

    男子脸上神色近乎病态,很有死前爽一把的意思,猛地扑向霍银仙。

    霍银仙脸上浮现出惶恐、挣扎的表情。

    却没有任何闪避的意思,等待着男子扑过来。

    一场大戏,即将展开。

    如果……没有白夜的话

    闭上眼睛,脸色惊恐的霍银仙猛地睁开双眼料想中的弃子并没有扑过来。

    她睁眼,就看见一个白发男子站在面前,似笑非笑,玩味地看着她。

    手中还抓着她的同伴。

    白夜随意地甩手,那个男子在黑夜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出数百米之远,落入到远处的树林中,没有了任何声息。

    “想不到嫂夫人还是一个演员。”

    白夜笑道。

    “是你!”霍银仙脸色大变!

    白愁飞,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跟着自己前来的?

    为什么一路上丝毫没有察觉到?

    而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靠近。

    “有”

    前面逃跑之人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身后追击之人便已经追上,一道冰冷、凛冽的剑光一闪。

    脑袋冲天而起,无头的尸体倒下。

    断口处只有少量的鲜血流出。

    伤口赫然呈现出冰封冻结的状态。

    将男子一剑枭首,追击之人并没有停下脚步。

    直冲白夜和脸色惊恐这次是真·惊恐,完全不作伪的霍银仙而来。

    手中散发着寒意的剑再度闪过一道寒光。

    化作一道闪电,刺向白夜的背后。

    “淫贼,拿命来!”

    攻击的同时,他还发出了正义的呼喊。

    白夜测过身子,左手随意点出。

    食指指尖恰好落在剑尖之上。

    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爆发出来。

    那柄散发着寒意的利剑,剑刃瞬间崩碎,化作无数的碎片。

    在持剑之人身上划出了好几道伤口。

    没等他做出正确的应对,白夜点碎利剑后未停的食指就已经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没有真正按下去。

    利剑穿脑的痛疼和刺骨却感觉传来,仿若脑袋已经在这一瞬间被洞穿一样。

    “周城主,我劝你说话小心一点。”

    白夜看着来人说道,“如果你不是还欠着我一笔债,这个时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北城城主周白宇在这一刻之前。

    从来没有想过,欠债这种事情,还能救他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