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八十章 青青草地计划1
    “你是谁?”

    天性也颇为风流,长着一张小白脸的周白宇,这个时候非常正人君子。

    目光压根就不往坐在草地上的霍银仙那边落。

    只是死死盯着白夜,还把手中的剑柄丢到了地上。

    “你的债主。”白夜说道。

    这个债主,自然不是那个寨主。

    周白宇还是分得清的,他看着白夜的白,还有那高高在上,绝非常人的气息。

    心里顿时明悟。

    “白愁飞!”周白宇脱口而出。

    江湖中,白人不少。

    但年轻的白人,不多。

    目前最“著名”的只有两个,关七,还有白愁飞。

    关七是个疯子,不会像眼前之人一样,带有冷峻之意。

    那么,就只剩下白愁飞。

    “要叫白相爷。”白夜纠正道,手收了回来。

    周白宇微微松了一口气,又想起什么,忍不住说道:“白相爷,你什么时候成为了我的债主了?”

    “四大家派人杀我的结拜兄弟,不要告诉我你北城没有参与。”

    白夜说道。

    “……我们不是已经付出了代价?”周白宇说道。

    拿出来的钱财,让四大家的每个人,都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只是前期的一部分。”

    白夜理所当然,“后续还有呢,你难道以为这么点代价就足够了?这里可是江湖。”

    “……”

    周白宇嘴巴张了张,没有说话。

    总不能说,他们派人去,其实也没有必杀关七的想法。

    更多的想法是占个便宜,捡个漏什么的。

    周白宇并不怀疑,如果他这么说。

    眼前的白相爷也会理所当然地说,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必杀的想法。

    才可以赔钱。

    不然,估计只能血债血偿。

    大家都是江湖人,没有什么恩怨是一场互砍不能解决的。

    说实话,能拿钱解决,已经是万幸了。

    两人完全无视了媚骨天成的霍银仙。

    她脸色带着几分羞怒,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能僵在原地。

    让周城主认清了自己依旧欠债这一事实后,白夜才把目光转向霍银仙,笑着问道:“嫂夫人,想要做什么?”

    霍银仙没有说话,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刚才白夜一指败北周白宇。

    就足见出这位左相的强大,别说她现在不好施展武功。

    就算好施展,估计也不够对方一根手指碾压的。

    “嫂夫人?”

    正人君子周白宇秉持着非礼勿视的原则,有些疑惑地开口。

    “蓝元山请我跟大捕头见证你们两人的约战。”白夜说道,“所以这几日我们暂住西镇,事了后,会去覆灭唐门。这位嫂夫人,自然是蓝元山的妻子。”

    “什么?”

    周白宇吃了一惊。

    这个惊鸿一瞥的女人,竟然是蓝元山的妻子?

    周白宇知晓蓝元山的妻子叫做霍银仙。

    但毕竟是内眷,极少出来抛头露面。

    所以周白宇从未见过。

    “蓝元山,你好卑鄙!”

    过了一会儿,震惊的周白宇低声呵斥起来。

    他不是蠢人。

    在白夜口中听到霍银仙身份后,立刻有了猜测。

    今天晚上,按照正常情况,会有什么展?

    自己追贼人,救下霍银仙。

    以自己的风流个性,如果霍银仙不坚决反对,而是半推半就的话。

    两人会共度-春-宵。

    接下去,无论是跟蓝元山一战前一刻,还是战斗时。

    只要霍银仙出现,表明身份。

    周白宇必然心神大震,这场战斗的结果,不言而喻。

    周白宇没有想到,蓝元山为了让振兴蓝家,连自己的妻子都会送出去。

    这种行为,十足的卑鄙小人。

    至于周白宇本人。

    这里是古代,男人三妻四妾非常正常,乃是基本操作。

    当然,霍银仙是蓝元山的妻子,这个操作就不基本了,而是属于剧情系列。

    周白宇是颇为风流,但他不下流。

    内心也不会接受自己干出这样的事情,所以会心神大震,还有痛苦自责。

    换个无耻之徒,估计还会得意洋洋你老婆真棒。

    赔了夫人又折兵。

    蓝元山这个绿帽计,不可谓不毒,把周白宇的性格也算了进去。

    周白宇败给蓝元山后,还会背上骂名,几乎不得翻身。

    北城的衰落,甚至将来被西镇吞并的情况,也可以预见。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周白宇调查出真相。

    双方来个两败俱伤。

    “跟蓝元山无关。”

    白夜蹲下身子,伸出手捏住霍银仙的下巴,将她低垂的脑袋抬起来,盯着那张娇(媚)的脸蛋问道,“我说的对吗?”

    周白宇依然目不斜视,也没有打搅白相爷问话。

    面对白夜几乎可以将人穿透的目光,霍银仙说道:“没错,跟元山无关,是我一个人自作主张。”

    “伟大的爱情。”

    白夜笑着说道,“就是情节过于老套和熟悉。”

    “跟蓝元山无关吗?”周白宇在旁边说道。

    内心有些怀疑和动摇。

    仔细想想,蓝元山似乎也不是这样的性格。

    “嗯,多半无关。”白夜笑着说道,“如果是蓝元山所为,他肯定不会让我们留下来见证你们之间的一战。”

    “也有可能是想让我彻底身败名裂。”周白宇说道。

    无论是谁主动的。

    事情败露,周白宇的名头肯定不会好。

    “猜测是没有意义的。”白夜说道,“不如夫人跟我做一场交易,你告诉我真相,我就作主,今晚的事情当没有生过。如何?”

    债主,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特别是这个债主还非常能打,能把欠债人吊起来打的那种。

    所以周白宇只能把事情全面交给白夜。

    “我不是说了?是我自己擅作主张。”霍银仙说道。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白夜说道,“跟我做交易,你说的话才会是实话。”

    “……”

    霍银仙没有说话,却突然松开捏在手中,护在身前的布块。

    显露出来的美景,足以令人魂牵梦绕。

    接着,她脸色一凛。

    就要趁着对方失神、退后的时机,凝聚内力,震断自己的心脉。

    只是,刚刚凝聚的内力还来不及逆乱、震断心脉。

    白夜的手就贴在了她的身上,微微一动,一股灼热无比、无可抵抗的内力从手掌中涌出。

    入侵到霍银仙体内,将她的内力轻松打散。

    霍银仙出一声闷哼,无法再坐住,身子软软地躺在了草地上。

    “夫人似乎误会了。”

    白夜说道,“我白愁飞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想要在我面前自杀?下次换种方法。知道傅宗书吗?他可是被我‘汝妻子吾养之’的。”

    “无耻。”

    霍银仙从牙缝里面挤出两个字。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白愁飞!

    “明明是你主动的,我很无辜啊。”白夜说道。

    不吹不黑。

    周白宇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会如此理直气壮说出这种话来。

    也终于明白了,白愁飞何德何能可以成为关七的大哥。

    跟实力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他跟关七一样,是一个疯子。

    根本不能够按照常理推断。

    没错,只有同样的疯子,才会跟关七有着共同语言。

    “不愿意吗?”

    白夜看着沉默不语的霍银仙,“没关系,我们有一整晚的事情可以慢慢来,我会让你答应交易的。”

    “……”

    白夜重新站起,看着默默无语的周白宇问道:“你住客栈?”

    “嗯。”

    “那好,晚上征用一下你的房间,你帮忙守在外面,不要让人进来或者现,不然事情败落,对你们名声不好。”

    至于白相爷。

    白相爷是要名,但恶名还是美名,就不重要了。

    “……”

    这一刻,周白宇觉得自己还不如爽一把之后,身败名裂呢。

    “这种恶毒的‘青青草地计划’,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白夜一脸严肃,拍了拍周白宇的肩膀,“我们一定要把幕后真凶找出来!”

    说的周白宇都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