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死因:尽兴
    “哈哈哈哈哈!”

    看着连唐败等人联手,依然败在了白愁飞手下。

    脸色逐渐阴沉的唐十五,突然间放声大笑起来。

    狂放的笑声回荡。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中了唐毒特别为他研制的急惊风一样。

    当然,唐十五没有中急惊风。

    他这么笑,也不是被白夜吓破了胆,而是有着他自己的原因。

    “终于——”

    唐十五停下嚣张、放肆的笑,看着白夜说道,“终于有人,足够资格让我摘下三个指套了。”

    说着,他抬起了自己的左手。

    可以看到,他左手的大拇指、食指、中指上分别带着三个黑色的铁指套,将三根手指完全包裹。

    指套的指关节可以活动。

    顶端略微有些尖锐,看上去有些狰狞。

    把手放在脸前,唐十五缓缓拔出了中指上的指套。

    一丝鲜血从指间渗透出来。

    指套的内部,有着一根细细的钉子,刺进唐十五的指肚中。

    这是当年唐千张教给唐十五的一种练武方式。

    多年下来,唐十五从来都是戴着指套练武。

    如今,一旦摘下指套,他的功力就会成倍爆发增长。

    可以说,戴着指套的唐十五,从来都不是完全的巅峰状态。

    将三枚指套彻底摘下来的唐十五,才是真正最强状态的他。

    一枚指套落地。

    唐十五的头发无风自动起来,戴着的发髻,在涌动的内劲下爆裂开来。

    狂乱地舞动着。

    未见唐十五有什么动作,可怕的气势就已经冲天而起。

    他身边还站着的唐门中人齐齐退后了一步。

    而这,仅仅是刚刚开始。

    随着这指套落地的“叮当”声,第二枚指套,也被唐十五直接拔了下来。

    他很清楚,光是拔下一枚指套的话,绝对不可能会是那白愁飞的对手。

    第二枚指套,同样落在地上。

    唐十五原本狂乱的头发,突然变得“怒发冲冠”。

    然后又垂落下来,身后的披风已经被那一瞬间冲出的气劲所撕裂。

    脚下石板上,赫然出现在了一道道裂痕。

    以唐十五的双脚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出去。

    原本,正常摘下指套,唐十五稳一稳也不会出现这样夸张的情况。

    可是,现在白夜连败唐门精英,轻松破杀局。

    气势已成,达到了顶峰。

    唐十五自然也要把他的势提升到顶点,才可以跟这个对手抗衡。

    第三枚指套,没有任何犹豫,被唐十五拔出。

    这一次,渗透出来的血滴,直接化作一道道残影。

    竟然在地上留下了一个个坑洞。

    看了手中的指套一眼,唐十五伸手握住。

    黑色的铁水从他的指缝当中慢慢流出来,滴落在地上。

    冒出一缕缕白烟。

    “我已经很久没有对手了。”

    唐十五垂下双手,开始走向白夜。

    一脚踩在台阶上。

    周围顿时凹陷下去了一大片。

    甚至于,好像这一整条通往唐门的石阶都开始震动,如同地龙翻身。

    碎裂的小石块诡异地离地飞起。

    停在半空中。

    悬浮在唐十五的周围。

    “希望,你可以让我尽兴一次。”

    说话的同时,那些悬浮在他身边的碎石纷纷落下。

    唐十五本人消失在了原地。

    一道残影在石阶上掠过,那些碎石还没有真正落地的时候。

    唐十五就已经出现在了白夜面前。

    双手呈现出剑决姿态,同时“刺向”白夜。

    唐门中,只有门主才可以修炼的四绝器——剑、杀、暗、毒。

    唐十五性格自负,弃毒不用。

    主修剑器、杀器还有暗器。

    一出手,便是真正的杀招——杀无赦·剑无双!

    气劲凝聚而成的双剑,带来惊天的杀气。

    一团和气的杀气跟此时此刻唐十五的杀气比起来,就好像一棵小树苗和一座巍峨的高山。

    同时,白夜的周围。

    一道道晶莹的“流彩”出现,旋转着,悄无声息地朝着白夜袭去。

    将他所有可以移动的空间彻底封死。

    暗器——暗无天日·器绝十方!

    这些暗器不是什么特殊的唐门暗器,而是唐十五以深厚无比的内功,直接凝结空气中的水气成冰。

    指甲大小的冰刃。

    锋利如刀,破甲等闲!

    恐怖的杀招,在碎石落地的刹那,毫无保留地轰在了白夜身上。

    没等唐十五露出一击得手的笑容。

    一只手伸出来,瞬息之间就抓住了唐十五的脑袋。

    剑器,杀器,暗器。

    唐十五毫无保留的杀招,轰在白夜身上,却如同石沉大海一般,连半分涟漪都没有泛起。

    “……”

    随着白夜的手臂微微下移,原本站在石阶上面,高于白夜的唐十五身子不由自主地跪下。

    脚下的石阶凹陷下去。

    一个不规则的大坑出现,两人的身子都是一矮。

    “啊啊啊啊!”

    唐十五愤怒的咆哮声传出。

    他极为勉强地半跪在地,双手疯狂地挥舞着。

    逆浪行凶!水银泻地!

    剑洗万里空!倒天逆地!

    杀手空空!借花献佛!

    大量的武功招式被他施展出来。

    每一招,都足以让一个江湖高手彻底毙命。

    周围的石阶,已经彻底看不出了原来的样子。

    中间一个坑洞。

    周围到处都是交错的剑痕,碎裂的石块。

    足足为周围矮了一大截。

    那些具体唐十五和白夜稍微近一些的唐门昏迷者,都遭了秧。

    在唐十五疯狂攻势的余波中,被撕裂成了碎块。

    破碎到极点的那种,连骨头都被碾压,近乎成为粉末。

    可白夜依然纹丝不动。

    任由唐十五的攻击落在身上。

    连衣角都不曾有半分飘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天空中,回荡着唐十五从愤怒到疯狂,逐渐沙哑的叫声。

    其余人,一片安静。

    特别是唐门中人,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从最开始的期待,变成了如今无法掩饰的惊恐。

    无情可以看到,那些唐门弟子的手都在颤抖。

    颤抖到几乎无法握住手中的弩箭。

    “崩!”

    这是弓弦从紧绷到松弛的瞬间,发出来的声音。

    一个唐门弟子,颤抖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扳机。

    弩箭朝着白夜和唐十五飞射而出。

    鲜血,从口中涌出。

    唐十五抬着的双手,慢慢伸向自己的胸膛。

    头上的“禁锢”松开,他低头,看到了一部分的弩箭。

    另外一部分,已经刺进了他的身体中。

    以唐十五这种级别的高手,就算不拔指套,不用刻意为之。

    正常战斗时候的护体真气,都足以抵挡住这种弩箭。

    可是,现在唐十五却被弩箭刺中。

    证明他,已经没有了力气。

    内力,在刚才毫无保留的疯狂进攻中,消耗一空。

    “尽兴了吗?”

    白夜低头,看着唐十五问道。

    唐十五勉强抬头,嘴巴中,鲜血不断溢出。

    他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在张嘴的同时,再度低垂下脑袋。

    身子也无法在保持半跪姿态,彻底跪坐在地上。

    双手垂在身侧,微微触及地面。

    生机,已然消失。

    唐门门主,唐十五,卒。

    死因: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