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绝对交易 > 第六百九十章 谁给你们的勇气?1
    朝堂上,气氛有些凝重。

    赵构坐在龙椅上面,右手抓着扶手,脸色略显紧张。

    白愁飞回来了,今天要对蔡京动手了吗?

    而且,今天还是金国使团进宫面圣的日子。

    当然,面圣其实是往脸上贴金的说法,金国使团来势汹汹。

    具体不太清楚他们是来干什么的,但赵构很清楚。

    这一关,不会很好过。

    好在,白愁飞已经回京。

    他可是跟赵构他做过交易,要灭金的超级主战派。

    应该会有所应对。

    这次,一定要强势一回,好好出一口恶气。

    被赵构寄予希望的白夜,坐在椅子上,低垂着眼皮,对于各种政事汇报,毫无兴趣的模样。

    另一边的蔡京,脸上那阴冷的神色,基本已经不掩盖了。

    目光时不时划过白夜。

    原本作为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老狐狸,蔡京可不会把心里活动表现在脸上。

    可见,如今蔡京的处境,当真差不多已经是绝境了。

    绝地翻盘——也不需要跟白夜同僚好,虚与委蛇。

    随着传令者洪亮的声音,金国的使团,大踏步进入到殿中。

    非常生硬地朝着赵构一礼。

    无论是主战派,还是主和派,这一刻心里都不会太舒服。

    当然,主和派很快就克服了这种不舒服。

    主战派则是怒视着那几个使者,恨不得直接上演一场全武行。

    也有人盯着其中一个使者抱着一个箱子。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难道是送给官家(皇帝)的礼物?

    使者团的代表,是一个看上去很是苍老,年岁颇高的老者。

    微微佝偻着身子,眼神却跟一条毒蛇一般。

    被他看着,赵构都有几分不舒服。

    双方也没有过多的客套,直奔主题。

    那位名字叫做卜见使团代表的说道:“大王特命我等前往,向陛下送一份礼物。”

    “哦?什么礼物?”赵构问道。

    送礼,金国人难道转性子了?

    卜见脸上浮现出渗人的笑容:“我们大王说了,陛下看了会很满意。”

    说完,示意旁边的手下打开箱子。

    “啊!”

    探过脑袋看清箱子里面是什么的赵构猛地发出了一声惊叫。

    一直昏昏欲睡的白夜也终于抬起头,看向箱子。

    箱子里面,赫然是一个人的头颅。

    做过一定的防腐蚀工作,显得有些失真。

    但白夜还是可以认出来,这是唐斩的头颅。

    那个拿了钱,去金国搞事情的杀人者·唐斩。

    “你没有食言。”白夜低语了一句。

    以唐斩的武功,如果光杀一些平民和弱鸡,肯定不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这里。

    现在脑袋被金国使团带了回来。

    显然,他应该是跟当日所说的那样,去找高手麻烦的。

    只可惜……栽了。

    唐斩武功绝对不弱,而且狡猾如狐。

    却依然栽了,管中窥豹,足见金国的高手,绝对不是什么易与之辈。

    赵构脸色惊怒,盯着卜见,嘴唇发抖,说不出话来。

    还是一些人探过脑袋,看到唐斩的脑袋,也是吃了一惊。

    场面顿时闹腾、混乱起来。

    “都闭嘴!”

    蔡京猛地站起来,发出一声暴喝。

    声音洪亮,倒是可以看出他的身体相当不错,比年纪要年轻和健康。

    蔡京走到卜见面前,厉声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看上去极为愤怒。

    不过在场,尚存的一两个蔡京党羽,都知道,这是装出来的。

    双方早有默契。

    放手一搏,扳倒白愁飞,已经开始了。

    蔡京完全亲自下场。

    也只有他这个右相下场,才有足够的力度扳倒白愁飞。

    “什么意思?”

    卜见冷笑了一声,“贵方派出杀手,肆意屠杀我国子民。这句话,应该由我们大金来问才对。”

    “不可能!”

    蔡京的语气斩钉截铁,“我大宋与你大金向来兄弟邦交,怎么会有人干出此等丧心病狂之事?定然是有人栽赃陷害,想要挑起国战,其心可诛,罪不容赦!”

    三言两语间,就给定了性。

    “哦,是吗?”

    卜见非常配合,“我怎么从这个杀手口中得到,派他前往的人,正是这位白愁飞,白左相呢?”

    “什么!”

    蔡京略显浮夸地退后了一步,“此事当真?”

    “自然当真。”卜见说道,“当日有不少人都看见了,有几个人还在宫门外候着。蔡相爷如果不信的话,可以请他们到殿上,当面对质,真假自然一清二楚。”

    事情发展都这个地步。

    再蠢的人也看明白了。

    蔡京这是在跟金国的使团唱双簧,目的是为了钉死白愁飞。

    实现他的绝地反击。

    不少人脸色不太好看。

    这一招,的确狠毒,直戳命脉。

    既能将白愁飞拉下马,对于金国也有大好处。

    其它不说,金国完全可以借题发挥,把岁币的数量再提一提。

    顺便再提出一些要求。

    白愁飞糊涂啊!

    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让蔡京找到机会?

    大家不认为蔡京这是栽赃陷害,就算是,恐怕也早就做成了“铁证如山”。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白夜身上。

    不知道他会如何应对。

    一旦应对不好,大好局势就会顷刻间输得一干二净。

    蔡京,也会比原来更加强势。

    “糊涂啊!糊涂!”

    赵构看着白夜,在心里大声疾呼。

    对付金国,他当然没有意见。

    可是派个杀手去干什么?

    现在搞得如此被动。

    “白愁飞!你有何话说!居心叵测之辈,我看你是要成为千古罪人!”

    蔡京指着白夜,怒喝道。

    时机已到,他连假惺惺的话都不想说。

    “哦,说什么?”白夜漫不经心地问道。

    那目空一切的模样,让蔡京一阵咬牙切齿。

    “我问你,金国使者所说,是否为真?”蔡京问道。

    这个程序,没法避免。

    “嗯,是真的。”

    当然,白夜非常光棍地承认了。

    “既然你不——你承认了?”蔡京紧随其后,结果差点说错话。

    你丫居然敢承认?

    “对啊。”白夜站起来,走到卜见等人面前,低头看着箱子里面睁着眼睛的唐斩说道,“他就是我派去的。”

    “好!”

    卜见大声说道,“看来大宋是想要跟我大金开战了!”

    “万万不可!”蔡京立刻开口。

    也有不少官员争相劝说。

    场面乱哄哄的一片。

    “不开战,我们需要一个交代!”

    卜见说道,“否则,我大金边境之兵立刻挥军南下,鲜血只有用鲜血才可以洗刷!”

    言下之意,他们早就有所准备,陈兵边境。

    做好了出兵的打算,威胁之意昭然若揭。

    “白愁飞!”蔡京厉喝呵斥,“你这个千古罪人!”

    “鲜血,只有鲜血才可以洗刷。”白夜完全无视蔡京,看着卜见,“这话,你说的不错。”

    “明白的话——”

    “唐斩是我派去的,也算是我的人。”

    没等卜见说完,白夜就打断了他的话,接下去自顾自地说道,“谁给你们的勇气,杀了他,还带着他的头来耀武扬威?”

    “完颜阿骨打和完颜决两个人,什么时候改姓梁了?”

    完颜阿骨打,金国的皇帝。

    完颜决,阿骨打的兄弟,金国大王。

    这次的使团,卜见所说的“大王”,指的正是完颜决。

    此行,也是由完颜决主导。

    “梁?”卜见和蔡京都不明所以。

    “他的血,就由你们的血,先暂时洗刷吧。”

    白夜自然不会解释,直接抬起了手。

    食指、中指、拇指微微向外一弹。

    惊神指·春分!

    卜见还有那些使者,身子骤然四分五裂,鲜血在白夜的刻意引导下,全部都喷在了蔡京身上。

    蔡京是个狠人,奸人,但不是一个凶人。

    不可能做到当头淋血还面不改色,他退后了好几步,刚好跌坐在椅子上。

    面色惊恐地看着白夜,说不出话来。

    他怎么敢众目睽睽之下杀掉金国使团?

    他就不怕开战吗?

    蔡京哪里知道。

    开战,就是白夜的目的。

    枕头都送上来了,白夜岂有不用之理?

    将箱子合上,白夜看向蔡京。

    蔡京略微有些结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

    他自己都有些意外,为什么会说出这话。

    因为受到惊吓,思路俨然已经不是很清楚了?

    “无所谓。”

    白夜说道,“他们不算来使,因为过不了多久,就没有金国了。”

    说着,转身看向赵构,语气坚定道:“官家,臣恳请发兵灭金!”

    “你有把握吗?”

    赵构一阵牙疼。

    这事,当真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事先也不商量一下。

    这又不是他赵构点点头,就可以发兵了。

    满朝文武,如果不答应的人多了,赵构也不可能一意孤行。

    他可不是那种一言决之的强势皇帝。

    “有。”白夜拍了两下手。

    清脆的巴掌声传开。

    没有一会儿,几个气势如虹,龙行虎步的身影在人的带领下直接迈入到大殿之中。

    最前面的是四个人。

    后面还有几个人扛着一口巨大的木箱。

    “萧秋水!”

    不少人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萧秋水!

    当年抗金的神州奇侠,他们当然清楚。

    有些人当年还有所合作,嗯——也有敌对的。

    “草民萧秋水,拜见官家。”

    萧秋水还是很有礼貌的,抱拳拱手,微微弯腰行礼道。

    至于另外的三个人,就很让赵构和百官们蛋疼了。

    一个个鼻孔朝天,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燕狂徒!

    关七!

    还有,君临天下李沉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