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被穿越的境界线 > 第五十章 未来福音
    身体突然出现这样的异样,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在这无比关键的几秒钟时间里,他们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做,也没有来得及确认自己的身体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因此结局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

    “啊——!!”

    在第一声的惨叫声响彻之后,就仿佛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士兵们接二连三的好似比赛一般,疯狂的惨嚎出声。

    他们一个个的都跳了起来,用力拍打抓挠着自己的全身,撕扯自己的头发与皮肤,面色扭曲到了极致,手舞足蹈的宛若是发羊癫疯了一样。

    紧接着——

    伴随着那一阵阵让人头皮发麻的皮肤崩裂和肌肉碎裂的声音,他们整个人都一瞬间就成为了一个个血人。

    在超强的压力下,他们心脏瞬间破碎,但是也是在这最后一瞬间,它迫使了大量的血液冲破了动脉静脉、毛细血管,从人体全身的每一个毛孔之中迸射了出来!

    一时间,鲜血汇聚成河,整个世界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满是难以置信和恐惧,但是已经做不出任何的反应,生机从他们破碎的躯体中飞快的流逝,他们的身体越来越冷,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短短的十几秒时间内,数以万计的强壮人类的鲜血和灵魂被直接抽离,汇聚成为一团恐怖的猩红雾气,被卷入天空中。

    而且因为密集的血雨不间断的落下的缘故,很好的混淆了这团浓郁的红色雾气的存在,其他的死徒们根本就来不及截住。

    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瓦拉契亚之夜降临,瞬间收割掉数万人的生命,将他们的鲜血送向了远处的群鸦风暴。

    黑翼公亲自到来,以好几公里身长的庞大乌鸦真身,投影下了一片漆黑的“死之世界”,无穷无尽的鸦潮覆盖住了整座公园。

    至今没有任何死徒能够突进其中,因为「永不复返」的固有结界对于吸血种的针对性真的是太强了,直面黑翼公的死徒不管是谁,都没有胜算。

    直接面对就只有死路一条,不拉开距离也是只有死路一条。

    唯一的希望就是指望他的固有结界耗光魔力,支撑不下去。毕竟巨大的能量与成本,就注定了这种能力不可能长久。

    除了尼禄那种因为类型特殊,逃过了世界的修正的固有结界之外,即使是瓦拉契亚之夜这样变成了自然现象一般的固有结界概念,最多也就是一夜时间就会自行消散。

    黑翼公自然不可能支撑一个晚上,能够正常维持一个小时的固有结界能力,就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

    但是现在,数万人的鲜血被汇聚,无数的魔力被提炼出来——得到这样的支持,黑翼公的续航能力会强到什么样的程度?

    一个晚上?

    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吧!

    天上的月光不知何时已经变得虚无缥缈起来了,多少出现了一些虚幻的感觉。而且明亮的月轮的边缘已经开始微微染成了一层淡淡的血红色泽。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在场所有的死徒们都感觉到身体有些冰寒,仿佛看见一轮红月高悬长空,冷漠的俯视大地上的万物生灵的景象了。

    那个预言,很有可能将会在这个长夜终结之前,成为现实。

    ——“朱红之月,即将降临!”

    ……

    ……

    有着天蓝色的瞳孔的女人给人一种冷酷、机械的印象,

    她在两侧建筑物倒塌下来,成为一片废墟的巷子里爬起来,身下压着的死徒尸体真正的成为了尸体,没有了复苏的可能。

    抽出了「第七圣典」,希耶尔剧烈的喘息着,恢复着过度损耗的体能,她是圣堂教会埋葬机关中排名第七位的代行者,持有第七圣典这样的武器并不奇怪。

    不过虽然她是圣堂教会的人,也加入了猎杀死徒的战场,可是她本身并不是人类,或者说已经不是人类了。

    曾经作为无限转生之蛇罗阿的转生体,她因祸得福一般的获得了难以想象的资质——

    不但包括具有特化于对吸血鬼的战斗能力,但本人的潜力也凌驾人类的领域。拥有卓越的运动神经,甚至可以和平均宝具从者打防御战。

    最为重要的就是,她也获得了不死之身,被杀死后马上就会复活。

    似乎是因为曾经作为罗阿的转生体,在解脱出来之后从而获得的特性,只要罗阿不死,她同样也不会死亡,除非被直死魔眼这一类直指本质一击必杀的能力针对了。

    换句话来说,那就是现在依然还在转生的罗阿,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希耶尔的命闸,像是某些研究死灵法术达到极致的巫妖那样。

    只不过她所拥有的这样的特性,并非是自己处心积虑谋划的传奇特征,完全就是因为一系列巧合造成的古怪现象而已。

    “真是一群麻烦的东西……”

    希耶尔看着眼前燃烧的城市,这似乎放眼望去,四周都已经变成一片废墟了。

    她找不到同队的教会修士,而且也不打算去找,因为他们能够继续活下来的可能性很小。她本身的实力已经接近祖了,但是在这样的战场上也依然是危险频繁……

    可以说,如果不是那比任何死徒都要强大的不死体质发挥作用的话,希耶尔早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身上的伤势正在快速的恢复,但是这个女人却没有贸贸然的杀出去。

    距离最近的战场虽然只是大群的怪物、魔兽的使魔对抗的场景,但是黑骑士和白翼公的战场同样也在附近徘徊,两个最古死徒是制造了这附近大片大片城市废墟的罪魁祸首。

    白翼公是活了四千年的死徒之王,但是黑骑士的席位可是第六祖,同为最古老的死徒的他丝毫不逊色于白翼公。

    两人舍生忘死的战斗,必定会以一个人彻底倒下败亡而宣告终结,或许是两个人也说不定。

    但是在那之前,希耶尔如果胆敢靠近的话,她肯定是陪葬品之一。

    纵然是可以复活过来都好,但只要有的选择的话,谁会傻傻的去给别人杀死?那并不是什么美妙的旅程,什么「像是做了一个梦」之类的说法简直就是狗屁。

    死亡比一切都要来的痛苦!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拿过联络器准备联系一下教会的其他修士,但是希耶尔还没有来得及走出几步,就发现前方多出了一个人影。

    她下意识的向后急速倒退,拿起第七圣典对着对方,准备再次进入搏命的流程。

    然后就看见那个女孩子好像是有些无奈的叹着气那样,放下手中提着的大大旅行箱子,然后看向了远处的漆黑之云、群鸦风暴。

    苍崎青子此刻的心情非常恼火,或者应该说是崩溃的。

    之前想要找个地方下榻,先看看情况再说,但是却而没有想到去到的那片公寓区竟然是吸血种的大本营,她当场就和那些东西打了起来,痛痛快快的闹了一场。

    然后在杀死了数十个吸血鬼之后,面对赶来的那些祖的联手,她也只能够有些狼狈的选择后撤。

    虽然是第五魔法使,虽然在破坏方面的魔术特别有天赋,但是苍崎青子始终还是一个年轻的人类,想要纯粹正面战杀死二十七祖,有些异想天开了。

    而且魔术也是需要事先准备好的,不是说心想事成,想到什么就能够做到什么。

    所以她直到现在,都还拖着自己的旅行箱在城市中游荡,并且在现在才终于真正的做好准备。不过即使如此,她挑选的还是黑翼公。

    属性相克是很重要的事情,像是白翼公和黑骑士这样完完全全就是硬实力正面碰撞,势均力敌的事情在战场上太少了。

    很多时候都讲究属性能力的互相克制,譬如说黑翼公专门针对死徒,白之兽专门针对灵长。

    苍崎青子没有信心和白翼公这样的死徒之王正面碰撞,因为对方没有弱点,但是黑翼公的固有结界是他最强也最弱的地方,因为只针对吸血种才有最大的威力。

    所以面对能够压制白翼公的黑翼公,苍崎青子反而有把握完成击杀。

    因为她不是吸血种,所以不会被对方的固有结界专门克制——这就是挑好对手的好处,就像是她绝对不会去找白之兽的晦气那样。

    魔法使,魔术师,再强也还是人,清楚知道灵长类杀手代表什么的苍崎青子,一点儿都不想对上那头怪物。

    别看那头大狗现在和白骑士联手,面对区区一个尼禄都还打得有声有色的,这纯粹是因为这战场上根本就没有多少真正的灵长被它猎杀。

    只要是作为人类,那么最好还是不要出现在那头魔犬面前比较好。

    否则的话,魔法使的称号可没有任何的属性加成,也无法豁免针对灵长的绝对杀戮权利,任何人都会被直接撕成碎片吞下去的。

    ……

    ……

    在这个战场上,谁都无法触及的、支配者所在的次元。

    也就是现实世界。

    这个时候已经迎来了第一场的大雪,降雪冷得如同要将季节冻结。即使入夜,这白色的结晶仍然在降个不停,观布子市的街道上如同进入冰河期一般地死寂。

    并非是什么难以理解的异常情况,毕竟夏末的时候战场正式开启,然后从现实的概念之中割裂出去,形成了独立的异空间半位面。

    距离那个时候,现实世界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了。

    毕竟穆修从一开始设定的就是只有经过三次月相盈亏的变化,月之王才能够降临,所谓的汇聚无数的鲜血与魔力可以加速降临的设定——

    只不过是他为了使得矛盾冲突爆发的更加激烈而后来添加上去的。

    不管死徒们死伤多少都好,也没有办法加速朱月的降临过程,因为他帮对方重塑的身体根本就不是真祖的体质,而是神灵的躯体。

    神性的赋予并非是毫无意义的。

    只不过,为了给他们希望与动力,穆修根据死去的吸血种的数量累积,控制了时间的变化而已。

    换言之,也就是说,尽管战场上打得如火如荼,似乎长夜漫漫只是过去了不到一半,但是实际上时间已经被加速了。

    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不但朱月即将就要降临,而且外界的现实世界已经从夏末进入了凛冽寒冬的时节。

    深夜零时。

    路上见不到人影,唯有路灯发出的光在与雪的帷幕作着抵抗。

    穆修正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或者说是无意识的向着某个方向走去。在这段时间里,他补回的记忆碎片已经趋近于完整,那是无比美好也因之而刺痛无比的记忆。

    也理所当然的,开始直面它带来的痛苦。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距离拥有神之眼的占卜师做出的最后预言实现的时间……

    ——已经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