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末世之无尽商店 > 第一百零一章 变天
    一地的安全套壳子,以及被使用过的tt,女人男人的喘息声渐渐停止。

    “三..三哥,你每天这样好几次,不累吗?”女人的声音传来。

    男人笑了笑,接着是点燃香烟的声音,“不多来几次,以后没机会了怎么办?”

    女人娇喘的拍打了男人一下,然后传来脚步声,接着是水流声。

    蒋山抽着烟,想着傍晚的事情,对于杨毅的变化,他也有点措手不及。

    想着还不清楚,到底是不是他杀了据点的两个人,但是他现在很有嫌疑,当时光头权试过之后,发现杨毅没异化,而自己也是心血来潮,观察到杨毅有点过于紧张,所以出手试了下,果真被自己试了出来。

    但是蒋山现在看不透动机,也就是杨毅杀人的动机,虽然在末世杀人真的很简单很容易,但是没有一点理由和动机杀人,那不是变态就是神经病了。

    显然杨毅不是,但是他被制服后,也开口辩解说自己没杀人,但是为什么要隐瞒异化呢。

    蒋山有点想不通,想不通就不想,明天过去审审他再说。

    因为现在车里多了一个女人,所以他也改变了一些自己的习惯,只要是女人在,他就在脑中查看商店。

    【异化者--强壮:肉体系异化者,最常见的异化者,异化赐予了他肉体超越人类的强悍,不过相对于没有特殊性的变化,也让他在异化者中显得非常平凡】

    【群居者--尸鼠兽:人类丧尸和老鼠变异而成,个体实力微弱,但是速度很快,配合它灵活的尾巴和尖利的门牙,会让小看它的人付出代价,善于群居繁殖,是它最大的威胁之处】

    看着脑海中的显示,蒋山也了解猜测出了一些东西。

    看样子人类进化成异化者,也不全是有各种不同变异的,大多数都是一些加强人体力量和体力的普通异化,比如被怪鸟抓走,然后被自己失手击杀的中年男人,他就是强壮异化,只是提升身体实力,而不像光头权,宁江那样的身体异化显现。

    而下午击杀的鼠类拟人兽,看样子也是拟人兽最底层的怪物,单个实力弱小。

    但是它厉害在数量多,而且还会繁殖,这是非常恐怖的。

    “不知道别的拟人兽会不会繁殖?还有那只怪鸟是什么怪物?不像是拟人兽,到底是什么呢?”

    蒋山脑中想着,听着隔壁卫生间的雨水声,陷入沉思。

    在这个恐怖的末世,有太多无法理解的事情,和未知让人想要探寻的事情,蒋山想要搞清楚。

    他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发去寻找黄金金钱,然后猎杀这些拟人兽,来强大自己,来填充商店中的图鉴。

    这种冲动,带着热血,让他非常迫切。

    他不想呆在据点,每天屁事一堆,像当保姆一样,当初也是实力不强的时候,一个为了赚钱做的计划,当初也想过了等到实力进步了,就要离开这里,现在差不多就是这个契机了。

    脑子开始想起了夏真的样子,是不是要带上她呢?还是先把据点那个杀人狂解决了?

    胡思乱想中,水流声停止,女人赤裸的走进卧室,钻进毯子。

    蒋山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她,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三哥,好了,那么多次了,我都洗干净了,睡觉吧!”

    “啊,讨厌,还来!”

    “啊”女人男人的呻吟声响起,一轮新的征战在女人略微抗拒下接着开始。

    ....

    ....

    深夜,凌晨时分,整个世界都是一片安宁。

    广场据点内或许因为傍晚发生的事情,显得有点和以往不同,但是人都是需要休息的,一天的劳累后,人们还是抵抗不住疲劳,都开始了休息。

    当然大家也为抓到凶手感到了庆幸,这样他们也可以好好的睡个安稳觉了。

    但是很多人都不太相信杨毅是凶手,老张白领妹,包括夏真。

    虽然杨毅口花花,而且好吃懒做,但是在据点的人缘上不差,说他是凶手,而且莫名其妙的残忍杀掉了一堆夫妻,这是他们觉得不可能的。

    不过在老张和眼镜男的解释下,大家都知道了杨毅在大厅的反抗和欺骗,明明是和宁江他们一样的异化者,为什么不承认,还假装不是,然后被三哥给诈出来了。

    心里虽然都有点否认,但是这是蒋山的定性,大家也就闭口不谈了。

    每个人或许心里都有紧张和怀疑,从夏真那都可以看出,本来在仓库存放武器的地方,晚上被大家都光顾了一边,不多的武器,都被大家认领了。

    这可以看出大家还是很紧张的,虽然现在过的和末世前不能比的日子,但是大家都不想失去,好不容易能够吃饱的活下去,谁都不想死。

    每个人都紧紧关上房门,反锁,有些还在门后面抵上重物,睡觉在床边摆放武器,命永远是最重要的。

    萝卜叼着根烟,打着哈欠打开锁上的宾馆大门,然后看着跟上来的朱灿,点了点头。

    等朱灿也走出大门,他锁上宾馆大门的铁链,把钥匙放回口袋,和朱灿打了个招呼,向广场另一边走去。

    本来今天晚上不是他巡逻的,但是因为出了这种事情,起源多多少少是他引起的,所以蒋山让他守一个星期的夜班。

    而巡逻都是两个人了,这次夜班,很巧,是他和朱灿。

    对于朱灿这个人,从最初的华信酒店的熟络,到现在的平淡,萝卜也感觉到他貌似性格转变的有点大,而且很孤僻很冷。

    陈龙性格也转变了,变得沉默寡言,但是他还是和大家相处的很融洽,只不过是异化和战斗,让他变成这样。

    而朱灿的转变,萝卜也没多想,也是估计是末世的残酷,让他变得这样。

    抽着烟,心里想着那个死去少妇的头颅,整个人不由的一抖。

    看着漆黑一片的广场,没来由一阵心慌,拿着手电,靠着墙角走去。

    “t,也不知道这b干吗杀这两人,脑子有病吗?”

    嘴里骂骂咧咧的,萝卜想着被抓的杨毅,他已经认定他就是凶手,所以有点恨的牙痒痒。

    “羡慕三哥那么久,好不容易有个少妇可以玩,就这样没了,狗日的!”萝卜越骂越难听,确实他很愤怒。

    被人杀掉自己的女人,还有被据点的人怀疑,还有被蒋山责骂,所有种种,都让他很愤恨杨毅。

    一脚踢开面前的易拉罐,“咣当”的响声在安静的夜晚响起,不由让他一惊。

    丢掉烟头,继续掏出一根,点燃,看了看周围漆黑的一片,用手电照射了下,阴森森的,没有什么情况。

    刚想掉头走回台阶,“啪嗒”一声脚步声,让他整个人一阵鸡皮疙瘩,急忙转身,手电随之照去。

    “谁!”一声大喝,萝卜看向被照射的人影。

    “萝卜,是我!”朱灿的声音从亮光中传来,他安静的注视着刺眼的亮光,竟然不在意手电的光亮。

    萝卜连忙把手电朝下,对着他低声骂道:“你t路不会大声点啊,吓我一跳!”

    吐出烟圈,抬头看着朱灿,开口道:“你不是去那头了吗,怎么过来了?”

    朱灿微微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只是和你谈谈晚上的事情。”

    “有什么好谈的,都抓到凶手了,那个死杨毅,神经病,好好的杀人干嘛?”

    萝卜骂了一句,仿佛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毕竟凌晨深夜谈这种事情,总是慎得慌。

    朱灿扶了下镜框,走到萝卜身边,拒绝了他递过来的香烟,笑着说道:“你真的觉得杨毅是凶手吗?”

    萝卜愣了楞,不过立马回过神来接着说道:“那还有谁啊,就这家伙隐瞒异化,而且还反抗,不是他是谁啊?难道是鬼啊!?”

    朱灿听着萝卜的话声,轻轻笑了出来,拍着他的肩膀,靠着他走到他的背后,低声说道:“那如果就是鬼做的呢?!”

    萝卜的瞳孔突然急速收缩,整个人感觉到了一阵窒息的压抑,后背仿佛被针刺一般的疼痛,刚要有所动作。

    一道银光从他眼前闪过,笔直划过他的脖子,只感觉整个人轻松的飞了起来。

    一道道念头从记忆深处传来,“你异化后有没有觉得特别想吃东西”“你对鲜血有没有特别的感觉啊”“我洗下手,马上就来”,一道道朱灿的表情,微笑,话语,以及黑暗中从嗜血表情转变成微笑的脸庞。

    视野天翻地覆般的旋转,当萝卜念头还存在的瞬间,他看到了朱灿激动的蹲在阴影处,正在啃食着自己的身体,他脸上的表情是如此的愉悦,如此的兴奋,而又如此的满足。

    “咚”的一声,头颅终于从高空掉落地面,安静的躺在鲜血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