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末世之无尽商店 > 第一百零五章 朱灿
    雨不知为何开始有点大了起来,凌晨时分被雨淋着,宁江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

    不过这点凉意,和眼前站着的朱灿给他造成的阴冷,更本不堪一提。

    他的心很急很急,如果只是朱灿,他或许不会有这么激烈的心理变化,但是身后据点围栏外那成群的丧尸和拟人兽,让他的心神大乱。

    “是你,朱灿!”宁江咬着牙,手中的八荒已经出鞘,不需要怀疑了,朱灿的行动证明了一切。

    面前躲在雨衣的人影,缓缓的用手拉开头上的帽子,雨水淋湿在他的头顶,顺着他那乌黑的头发,流到了苍白的脸颊。

    朱灿微微笑着,看着紧张的宁江,咧着嘴开口道:“那个,也不完全是,不过也差不多吧。”

    淡定的语气,让宁江整个人怒气上涌,手中的长刀,向着朱灿挥去。

    “别急,我会让你慢慢的死,看着自己的鲜血流尽...”

    朱灿的话语依旧随意,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中,这让宁江整个人暴怒异常。

    他现在想要击退朱灿,然后给蒋山和据点里的人报信,不然这里的所有人都很危险。

    刀光在夜色中掠过朱灿的脖颈,退后的怪异男人,依旧微笑着,也抽出了长刀,向着扑来的宁江袭去。

    长刀撞击在一起,透过雨水,散发出脆响。

    宁江左手扔掉手中的刀柄,直接向着朱灿脸颊袭去,“铛”的一声重响,再次被朱灿用刀刃挡住。

    左手的雨衣瞬间破裂,露出了手臂外围刀刃般的存在。

    宁江已经开启了异化,整个人如同一头孤狼一般,冲向朱灿。

    朱灿急速向后退去,嘴里却不停的开口道:“你知道吗?我砍下萝卜脑袋的时候,他还在和我说话,这个人真的有趣。”

    “啊!!”宁江暴怒的吼着,手中的长刀越发急促,整个人在雨中夹杂着雨水,向着朱灿掠去。

    长刀相交,重响不断,朱灿仿佛对宁江的左手有点顾忌,整个人一直在躲避着挥舞过来的左手。

    雨衣开始完全脱落,宁江和朱灿都湿透的在雨中激战。

    “我和他不相上下,而且他的异化我从未看到过是什么,不能拖,我要先去报信,只要陈龙和光头权发现这里的战斗,朱灿就死定了!”

    宁江心里着急的想着,手中长刀不停,呼吸越发急促。

    朱灿脸上的眼镜被雨水打湿,不过依旧用手扶了下,开口道:“对了,你可能不知道,你们异化者的血肉真的好美味,果然普通人确实不能和你们相比,我把萝卜的身体藏在我的房间里,吃了好久!”

    宁江顿住了,整个人仿佛遇到什么大恐怖一般,停顿在雨水中。

    他的双眼整个放大,看着面前露出尖牙长舌的朱灿,他突然意识到,可能他们都想错了,朱灿或许已经不是异化者,也不是人类。

    心中本来的想法是打算击退他,然后脱身在去报信,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宁江整个人的表情变得出奇的狰狞。

    “我要你的命!”雨水混着唾液从宁江口中喷出,整个人瞬间爆射而出,手中长刀急速挥去。

    朱灿笑了起来,他的目的达到了,他就是要激怒宁江,让他和自己缠斗,这样自己才能为这些拟人兽和丧尸,争取时间。

    犹如疯子一般,宁江双手握刀,不管不顾的向着朱灿挥舞,他爆发着有史以来最强的力量和速度,他想要杀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朱灿也感觉到了压力,也开始认真对待,不过或许是实力使然,朱灿还是有点压制着宁江。

    两人都是毫无章法的挥舞着长刀,都是凭着经验和一些使用的技巧,撞击声不停。

    歪头躲过横着掠过的长刀,宁江左手向前扫去,能感觉到割开了对面朱灿的衣服,但是视野也看到回身的长刀,向着自己脖子飞来。

    一咬牙,低头向着朱灿的肚子撞去,手中长刀一挡,左手笔直向前。

    朱灿一惊,昏暗的雨夜中,两人的视线根本就不好,除了地面上掉落的手电的光源,还有天空上月亮那隐隐约约的月光。

    肚子被划开,朱灿能感受到疼痛,不过他咧嘴一笑,不管不顾,双手调转长刀,插向宁江的背部。

    翻身一滚,宁江急促的后退,不过背后还是受了一刀,鲜血流了出来。

    但是看着朱灿腹部被自己左手划开的口子,他觉得不亏。

    “你觉得这样对我有用吗?”朱灿微微笑着,淡定的看着宁江,左手一抹腹部,本来流血的伤口渐渐愈合,但是一层丧尸皮革般的结构组织,显现在宁江眼前。

    “果然,你t是人类!”宁江慎重的看着朱灿说道,在确定这一事实的时候后,整个人紧张的颤抖了起来。

    朱灿点了点头,雨水顺着他脸颊留了下来,“对啊,这都被你发现了,你好厉害”仿佛很开心的,他拍了拍手。

    “不过,我不会让你活着回去的!”从那个大的已经称不上嘴巴的口器中,朱灿发出尖锐的嘶吼。

    宁江看着朱灿身上恐怖的非人变化,整个人热的发烫,他恐惧兴奋而又充满着杀意。

    “嗵”两个非正常人类,撞击在一起,双刀交替撞击,朱灿左手抓向宁江,而宁江也左手手臂的利刃也划过去,相互撞击。

    朱灿那变长的指甲和刀刃装在一起,发出点点摩擦声。

    宁江还待动作,但是右手上不知什么时候缠上了一条长蛇般的尾巴,“啊!”他一声嘶吼,左肩部被一只硕大的鼠头咬了上来。

    这鼠类拟人兽已经翻过围栏,冲入据点内部。

    朱灿把握住了这点,手中长刀向着宁江被绑住的右手斩去。

    那嗜血而又狰狞的眼光,透入的是如此兴奋的恐怖,带着诡异的笑声,让宁江目光中透露着绝望。

    ....

    ....

    安静的宾馆大厅内,光头权和陈龙抽着烟,坐在沙发上。

    两人都自顾自的想着事情,本可以休息的两人,都对今天晚上可能发生的变故,显得异常紧张和激动。

    紧张是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而激动,确实对于凶手可能暴露身份的期待。

    雨有点大了,陈龙站起身看向窗外,开口道:“光头,你说宁江怎么不回来转转!”

    光头权听到话声也站了起来,和他并排站在一起回道:“是啊,这么大雨,回来避避雨啊,不过可能这几天的事情,需要他认真点巡逻!”

    陈龙点点头,对于在据点和宁江关系最密切的他,总是感觉到一丝不安。

    拿出夏真给与的对讲机,开始呼叫,但是宁江那边没有接通,这让本来还淡定的两人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陈龙回过神,开始呼叫岗哨,但是也是没有接通,两人对视了一眼,一份紧张暴露在彼此眼中。

    光头权转身冲向大门,被陈龙一把扯住,不理解的看着他,“你在这守着杨毅和宾馆,我一个人去,你叫三哥来!”

    陈龙决绝的眼神,让光头权默默的点了点头,确实宾馆有个不稳定因素在,需要有人留下。

    接过对讲机,看着陈龙拿起长刀,连雨衣也不穿,打开大门冲入雨雾中,光头权缓缓的坐下,整个人靠在了沙发里。

    脑海中莫名想起了自己小弟油条的身影,不知道为何,有点挥散不去。

    拿起对讲机拨通了蒋山的号码,“怎么了?”很快接通,里面传来蒋山平静的声响。

    “出事了!”光头权简洁的回了一句。

    对讲机中,短暂的停顿。

    “我知道了!”蒋山的话语传来,依旧淡定以及平静。

    不过让本还紧张异常的光头权,渐渐安稳了下来。

    看着窗外的雨雾,缓缓吐出烟雾,空旷的大厅里,他独自一人安静的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