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末世之无尽商店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勇
    视线有些模糊,耳边不停的嘶吼以及拟人兽的厉声鸣叫,充斥着本就嘈杂的听觉,呼吸渐渐急促,能感受到心脏的剧烈的跳动,然后从血液中传输力量给予全身。

    劈开一头扑来的尸鼠兽,宁江手中的斩马刀顺势一撩,剁入前冲倒地的拟人兽脖颈,已经太多次的战斗,让他的刀刃凭着感觉,精准的切到他想要到达的目标。

    “咔擦”

    脆响声中,拟人兽的脖颈被切开,刀刃嵌入其中。

    还来不及收刀,身边两只尸鼠兽已经冲来,尖利的门牙,在被污血沾满的夜视仪镜头下是如此的可怖。

    宁江左手一展,用力向前挥去,口中低吼。

    “异化!”

    “噗噗!”

    左手臂上夹克袖子破裂的声音,瞬间被对面尸鼠兽的嘶吼盖住。

    宁江的左手划过两只拟人兽的头颅,污血飞溅的瞬间,能看到它们的鼻子被整个削了下来。

    右手用力,一把扯回卡在还在挣扎的尸鼠兽脖颈的斩马刀,右腿用力踢开它,整个人向后一仰,躲开两条抽来的尾巴。

    身体中的感知在不断的预警,区别于蒋山的本能感知,异化者在不断变强的同时,五官感知也在进化,他们的听觉视觉嗅觉味觉触觉,都在进化。

    而最直观的就是对于战斗的本能,以及危险的避让,当然,不能和蒋山这种无尽商店出品的技能想比,蒋山的本能感知,只要是在一定距离内有杀意或是冲着他来的威胁,感知到就能瞬间报警,让他感觉到危险。

    而异化者和特殊异化者的预警,就像是五官感知的扩散,只有在聚精会神的战斗中或是观察中,才能感受到,如同有人握着刀冲向你,而你正在认真的观察要过来的敌人,身体的五官会让你听见风声,或是脚步声,以及一种杀意。

    不过现在宁江周围的视线和听觉干扰严重,他弯腰躲开了尸鼠兽的长尾,但是面前又有几只尸鼠兽扑了过来。

    宁江双眼一睁,斩马刀撑着地面不让自己倒下,整个人无法避让,左手用力向前挡去,手臂上的伸展出来的刀刃,如同一把砍刀,那样锐利。

    “嘭”

    巨响中,面前的几只尸鼠兽,被一面巨大的盾牌击飞,一个庞大恐怖的身影,挡在了宁江面前。

    光头权那张变大后狰狞无比的巨脸,把可以松紧的夜视仪撑得更加怪异。

    他因为异化的原因没有佩戴面罩,那张大嘴咧着嘴角笑着说道:“宁江,撑不住了就说,嘿嘿!你权哥帮你顶着!”

    “草!”

    宁江用力踢了他一脚,只是踢在那如同柱子一样巨腿上,毫无反应。

    一把站起,宁江转身冲向扑来的兽群。

    视线边缘,能看到光头权赤裸着身躯,左手用那扇如同门板大小的巨盾,不停撞击着冲来的尸鼠兽,而右手挥舞着修罗,如同狂怒的巨人,威势不可阻挡。

    ....

    ....

    “来啊!”

    陈龙亢奋的怒吼着,仿佛在宣泄心中的郁气。

    他的脾气一直都是直来直去,不会隐藏自己的本性,但是在末世中第一次受重伤,再是看着光头权和宁江的异化强大,让他陷入了沉寂。

    接着断臂,兄弟的死亡,让他更加陈言寡语,他如同一个普通人仿佛受到了打击和刺激一般,整个人透出一股腐朽的气息。

    他的心情,宁江光头权,以及蒋山都了解,这种从领头者变成一个累赘,以及队伍的弱者,都是所有人能够感受的。

    更别说断去一臂,对于他的损伤,对于以后力量的提升,会有多大的阻碍。

    不过还好特殊异化的展现,以及他独特的鳞片那坚实的防御,让他从新找回了自信,但是他那对于拟人兽的恨意,更加狂暴,那种想要无尽宣泄的愤怒,在此时展露无遗。

    右手握着斩马刀,不管不顾,任由尸鼠兽的利爪抓在胸口,陈龙一刀狠狠的剁在面前的拟人兽头顶,力透纸背,尸鼠兽的头顶皮肉骨头瞬间被他剁碎,而脑中的大脑瞬间如同浆糊一样被他的力量,穿透震碎。

    瞬间回刀,一脚踢开一脚死亡的拟人兽尸体,右手带着斩马刀如同抡圆的扇面,挥洒开去,几只冲来的尸鼠兽,都尖叫着被刀刃击退。

    陈龙异化后战士的鳞片,不但拥有强悍的防御,也有那种提升的力量,更别说他在独臂后,所有的事情都要交托给他的右手,使他的右臂力量更甚一筹。

    “啊!”

    一声怒吼。

    陈龙左腿一阵刺痛,低头看去,只见一只尸鼠兽,咬着他的左大腿,试图撕咬下一块血肉。

    不过还好,战斗军裤下穿着链甲一样的,用细铁链做出的战裤,让尸鼠兽一时间无法得逞。

    陈龙举刀过顶,一刀狠狠的插入拟人兽那恶心的脑袋中。

    污血飙射而出,夹杂着各种脑浆污垢,但是陈龙无心去管。

    他的异化鳞片,全身上下只有上半身布满,然后到脖子,再到手臂顶端的手腕,手掌是没有鳞片的,而他腰部以下的下半身,也是毫无鳞片,所以,他和宁江都在腿部穿上了交易点内非常抢手的链甲裤,防止拟人兽的攻击和伤害。

    链甲在交易点的人气有限,毕竟它直观看上去没有鳞甲有效而且厚实,但是链甲裤,却非常抢手,因为交易点没有鳞甲裤,但是有铁甲,可是价格很贵,又看上去笨重不方便于战斗奔走,所以交易点的幸存者都把目光注意到了链甲裤上。

    轻便,防御也不差,而且不影响活动,抗刀剑损伤,所以它非常抢手。

    陈龙现在靠着链甲裤的防御,抵抗住了尸鼠兽的一击,但是链甲裤上,被咬的地方,明显能感受到铁链的崩断,以及拟人兽这一击造成的咬合力,让陈龙的腿上依旧出现了一个印痕,只是还未破皮,但是非常疼痛。

    左腿一脚鞭腿抽开被他穿头的尸鼠兽,陈龙心中一凝,他仿佛能感受到一种莫名的直觉,貌似面前这些围过来的尸鼠兽,都发现了他的弱点,双腿,而他也要更加小心的保护好自己的双腿,免遭这些拟人兽的伤害。

    腿部没有鳞片的保护,虽然在日常的观察下,发现了不同于普通皮肤的坚硬,但是陈龙知道,他的双腿还是不能像布满鳞片的上身一样,抗住拟人兽的伤害。

    而没有鳞片的头颅,不需要多说,人类和拟人兽一样,头永远是最重要的,他所有的警戒都是在防备自己的头颅受伤害。

    左右打量了下蠢蠢欲动的尸鼠兽,汗水已经湿透后背,众多的幽绿瞳孔,从视线中不断移动,这些拟人兽仿佛让他感受到一种智慧的体现。

    “来啊!”

    陈龙本能的感觉不能坐以待毙,他冲了出去,以静制动,不是他的本性,而先发制人,永远是他异化后力量的,永恒展现。

    刀光在探照灯掠过的瞬间闪烁夜空,独臂男人那坚实的背影,勇猛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