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末世之无尽商店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疗伤
    水中的躯体能感受到药水给与的治疗和温热,也能感受到身体内部带来的疼痛以及刺激,那是一种受伤后的疼痛,也是一种仿佛有新生物质在体内滋生的力量。

    蒋山很清楚自己的异化力量,在不断击杀拟人兽中,慢慢的进化和强大,而现在击杀朱灿这个变异拟人兽后,貌似又跨过了一个瓶颈。

    这骨头上带着黑色纹路的显示,就是最好的证明。

    自己的异化是偏向于防御的,体内的黑色肌肉的黑色物质,一直都给予他非常强悍的肉身防御,体表的黑色纹路显示就是直接的证据,而此时骨头上的黑色纹路,是否也预示着这些异化的力量,渗透了肌肉向着骨骼蔓延。

    他混乱的意识,在不断的思考和琢磨,不过也只是一些猜测。

    不过很快,他就无心管理这些事情,因为身体的疼痛越发明显,而体表长出的肉芽在不断的让他忍受着非人般的折磨。

    能感受到这样的疼痛和无力,应该和战斗续行这个技能脱不了干系,这个技能后面的介绍也写的很清楚,触发条件开启后,脱战后会有很大的副作用,如同一些强悍的技能和突然爆发的战斗力,都是需要后果承担的,蒋山能感受到貌似战斗续行的后果,应该也就是类似,比如脱力,伤势加重等。

    不过还好他有无尽商店,和这些药物,让他有活下去的资本。

    蒋山的脑子有些混乱,整个人泡在水中,想要睡去。

    喝了几大口的药水,把头枕在浴缸边缘,他整个人昏昏沉沉的真的睡了过去。

    生存车内非常安静,灯火通明的车厢内,只有小黑乖巧的趴伏在地面,仿佛守卫他的战士。

    车外,夜越发寂静,不过这样的夜色中透露着一份别样的凝重。

    ....

    ....

    “疼!”

    “疼!疼!鲍辉nt一点不行啊!”

    安静的酒店大厅,被这一声有些凄惨的男人叫声,打破了沉闷的气氛。

    光头权坐在休闲区的沙发上,看着身前的男人,大声叫道。

    鲍辉手中抓着手术缝合针和线,套着橡胶手套的双手布满了鲜血,抬起的头颅看着身前的胖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胖子,将就下吧!就我一个人还算好,能给你缝合伤口,忍一忍吧!”

    说着手边抓起斩马刀,把连着刀鞘的斩马刀横着塞入光头权的嘴中,手中不停开始继续缝合了起来。

    “啊啊!!”

    “额..哦!”

    光头权额头冒着汗,也知道男人的话语,只能忍着疼痛安心让鲍辉缝合腹部的巨大伤口。

    宁江右手骨折了,陈龙只有一只手也受了重伤,而张清扬看着他腹部刚才露出的肠子,早就已经去吐了,另外交易点的几个女人,他也无法开口,毕竟这是三哥的女人,所以鲍辉上场了。

    相对于几人的伤势,鲍辉受伤最轻,一些体外伤,无关大碍。

    听着休闲区光头权不断的呻吟,宁江包扎着自己的右手,整个人有些阴郁。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诡异中透露着各种莫民奇妙,以及非凡的恐怖。

    从尸鼠兽群,再到蛇蜥兽群,再是突然冒出来的已经死去的朱灿,都让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突发事件。

    而现在虽然看上去这些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是这些莫民奇妙的诡异,都一直回绕着他的脑海中。

    “朱灿怎么没死!?”

    “怎么变成了拟人兽?”

    一个个奇怪的问题,让他自己都不觉的头大。

    回想蒋山的可怖伤势和摸样,宁江不由手上一重,倒吸了一口气,这样的伤势,没有人能够活下来,那样的爆炸那样的冲天大火,而那个男人却还想要站起来,还能说话,真是...

    宁江不知道用怎么样的词语形容。

    脑中想着事情,手上不停,夹板被他自己固定住,然后用绷带包裹,他折断的右手也终于差不多简易的包扎了。

    脚步声传来,只见张清扬从大厅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手上拿着一些瓶瓶罐罐,然后开始给几人分发了下去。

    “江哥龙哥权哥,这是三哥留在这里的药物,三哥早就说过,有突发情况,就随意使用!霞姐吩咐我拿下来给你们疗伤!”

    宁江接过手中的金色药水,他记得这个药物,是当初三哥给与过他的,貌似叫做太阳神水,和一款叫做热血传奇里面的药物是同样的名字。

    他们身上都备有几瓶蒋山给与的药水,不过都是被红药的血红药水,这次战斗都放在交易点的自己房间,没有带下,此时手上拿着也被交易据点称作金药的太阳神水,宁江也不客气,一口咬开木塞盖子,吐出盖头,仰头大口喝了起来。

    体内的伤势,以及右手的疼痛,让他能感受到身体的不适,他确实也需要治疗。

    冰冷的药水入喉,一股温热从身体内散发,整个人暖洋洋的,非常舒服,不断体内的疼痛缓解,而且整个人仿佛精神轻松了许多。

    宁江拿开药瓶,打了个饱嗝,呻吟了一下。

    看着手中瓶中还剩下不多的金色药水,直接对着自己的右手,浇灌了下去,瞬间本来喝下药水后减少疼痛的右手,仿佛被打了麻药一般,有点失去知觉,一种麻麻热热的感觉油然而生。

    随手把空瓶子一扔,左手从口袋掏出香烟,叼着嘴里点燃,抽了起来,而身体也靠着沙发,松弛了下去。

    还没抽两口,边上一直包裹着纱布的手伸了过来,一把夺走宁江的香烟,然后自顾自的靠着墙面抽了起来。

    “靠!”

    宁江抬头白了一眼陈龙,只能又掏出一根烟自顾自的点燃。

    陈龙的伤势虽然重,不过也因为他异化的强悍防御,让他多少免除了外在的损伤,只是被击飞后撞入大楼内,导致胸口的一些骨头碎裂,而且内出血。

    不过他在回到酒店第一时间,就喝了自己储备的红药,所以现在状态恢复了一些。

    确实蒋山这些神奇的药水,对于他们来说太过及时。

    “想什么呢?”

    宁江看着陈龙开口说道。

    陈龙视线飘过休闲区,然后看着被座椅挡住的棉鞋停车场的窗户,看向了休闲区另一边安静非常的人群。

    那里陈城的一堆人马,正安静的在那休息,一个个靠着座椅或是地面,已经貌似都睡着了。

    酒店一楼的交火,也是在他们进来后才了解,尸鼠兽发现了他们,而他们开始开枪还击,蒋山修建的防盗窗有些已经被尸鼠兽的利齿破坏,所以现在用重物和座椅阻挡着。

    而蒋山貌似击杀了朱灿后,导致拟人兽的溃逃,也让陈城他们没有太多损失,所以他们在紧张和压抑下,一松懈,都安静的睡去,不过能看到还是有几个人坐在椅子上假寐,貌似是站岗的。

    陈龙看了看他们,摇了摇头。

    “我在想三哥!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这么重的伤!哎!”

    一声叹息,让紧张的气氛,更加压抑,宁江也抽着烟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