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末世之无尽商店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祭奠
    张玲不同于边上的男人们,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旗袍,把自己玲珑剔透的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搭配黑色高跟鞋和肉色丝袜,头顶戴着一顶黑色的贵妇帽,整个人气质和性感搭配的非常完美,把她少妇的诱人和成熟,体现的非常恰当。

    一边的王霞就和她不同了,她的装备和男人们一样,干净利落的黑色修身西服,依旧扎着的马尾辫,整个人青春英气而又可人。

    而顶着一头白色短发的高倩,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不同了,上身一件修身小西装,下身一件黑色西装短裙,两条光洁笔直的长腿被过膝高筒靴包裹着,在风中若隐若现,身后一件黑色的风衣,被她披在肩头,现在这个温度,确实可以穿大衣了。

    后腰在风衣中横着微微露出两头的刀鞘和刀柄,也增添了女人的那种威势以及诱惑,那鲜红的双唇搭配着墨镜,让人看的把持不住。

    酒店门口围观的幸存者,都往后退了退,对于交易点貌似最近第一次的行动,他们都不得而知,但是能从他们正式的装扮,能猜出他们可能要去干什么大事。

    蒋山看了看身边宁江等人的打扮,笑了笑,黑色西装是张玲的想法,老王头已经去了,几人都是和他认识很久了,心里多少都很难过,所有就像末世前一样,去祭奠逝者,一身正式的黑色装扮,显得尊重。

    宁江陈龙手中都抓着斩马刀,一个个显得英气不凡,在末世后强壮许多的身体,让他们都显得那样的挺拔,不过陈龙一只手空荡荡的袖子,显得有点怪异。

    边上的光头权,一身宽松的西装,显得有点紧绷,那硕大的肚子,撑的衬衣有点鼓涨,敞开的西服,虽然不能和蒋山他们比,但是也算威势不凡。

    张清扬把西服的扣子扣上,束了下袖子,关上酒店大门,然后跟上了几人。

    酒店交易点内,陈城等人已经在上两天随着鲍辉返回轻纺城据点,而鲍辉也因为蒋山的任务安排,还没有返回。

    蒋山带着墨镜的脸,抬头看了看阳光明媚的天气,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转头看了看身边的男男女女,这些都是他的伙伴,也是跟随他的人,心中一种莫名的感受传来,不过他很快调整了心态。

    拍了拍边上张玲的翘臀,在女人娇羞的表情下,当先想着机场据点边缘走去。

    ....

    ....

    机场交易据点边上,靠近机场跑道方向的一片田野上,一大群人正站在那一动不动。

    人群聚集在一起,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或是在思考着什么,都是面朝前方的地面,安静沉默。

    一座不算大的坟墓,显露在人群身前,小土包一样的坟头,一看就是人工搭建,前端的一大块石板,上面刻着几个大字。

    “民兵团首领王民兵之墓”

    能看出是用刀剑雕刻而成,字体虽然有些凌乱,但是还算像模像样。

    蒋山默默的站在墓碑前,心中有些情绪在翻涌,对于老王头,或许这里除了麦子和几个民兵团的老伙计,他也算对于老王头交情很深了。

    相处过一段时间,对于老王头的老实爽气,以及有担当,他非常清楚,只是现在看着面前的墓碑,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很多事情,你无法躲避,就像老王头一直站在麦子身前一样,他知道自己的位置也知道自己的责任。

    蒋山有点感叹,又有点忧伤,很多一起经历过战斗和生活的人,在不断的离去,他无法避免,但是他希望自己能够把握住他们,让他们能够更好的活下去。

    吐出一口气,蒋山摘下鸭舌帽,瞬间那一毛不拔的光头,暴露在空气中。

    举起手中点燃的三根香,双手缓缓举到胸前,向着王民兵的墓碑前恭敬的鞠躬。

    身后依次是张玲王霞高倩,然后是宁江光头权陈龙张清扬潘大头,再是铁头帮的三毛等人员,都跟着蒋山一起,举着手中香安静沉稳的鞠躬。

    鞠了三个躬后,蒋山俯身把香插在墓碑前,然后身后的人群依次把墓碑前的地面插满了香。

    看着站在墓碑边上的麦子,和民兵团的成员,蒋山能感受到他们的悲痛,已经无法表达的辛酸。

    老王头一直是他们的精神支柱,现在被拟人兽杀害,麦子担任起了民兵团首领的位置,但是大家都知道老王头在他们心中的概念无法比拟。

    不过这需要时间的适应,一个团队,在末世中生存,永远都是在战斗和死亡边缘的历练,才能让他们团结和强大。

    蒋山看着麦子,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能不能担当起这个重任。

    走到麦子的身边,拍了拍麦子的肩膀,能感受到他身体的颤抖,悲伤如同化不开的油墨,在气氛中渲染。

    “以后的路还很长,想要带着老王的团队继续走下去,就努力变强吧!有什么需要和我说,能帮的我会帮你!”

    蒋山的手捏了捏麦子还算健壮的肩膀,他低声说道。

    麦子抬头看着他,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只是安静的点了点头。

    蒋山转身走开,安静的在一边掏出香烟,而张玲乖巧的拿出火机,帮他点燃,几人就这样看着这里安静的一切。

    “麦子,以前的事情就不去说了!以后用的到我潘军的,用的到我铁头帮的!尽管开口!”

    潘大头看着眼前的麦子,吐出一口气,有些低沉的说道,对于老王头以及麦子的关系,他最是直接,他们相互作对再到拉拉扯扯从乐社到现在,真的如同冤家和伙伴。

    宁江等人都是安静的站立着,对于麦子和老王头都很熟悉,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他们不好开口劝解什么,一切都是成长的过程,就像当初在奉县的他们一样。

    蒋山掏出三根香烟,从张玲手中接过火机,叼在口中点燃,然后依次摆放在老王头的墓碑上。

    “老王,抽根烟再走吧!一路顺风!”

    蒋山再次鞠了个躬,然后带上帽子,转身就走。

    高倩等三个女人,也跟着他鞠躬然后跟上离开,宁江等人同样依次而行。

    等潘大头的铁头帮也走了,此时安静的田野间只剩下了麦子和民兵团的人,没过一会在麦子的招呼下,民兵团的人也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安静的站在老王头的墓碑前。

    扶着墓碑,麦子整个人无声的颤抖,泪水终于压制不住的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