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末世之无尽商店 > 第三百七十章 一切都在掌控中
    ,。

    “嗤...嗤啦!”

    刺耳的摩擦声,在地下车库二层回荡,这种让人听得毛骨悚然的声音,确实非常刺激而又难受。

    不过在场的众人,没有去多管这些无关重要的事情,现在他们更加关注到底谁能获胜。

    宁江长刀不断划过柱子,能看到他和宋飞经过的地方,一根根的柱子和墙面,都被斩马刀划出了条条巨大的划痕,显得有些狰狞。

    “跑啊!继续啊!”

    宁江嘴里不停,他也感觉到了面前男人应该是在想着办法,蓄力一般的给与自己致命一击。

    可能宋飞也清楚,自己的小弟出卖了自己,那他的异化一定也早就被交易点的人所了解,这是他这场战斗中的薄弱点。

    秘密被人发现了,就不是秘密了,更别说在特殊异化者战斗中,起到至关重要的异化展现,这第一的碰撞。

    蒋山和交易点的几个人都说过,特殊异化者中也是分强弱不同的,每个人的异化展现,可能不同,但是一定会存在着强弱差异,以及克制和被克制。

    就相当于陈龙这样的防御类异化,一定会有所克制类似于攻击形的异化,而光头权这样身躯巨大力量展示的异化,一定被速度类的异化者克制,不过这不是关键,最关键的还是异化的熟练和成熟。

    异化是会不断进化的,从光头权异化后身高的不断拔高,到陈龙的鳞片覆盖面增加,以及宁江现在双都能变成刀刃,异化确实是需要在搏杀中进化。

    所以,就算一个人的异化克制那个人,但是如果他是个不成熟,没有进化完全的异化,而另一人,他的异化已经非常成熟,这种类似于完全体和成熟体的差距,依旧是无法弥补的。

    而现在宋飞已经失去了他的先,宁江好整以暇,步步逼近。

    错开一辆荒废的汽车,宋飞左撑着车前盖,右刀刃挥向宁江,想要尝试攻击。

    “铛”

    脆响中,宁江轻而易举的接下了他的攻击,他也发现了,宋飞不擅长使用斩马刀。

    宋飞满头大汗,背后也已经在瞬间的战斗下湿透,冬天本来寒冷的车库,他竟然燥热不减,披着的外套,有些碍事。

    宁江站在车子的对面,看着车子另一边的宋飞,中的长刀搁在肩膀,歪着头,有些无趣。

    “别这样行不,你的异化呢,使出来啊!我看三哥他们都快睡着了!”

    随意,挑衅的话语,让宋飞压抑的怒火上涌。

    “等下,我脱下衣服!”

    宁江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宋飞的意思。

    “脱下外套,有点热!”

    这下宁江算是反应过来了,伸出左,示意继续。

    “哈哈哈!!”

    笑声从远处传来,原来是看着两人的光头权,听到宋飞的话语,不自觉的笑出了声,连蒋山都有些憋不住笑意。

    生死决斗,宋飞这样的话语和表现,显得太过软弱。

    “人才啊!”

    蒋山揉着边上女人的胸口,在女人欲拒还迎的态度下,看着远处,表情有些无聊。

    他计算了一下,如果是自己,在瞬间怪力和急速的爆发下,宋飞没有一点会,就会被自己那强悍的攻击瞬间斩杀,连开启异化的可能,都一点没有。

    宋飞脱下大衣外套,眼角撇过车子一边的宁江,中的斩马刀瞬间爆射而出。

    如同甩标枪一般,将中的长刀,扔向了仿佛松懈等待他脱完衣服的宁江。

    “铛”

    宁江双举刀,因为距离很近,险而又险的侧身挡开了急速飞来的长刀,嘴里的骂声随着被偷袭后退的身体,直接彻响车库。

    “好胆!”

    迎头,一件黑色大衣凌空飞来,当住了自己的视线,这让宁江有些被动。

    宋飞知道,在这样的情况和压力下,他一定要想方设法抓住任何的会,就算是偷袭耍诈,他都要创造会,这是他唯一的活路。

    整个人在长刀飞出,然后扔出大衣的瞬间,跳上车前盖,异化在同时展开,血红的双瞳,加上纱布包裹的脸庞,显得异样的狰狞。

    身躯上黑色的长刺瞬间生长而出,他如同一个人形的刺猬,向着大衣下的宁江飞跃而去。

    “啊!”

    女人的尖叫,和在座几个男人的惊呼,对于瞬间的变动,都有些措不及。

    宁江能感受到大衣后方的剧烈响动,以及一股直逼自己身体的杀意,这种感觉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了。

    但是他竟然抽身后退,中长刀划破迎面而来的大衣,瞬间视线中,身体布满利刺的宋飞,已经从上往下,向他扑来。

    宋飞很明确,他要用他身体上锋利不下于匕首的利刺,戳穿宁江的身体。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选陈龙和光头权的原因,一个巨大的体型,完全不是他能对付的,还有一个坚硬的鳞片防御,还不一定能不能扎破。

    而宁江这个显得瘦弱的男人,是最佳的选择,而现在,他宁可用丢脸的诡计,终于抓住了这样一个会。

    能看到长发中那双有些震惊的双眼,宋飞的已经抓住了宁江迎面刺来的刀刃,用着臂上冒出的利刺,他错开长刀,右已经抓住宁江的衣服,仿佛迎接自己的兄弟一般,向着宁江用力抱去。

    他要和宁江的身体撞击在一起,这样自己异化后身上的尖刺,可以让对面的男人变得千疮百孔。

    陈龙一把站了起来,紧张的局势和瞬间被动的宁江,让他有些紧张。

    蒋山依旧淡定的看着,他对于宁江的实力,非常自信,他不会有这样的破绽卖给一个如此紧张和被动的人。

    宋飞紧张的表情,渐渐变成喜悦,右臂抓着宁江用力下压的利刺,一种入肉的结实感觉,让他激动异常。

    “就要成功了!”

    宋飞心里想着,不管不顾的抓着宁江的双肩,用力压了上去。

    宁江中的长刀以及在被他制住的瞬间被他打落,但是他没有去看宁江那刹那从慌张变成镇定的眼神,一种狐狸落入陷阱的眼神。

    宋飞激动的双眼,突然一凝,胸口的撞击感,让他发现了不对,没有刺入肉体的感觉,而是仿佛撞击在坚硬物体上的顿挫感。

    从宁江被他划开的衣服上,他看到了一件板甲,一件密封性非常好的背心式金属板甲。

    瞬间,整个人脑海中一切的想法贯通,从来车库吃饭,到宁江讲话引出老虾,在到老虾反水,再到蒋山给予自己会,在到现在的决斗,貌似一切都串联在了一起。

    一切的一切,仿佛就是一场阴谋,一场以自己为主角的,笼罩在他头顶的杀局。

    “呃!”

    宋飞慌神的瞬间,宁江不会放过这样的会,就像他一部部暴露破绽预演的一样,这个愚蠢的男人,掉落了自己和三哥的陷阱。

    变为利刃的右,瞬间捅进宋飞的胸口,男人瞪大双眼看着自己,纱布下的嘴里喷涌出了鲜血,溅射到了宁江的板甲上。

    “原..原来...一切...都是...你们...计..计...!”

    宁江没有给他在说话的会,右瞬间拔出,这次他捅入了宋飞身体向后倒去的咽喉。

    “嘭”

    身躯砸落在地面的声响,宋飞双抓着自己的脖子,鲜血弥漫全身,整个人在地面上抽搐着,他的视线看向远处长桌,那里一个男人,正安静的看着他,嘴里吐出的烟雾,让他看不真切男人脸部的表情。

    他想要呼吸,但是食道和气管已经被宁江戳穿,鲜血呛入气管,让他口中不停的血沫喷涌,挣扎着的他,仰头看着地下车库顶面明亮的吊灯,灯光如此的闪烁,但是他以后永远也看不到了。

    鲜血不停流淌的喉咙,流落地面,宋飞缓缓停止抽搐的身躯,和那不断扩大的瞳孔,渐渐失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