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镇墓兽 > 第426章 秦夫人(三)
    七天后。

    阿幽、老金、中山,乘着招商局的轮船,就像六年前的东海夜航船,穿过万里长江入海的吴淞口。

    黄浦江上,秋风秋雨愁煞人,烟雾濛濛。

    阿幽站在船头,脖颈上缠着一条丝巾,遮盖蛇猫留给她的伤痕。

    七天前,他们在广州告别了欧阳安娜。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阿幽更了解安娜了,她相信“安娜姐姐”没有说谎。从广州北上的轮船上,中山的神色凄惶,老金问他为何?他只答,看到阿幽小主遭遇危险,感到内心惶恐。

    上海!上海!

    一艘给日本运送救灾物资的中国轮船,刚刚完成任务回国,停靠在黄浦江对岸的码头。

    江风吹乱“阿幽小主”的发丝,乌幽幽的双眼,盯着陆家嘴的田野……

    上世纪二十年代,如果你站在“从苏伊士运河到远东白令海峡最华贵的建筑”外滩汇丰银行大厦的窗口,可以看到工业文明正在一穷二白的浦东大地生根萌芽。一座实验室大楼已完工,按照实用主义原则没有任何装饰,考虑到中国处于乱世,唯一要求是结实耐用。规模宏大的厂房、机库还有码头正在兴建。密如蛛网的脚手架,如同一座森严的竹林,烘托着红砖堆砌的烟囱。

    墨者天工飞行器公司,沿着黄浦江的岸边,飘扬着太白山的旗帜——中间有个圆形黑白图案:幼麒麟镇墓兽的印章。

    从广州出发之时,阿幽对老金和中山说:“上海浦东陆家嘴,哥哥魂牵梦萦的工厂,这是他的命!去那儿就能找到哥哥。”

    在十六铺码头下船,三个人渡过黄浦江,走进墨者天工飞行器公司的大门。

    为了工厂的安全,钱科雇佣了数十名武装护卫,彻夜守卫巡逻。这天已是黄昏,门房立即将三个不速之客拦下来。

    老金只说一句:“烦请通报钱总经理——立即迎接秦夫人。”

    钱科第一次见到自称秦夫人的阿幽。

    实验室大楼的三层,有间装修简单的会议室。而在三层楼的地下,则是存放灵石的仓库——按照剑桥大学物理系实验室标准建造,拥有双层墙壁与天花板,墙壁之间填充铅罐与铁罐组合,外层包裹厚木板与钢板,确保最高的密封性,避免放射性泄漏。

    李隆盛恰好也在实验室。最近几个月,他都在分析这些灵石的物理结构与元素成分,发现不同于居里夫人的研究成果。

    正在外滩酒会上的小郡王帖木儿,接到钱科的电话,紧急乘坐舢板渡江回到工厂。这个月,北洋政府的多事之秋。曹锟贿选为大总统,紧接着《中华民国宪法》颁布,被全国人民视为废纸一张。小郡王虽没接受曹锟的贿赂,却被迫来到上海安抚局势。他不是没想过辞去国会议员,但若失去这个身份,恐怕不利于墨者天工的发展,不如身在曹营心在汉。

    墨者天工飞行器公司,70%的股权归属于注册于上海公共租界的太白山公司——这家控股公司的股东只有两人:秦北洋、洪天幽。

    公司的老板娘终于登场了。

    不过,阿幽对待钱科、李隆盛、小郡王三人还是先礼后兵,还是行了个谦卑的万福礼,柔声道:“各位先生,可知我的夫君在何处?”

    实验室三楼会议室的窗外,上海的秋夜上空挂着一轮暧昧的月亮,一如仿佛从地宫壁画里走出来的小侍女般的阿幽。她的身后并排立着老金与中山,仿佛一老一少,两尊恶煞雕像,目光如同钉子,戳在对面的三个男人脸上。

    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甚至能听到自己牙齿间的打颤声。七年前,他从秦北洋手中抢走了十三岁的阿幽,用双峰驼将小姑娘从北京带到蒙古草原,却因为一场家族内乱,而让她意外地重获自由。当初还是安娜逼迫他在北大校园烧了阿幽的卖身契,如今却已是太白山刺客们的主人,这家公司的老板娘“秦夫人”。

    根据墨者天工的公司章程,总经理是这里的负责人,钱科大着胆子憋出一句话:“夫人……很高兴能接待您!我最近一次见到秦北洋,是在去年秋天,我驾驶飞艇来到太白山,运走了一批灵石,就储存在这座楼的地下仓库。”

    李隆盛补充了一句:“我最后一次见到秦北洋,是在去年春节,他一掷千金买下浦东的这块地,开始工厂的筹备工作,便离开上海回太白山去了。”

    “一掷千金?不错啊,四百万银元买地,一千万银元资本金,未来还将追加投资。你们是否知道?秦北洋一个颠沛流离的小工匠,被政府悬赏追拿的通缉犯,哪里来的这笔巨款?他是男人,自不好意思说出口——这是我从闺房枕头下贴出来的娘家钱!”

    阿幽机关炮似的说完,仿佛一家子真正的女主人降临。三个男人面面相觑,尤其是曾经把她当作婢女使唤的小郡王。

    “夫人慷慨解囊,我辈感激不尽!”还是李隆盛沉得住气,三个男人当中,就数他的年纪最长,见识过的人物与风雨最多,“墨者天工的大老板,自然是秦先生与夫人。但我们这几位兄弟,也拥有公司30%的股份。您是想要召开公司董事会吗?”

    眼看李隆盛把话题扯远了,阿幽言归正传:“我对你们的工厂不感兴趣,我只要秦北洋的人!如果你们不帮我把他找回来,我会立即召开劳什子的董事会,代表太白山撤回投资。你们如果想继续玩下去,就请自筹资金吧。”

    此言一出,钱科就像被兜头浇了盆了冷水,先不说这个董事会是否开得成,也不说“秦夫人”是否有这权利?但太白山母公司的金山银海,掌握在她手中却是千真万确。

    某种程度来说,眼前这目光幽深的小女子,或许是中国的女首富,不,就是首富?钱科心想,也许古今无不同,中外无不同,真正富甲天下之人,往往隐藏在不起眼的角落。

    李隆盛镇定自若地回答:“秦夫人,北洋是我们的好朋友,也是公司的创始人,我们必会竭尽全力将他找回来。若有消息,我会在第一时间,向太白山飞鸽传书。不过嘛,请您不必太忧虑,吉人自有天相,北洋不会有事儿的。”

    “我不想等。”阿幽的语气并无变化,目光却咄咄逼人,“要么你们帮我在三天内找到秦北洋,要么我就撤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