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 第二百零二章.老爷子心境完善,武皇与武皇也有差别!(2/4)

第二百零二章.老爷子心境完善,武皇与武皇也有差别!(2/4)

    “不是武王?!”上官远面色微沉,感受着福老身上的气息,似乎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气息……还没到武皇境!”

    不然两个皇境强者,基本上不用打了!

    “没想到啊……!纳兰洪武身边居然还隐藏了一个伪皇境的强者!”上官远心中暗道,“纳兰洪武这老狐狸,果然深藏不露!”

    “不好!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其中一名武王境强者惊呼道,“我们大意了!”

    “慌什么?!”眼见之前的计策无效,上官远此时也顾不得伪装了,沉声喝道,“我来拖住纳兰老鬼,你们所有人,全力围杀林福一人!”

    “上官家主!你……”众人心中一阵不解,上官远一个伪皇境强者,如何拖得住纳兰洪武?!

    “上官远!原来是你?!”上官远不刻意掩饰自己的声音,纳兰洪武自然听了出来。

    “是我!”上官远随手将黑剑扔在地上,冷笑一声,“既然这东西对你不起作用,也就没用了!不过……”

    只见他浑身气息也猛然拔高!高到在场所有人,都心生惊骇!

    这股令人窒息的压倒性力量……这是……

    “武……武皇?!”

    上官远冷笑道:“姬无忧那小子,果然靠不住,不过你以为只有你们能够隐藏实力么?!”

    见到上官远露出如此惊人的实力,众人登时心神大定:“杀掉林福,回过头来再收拾纳兰洪武!他们死定了!”

    纳兰洪武脚步微移,似乎打算朝上官远身旁那柄黑剑走去。

    上官远也随之一步踩在黑剑之上,随即一脚将其踢至身后:“想要?”

    他朝纳兰洪武招了招手:“来拿吧。”

    想来这样激怒纳兰洪武,应该能够拖住他了。

    只见纳兰洪武剑指一挑!

    上官远登时心中骤然一惊!觉得有些不好,却又不知是哪里不好。

    忽然感到身后有异,身子一让,只见他身后那柄剑竟如同有灵性一般,直接飞入纳兰洪武手中!

    上官远:“!!??”

    双眼死死地瞪着纳兰洪武!如同见了鬼一般!

    “你这是什么武技?!”

    “上官家主该好好出去走走了,少窝在家里净想些阴谋诡计!”纳兰洪武握住手中黑剑,随手一挥剑,只听剑身之中竟发出一声昂扬的剑鸣!

    此剑乃是深藏于麒麟崖下的一块顽铁所铸,冥顽不灵,为傅家人所不喜,而傅北海却时常带在身边,征战四方,其日久,剑中竟孕育出一丝灵性!

    而这一丝灵性,时隔两百年之久,竟再次被唤醒了!

    一时之间,剑鸣之声,声震四野,穿金裂石!

    声音竟如猛虎脱闸,潜龙出渊!

    犹如被困住两百余年的凶兽,终于脱困而出!剑音长啸,久久不绝!

    纳兰洪武竟莫名地,感受到剑中那一丝微弱的联系,不仅如此,纳兰洪武还感到,这柄剑中,更孕育着一式武技!

    如果说之前还有怀疑与疑惑,那么这一刻,见到剑中留下的这一式武技,一瞬间全都明了了!

    如果心中仍有遗恨,又有谁会将自己最后的绝学留在剑中,留予敌人!

    “这是……武技,剑气冲北冥!?”纳兰洪武的脸色一瞬间复杂无比,一张老脸挤做一团,一双浑浊的眼中悲、喜、苦、乐仿佛世间百味糅杂其中,难以言喻。

    大晋新武元年,麒麟崖统帅傅北海,自知大势已去,与晋军一战过后,自愿葬身于天牢山,并将武技传承留于剑中。

    此事已全然水落石出。

    “原是老夫,枉为小人了!”纳兰洪武长叹一声,五味陈杂的心中,虽然仍旧有愧,但一颗沉重无比的巨石,终归是落下了。

    他那双充满褶皱的手轻轻抚摸着黑剑的剑身,就仿佛见到了多年的老友:“且安息吧……”

    上官远看着眼前的纳兰洪武浑身气息激荡,心中惊疑不定,心知不能再等下去了!

    凝聚周身武气,狠狠一拳砸向纳兰洪武!

    哪知拳还未捣到纳兰洪武胸膛,便仿佛撞上一堵墙一般!

    只见他的拳头已经被纳兰洪武右手牢牢捏住!

    纳兰洪武掌劲一送,上官远登时飘飞数十步之远!

    纳兰洪武手握剑柄,与原先的神情完全不同,此刻只剩下淡然与宁静。

    “老爷!这边快要撑不住啦!”只见福老那边,一个人与七名武王巅峰疯狂周旋中!

    “给你一招的时间。”

    “狂妄!”上官远声音微寒,“你我同为皇境,你以为能杀我不成!”

    只见上官远浑身气息鼓荡,浑身武气如狂涛骇浪一般汹涌!

    一股无形之力,竟将他缓缓托向半空!悬于身后百米断崖之上!

    他右拳抬起,气走龙蛇之势,天地之间的雨水滴落,竟在他身周数丈之外,化为齑粉!

    天空之中,电光交错,竟将他高大的身躯映得如同魔神一般!

    相比之下,纳兰洪武如同一片落花飞叶一般,轻飘飘地浮于半空,随风一吹,飘飘荡荡,浑身不见任何威势,亦无刚猛劲力。

    随着上官远拳劲击出,狂猛无尽的武气,犹如海纳百川一般汇聚于拳锋之上,劲力虬结,如蛟龙之势!

    一拳击出,霸绝威猛的拳势,仿佛要将天地也一起吞噬!

    “吞山!”

    与此同时,纳兰洪武手中黑剑微微搅动,看起来没有任何声势,相比起上官远来,就像大海狂涛骇浪之中的一叶扁舟一般。

    雨水滴落在剑上,顺着剑锋流下,亦没有如对方身周的雨水一般,化为雨粉。

    但下一刻,劲风及面,只见那股骇人无比的拳势,即将砸至纳兰洪武面门时!

    剑锋不疾不徐,缓缓斩出!

    一股无可匹敌的恐怖剑气,如同波纹般激荡而出!

    “剑气冲北冥!”

    就连天空中闪烁的雷霆,在这一瞬间仿佛也被什么所湮没!

    鲜血飞溅,上官远身后的百米断崖瞬间一分为二!

    “怎……怎么可能?!”上官远眼中的神色从难以置信转为震撼与惊恐!

    “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老夫也终于能触摸到一丝这样的境界了。”纳兰洪武摸了摸胡须,心有所感。

    “知道你败在哪里么?”纳兰洪武飞落至他近前,嘴唇微动。

    上官远瞪大眼睛无力地从天空中跌落,脸上只有满脸的震惊与错愕:“……”

    他隐约听到对方说的好像是什么……?

    “听错了!!??”

    ……

    一抹乌光,于战场上穿梭而过!

    数名武王巅峰,瞬间惊骇飞退!

    “上官远已死,说出主谋,或者死。”纳兰洪武摸着胡须,淡然道,“上官远这老家伙,绝没有这么深谋远虑。”

    雷光闪耀,所有人看着踏在剑上,宛若神魔般的纳兰洪武,心中的震撼,已无以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