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 第二百三十六章.即将诞生的新式法器(2/3)
    “这迟缓……好生奇怪?!”就在这时纳兰洪武重重地拧着眉头。

    “怎么个奇怪法?”钧阳子等人是对这些装备最为关心的。

    “这股力量就好像一直存在于我身体体内,像是散步在周身,老夫却怎么找也找不到它!更没法驱除它!”纳兰洪武道,“一直到它自行消散了。”

    “没法驱除?”蓝墨不信道,“你们武者肯定法子少,让我来试试!”

    这次他也没划伤自己,就用戟背在手臂上击打了一下。

    他现,迟缓的效果应该是作用在戟头部位,催动这柄武器后,只要戟头触碰到人,无论有没有被划伤,都会被这股力量渗透进来。

    一股极为古怪的力量传入他的体内!

    就像是某种古老的……诅咒。

    随即又活动了一下身躯,顿时感觉自己身躯也变得凝滞了许多。

    “感觉如何?”

    “好…古…怪…的…感…觉…”蓝墨声音有些糊地开口道,他感到自己体内的灵气,与这种力量似乎处于两道平行线一般,无论怎么样都够不着!

    即便他能感到这股力量并不强。

    一瞬间,他体内爆出无比强大的灵气!灵气在体内剧烈流动,也同样造成了他自身的度变得极快!

    “清虚印!解!”蓝墨须皆扬,眼中爆出一道精光,一声爆喝!

    “如何?”纳兰洪武再次问道。

    蓝墨吐了一浊口气:“不得其法,只能暴力破除,很费神!”

    纳兰洪武哈哈笑道:“知道老夫为什么将这东西弄出来?”

    他指着蓝墨手中的暗金三叉戟道:“无论魔神还是普通怪物,只要捅上一叉子,都能中招!用那里头的话说,传奇级别的!”

    步车选择的是一件增加德鲁伊技能、自我修复与聚气技能的黄金品质白狼头帽。

    聚气技能为火风暴,是德鲁伊的低级技能。

    这也是他目前能找到的最有价值的黄金装备了。

    这边厢,王泰也拿上了自己的法杖,是一根不知何种材质的木料所制的短杖。

    几乎刚刚拿到这支法杖,王泰立即兴冲冲地跑出门,口中地吟,很快便见到石板铺就的地面之下,泥土被抽离出来,紧接着在他身前凝聚成一头非石非土的两米余高的怪物来!

    “粘土石魔?!”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店门外这头石魔,“卧槽!”

    只见步车一把冲出店门:“看我火风暴!”

    说罢只见手一抬,脚下数道火蛇沿着地面蜿蜒而出!很快,身前便燃起大片火光!

    “都太弱都太弱!”宋青峰直接闯进粘土石魔身前,“看本少圣灵剑法!剑一!剑二!剑三……”

    随着他剑法施展,凝聚至极的剑气立即在石魔周身切出极深的划痕!

    “你怎么会圣灵剑法?!”不少修士懵圈了。

    “最近几集风云、步惊云得到了圣灵剑法的剑谱啊!”宋青峰继续施展手中精妙的剑法。

    “看我的看我的!”姜小月见到有热闹可凑,立即从店里边钻了出来,手中捏着一柄木剑,一声娇叱,“御剑术!”

    木剑立即化作一道剑影斩在石魔头顶!

    咯嚓!咯嚓!

    火焰之中,饱经摧残的石魔当场垮塌在地!

    王泰看着才被召唤不到十几秒的石魔:“……”

    “都比不上老夫的暗金三叉戟!”纳兰洪武随手一抖,一柄沉重的三叉戟顿时在他手中挥舞得虎虎生威!

    “你们可以了!”方启黑着脸看着坑坑洼洼的街道,“待会整条街都要被你们给弄垮了!”

    “赶紧的!让老夫好好研究研究!”钧阳子、天锋子与锻不移等炼器大师顿时看得眼热不已,虽然这些……应该可以称作法器的东西吧……并不比他们炼制出来的法器威力大,甚至纳兰洪武那件暗金长戟,也只能算是修为不高的修士能使用的极品,对他们这些大修而言威力还不够看,但其中有些属性,却是极为厉害的!

    例如迟缓、减少目标防御与自我修复等等。

    而有些属性,虽然说不怎么样,但胜在独到!可以填补炼器一道上某些方面的空缺。

    “不过……”纳兰洪武拧紧眉头,拉过钧阳子低声道,“这些东西,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好仿制的话……会不会不大安全……?”

    看着这些东西,作为一个大世家之主,所考虑的东西自然也更多,譬如说……让与他们敌对的势力仿制出来?

    这绝对是不能允许的!

    “可不要太小看我们这些老家伙了。”钧阳子指着这柄剃刀之叉嗤笑道,“老夫已经研究过了,这些东西上边,就算是一些高深的符文,也没有施加多少保护措施……”

    “说来也是,一个快要毁灭的世界,还花那份心思做什么?”钧阳子道,“当然,选材、质地、词缀顺序等等各个部分,都够大多数修士研究很久了,甚至一辈子恐怕都难得其门而入!”

    “那你还说能取得成果?!”纳兰洪武脸一黑。

    钧阳子失笑道:“你以为浩然那小子带暗黑里这么久,都在干嘛?”

    “干嘛?”

    “向他们请教锻造、附魔的基础手段啊!”钧阳子道,“前边这些匠人、法师口风都有些紧,但打到后边……还是能探到些消息的。”

    “只有入门了,才能真正搞懂这些东西!否则,你就算再怎么聪明,也不得其门而入!”

    入门!是的!玩游戏归玩游戏,但谁规定又不能在里边学点儿别的东西!

    纳兰洪武:“……”

    “之后我们无为道盟还会篆刻专门的阵法,来防止其他势力解析仿制这些东西,参与此事的炼器师不但是各派核心,更签署了极为高等的契约书,老夫干这行都几百年了,怎么会出这种漏子?”钧阳子摸着胡须,有些高深莫测地道,“老夫现在就敢撂下这话,只要老板这边不亲自插手,谁都别想仿制出来!”

    两人会心笑了起来。

    钧阳子点了点头,随即向一旁的蓝墨开口道:“师兄,可以召集诸位炼器大师了!”

    “结合机括、符文与你们修士本有的阵器一道,新炼出来的法器会有多强,老夫就拭目以待了!”纳兰洪武面带红光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