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系统的黑科技网吧 > 第七百五十章.复活吧!(求月票)
    夕阳于山谷的侧面缓缓落下,血红的阳光,竟让这原本翡翠般的山谷,仿佛披上了一层血色的薄毯。

    “吼!”一声撕裂般的咆哮,双目猩红。

    “德先生!”老兽王几乎怒吼着挣脱开几名将领,咆哮道,“诸位,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借着山谷死守,不过挣扎着苟活几日。”这名兽人王者戴着银色的面甲,虽然看不清他的容貌,但苍老的声音,仍旧刚劲而有力,“我们兽人族的战士,宁愿血染大地,也做不到让战友断后,而我们,独自逃跑!”

    “宁愿战死,也不可能屈辱地苟活!”

    “我们的力量来自鲜血与雷霆,我的力量将化作怒火与死亡!”

    “我们……无所畏惧!”老兽人高举着手中巨剑,眼前是将整个山谷出口全都围堵住的如山如海般的阴影军团。

    “我们无所畏惧!”剩余的兽人,同样高高举起手中的兵刃。

    “一群……傻瓜。”德先生怒吼着,竟硬生生地从那只阴影手掌中挣脱出来。

    说他们英勇也好,鲁莽也罢,或许……他们即便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文明,也摆脱不了某些本性,那是潜藏于骨子里的血性!

    所有兽人,竟不再退后,而是朝着眼前的阴影军团反杀而上!

    那片翠绿的山谷之中,有那么一小撮兽人,便如同一柄锋锐的长刀,直刺而入。

    “战技,意志集中。”德先生握住手中巨剑,低吼一声,随即猛地向前刺去。

    一股无形之气,仿佛炮弹一般随着巨大的剑刃轰出。

    轰隆隆!

    山谷中的树木随之倾塌,地面的植被生生被犁去数十丈,连同身前的阴影军团战士,被轰飞出数十丈远,如叠罗汉一般密密麻麻挤压在一起。

    如果是普通士兵,这一剑即使是万人军团,也能被直接一剑捅个对穿,但眼前的这些可怕的只知杀戮的阴影战士,显然不是寻常人可比的。

    很快,密密麻麻的人群又再次掩杀上来。

    “战争践踏!”德先生身旁那头牛头人怒喝一声,随即狠狠踏向地面。

    地面随之龟裂、塌陷,继而挤压着推向四周,一股可怕的震波随着大地的巨震席卷周围的一切。

    无数战士倒下,却又有更多掩杀上来。

    天空之中,骑着凶猛的黑色巨鸟的阴影军团骑士,如同陨落的流星一般,手中长枪顺着下落的力道狠刺而下。

    数十名骑士有条不紊的依次刺落,便仿佛一场黑色的流星雨!

    “碍事!”老兽人王举起手中巨剑,谁也无法想象,他是怎样做到,手一抖,便将那比门柱还粗的巨剑化作上百剑影的!

    剑分明不过两米余,剑锋却如突兀而出的百丈群山!

    轰轰轰!

    一片斩铁声中,天空中还未攻来的骑士,几乎在眨眼之间,全部化作一片血雨!

    但就在此时,一声细微的锐响划过!

    “噗嗤!”一支漆黑的长矛,不知从何处而来,竟穿过铠甲,将老兽人王整个肩膀贯穿!

    老兽人踉跄几步,勉强依靠着剑的支撑,才没有倒下。

    冷汗顺着面甲内的脸庞,滴落下来。

    谁也看不清他面甲下的面色,但仍旧可以感觉到,他的脸因为疼痛而抽搐痉挛。

    “不能倒下,绝不能倒下!”看着周围兽人王国最为精锐的战士一个接着一个倒下,老兽人国王的心在滴血。

    “就因为你们都是一群蠢货,所以全都要死在这里!”那道声音带着些许扭曲的意味,一片黑雾在半空中凝聚,化为一道漆黑的斗篷,斗篷中只露出半张阴鹫的面庞,“然后再将你的子民一个个杀光,杀到他们会害怕求饶为止!”

    “到那时,我看看你们是不是依旧有这样的勇气!”

    紧接着,天空之中,手中的长枪,带着一声声刺破耳膜的尖啸,更多的骑士如同无数流星般落下。

    天边的最后一抹残阳落下,天空愈发地黑暗了。

    在这些兽人往后的记忆中,仍旧只依稀记得:

    这一天,我们陷入了黑暗与绝望,我们极力反抗,但……还是失败了。

    眼皮越来越沉重,手早已经握不住剑,身体就好像灌了铅……

    从光明……到黑暗,从黑暗……似乎又见到了遥远的东方,那一缕淡金色的曙光。

    仿佛听到有人喊了一声,仿佛在呼喊着我们的名字。

    我不愿倒下……不愿……

    翡翠谷中,这片布满着盎然的绿意的美丽山谷,只见最后仅剩的几名兽人,有的站立在山谷与无数尸体、乱军的包围之中,便仿佛深沉地睡了过去,接着被砍倒在地,便再也起不来了。

    有的紧紧靠着自己的巨剑,发出粗重的喘息声,仿佛也已经无法支撑下去。

    ……

    “杀了他们!”那道阴沉的身影漂浮在半空之中。

    就在这时,忽然只听到一道声音喊道:“这儿还有人!”

    一道人影随之落下。

    紧接着白光一闪,眼前闪烁了一下,几名魔法师突兀地出现在面前。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紧接着成片的阴影军团,将这批突然闯入的人重重包围住。

    “你是来祈求我放剩下的兽人一条生路的吗?”这个漂浮在半空中,并不似人类的存在冷冷地注视着最先抵达的这名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年轻人。

    方老板脸色沉了沉。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我不需要知道你们是谁。”方老板开口道。

    “嗯?”这道漂浮在半空中,散发着比恶魔还要可怕的仿佛能令人窒息的强大气息的身影,再次愣了愣。

    “你们影响我开店了。”

    “哈哈哈哈哈!”魔灵撒尔狂笑起来,“我原以为你会说为他们复仇什么的,什么开店?原来是个疯子么?”

    “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就连新店里边最老的顾客海伦都没见过方老板的脸色这么沉,这么冷,“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什么仇,我也不需要给什么人报仇。”

    “我杀了他们,你不生气么?你们不是来救他们的么?”眼前的这道完全隐藏在黑色斗篷中,只露出半张阴鹫脸孔的家伙伸出一只干枯的爪子,指着方启冷声问道。

    “是啊。”

    “我们……真的可以么?”另一边,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埃文团长、海伦、蒂克丝等一众圣骑士、牧师走到这些兽人面前。

    一人手里捏着一枚生命符记。

    “你们想干什么?”撒尔终于露出的狐疑的神情。

    “救赎啊。”

    “!!??”也不知道是没反应过来还是愣了,那道声音的主人,竟没有攻击,而是眼睁睁地,看着那几枚生命符记中圣光的力量释放出来。

    那股温暖的光芒,就像是凛冽但寒冬中初升的朝阳。

    “复活吧!”

    魔灵撒尔与在场所有的阴影军团战士都见到,一道又一道金光落下。

    紧接着,他们见到了这一生中最为难忘,最为惊骇且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原本早已没了声息的那几名兽人,怒睁着的双眼忽然颤了颤。

    他们沐浴在那片金色的光芒中,就仿佛睡觉时被人叫醒一般,猛地一个激灵,竟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

    随即身上的致命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怎么……可能!?”他们所有人,几乎全都发出了一声惊骇欲绝的失声狂叫。

    已经被杀死的人,居然还能再复活?!

    这完全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别说是他们,就连海伦与蒂克丝等这些施展“救赎”的施术者自己,都瞪大眼睛,死死地捂着嘴,一群精灵们即便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此时仍旧呆滞当场。

    随即眼泪不可抑制地便流淌了下来,那股发自内心的感激与感动,这一刻他们才感受到,原来生命是如此的伟大。

    看着一个个兽人茫然失措的眼神,这些圣骑士与牧师们脸上现出了一抹无瑕的笑容。

    这一刻,他们无悔地走上了一条神圣的道路。

    在那片仿佛地狱般堆积成山的尸体与已经被染成血色的翠绿山谷中,至少这些阴影军团的屠戮者们,从未见到过,一个人可以发出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

    在大片早已化成废墟的兽人王国里,到处都是毁灭的废墟中,她们的双眼噙满了泪水,只因为找到了一个又一个可以被她们救活的人。

    ……

    “怎么可能!”

    “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复活!?”

    “杀……给我全部杀光!”寂静了半天的山谷中忽然传出一阵阵疯了似的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