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35 战(二)
    高爆弹不断地撞击在残骸上,掀起一阵阵强烈的爆炸。爆炸产生强大的动能不但撕裂了大块大块残骸,也将无数碎片推向周围的残骸上。原本就狭小的空间就这样被残骸和小行星,陨石的互相撞击下所挤压掉。

    “干得不错啊。”何莫名不断地在在残骸之间的细小空间中穿梭移动。由于高爆弹的爆炸产生的动能不断地挤压残骸,小行星,陨石之间那细小的空间,导致何莫名原本刚好能够进行机动的空间越发狭小。何莫名心中暗中叫苦,尽管他通过各种机动并利用周边的残骸,陨石等障碍物来掩盖自己的行踪,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敌人会发觉他所在的位置。一次是凑巧,二次是瞎猫遇到死耗子,那么,三次四次呢?何莫名已经变换了不下五次的方位了,甚至利用真的环境模拟计算系统算出了完美路线。但是敌人就像长了天眼似得,何莫名去到哪里,攻击随后就到。原本就刚好的夹缝空间被敌人一次次利用高爆弹挤压空间之后已经变得很细小,甚至有些路线可以说报废了。

    “这次敌人真棘手。真,你有什么想法?”何莫名利用一块巨大的陨石藏好之后,问向真。此时的真已经开启了全攻率用以计算模拟数据。

    “不,还不是时候。情报太少了。无法算出来。”冰冷生硬的声音响起。

    “切!意思就是不能靠你咯。”何莫名闻言咬了咬牙,狠狠地说道。

    “是的。我们被创造出来的目的只是辅助机师。如果过度依赖我们来战斗的话,对机师是毫无帮助,甚至会毁掉机师。此时,你很幸运,也很不幸。”真那冰冷生硬的声音在讲述一个事实。虽然这个事实并非何莫名所愿。

    “是最近过得太顺利了吗?”何莫名堪堪躲过从背后发起的射击,数颗子弹呼啸着把垂直尾翼擦出几个洞口。何莫名见势不妙,利用战机状态的高速再次把敌人甩开了。

    “还是要逃吗?的确,你现在所面对的敌人暂时不是你所能面对的。说到底你还只是一个菜鸟。”真依然在讲述着事实。

    “什么?难道那个动力装甲是挑战者?”何莫名想到了一个可能。

    “不,挑战者或许会比当前世界的土著强,但是并不代表土著就没有人能敌得过挑战者。或许你现在所面对的就是这群人的其中一个。而且根据记录,当前世界另一个挑战者已经被你击杀。所以,你所面对的是土著中的顶尖机师可能性非常大。”

    何莫名刚想说点什么,强烈的直觉再次发出危险的信号。雷达的尖鸣声撕裂了驾驶舱的寂静,透过透明的座舱盖何莫名清晰地看到密密麻麻的光点正从残骸与小行星的缝隙之间的空间蜂拥而出。毫无疑问目标就是何莫名。何莫名看着这让人感到头皮发麻的数量,四肢竟然在一瞬间有了发软的迹象。

    “别慌乱!交给我!”真那菱形立方体瞬间爆发出强烈的蓝光,把整个菱形立方体都包裹在里面。

    “滴滴。”

    “数据上传完毕。能量消耗过高,剩下的就靠你了。”真丢下这句话后,就化作一道白光飞向何莫名的脖子上,重新化作项链。

    此时的何莫名已经没精力去对真那怪异的动作表示质疑了。只见他快速地查看了一下显示屏上真所上传的数据后,直接把推杆推到最大,一头扎进那密密麻麻地导弹群里面。毫无疑问,真所上传的数据就是要何莫名置之死地而后生。

    机炮不断地轰鸣,咆哮的炮弹不断地阻挡在前方的导弹一一打爆。何莫名毫不犹豫地操纵着虚无者一头扎进爆炸产生的火团里。相比与周围的导弹相撞,冲进火团里似乎并不是让人无法接受。但虽然这样说,崭新的虚无者已经因为不断地穿越爆炸火团,被冲击波和碎片打得面目全非。

    高频率的操纵,高度的精神集中,近乎本能般的射击。在这些因素下。何莫名爆发了。只见虚无者不断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机动动作,时而冲刺,时而停顿抬起枪口扫射一番,随后又一头扎进爆炸火团里面,时而利用机身周边的辅助喷口左闪右躲,与导弹来次错身而过的遗憾情缘。

    视野一瞬间变得开阔,何莫名才发现他已经在不可能的情况下从必死的导弹海里面冲了出来。心有余悸的何莫名摸摸了挂在胸口处的那条真所演化的项链。突然直觉再次发出强烈的危险警报。方才穿越导弹海时还没有完全放松的神经再次绷紧。满身伤痕的虚无者险之又险地与从背后偷袭而来的炮火。

    虚无者快速地拉开距离后,回过身与偷袭者隔着虚空面对面。何莫名出乎意料地发现偷袭者只有一架机体,正是之前的那架军官用动力装甲。那刚才那近乎让人绝望的导弹海是怎么弄出来的?何莫名看着孤零零的动力装甲不由得想到。

    虚无者和天顶星人动力装甲在虚空中不知道对峙了多久。虽然何莫名经过了身体强化,但之前冲出导弹海时精神和体力急剧消耗,导致现在的对峙中何莫名只能勉强应对。在何莫名的严密监视中,动力装甲久久未动。虽然何莫名有点奇怪眼前的敌人为何不攻过来,但也不敢放松丝毫。正在此时,早前宣称因能量紧急而演化成项链的真突然通过脑波链接告诉他一个惊人的消息。眼前的敌人竟然要跟他进行联系!

    “能做吗?还有会被麦克罗斯1号监测到不?”何莫名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敌人,在脑海里问道。

    “放心。由我来搭建的通讯频道是没有人能够监测到。”真给出了让人放心的答案。在何莫名的允许下,通讯频道很快在真的操作下打开了。

    “兹…”

    “#%#@%%“#%#””

    “这说得什么?能翻译过来不?”一阵杂音过后,一阵难以听懂的语言在通讯频道中响起。何莫名看向真问道。

    “稍等。语言文本建立中。语言特征收集完成。文本建立完成。实时相双向翻译开始。现在没问题了。”真很快就把问题解决了。

    “对面的人类勇士听得到吗?”

    “这里是虚无者,机师何莫名收到。”

    “哦。勇士的名字叫何莫名?奇怪的名字。”不得不说,真翻译过来的声音毫无感情波动,是真的原因还是天顶星人本身就是如此。

    “很失礼啊。我都自报名字呢?你呢?”何莫名尝试着拖延时间。

    “名字?比鲁拉。这样就行了。我们只是众多代号的其中一员。名字不需要。”

    “那么,你现在想干什么?”何莫名皱着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

    “只是表示对目睹勇士的诞生致敬吧。”动力装甲丢了一句话后,便转身快速地离开了。

    “这,神经病吗?”何莫名哑然地看着飞远的动力装甲,不由得地惊呼道。

    “可能是因为你刚才穿越导弹海的惊人行为征服了这个敌人吧。”真给出了一个似乎可以接受的理由。

    “可能吗?我这边可是半残废了!怎么可能?”何莫名不相信这个理由。

    “通告全体机师,现敌人已撤退。收容所有发信求救信号的机师后,全体返舰修整。”来自早濑未沙的一则通告打消了何莫名的质疑。

    在收容了发出求救信号的机师后,何莫名驾驶着带着一身伤痕的虚无者回到了机库。早已闻讯赶来的克罗斯在看到原本崭新崭新的vf—3虚无者如今却是带着一身伤痕回来时暴跳如雷抓着何莫名责问为什么不爱惜一点。何莫名一时间有口难辩。难不成说自己差点被击落了,还是因为敌人因撤退而放过了自己一马。幸运的是紧跟着后脚回来的罗伊在看满身伤痕的虚无者跟在一旁挨骂的何莫名后,无奈地耸了耸肩,走上前去二话不说直接把何莫名拉走。原本就因为vf-3虚无者带着满身伤痕回来而暴跳如雷的克罗斯见到罗伊如此做派后,更加狂暴了。但由于罗伊丢下去一句战情询问,军事机密后,克罗斯只能对着属下发飙了。

    “你也遇到那个奇怪的机体了吗?”罗伊带着何莫名走到角落后,看了看四周开口问道。

    “嗯,队长你也遇到了?”何莫名点了点头。

    “是的。那机体击落了我方好几名机师。我费尽力气才把他干掉。”罗伊面色严峻地说道。

    “我这边还是因为对峙中凑巧遇到敌人撤退,不然我还不止带着一身伤回来呢。”何莫名苦笑地摇了摇头。罗伊回头看了看那满身伤痕的虚无者,沉默了几秒。抬手拍了拍何莫名的肩膀后便走远了。

    “前途堪忧啊。”迅的声音在何莫名脑海中响起。

    “迅吗?怎么会是你?”何莫名惊讶地问道。

    “哦,那个死板的家伙好像是为了保证能量的回复速度而暂时休眠去了。”迅幸灾乐祸地说道。

    “你不也是挺耗费能量的吗?”何莫名奇怪地问道。

    “不,,不。我怎么可能会那种无时无刻,全方面全天候无差别地扫描周边环境的强迫症晚期晚期患者呢?我可是享受生活,了解情趣的优雅人士。一切无关的数据我才不管它呢。”迅的声音充满着对真的鄙视和对自己的选择感到骄傲的情绪。

    “不得不说你像人多了。”何莫名抽了抽嘴角。

    “呵呵,那是当然。话说回来,你们现在的前途堪忧啊。敌人肯定在小行星带布下天罗地网的,单凭这么一艘宇宙战舰,能突破防御网跑到火星上吗?”迅话题一转,回到了原来的问题上。

    “因为前途堪忧就不前进了吗?别忘了我现在可是那什么劳门子的挑战者,不走下去还能活命吗?”何莫名靠着墙壁苦笑道。

    “我看了记录,如果不是真在关键时候给了数据你,那次导弹海就算你能挺过来估计也是差不多了。”迅沉默了几秒说道。

    “是啊。本以为开上了新机体能装下逼,结果反被艹。”何莫名想到原来的世界的网络上那句熟悉用词。

    “最后的主线任务差不多是时候了。期待吧。”迅无头无脑地丢下一句话后就沉默了。不管何莫名怎么呼唤都没有得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