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61 初次接触
    将虚无者隐藏在密林里面,丢下一具纳米修复机械让其自动修复机体后,何莫名便将昏迷的金刚和摩耶就近找了个山洞安置好。而他自己走到一处悬崖边坐下来,吹着海风,然后伸手把从降落之后便赖在他肩膀上装死的真取了下来。狠狠地左摇右晃好几轮后,摊开手。“现在肯说了没?差点没被你害死。说好的辅助呢?”

    “抱歉!我没能尽到我的本分。只是那些事情对现在的你来说太遥远了。这一次只是意外。原本以为那只是普通的狂暴药剂。谁知道却是那些东西。”真沉默了一下,便向何莫名道歉。

    “来历什么的,我不在乎。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整个超维要塞都是一个迷。反正都是迷题,多一个少一个有区别吗?更何况我现在只想完成这个任务,然后升级回归超时空要塞。”何莫名握紧拳头挥舞了几下,顿了顿后,便伸手摸向挂在胸口处的挂坠。

    “抱歉。下一次我会尽全力辅助你的。”真语气确凿地说道。

    “那就好。不管怎么说,在这个世界,你我是一体的。不是吗?”何莫名笑了笑,说道。

    “没错。”真上下晃了晃,便重新回到何莫名的肩膀。

    话语落下,潮起潮落地海浪声再度占据了这片空间。

    “在想林明美吗?”沉寂了一会,真顿了一下,试着问道。

    “嗯,想。毕竟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特别是今天那情况,我差点以为自己活不下来了。现在静下来后,脑海里却不自觉地想起在超时空要塞中与林明美一起生活的时光。可笑的是在超时空要塞世界里经历了那么多次险境,居然没有过像这一次险境过后,那么深刻地思念着林明美。”何莫名向着天际升起的月亮伸出手,仿佛抚摸着林明美的面孔。

    “大概这就是距离产生美吧。这是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请您努力地活下去!”真沉寂了一下,稍稍柔和地说道。

    “或许吧。”吹着海风,何莫名的思绪渐渐地放飞。看着天边升起的月亮,何莫名自然而然地想起那首银色月亮,红色月亮,并且不自觉地哼了起来。

    在茵草色的咖啡室里

    随着咖啡的芳香

    一个人无精打采地

    踩着探戈的节奏

    我的心飘荡不安

    这样下去如果你不来

    今夜叫我与谁共舞

    突然间,何莫名停了下来,皱着眉头仔细地聆听着什么。好一会儿,何莫名才心有疑虑地放弃了这举动。

    “怎么呢?”待机中的真检测到何莫名的那一瞬间的情绪波动,疑惑地问道。

    “我好像听到林明美,明美的声音。”何莫名不确定地开口说道。

    “根据生物感情研究资料显示,你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一时幻听罢了。”真在数据库中搜索了一下,分析道。

    “可能吗?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听得很清楚。”何莫名眉头紧蹙,露出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

    “怎么可能的事情?超时空要塞世界跟这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怎么可能会发生能够互相联络上的事情?”真左右晃了晃,否定地说道。

    “但我确实听到了歌声!歌声?或许是这样也说不定。”何莫名突然灵机一动,调整好心情之后,又开始哼起那首银色月亮、红色月亮。

    银色的月光红色的月光

    冷酷的你是sh花花公子

    烟草香令我眼前一片模糊

    吉普赛琴声令黑夜昡然欲泣

    酒瓶与酒杯形影相依

    炽热的思念也抑郁不振

    一个人寂寞地干杯

    七彩靓丽的聚光灯渐渐黯淡,身穿华丽演出服的少女向台下的歌迷鞠躬致意后,在歌迷的呐喊声中走下了台阶。

    “明美,感觉如何?累了吗?”格蕾丝把手中的毛巾递了过去。

    “嗯,还好。最近出任务的次数比较少,所以不是很累。”少女一边把秀发捋到一边,露出戴着紫色菱形耳坠的精致耳朵,一边轻声说道。

    “舰长也是的。怎么老是要你出任务。”格蕾丝抱怨道。

    “这是我所能做到的。比起大家在前线冒着生命危险进行厮杀,我只是在舰桥唱歌实在很轻松了。”林明美露出微笑,轻轻地说道。

    “在想他了?”格蕾丝看到林明美的手总是不自觉地摸向戴着的紫色菱形耳坠。

    “嗯。自从那一次过后,都感觉过了好久了。不知道他怎么样呢?”说着说着,林明美突然愣了一下,紧接着林明美不断地往四处寻找着什么。

    “怎么呢?东西不见了吗?”格蕾丝看到林明美略显异常的举动,关切地问道。

    “嗯,我好像听到了他,何莫名的声音。但现在又听不到了。”林明美皱着眉头,疑惑地说道。

    “看来你还是太累了。赶紧去休息吧。我的大明星。”格蕾丝没好气地捏了捏林明美的小脸,催促道。

    此时此刻发生在麦克罗斯1号上的事情,何莫名根本无从得知。他现在所需要做的是应对站在他面前的金发少女。不知何时,在何莫名不经意间,穿着黑丝长裙的金发少女从林间走了出来,来到了何莫名身后。这让何莫名确实吃了一惊。

    “人类。这里是哪里?”身穿黑丝长裙的少女眼神冰冷地看着何莫名。

    “如你所见,一个无名荒岛罢了。”何莫名仿佛没看见金刚那冰冷刺骨的眼神,平淡地说道。

    “为什么要救我们?为什么要阻止那些人击沉我?我们不是敌人吗?”金发少女的双眼毫无感情,冰冷的视线凝聚在何莫名的脸上。

    “说到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是单纯想救你或者看那群人不爽罢了。为此我的机体已经大破了。”何莫名挠了挠脑袋,有点懊悔地说道。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救我们?我们不是敌人吗?”冰冷的视线依旧冰冷,声音毫无感情波动。

    “我也不知道。单纯想救,仅此而已。”何莫名很光棍地说道。

    “无法理解,真是麻烦。所以拥有不稳定性的人类更应该灭绝。”冰冷而高傲的少女转身离开了悬崖边。

    “真是个冰山美人。”何莫名撇了撇嘴,看了一会月亮后,起身离开了悬崖边,返回虚无者那边查看修复进度。

    此时,位于分散式首都,东京。

    “什么?罗科他们全灭!?不可能!拥有那等力量的他们怎么会全灭?”北良宽在得到消息后,满脸惊讶地站了起来,直呼不可能。

    “没有不可能的事情。那小子本该有这一劫,只是提前罢了。我们应该谨慎对待这世界上的每一个敌人。”一名有着鹰眼一般锐利双眼的红发男子从阴影中走出来。

    “艾格,你们不是一伙的吗?”北良宽紧紧盯着红发男子。

    “暂时是一伙的。我们是我们,他们是他们。我们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暂时联手罢了。别误会咯。”红发男子,也就算艾格微笑道。只见他姿态优雅地坐在沙发上,不紧不慢地伸出双手拿起桌面上的高脚杯,细细地品尝着杯中的红酒,如同贵族一般。

    “这也是你们认识的人?”沉寂良久,北良宽从文件底下抽出一张照片递给了艾格。照片拍摄到的正是与扎古们战斗中的虚无者。

    “看上去确实是我们“认识”的,但是没接触过。怎么?想要招揽此人?”艾格拿起照片仔细端详了一下,开口说道。

    “不可能。这架机体跟上阴龙二郎接触过。目前正接受去美利坚送行的委托。罗科他们怎么会遇到他,并和雾之舰队搞到一起还被全灭了。”北良宽低沉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内不断地响起。

    “这个吗?我估计罗科想找多点人罢了。可能手段有点粗鲁,矛盾激发的时候正巧雾之舰队路过,所以就被全灭了。”艾格不紧不慢地说道。仿佛就是一个玩笑。但如果何莫名在这里的话,或许会高呼推理大神也说不定。

    “不管怎么样,这已经影响到我们的计划了。这可是15架机体啊。对于现在的人类,损失一架都是切肤之痛了。”北良宽拳头握紧,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

    “我倒不这样认为。如果我们要实现最终计划的话,那么这架,嗯,变形机或许是必需的。”艾格用手指敲了敲相片,眼底下掠过一道精光。

    “有可能拉拢过来吗?”北良宽闭着眼想了一会,开口问道。

    “有没有可能我不知道,但是必须派人去接触。可是我们这边已经没有可以进行长途飞行的机体了。难得的三架生化翼龙就这样被那个蠢货糟蹋了。”艾格闭着眼睛,右手的五个手指在照片上轮流地敲击着。

    “那么,等变形机回来了,接触就拜托你们了。”北良宽想了一会,随即又开口说道。“尽可能答应他的条件。变形机的长途飞行能力对于我们来说是必要的。”

    “放心。我们只是为了完成任务罢了。除了那个蠢货,大家都是很明智的。毕竟这世道先死的都是蠢货。”艾格那磁性的声音慢慢地响起,说完之后艾格放下手中的杯子,起身离开了这间空旷的办公室。只余北良宽一个人静静地待在这间房间。良久,不知为何北良宽的眼神越发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