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140 天降
    遍地黄沙的荒漠,干燥的热风。如今在这片生命禁区里正上演着来自人类最高科技水平结晶之间的厮杀。

    枪炮声连绵不断,一阵阵剧烈的爆炸的轰鸣在峡谷里不断地回荡。浓烟滚滚的残骸不断地燃烧着,如同那脆弱生命燃烧殆尽。

    白色木马被吉翁军队的德兹鲁中将所派遣的兰巴-托尔特遣队纠缠上有一段时间了。虽然在两个挑战者和0079的双主人公的奋战下,并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失。但持久不息的剧烈战斗极大地消耗着白色木马上所有人的体力、精力。很多人都已经到达了极限。但眼前再一次被兰巴-托尔特遣队追上后所引发的战斗,所有人都不得不强行打起精神战斗着。

    阿姆罗驾驶高达应付着面前的老虎扎古。虽然高达在性能上极大地压制老虎扎古,但老虎扎古机师的经验十分地老道,让阿姆罗在战斗多次吃上了大亏。要不是阿姆罗驾驶的高达性能优越,估计阿姆罗早就拜拜了。

    不远处的夏亚正驾驶雷比尔将军特别支援过来的吉姆陆战型与扎古交战中。虽然现在驾驶的不是熟悉的扎古。但夏亚完全不愧为赤色流星,吉姆陆战型的性能可以说完全被夏亚激发了出来。在夏亚的操作下,吉姆陆战型不断地利用地形,来回地在敌阵穿插。如同鬼魅地神出鬼没,时而抬起枪口扫射扎古的死角,时而拔出光束军刀扫落扎古的双手,甚至捅向驾驶舱。仅仅依靠夏亚一人就控制了一片防区。

    “联邦军的感觉还行。就是不知道高达的驾驶感觉会如何地美妙呢?”夏亚打自听从何莫名的吩咐来到白色木马也有一段时间。除了暗地里和妹妹雪拉相认之外,夏亚除了战斗以外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引人注目的举动。当然面对高达时,夏亚总是忍不住去跟阿姆罗搭话。一来二往之下,这对冤家反而摩擦出了一些火花。但是两人的世界观完全不同,能够谈到一起的话题无非就只有高达和关于一些超能力的话题罢了。

    开着钢加农和钢坦克的迪诺和爱莎也在白色木马周遭护卫着白色木马,将来犯的敌人一一击落。

    “整天打打打!这次任务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迪诺抱怨地说道。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慢,一抬炮口就是击落一架。

    “认真作战。别抱怨!主线任务二应该就是那个敖德萨会战了。之前布莱德舰长在作战会议的时候有提到的。只是可能时间没到,所以才没有触发。”爱莎驾驶的钢加农不断地朝着来犯的敌机倾泻着自己的火力。

    “是是是。干活了。其他队友幸好都还活下来了。还有那个疾风,听说他在宇宙混得不错啊。好像还升官了。简直让人嫉妒恨啊。!”迪诺嘴上应着,实际上还在不断地碎碎念。爱莎实在忍耐不住,直接挥舞着钢加农的铁拳给钢坦克来上一拳后,世界就清净了。

    激战还在继续着。

    阿姆罗驾驶的高达在一次与老虎扎古的短兵交接中,盾牌被热能斧一分为二。老虎的机师作战经验十分地老道,一击便退。让阿姆罗想要追击都没办法追上。

    阿姆罗额头冒出细汗,略带紧张地看着眼前的老虎扎古。通过几次交手,他知道眼前的对手不好对付。双方在隔着一段距离互相戒备着。在一瞬间,两架同时冲向对方。但是一阵刺耳无比的警告声却把这片战场上沉溺在厮杀中的人类惊醒了。当所有人根据雷达显示的预警方向看去的时候,却发现一个巨大的火球从遥远的苍穹之上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这片战场坠落。

    “那是陨石?!来不及了!全员准备抵御冲击!”布莱德一看到那巨大的火球便马上拿起话筒大声吼道。

    在所有人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巨大的火球从这片战场的上空一掠而过,狠狠地砸在数公里以外的荒漠上。

    巨大的冲击波随着猛烈的撞击而出现,凶狠无比地横扫着阻挡其前进步伐的任何事物。

    强烈无比的冲击波让距离撞击中心的数公里而外的战场陷入一片更为严重的灾难。驾驶着的机师不得不把机体半跪在地上,利用手上所有可以用到的武器死死地插在地上作为支撑点,以免被冲击波给冲走。

    激荡的冲击波带动的强烈气流让离地百米之高的白色木马陷入剧烈的摇晃当中。不管是舰桥还是其他岗位的人员都在咬着牙关死死地捉住,抱住身边一切所能固定身体的物体。失去了平衡的白色木马终于在冲击波的肆虐下,从空中坠落在荒漠上。

    激荡强烈的冲击波渐渐地退去了,取而代之是那铺天盖地的沙尘暴。在不断响起的沙子撞击外部装甲的声音中,布莱德摇了摇还在强烈眩晕的脑袋,勉力开口喊到:“大家都没事吗?都回答一下!”

    陆陆续续响起的回答声让布莱德松了一口气。忍着眩晕拿起话筒也确认了各处人员的无恙。只是在战场中的几名机师不知道怎么样了。

    “不行!外部通讯天线似乎是受到冲击波的影响而损坏了。现在无法跟阿姆罗他们取得联系。”雪拉左手扶着额头,忍耐着那眩晕感,确认了一下通讯设备的状态说道。

    布莱德皱着眉头,默默忍受着那激烈的不适。始终挥散不去的眩晕感让他根本做不出任何有效的决定。那该死的陨石怎么会掉在这片战场来的呢?

    不管布莱德和舰桥上的人们怎么想着,这片战场依然被那铺天盖地的沙尘暴所笼罩。不管是白色木马还是吉翁,此时的他们已经被冲击波和沙尘暴分割成一个个小世界。

    或许过了很久,不断肆虐的沙尘暴渐渐地远离了这片战场。沙子横飞的天空再次恢复蔚蓝。还没等白色木马上的众人庆幸活下来的时候,一个阴影从上而下地笼罩在白色木马身上。

    兰巴-托尔在老虎扎古的驾驶舱里缓缓地醒了过来。他只知道在与高达激战中受到一阵强烈冲击波的冲击后,便失去了意识了。在确认自己搭载的机体无恙后,兰巴-托尔开始试着操纵老虎扎古从现在的处境挣脱。所幸老虎扎古被冲击波带到了一个山坡背风处,因此没费大多力气便从沙子的掩埋中挣脱了出来。

    “这见鬼的冲击波!先确认现状吧。”兰巴-托尔看着画面上被沙子掩埋的战场说道。

    可是下一刻,背后传来一阵冲击。老虎扎古毫无防备地被人从背后推倒了。

    “终于找到你了。兰巴-托尔少尉。”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兰巴-托尔瞪大眼睛,回复道:“联邦军吗?是吗?我被俘获了?”

    “嗯,没错。你被俘获了。但是我知道你可能会做出某些不好的行为,所以我希望你听到这个名字后会仔细考虑一下你的处境。”陌生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你是说哈蒙吗?你别小看我们了。”兰巴-托尔取出一颗手雷,哈哈大笑道。

    “是吗?我小看你们了吗?或许吧。阿尔黛西亚-索姆-戴肯。这名字熟悉吗?多年过去了。这可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好姑娘呢。”那陌生的声音带着一丝玩味,在兰巴-托尔的耳边响起。

    “什么!公主?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把公主捉住了?”兰巴-托尔刚要拉动手雷,结果被陌生的声音打断了。

    “有效了吗?那么,我退后几步。你翻过来后离开驾驶舱,详细地我们面对面谈。”陌生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颤动,渐渐地远离老虎扎古。

    兰巴-托尔捏着手中的手雷,那勾着拉环的手指迟迟未能拉下。他作为一名军人,早已经对自己的宿命了然于心。因此,发现自己被俘获后第一反应就是以自爆结束自己的生命。但那个陌生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报出自己当年冒死送走的公主的名字。这让兰巴-托尔心生顾忌。如果自己就这样走了,那么公主遭受到非人的灾难。或许他将会难以面对黄泉之下的老上司。

    老虎扎古翻了过来,半坐在地上。驾驶舱缓缓地打开了。兰巴-托尔举着双手从里面走出来后,便跳到沙地上。兰巴-托尔抬头一看,虽然涂装换成黑金色,但兰巴-托尔依然能认出面前的与刚才对战的高达是几乎一模一样的。

    一道身影从高达的驾驶舱内走了出来,毫无恐惧从数十米的高空直接跳到沙地上。那道身影轻巧地落在地上,一边摘下头盔,一边说道:“久仰大名。兰巴-托尔中尉。为了让你出来,我可是费了一番功夫啊。到时候夏亚,不,凯斯巴尔知道后可是会责怪我利用她妹妹的。”

    兰巴-托尔惊讶地看着走至面前的粘人机师。他惊讶机师的年轻,惊讶这位年轻机师口中提到的名字,更惊讶于夏亚这个名字的出现。夏亚这个名字在吉翁军内的影响力,兰巴-托尔很清楚。如果夏亚就是凯斯巴尔的话,那么?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这两个名字?”兰巴-托尔暗暗放弃了与面前这位年轻机师同归于尽的打算。他要搞清楚这些事情的真相。

    年轻机师笑了笑,歉意地说道:“抱歉!容我自我介绍,我是疾风,联邦军第十七独立突击分舰队司令。你在意的两个人正在白色木马上。一个作为机师,一个作为cic而战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