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308 重庆战役(九)
    王松正拿着何莫名发给他们的个人终端,而个人终端上正显示着他的资料——王松于一次撤退作战时,与部队失去联络。经战后统计,被划为众多a的其中一份子。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王松放下个人终端,看了看画面上的那张大头照。他记得这是自己在刚满16岁时所拍摄的。在他的记忆里,这个年龄段的自己应该是在台湾才对。怎么现在却变成了是在西北的某次撤退行动中,成为众多a的一员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正在王松为此苦恼不已的时候,一群喧闹从门外传来。同时门被打开了。

    “哟,王松。原来你在这啊。”赵毅看到王松坐在椅子上,旁边桌子上还放着那个个人终端。赵毅刚拿到这个个人终端的时候,还蛮感兴趣的。

    赵毅瞥了一眼个人终端上的资料后,笑了笑说道:“还不错。是a。”

    “是啊。我是a。你呢?”王松把个人终端的投影屏幕关掉,没好气地说道。

    “我?我可是被那张恶心的嘴巴给亲吻了。还好死不死被队友把过程给拍下来了。恶心死我了!”赵毅指了指自己,然后作呕状说道。

    王松眼皮跳了跳,脑海不由得把赵毅被坦克级生吞活剥的模样给想象出来,结果却把他自己恶心得不要不要的。

    “真是灾难呢!那么你现在就是个死人了。还是被beta给吃了的死人。”王松干呕了一声后,嫌弃地说道。

    赵毅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说道:“反正上了战场都是这个结果。只是没想到还能亲眼看见自己被吃掉的视频。啧啧,真是意外的旅程。”

    王松收起个人终端后,问道:“有事?”

    “额。是的。那位提督大人有事情找你。似乎跟咱们下一步的动作有关。”赵毅没想到王松会这么直接了当地提问,错愕了一下后也回复了王松的问题。

    只是赵毅打开房门瞧了瞧外面吼,满脸神秘地揽过王松的肩膀,不等王松挣脱便低声说道:“我说,王松。你想知道提督下一步的动作吗?”

    王松动了几下肩膀,发现赵毅揽得太紧,便皱眉说道:“我怎么知道?”

    赵毅毫不在意王松,那变得有点恼火的模样,继续说道:“呵呵。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胡昂那家伙也是a。然后我跟小刘悄悄联系的时候,发现薛帕德总指挥似乎也知道这些事情。你说那位提督和他的手下不想出面的情况,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别告诉我,你可没想过天朝,或者美利坚不会派人联系那位提督啊!”

    王松用力拍开赵毅揽住他肩膀的手后,退后一步,看着赵毅说道:“那又如何?”

    赵毅看了看王松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便举起手,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我估计那位提督会让你们这些a出面接触天朝,或者美利坚的特使。所以,你的机会来了。”

    “那又如何?那群少女有多可怕,我们都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你敢做出损害他们的事情?”王松冷着脸说道。

    赵毅耸了耸肩膀,双手摊开表示我也不知道后,便转身离开了。

    王松看着那被缓缓关山的门,默默地待在房间一会后便起身前往舰桥。

    榛名从战术网络下载了关于太平洋方向的部分关键信息后,便下线了。随即看向坐在一旁的何莫名,开口说道:“提督,金刚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

    “嗯,我知道了。那么,这边也开始吧。相信中央那边也应该来人了。是时候把他们推上前台了。”何莫名靠在椅背,琢磨着说道。

    “这样好吗?提督。虽然那五架yf-23并不是什么好机体,可是就这样送出去的话……”

    何莫名闻言有些疑惑地看着榛名,这群舰娘很多时候都是有什么就说什么。可现在榛名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想了想,何莫名似乎捉到了重点。

    于是,何莫名试着问道:“榛名,你是不是因为那五架yf-23是莳绘酱和你们一起努力做出来的成果,所以不想就这样白白送出去吗?”

    榛名顿时沉默了。良久,榛名缓缓地开口说道:“是的,提督。你说得没错。”

    果然如此。

    证实了心中猜测的何莫名在想了一下后,便重新修正了计划。对五架yf-23的安排重新做出了安排,从原本五架yf-23以某些代价转让给天朝的附送计划,重新换成了租借方案。从五架yf-23全数参与计划,改为只有三架参与。剩余两架y-23在这边事情结束后,便返回舰队那里,继续当做小萝莉刑部莳绘的练手作。

    榛名没想到只是她一时情不自禁地发牢骚,竟然会让何莫名这个提督改变了主意。榛名顿时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形容此时得心情才好了。

    “别在意。既然金刚把你们都叫过来,那么,今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我知道莳绘那些往事,所以在这边就尽量让她多点快乐的回忆。”何莫名说完便点了点头示意后,便起身走出舰桥。而在门打开的同时,王松正站在门外。

    “哦,你是王松吧。正要找你。嗯,正好我要去一趟格纳库,我们边走边谈吧。”何莫名愣了愣后,先开口说道。同样愣在门外的王松在回过神后,连忙跟在何莫名身后。

    王松一步步地跟在何莫名身边,目光不断地暗地里打量着眼前这位年轻的提督。越是打量,王松就越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年纪轻轻的年轻人居然拥有一支无比强大的舰队,和那几架实力强劲的机体。这说出去,相信很多人都肯定会说这是在做白日门吧!但眼前的年轻人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事实。

    “王松,你看到你的资料呢?”就在王松胡思乱想的时候,何莫名突然说道。

    “吓?额?唔,我,我看过了。”王松惊愕了一下,连忙回神说道。

    “还记得在这个时代中你的所属部队吗?”何莫名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王松。

    “嗯,663团连队所属,军衔少尉,座机歼8。在西北撤退中,失去与指挥部的联系,最后判定a。”王松点了点头,简短地说道。

    何莫名“嗯”了一声后,便继续走向格纳库。

    何莫名的沉默,让王松突然感到一阵不知所措。何莫名的突然发问到底是为了什么?试探他王松是否有想逃离这边的想法?试探他的忠心?开什么玩笑?!从一开始王松就自认为自己是人类的最后希望的种子之一,一直以来他都把这个信念当做人生的终极目的。所以,王松对何莫名试探他的这个想法不屑一顾。

    这时,何莫名突然停下脚步,开口说道:“嗯,我想好了。在这个时代中,你和胡昂都是663团曾经的成员。相信很快中央便会派遣特使前来联络我们。到时候你和胡昂,还有另外一个同样是a的队员出面担任我们和天朝之间的中间人。你们所驾驶的yf-23在满足某些条件后,我们可以提供给天朝进行研究。这一点你记住了。因为,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你们的行动目的就是以此展开。”

    “目的?条件?”王松疑惑地问道。

    “这一点你们暂时还不需要知道。现在你们应该做的是整备好yf-23。相信你们也不想重庆战役会像原来那般失败吧。”何莫名摇了摇头后说道。

    “你是说?糟了!!”王松愣了一下,马上惊呼道。

    没错。王松经由何莫名的提醒后,终于想起曾经在伙伴之间听到过的那则消息。

    “提督!你是说地下?!”王松吞了吞口水,惊疑不定地问道。

    何莫名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太肯定。毕竟在地面上进攻遭遇到那么激烈的拦截,恐怕beta那些虫子估计会找其他路线打掉缙云山一线的防线吧。”

    “那么,还等什么?赶紧去找那个什么特使,把这消息告诉他啊!”王松急匆匆地说道。

    何莫名突然冷笑几声,讥讽地看着王松说道:“如果突然有人告诉你beta会挖地道进攻,你会信吗?”

    王松被这充满嘲讽的问话愣住了。

    没错。在这时,没人会相信。beta会从地下挖地道进攻这个信息,也是在重庆战役失败之后才被人类所获知。

    此时,知道这一重要情报的王松正要急火急燎地想要冲到那个什么特使面前,揪住他的衣领,狠狠地告诉他注意地下时,何莫名却伸手拉住了王松。

    铁钳般的右手死死地捉住王松的右臂,何莫名冷声说道:“冷静点!现在的你已经死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王松挣扎了几下后,发现丝毫不能撼动何莫名的右手,只好百般无奈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王松深深呼吸几次后,看向何莫名,等待着他的回复。

    何莫名确认王松冷静下来后,便放开了他的右臂说道:“马上。你们三个将会重新进入天朝军队里面。到时候,你是人轻言薄,还是位高权重?这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可……可是现在我已经多少岁了!这个时代的我还只是刚刚成年而已。你认为他们会信吗?”王松问道。

    对此,何莫名只是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