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429 意外
    银色面具下的笑容是多么地让人憎恶,就算是被那黑黝黝的枪口指着,就算是在下一秒,胸膛会被子弹贯穿。沉默依然选择把心中的愤怒,怨恨全数爆发出来。

    “不知所谓的老古董!!!去死吧!!”沉默从腰间迅速地拔出配枪,动作飞快地举起枪口,对准那在他看来十分憎恶的银色面具。

    “呯!!”

    一抹黑光从半空掠过,沉默捂着受伤的右手,双眼迸发出怨恨的光芒怒吼:“何莫名!!!你这个藏头露尾的老家伙为什么还不去死!!!”

    “老家伙?!”何莫名打量了一下旁边投鼠忌器的残党成员,自嘲说了一句。“的确。在你们眼里,在这个世界的时间线中,我的确是个老家伙!”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不跟格罗巴尔那个老不死躺在医院那里吊着一口气!!?”

    “呯!”

    枪声再起,沉默的左肩再次中弹。这时沉默的双手已经被废,无力地垂下,任由鲜血不断地滴落在地。

    “嘴巴放干净点!舰长岂是你这种小家伙可以评论的。”何莫名一边说,一边抬手往两边各开数枪,数名残党在枪声中无力地倒在地上。

    何莫名看了看站在沉默身后,举高双手的锐利后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旁边的这台玩意是从何而来的?”

    “休想!!!”沉默怒吼道。

    “轰!”

    突然间,一阵猛烈的爆炸响起。无数瓦砾从头顶上散落。在漫天的烟尘中,一架墨绿色的vf171以守护者形态快速地降落在沉默和锐利身旁。随着vf171的降落,钢铁手掌朝着沉默和锐利两人张开了。

    “快点上来!”随着座舱盖的打开,一名女性飞行员朝着捂住嘴巴的沉默和锐利两人说道。

    沉默看了一眼被烟尘淹没的何莫名所在的位置后,咬紧牙关,拼命地蹭上vf171的手掌上,同时喊道:“锐利,快!!”

    “可是爱丽丝之梦?!”锐利犹豫了一下。就是锐利犹豫了这一下,枪声再起。

    “呯!”

    锐利刚想走动几步,突破烟尘的子弹带着无可阻挡的速度瞬间贯穿了锐利的左胸,带起了一朵美丽的血花。

    “锐利!!快上来!!”由于双手被废,沉默无法拉住已经有点虚脱的锐利,连忙张开咬住锐利的衣服。拉扯几番后,都无法拉住锐利,将其拉上vf171的手掌。最终,他只好看向那名神秘女飞行员。

    “我知道了!这架机体我还是第一次驾驶的。”女飞行员叹了口气,但她也知道这一次任务目标是保住他们的生命。于是另外的钢铁手掌朝着几欲倒下的锐利捉了过去。

    “呯!”

    “呯呯!”

    在这时,虽然有着漫天的烟尘遮拦时间,但何莫名依然大致感应到他们的位置,不断地朝着那个方向连连开枪。只是听着子弹击中钢铁的声音,何莫名便知道效果并不理想。

    一阵猛烈的暴风刮起,那架突如其来的vf-171飞快地升空,在它的手掌中正是中枪后的沉默和锐利两人。随着vf171的上升,锐利那双怨恨的眼睛依然死死地盯着何莫名不放。如果目光能杀死,锐利愿意释放上亿次锋利的目光将何莫名撕个粉碎。

    “终于走了吗?但愿今后你们能够给我一个惊喜。”何莫名看着vf171消失在顶部的窟窿后暗暗地说道。

    “我是何莫名!报告情况!”何莫名看了看周围,发现除了他就没有其他站着的人了,便打开通讯说道。

    在双方简短地交流情况后,第一到第五小队已经最快的速度赶过来控制局面。而林明美等人也随着大部队赶了过来。

    “愿女神再度降临!致爱丽丝之梦。”林明美来到这里后,第一眼便看到那台巨大仪器上的一段铭文。林明美伸手触摸着那冰冷的铭文,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何莫名则指挥各小队暴力拆开爱丽丝之梦上的各道挡板,将炸药安装在里面。虽然那两个主谋跑了,但何莫名并不感到意外或者失落。毕竟他这一次的首要目标便是眼前的大家伙。他必须把这个大家伙全数摧毁,炸上天,炸成渣渣才会安心。至于那两个家伙,何莫名本着放长线钓大鱼的想法,稍稍放水了。要不然,在何莫名登上平台的一瞬间,他们就已经死了。

    在超时空要塞世界里面,歌声便是一切。歌姬所产生的效果是惊人的。而电子仪器所发出的同样是惊人,但却是致命的。莎朗是如此,眼前的爱丽丝之梦也是如此。莎朗已经自我毁灭了,而眼前的爱丽丝之梦也必须步入毁灭。

    林明美走到正在指挥小队安装炸药的何莫名身前问道:“疾风,是他们吗?”

    “毫无疑问!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还有谁会自称女神教教徒?”何莫名声音平静地说道。“你也看到那块铭文了。这一次的时间恐怕就是女神教那群疯子把这台大家伙交给残党而搞出来的事情。很多无辜市民都成了牺牲品。”

    林明美想着一路走来看到的那副惨不忍睹的通道景象,面色顿时变得苍白。

    发觉林明美的心绪波动起伏不断的何莫名张开怀抱,细细地安慰道:“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还有我在呢!”

    “嗯。”林明美点了点头。“只是……你衣服破了,还有很臭的血腥味。”

    突然被林明美以血腥味过重而赶走的何莫名无奈地摸了摸鼻子,只能指挥着各小队进行撒气式的瞎指挥。

    在一旁,死缠烂打要跟过来的早乙女阿尔特,雪莉露和兰花面色苍白地坐在一侧,看着围着大家伙忙上忙下的众人。

    “这到底什么回事?大,大家,那,那么多人死去了?!”兰花无力地捉着早乙女阿尔特的胳膊,浑身颤抖着说道。双眼不忍地闭上,避免看到那流淌在地上的鲜血。

    “卢卡!!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早乙女阿尔特完全没想到从那条通道走到这里的那段路简直就是如同地狱一般,鲜血涂满了整条通道的墙壁,子弹的刮痕,造成坑洼,撕裂的残骸,这一切一切都是冲击着早乙女阿尔特的神经。

    “阿尔特前辈,这就是这次的任务。对不起!我应该拦住你们的。”在后方处理后事的卢卡道歉道。

    “你……唔!”早乙女阿尔特的眉头深深皱着,强行忍着那几欲呕吐的欲望,强行忍耐着胃部的翻江倒海。

    先不管抱着早乙女阿尔特胳膊瑟瑟发抖的兰花,还有忍耐呕吐的早乙女阿尔特。雪莉露的面色极度苍白,四肢上隐隐约约有些发抖。只见她咬着嘴唇,努力地站直身体,勉强地迈开脚步,朝着站在平台上的林明美走了过去。

    “雪,雪莉露……呜……呕……”发觉雪莉露离开的早乙女阿尔特才刚叫出口,胃部的翻江倒海瞬间找到了宣泄口,疯狂地朝着这道口子冲了出来。

    “咦?!阿尔特?!!你没事吧?!”正在发抖的兰花,发现早乙女阿尔特的情况后,连忙喊道。在不经意间,兰花居然把眼前那如同地狱般的景象抛诸脑后,全副心神放在了早乙女阿尔特身上。

    默默站在平台,看着何莫名指挥着众人安装炸弹的林明美突然听到身后的阶梯上传来响声,回过头看去,发现是雪莉露。只见她面色极其苍白,两脚发飘,死命地咬着嘴唇坚持着。

    林明美自然知道进来的那段路对他们的冲击极为巨大,只见那个早乙女阿尔特的男孩子还在那边吐了一地就知道。而眼前的女孩却拼着一口气在硬撑着。林明美暗暗叹了口气,伸出右手说道:“雪莉露,别硬撑着。这里不是舞台!也没有任何观众。做不到便是做不到。”

    雪莉露看着林明美伸出右手,沉默了一下后,最终还是接受了林明美的帮助。伸出手,握住林明美的右手,顺着手上传来的力量登上了平台。

    登上平台后,雪莉露做了几个扩胸动作,深深地吸了几口气那极为浓郁的血腥气息后,朗声说道:“前辈,谢谢!我是雪莉露-诺姆。在雪莉露-诺姆的字典里,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看着眼前的少女那副苍白而又认真的脸孔,林明美露出一丝微笑说道:“是吗?那么,你要学会适应战场了。”

    雪莉露看着林明美脸上那丝温和的微笑,不禁地开口问道:“前辈,你,是不是……”

    林明美接过雪莉露的话,带着缅怀的神色说道:“战场吗?在我出道的时候,sdf-1已经卷入了极其惨烈的战争中。每天都有人死亡,每天都有人为逝去的人们而哭泣。在那段充满绝望的日子,我努力地歌唱着,就算是被恐惧支配着的时候,我也依然在歌唱着。之前我说过了,我们的歌声能让人感到幸福,也能带给他人希望。”

    “在绝望中歌唱?所以这就是前辈在战后便被称为银河歌姬的原因吗?”雪莉露眼前一亮,仿佛是捉住了什么重点。

    “大概吧!但现在我只为一个人而歌唱。”林明美点了点头说道。

    “那位将军吗?”

    林明美笑了笑,并没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