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462 对话
    两道巨大的身影快速地在湖面上一掠而过,高速移动带起的涡流划破平静的湖面,溅起了阵阵水花。通体金色流光的菲尼克斯高达在前,白红黑三色相间的vf - 25在后,两架机体一前一后地朝着前进基地的西面疾飞而去。

    在两架高速移动的机体身后是第33海军部队那艘母舰。此时,这艘母舰已经完成了所有人员物资撤退工作,开始了升空程序,暂时和这座前进基地告别。因为何莫名提出要去见见在gallia4号行星上栖息的瓦鸠拉的母虫的缘故,第33海军部队决定听从何莫名的建议,暂时离开gallia4行星的引力范围。想起那个司令从何莫名口中得知gallia4行星上竟然有瓦鸠拉的巢穴时,那副瞬间换上五颜六色的面孔着实好笑。

    要知道因为他们对环境探查的怠慢,导致迟迟未能够将周边地区的生态环境探查清楚。在这一次,还是何莫名主动点明这里有瓦鸠拉的存在。越想越怕的天顶星人司令连忙二话不说,完全遵照何莫名这位新统合将军的话去做,还是说一不二的那种。看样子,恐怕是想抱紧何莫名这根大腿了。不然,等这边的事情暴露后,等待第33海军部队的将是军事法庭的严厉惩罚。

    停止了用药后,身体稍稍有了点恢复的雪莉露依然还是保持着那副沉闷的模样。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格蕾丝的死亡和何莫名所透露的真相确实让雪莉露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要知道如果不是幼时突然受到不明杀戮而导致家破人亡,孤苦伶仃,在饥饿中挣扎生存的话,现在的雪莉露或许只是一个还在上着学院的年轻少女的其中一份子。在那生死一线之间,格蕾丝出现了。她将雪莉露从死亡的边境线中拉了回来。在往后的时间,格蕾丝更让雪莉露成为了全银河最瞩目的少女。只是,一切都发生变化。变化之快让雪莉露根本没时间去准备,和接受。雪莉露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维持这幅默不作声的姿态已经很久了。坐在前方驾驶位的早乙女阿尔特回头看了一眼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劝过,骂过,就差没打过了。不,打过了。只是动手的是林明美。但从结果上来看,根本毫无作用。

    “这还是那个要强的银河妖精雪莉露吗?”早乙女阿尔特摇了摇头,便专心地控制着座机跟在菲尼克斯高达后面。

    前方,菲尼克斯高达保持着高速,朝着何莫名感觉到的思维波动来源而快速前进着。

    坐在副驾驶座的林明美时不时地回头看去,看向后方的全周天监控画面,看向那架紧随其后的vf - 25。

    “还是老样子吗?”何莫名开口问道。

    “嗯。都怪你!要不是你冒冒失失告诉雪莉露真相,雪莉露怎么会变成这样!”林明美责怪道。

    “冒冒失失吗?但是,明美,雪莉露迟早会知道真相的。”何莫名垂下眼皮,想了一下后说道。

    “可……”

    就在林明美还在责怪何莫名的时候,一道巨大的影子突然出现在远方。随着地平线地不断拉直,这道巨大的影子飞快地变得清晰了起来。

    “cross?sdf - 1?怎么会在这里?”林明美看着那极为熟悉的造型惊呼道。

    “不,那不是sdf - 1。这是第117调查船队的旗舰,兰华的故乡。”何莫名平淡地说道。

    经过一段不长不短的移动距离后,何莫名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了。接下来的时候,无疑便是和那只母虫的见面,以及对话。何莫名自信就算没雨兰华的存在,也能够与母虫建立起对话的通道。他的纯粹变革者就是为了这种情况而诞生的。何莫名向早乙女阿尔特发出待命的命令后,便驾驶着菲尼克斯高达上升到与cross04的胸部等高的位置。坐在副驾驶座的林明美也准备就绪,准备在何莫名发出信号同时,以歌声支援何莫名。虽然纯粹变革者有着和智慧生物沟通的沟通的能力,但想起在剧场版中,刹那接受els的庞大记忆所发生的异变,何莫名不得不将所有能够用到的手段全部准备好。

    “明美,准备好了吗?”何莫名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在何莫名的注视下,歌姬少女郑重地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开始吧!trans - a!gn粒子最大散布!!”

    在早乙女阿尔特的注视下,那架通体流淌着金色流光的机体突然披上了一层红色光幕,安装在肩膀上的那两个奇怪动力炉突然喷涌出一阵阵如同滔天巨浪般的光点。早乙女阿尔特记得那位何将军曾经提到这个光点的名字,gn粒子。除此之外,早乙女阿尔特对此毫无所知。但从观赏效果上来看,早乙女阿尔特不得不承认这个飞快在空中扩散的粒子海洋确实华丽无比。

    一阵阵汹涌澎湃的粒子波流疯狂地以菲尼克斯高达为中心而极快地向着前方的cross扑了过去。在短短数息间,作为先头部队的第一波粒子波流直接冲上了cross,棒斑斑斓斓的粒子转眼间就从那被打开的大门处,缝隙处涌进,飞快地朝着vross的最深处迈进。

    随着粒子的快速推进,全副心神放在脑量子波上面的何莫名突然接触到了一个思维波动。

    “是你吗?瓦鸠拉的母虫!!”何莫名感觉到了无数的gn粒子已经包围着那股隐隐开始复苏的思维波动。

    在何莫名发出一阵阵友好的脑量子波下,那股思维波动飞快地苏醒。很快,那股思维波动尝试着朝着何莫名发出了回馈的问候。

    “能行!”何莫名浑身一震,惊喜道。随即提起百分之二百的精神,全力地与那股思维波动进行沟通。“您好!我是人类何莫名!您是?”

    “人类?何莫名?人类何莫名,您好!按照你们的话来说,我们的名称是瓦鸠拉。我是我们种族里面负责繁衍的母虫。”那股思维波动稍稍疑惑了一下后,慢慢地回答道。

    没想到直接以脑量子波来交流,完全无须要知晓两个种族的语言。难怪刹那能够在短时间内看懂,听懂了els的历史。

    “母虫吗?您好!我是人类新统合将军。我是人类中负责军队的领头人。”何莫名回应道。

    “军队?你们要向我们开战吗?”母虫疑惑道。

    “不。我们不是为了开战前来。我们只是想了解彼此,从中化解一些我们之前做出的行动而导致的误会。”何莫名平静地回应道。

    早乙女阿尔特伸手触摸着弥漫在驾驶舱的那点点光点。他记得驾驶舱是全封闭的。这些光点是怎么出现在驾驶舱的?随着早乙女阿尔特触摸光点,在他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两个声音,一个是何莫名的,一个似男又似女,非常中性的声音。

    “是谁?”早乙女阿尔特疑惑地看着空中的那道身影。

    在后驾驶座中,原本默不作声的雪莉露竟然张开双手,虚托着那缓缓落在她手中的光点。随着光点和雪莉露的双手接触的一瞬间,她也如同早乙女阿尔特那般听到了何莫名正在和一个陌生的声音对话。从对话内容上看,那个陌生的声音竟然是瓦鸠拉的母虫!!这一个发现让雪莉露浑身一震,但很快她就恢复成那副默不作声的状态。

    “母虫也罢!瓦鸠拉也罢!无所谓啦!我的一切竟然是杀害了我祖母,我父亲的仇人给的。他们所窥视的不过就是这个歌声罢了。除此之外,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罢了。”

    “人类何莫名,我感觉了你们之中似乎有着不同的情绪。为什么?这是我们瓦鸠拉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母虫的注意力稍稍地放在雪莉露的身上。

    对于雪莉露此时的状态,通过gn粒子和脑量子波,何莫名知道得一清二楚。但眼前并不是去安慰雪莉露的时候,对话正在进行着。

    “为什么吗?母虫。人类会哭会笑,更会为了追求某样美好的东西,而拼尽全力去争取。”何莫名缓缓地说道。

    “美好?争取?那么,这颗星球在你们看来是美好的,对吗?”母虫直白地问道。

    “确实!”何莫名承认道。

    “那么,你们会用战争手段来获取?我感觉到了。在你之前有过好几次人类的来访,我们无意和你们争夺星球,我们的根本目的只是平和安稳地繁衍后代。但是,你们人类确实一次又一次地打扰我们的安稳。”母虫尖啸道。

    “抱歉!那并非我所愿。人类是一种拥有复杂感情的生物。在这个基础上,人类的行为大致会分为好与坏。”何莫名顿了顿,最后放弃了述说。毕竟这方面的哲学问题并不是他擅长的。

    “明美,靠你了!”何莫名比划了一个手势,最终还是要出动银河歌姬林明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