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561 传说
    “啪。”

    一个响指。

    充满着古色古香的气息的房间顿时变成了光线明亮的走廊。

    “走吧!我们边走边说。”魔女魅将手中的烟斗往前方不远处的楼梯一指后,便率先走了过去。

    而何莫名则跟在后面。在方才的会面中,魅给昭弘了打了一个定心针。虽然昭弘的神情依然不变,但何莫名已经从他的精神波动看出了一丝轻松,但也有着更多的自我束缚。看样子,在拉芙达复活之前,昭弘估计会将自己投身到最危险的战场去拼出足够的战功吧!对此,何莫名并没有劝说。在得到魔女魅的允许后,何莫名便让昭弘先行离开古堡,让他沿着来时的路回到军团空间待命。

    随着那一丝醉人的芳香扑鼻而来,魔女魅的动人嗓音也紧随而来。“何莫名。说说你对深渊的看法?”

    “深渊?我才是第二次接触呢!在我印象中,深渊应该是指上一次我所遇到过的那种狂化药剂。”何莫名一边琢磨着有关深渊的记忆,一边说道。

    “药剂吗?只对了一点点。”魔女在踏上了楼梯后,暗暗叹道。

    在那之后,魔女便不再开口说话。在沉默的气氛中,魔女在前,何莫名在后,缓缓地沿着楼梯抬步而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十分钟,或许是半小时,也或许是一小时。就在何莫名隐隐感觉这楼梯仿佛是无穷无尽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待何莫名回过神来后,他才发觉自己已经身处在一处广阔的房间中。

    此时,耳边传来一阵阵繁乱中又带着一定秩序的指令声,在眼前的不远处,正是一颗巨大圆球形的全息投影,在一条条散发着荧光的光线之上,一个个带着不明字符的词组时隐时现。在转眼间,这些光线突然消失,取而代之是一个个与战舰极其相似的光标在圆球形全息投影上方快速移动。何莫名在目睹这一切,不禁地下意识说道:“指挥中心?”

    “嗯。欢迎来到古堡的最高指挥中心。何莫名,知道吗?只有成为了军团长的挑战者才有资格进入这里。”魔女的嘴角微微翘起,自豪地说道。

    “但,还有另外一条。那就是必须成为古堡的一份子。我说得对吗?魔女大人。”一个浑厚的男中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里昂·休伯特。你真是扫兴呢!”魔女眼中闪过一丝不满,怒喝道。

    随着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响起,一名身披皮大衣,光头,皮肤黝黑,左眼带着眼罩的中年男子缓缓地从身后的阴影处走出。

    “哪里?我怎么敢扫大人的兴呢?”里昂毫不在意魔女的责怪目光,回过头看向何莫名,点头致意说道:“欢迎您的到来!秦军团的军团长何莫名阁下。我是这里的负责人,里昂·休伯特。”

    “您好!我是何莫名。”何莫名同样点头致意说道。

    “真是无趣!里昂·休伯特。既然你来了,何莫名就交给你负责了。我回去继续研究刚送来的活体标本。”魔女慵懒地伸了伸懒腰后,便直接把何莫名丢给里昂·休伯特负责,甚至在临走前,还丢下了一句:“对了。何莫名,你负责的防区是x663。别忘记了派遣驻军了。现在的秦军团是可以做到的。”

    “防区?x663?”有点懵逼的何莫名显然已经找不到魔女的身影,只能把能够得到解释的希望放在站在一旁的里昂·休伯特身上。

    “嗯。过来这边。”里昂·休伯特指了指右边的那处较为空阔,又能够把整个指挥中心揽入视线中的平台说道。

    在两人走过去后,里昂·休伯特先是站在平台上,默默注视了一会正在忙碌中的指挥中心后,回过头看向何莫名说道:“抱歉!我的工作就是监管这里,不让这里出现一丝乱子。所以,难免会冷落你了。”

    何莫名摇了摇头,表示无妨,直接开口问道:“刚才魔女所说的防区和深渊是什么意思?”

    “嗯。直奔话题吗?很好。我也有点厌烦客套。那么我们便直接开始吧。”里昂·休伯特右手一扬,一道光屏随之出现。“我不知道你知道多少。但我尽量把事情说详细点。”

    随之光屏上的画面不断变换,里昂·休伯特那沉稳的男中音也开始把何莫名所不知道的秘闻一一地说了出来。

    现在,何莫名所身处的古堡最高指挥中心是专职于指挥投入某个超级战场中作战的舰队,并为其作出全方位的支援。比如战术指挥,后勤,友军协调,敌我情报等等。而每个在超维要塞中成立的军团都有义务将麾下的一部分兵力投入这个超级战场中协助韦罗斯的远征舰队,古堡的近卫舰队抵抗深渊的进攻。因此,这处庞大到近乎无穷无尽的超级战场被按照军团的实力比而划分成一个个防区,并交由各个进驻这个超级战场的军团负责管理。而何莫名的x663防区也是如此被划分而来的。

    “那深渊又是怎么回事?”何莫名大致了解了所谓的防区后,便直接提出了至今为止最大的疑问。

    “深渊吗?那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了。要全部说出来,恐怕得说上一年呢!我尽量简短地说完吧。”里昂·休伯特有点无奈地挠了挠光秃秃的后脑勺后,说道。

    得到何莫名的点头认可后,里昂·休伯特再一次操着他那沉稳的男中音开始讲述那个故事。

    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到底是多少年前的事情,里昂·休伯特不知道,就连告诉他这个故事的前辈也不知道。关于这个故事的一切都只有通过口述来传承,这是一个无法通过任何介质来传承的知识,故事,以及传说。

    在超维要塞还没出现的久远时代,这个宇宙中出现了一个如同神话中的神明那般无所不能的种族。

    他们横跨星河,随手间创造行星,启蒙每一颗生命行星中的智慧生物,注视着任何一颗即将诞生生命的行星,呵护着跌爬滚打的每一个文明雏形。不可估量的智慧被他们以难以言喻的方式传达到这个宇宙中的每一个种族身上。因此,这个宇宙的种族都以同一个称呼来称呼“他们”为先知。

    在那个生而知之,有着神明般的先知指明方向的时代中,虽有纷争,但在这个宇宙的全体种族努力下,一切都显得十分地和谐,繁荣。

    但就是在这个和谐繁荣的时代中,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爆发了。

    当这个宇宙中的全体种族文明以为这场战争会在先知们的干涉下,在短暂的时间内步入消亡的时候,这场战争竟然在眨眼间便将这个宇宙的半数文明卷入了其中,无数生命在朝夕间化为乌有。在那被战争乌云笼罩的时刻中,所有文明都不敢置身事外,纷纷向先知们求助,但这一次有求必应的先知们却消失了,在所有文明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在百般无奈下,尚未卷入战争的众多文明在尝试了无数方法调停终止这场莫名奇妙的战争,而又全数遭遇失败后,终于决定联合起来,组建一支强大的舰队,加入这场战争中,以压倒一切的力量平息战争。而深渊的爆发就是在这场战争进行到白热化的地步中,被双方研发出来的超级武器之间相互对轰所诱发而生的神秘现象。

    说到这里,里昂·休伯特就停下了。何莫名眨了眨眼,追问道:“就这样结束了?”

    只见里昂·休伯特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这些事情的前辈已经在十年前的那场绝地反击战中牺牲了。我所知道的事情就是那么多。再往后的事情,便是在所有文明都感觉到绝望的时候,这座超维要塞突然从虚空中出现,以辗轧一切的力量把深渊的力量阻挡在最后的防线上。”

    “是吗?那便是你们除了口述的记忆之外,其他事情便毫无所知?”何莫名寻思道。

    “虽然很不甘,但事实如此。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只有,也只能知道这些少量的信息了。除了这些口述的记忆之外,我们最后能够知道的便是从我们的文明还能够以任何介质记录历史开始,这场战争就已经存在了。”里昂·休伯特还完好的右目闪烁着不甘的光芒,低吼着说出了一个数字:“上千年,这场该死的战争已经进行了上千年了!!”

    “上千年?!怎么可能?”何莫名惊呼道。

    “的确如此!”里昂·休伯特郑重地说着。“我的父亲,我的爷爷,曾祖父还有我的先辈们都在这片战场上撒过热血,燃烧过生命,但是他们都无法终止这一切。”

    “花了上千年的时间,竟然就只能维持现状吗?”何莫名一时之间对眼下的情况有着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也有着一种虚幻缥缈的虚无感。

    “没错。只能维持!”

    再一次与里昂·休伯特交流了一下深渊的情报后,何莫名便告别了里昂·休伯特。在他临走前,里昂·休伯特给了何莫名一个期限。在期限到来之前,他必须安排好驻守在x663防区的驻军。除此之外,何莫名更要注意的是要考虑到任务的需要而作出战力的安排。

    “感觉就像是被某人挖了一个巨坑。”临走前,何莫名的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