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652 悲恨
    无边的黑暗中,一道耀眼的光芒如同闪电般一闪而过。

    “轰!!”

    伴随着光芒的消逝,一场巨大的爆炸发生了。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顿时让整艘战舰开始了剧烈的摇晃,震荡。

    “发生了什么事?!”亚堤司用力地稳住身体,高声呼喊着。在另外一边,克鲁泽一声不吭地捉住椅子把手,默默地看着主屏幕。

    “报,报告!主炮受到袭击。现在处于损坏状态,无法继续射击。”

    “什么?!哪里来的射击?是迅雷高达吗?”亚堤司难以置信地说道。虽然刚才决定了撤退,但是防空炮火却是没有停止。按道理来说潜伏在一边的迅雷高达并不能冲进来才对。那么,攻击是从何而来?

    “亚堤司,撤退吧!”这时,一声不吭的克鲁泽开口了。他看着亚堤司缓缓说道:“这一战的战果足够了。有人不希望我们再继续下去了。撤退吧!”

    亚堤司发生从这一次战斗打响后,就开始有点听不懂克鲁泽所说的话了。但亚堤司还是很好地执行了舰长的职责,再一次通知所有幸存的撤退,回归母舰。

    最后,也正如克鲁泽所说那般,他们的战果已经足够了。前来迎接大天使号的先遣队全军覆没了。虽然威萨利乌斯号的主炮受到了不知从而来的射击而损坏,但因为爆炸而射偏了的光束依然从那艘旗舰的身上一掠而过。只要看到那艘旗舰身上的那道巨大的伤口,没有人会怀疑它还能坚持多久,甚至还会有人相信在下一秒,下一刻,这艘战舰便会被爆炸所吞噬。因此对于这个结果,克鲁泽很是满意。但却有人因此而彻底疯狂了。

    “不!!”目睹了巨大光束从先遣队旗舰身上一掠而过的芙蕾顿时失去了理智。只见她的双眼瞪得无比地巨大,面容无比狰狞地举起手枪指着拉克丝的额头,歇斯底里地大喊道:“去死!!怪物!!”

    “呯!”

    在玛琉等人还没有从大战中的压力中反应过来的时候,枪声响起了。但,本应该被子弹击破脑袋的拉克丝却是安然无恙,带着一脸的错愕站在了原位。而扣动扳机的芙蕾则被一道身影捉住了双手,并被夺走了被其紧紧握着的手枪。

    原来就在芙蕾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一道绿色身影突然从角落一跃而起,以极快的速度撞向了芙蕾的手臂,借此让那颗本应该射向拉克丝的子弹徒劳无功地向着舰桥的天花板射去。同时,自大战开始,就一直默默地待在舰桥中,充当空气的林明美也在小绿撞歪芙蕾手臂时,一个跨步将芙蕾控制住了。

    “冷静点!凶手并不是拉克丝!”林明美左手死死地扣住芙蕾的双手,右手把手枪递给了反应过来后,走上来的巴基露露。

    或许是林明美的声音起了作用,也或许是主屏幕那艘伤痕累累的战舰还没有爆炸的缘故,芙蕾无力地垂下手臂,软倒在林明美怀中痛哭了起来。

    林明美一边轻声安慰着芙蕾,一边朝着巴基露露打眼色。心领神会的巴基露露立刻叫上了米丽雅莉亚一起,带着拉克丝·克莱茵离开了舰桥。

    “舰长,马上发布全频广播。说不定还会有幸存者。”林明美一边轻拍着芙蕾的背部,一边认真地说道。

    玛琉点了点头,随即开始了搜索行动。尽管现在zaft已经撤退了,但是这片空域并没有完全安全下来。zaft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杀回来也说不定。在这种情况下,在没有巴基露露的反驳下,玛琉很是果断地做出了违反作战条例的决策。

    “你是叫芙蕾对吧?来,我送你回去休息一下,好吗?现在舰长正在下达搜索幸存者的命令,说不定你的爸爸会没事呢!”林明美轻轻拉起芙蕾,扶着这位从极端的疯狂中清醒过来的哭泣少女离开了舰桥。

    一场挟持风波由此结束。但这场战斗的余波远远未能走入结束的时候。

    远处,本来正在加速前进的腾云号却缓缓地转变了航向,朝着与大天使号相反的方向前进。

    在腾云号的甲板上,半蹲在上面的力天使高达缓缓地收起手中的光束狙击步枪,重新站了起来。

    “呼,真是乱七八糟的要求呢!”洛克昂放开瞄准镜后,不由地吐槽了刚才何莫名发回来的命令。

    就在刚才,洛克昂发现了威萨利乌斯号的攻击意图后,便马上锁定了威萨利乌斯号的要害,准备先发制人把威萨利乌斯号给干掉。结果,还没有等他扣动扳机,何莫名的命令却发来了。待到洛克昂打开一看,竟然是要他在将威萨利乌斯号的主炮破坏的同时,让主炮的射击打偏。这个乱来的命令顿时让洛克昂大吐苦水。但最终被何莫名驳回。

    无奈之下,洛克昂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没花费多久,结果出现了。洛克昂果然不愧是能够狙击大气层之外目标的狙击手,就结果而言,已经达成了何莫名那个乱七八糟的要求了。

    一会儿后,一道巨大的钢铁身影缓缓地从无边的黑暗中出现,是迅雷高达。

    “不愧是何上校。战果斐然啊!”冯云的头像出现在屏幕上。

    “只是躲在一边打黑枪而已。并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战绩。”何莫名笑了笑,毫不在意地说道。

    冯云夸了数句后,又问道:“上校为什么不救下那艘旗舰?”

    何莫名对冯云会提出这个疑问没有感到任何意外,毕竟从一开始冯云应该会认为何莫名会救下那艘旗舰才对。从现在的结果而言,冯云不主动提出问题的话,何莫名或许还会怀疑这位依靠着何莫名的助力升任一线作战战舰舰长的男人会不会有其他想法呢?

    “救不救下,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其他区别。第一,尽管我们同属地球联合,但是别忘了在这之前,大西洋联邦是怎么坑我们东亚联邦的。第二,如果大天使号得到了那艘旗舰的助力后,我们腾云号就不能像现在这样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一路潜行跟踪了。第三,这个是我个人的原因。并没有什么值得说的地方。所以,救不救那艘旗舰只是我的心情问题罢了。”

    看着正在扳着手指,数着要点的何莫名,冯云再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捉摸不透。第一,第二点还好,他可以理解。但是第三点是什么回事?个人原因?冯云怎么不知道这位何上校还有这种嗜好?

    任凭这位冯舰长怎么想都无法想到,何莫名其实是在期待着如果芙蕾的老爸没死的话,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局面?不过话说回来,尽管没有被威萨利乌斯号的主炮一分为二,但是受到如此重大的伤害的旗舰相信也不会坚持到很久。更何况,何莫名记得在原著中,芙蕾的老爸在临死前好像是在格纳库里,准备进入救生艇。回想了一下旗舰的受伤部位,何莫名似乎觉得他的恶趣味似乎没办法实现了。

    半小时后,完成了所有幸存者搜索任务的大天使号开始启动引擎,全速驶离这片布满了残骸的战场。而此时,在大天使号的格纳库中,一群伤病患者正有气无力地躺在角落里面,等待着紧急处理。在这充满痛苦哀嚎的角落中,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响起了。

    “爸,爸爸!!醒醒!醒醒!爸爸!!”在林明美的安慰下,稍稍平复了心情的芙蕾在一接到了已经寻找到她爸爸乔治·阿尔斯塔。惊喜之下,芙蕾还没来得及听清楚接下来的话并快步地跑到了格纳库。就在这份充满了劫后重逢,充满了团聚希望的喜悦之下,芙蕾又一次被现实打击到了。

    “抱歉!外务次官在撤退的时候,被爆炸波及。他的脑部遭遇了碎片撞击,现在意识处于深层昏迷状态。”从劫难中幸存的旗舰医生看着本应该充满父女重逢后的喜悦笑容的少女脸孔,不由地犹豫了一下。“如果24小时后,还没有苏醒的话,外务次官大概,大概会成为植物人。”

    医生的话立刻将芙蕾撕成了无数碎片,刚刚从极度疯狂中清醒过来,刚刚稍稍平复了癫狂的少女顿时被眼前的躺在病床,被厚厚的,而又不断向外渗出艳红艳红的鲜血的绑带包裹着的父亲,被医生所道出的事实给完全击碎了。

    “不!!!!!!!!!!!!!!”

    少女的惨嚎顿时刺穿了格纳库,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的医生,踌躇了一下,上前一步,拍了拍少女的肩膀,轻声道:“抱歉!是我能力不足!”

    本来这是一句充满歉意的话语,但此时在少女的耳中却是另外一层意思。

    少女的抽泣停止了。

    只见她缓缓地回过头,双眼闪烁着恨意。“是的!是你的能力不足!!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爸爸竟然成为了植物人!是你的错!”

    在少女那充满恨意的责骂声中,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是的!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为何不救下我的爸爸!!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