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679 袭击
    那自杀性的复仇在vf-25和强袭高达插手下,早已结束。无论是发起复仇的一方,还是被复仇的一方都留下了代价。无论是昂贵的巴库,还是微不足道的人命都是双方在短时间内最为宝贵的力量。而这一刻,黎明沙漠的幸存者们只能在这片依然残留着方才的战斗火星的沙丘上寻找着同伴们留在世上的唯一物品——失去了生命的躯体,或者是那一片残骸。

    卡嘉莉被塞布勒令待在一边,不允许她参与搜寻死去的同伴的行动。此时,卡嘉莉抬手摸着脸上那片肿红的侧脸,耳边响起了刚才在战斗结束后,走下强袭高达的基拉在看到卡嘉莉后,便直接二话不说,甩了一记耳光,并大声责骂着卡嘉莉。“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保护珍贵事物的心意的话,那么这份心意为何不能让在危险的关头中,保护你所珍视的事物。结果,你以为单凭心意就能保护得了什么吗?”

    在那之后,基拉一声不吭地转身重新登上强袭高达,保持着对周边的警戒。倒是驾驶着vf-25的格拉汉姆在确认了周边区域安全后,便向黎明沙漠的残存人员发出了安全信号。自此,一场被复仇火焰所支配的不对称战斗在黎明沙漠失去了众多同伴的情况下结束了。

    在此数日后,一行风尘仆仆的旅人驾驶着两辆越野车进入了位于这片沙漠中的唯一一座繁荣的城市。

    “嗯?”带着防风墨镜的格拉汉姆饶有兴致地看着大街两边的商贩。只见他时而看看聚集了众多客人的摊位,时而打量着来来往往,带着各色神情的游人。“这座城市还不赖吗?我以为这片沙漠除了沙子之外,就剩下那些对手了。”

    “咳咳。”这时,身边传来了一声咳嗽。“少···”

    就在巴基露露下意识地喊出了格拉汉姆的军衔时,眼疾手快的格拉汉姆顿时伸出了一根手指,并按在了巴基露露那柔软的嘴唇上。

    “格拉汉姆。”

    “额···”

    手指传来的那一丝灼热顿时让巴基露露有点晕晕乎乎,但在出身于军人世家所练就的强大心灵的镇压下,巴基露露很快就压下了心中的那一丝异样。

    “我,我知道了。”虽然如此,但巴基露露的脸上还是迅速地飘起了两朵红云。“少,格拉汉姆。”

    “嗯。这样便好。”格拉汉姆满意地点了点头后,又继续打量周边的景色去了。

    而数分钟后,到达了行动分歧点的一行人很快就开始了分头行动。基拉,卡嘉莉为一组,他们负责在闹市中寻找相关情报。而剩余的人则是去与这附近的地下组织会头,交换一些关键的情报,也顺便让他们见见代表着大天使号的格拉汉姆和巴基露露等人。

    停下的越野车再一次启动了。

    随着越野车的离开,巴基露露的目光落在了留在后面的基拉和卡嘉莉身上。

    “那两个人没问题吧?”

    “他们很强。不用担心。”正在左右张望的格拉汉姆回答了巴基露露的问题。

    可是格拉汉姆的答案并没有抹消到巴基露露的疑惑。“可是他们还只是孩子。”

    “战争和年龄无关。想要在战争生存下来,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充满了决心的自我会让你触摸到胜利女神的裙摆。”格拉汉姆握了握拳头后,又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最后还是要依靠命运女神的垂青。”

    “命运女神?”巴基露露闻言默念了一句后,追问道:“是那架被你称为女武神的vf-25?”

    格拉汉姆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只是摘下防风墨镜,微微地看了巴基露露一眼后,便把目光放到了远方。

    与地下组织的碰面对于格拉汉姆来说,无疑是无聊的。他是军人,一名想要飞翔在天空,崇尚着武力的纯粹军人。左右张望之下,格拉汉姆发现了这处被用来当成会面地点的地下场所并没有被任何人给盯上。更何况,在那股日渐觉醒的力量指引下,格拉汉姆似乎发现了在这座城市中的某处正在上演着什么好玩的事情。

    于是,行动力一向超卓的格拉汉姆在和塞布,巴基露露打了一声招呼后,便径直地走出了这处隐蔽地方。巴基露露等人已经对格拉汉姆此时所表现出来的独断行为司空见惯,而塞布他们在一阵错愕后,很快便恢复了常态,继续刚才那个被中断的话题。虽然他们想说点什么,但是在考虑到作为己方的大天使号并没有就此发言时,塞布等人也就随之放弃了追究的念头。

    一道高大的人影从巷子中的阴影中走出,出现在他的面前是那依然川流不息的人流。只见来来往往的行人或头顶箩筐,或怀抱包裹,在密集的人群中努力地奋勇前进。敏锐的目光从大街的一边横扫而出,不断地来回扫荡着行人。

    “刚才的时候还没有那么多人的。看样子,这里的情况是真实的。”格拉汉姆的眼睛微微转动,落在了不远处的小巷子中。数道背对着格拉汉姆的影子在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巷子里面。见此,格拉汉姆补充了一句。“或者说,这是一幕虚假的影像吗?”

    就在格拉汉姆抬步,想要追进那个小巷子的时候,一道小小的身影突然撞进了他的怀里。

    “哎呀!小家伙,你可要小心点哦!”格拉汉姆扶起了那道撞进他怀中的小小身影后,一边顺手地握住了眼前这个小家伙摸向他的钱包的小手,一边微笑地说道:“下一次可是遇不到我这样的好人的哦!”

    在格拉汉姆的微笑中,发现自己的行为被识破的小家伙努力地挣脱着格拉汉姆的右手。但无奈不管是体型还是力气,小家伙都远远不及格拉汉姆。就在小家伙发现自己挣脱无望,想要放声大哭的一瞬间。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了。伴随而来是那朵巨大而浓黑的烟柱腾空而起。

    “开始了吗?”看着眼前的人流被爆炸声所惊到而出现的慌乱逃窜的乱象,格拉汉姆一把抄起小家伙,转身走进了巷子里面。“来,小家伙。这是给你的。下一次能别偷就别偷了!人活着就应该战斗,努力地战斗,不停地战斗下去,直到自己再也无法走动的那一瞬间。”

    在小家伙疑惑的眼神中,身材高大的格拉汉姆以与体型极不相称的灵活动作,转眼间便消失在那慌乱逃跑的人群中。

    “哒哒哒····”

    呼啸的子弹撕裂空气,一枚接着一枚地向着敌人飞掠而去。

    火花,向着四面八方飞溅而起的火花在子弹摩擦地面的一瞬间迸发而出。

    哭喊,尖叫,在之前那声爆炸声响起后,被眼前的嫣红所刺激到失控的人群疯狂地远离这片成为了战场的区域。

    “呯,呯,呯呯呯···”

    “真是出门不利。”留着褐色短发,脸上带着大号墨镜的中年男子一边动作利落地换下已然打开的弹夹并重新换上新的弹夹,一边苦笑地吐槽着自己的霉运。本以来只是一时起意,想要一边在大街上看着自己治理的城市所呈现的繁荣景象时,一边享受咖啡的行程,竟然会遭遇到反对分子的袭击。

    “这可真是流年不利啊!”再一次吐槽现状后,中年男子看向了街道的另外一角。那里布满了歪倒在地的桌子,在那乱七八糟的桌子间,两道瘦小的身影正躲在那边。在袭击发生之前,优哉游哉地坐在一边享受咖啡的中年男子就已经注意到了他们。只是在想上前打招呼的时候,却不料发生了袭击。

    “喂!少年!”中年男子抬手朝着伺机向着他射击的袭击人员打出了数枪后,扭头看向那两道身影喊道。

    虽然那两道身影并没有回应中年男子的呼喊,但中年男子还是看到了其中一道身影似乎在朝着他比划着什么手势。尽管中年男子因为被袭击人员重点照顾的原因并没有看清着手势的大概,但他还是很是明白地领悟到其中的意思。

    “少年!接住了。”中年男子从腰间摸出了另外一把手枪后,籍着袭击人员的压制火力减弱的一瞬间,便猛地向着那堆乱七八糟的桌子上丢过去。

    只见那崭新发亮的手枪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便被一双稚嫩却又坚定的双手接住了。

    下一秒,枪声大作。

    “呯呯呯。”

    转眼间,血花迸现。

    “干得不错!少年。”中年男子深深地看了一眼脸上还带着一丝惊恐,手上动作却是坚定无比的少年后,便开始发起了反攻。

    但是,中年男子的反攻并没有顺利地进行下去。因为,就在他靠着少年的掩护射击转移阵地的时候,一道黑影快速地从一边冲了出来。

    “啊!!”

    “唔!!”

    “什,什么人?”

    一阵痛苦而又莫名其妙的声响让做好拼死一搏的中年男人懵了一阵子。在周围都安静下来后,从掩体后方朝着四周张望的中年男子才发现所有的袭击者已经倒在了地面,一道身材高大的身影正踩着一名倒在地下,而又挣扎不休的袭击者。

    “放,放开我!可恶的调整者!!放,放开我!!”袭击者依然在不断地咆哮着。但将他牢牢地踩在地上的那道身影依然不为所动。

    “放开我!!你们这些不应该存在世上的调整者!!去死吧!为了蔚蓝而清净的世界!!”似乎是发现自己的挣扎已经毫无所用了。被踩在地上的袭击者在突然停止了挣扎的同时,动作飞快地在身体上四处摸索了起来。

    “哈哈哈!!死吧!!万恶之源!!”在疯狂的叫嚣声中,一道猛烈的力道凶悍无比地踢在这名袭击者的腹部。下一秒,这名袭击者的身体顿时离开了地面,被一个巨大的力道抽飞在半空之上。

    “轰!!”

    转眼间,高高飞起的身躯在刹那间化为了乌有。伴随着那声巨大的轰鸣声,一阵刺耳而又嫣红无比的雾气飞快地向着四面八方消散而去。

    “自,自爆?!”依靠着掩体,幸运地躲过了自爆的中年男人叹了一口气。看样子,如果不是有人出手帮忙的话,今天他估计就要交待在这里了。突然间,中年男人愣了。“对了!少年,还有出手帮忙的那个人!”

    在中年男人的四处搜寻下,躲在那堆乱七八糟的桌子后面的两道身影没事。而在那阵血雾的中央,似乎还站着一道高大的身影。

    “看样子是没事了。”看了看周边的情况,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呼喊声,中年男人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只见他丝毫没有顾忌那阵依然飘荡在空气中的血雾,上前几步后看着从血雾走出来的那道身影,举起右手说道:“承蒙相助!我是安德鲁·巴尔特菲尔德。”

    “不客气!我只是凑巧看到了有趣的事情罢了。格拉汉姆·艾卡。”这一瞬间,两人的右手握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