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703 被囚禁的少年
    摩拉希姆队全灭的消息很快就传回了卡贝塔利亚基地,这让刚刚到达的阿斯兰等人吃了一惊。根据zaft的内部信息显示,摩拉希姆队可是zaft的精锐水面部队。在队长摩拉希姆的带领下,曾经创造过重创了地球联合水面舰队的辉煌战绩。而就是这样的英雄人物,竟然败在了长腿的手上。

    一时之间,就连一开始就吵着囔囔要马上出发追击长腿的伊扎克也慎重了起来。自从他和好友迪亚哥降落地球后,他便遇到了好几次失败。而对于这些失败,伊扎克虽然嘴上硬撑着,心里却是一次次地将其铭记在心。接下来,他们所要面对是不同于地面站的战场。在那片蔚蓝色的海洋上,有着杰出性能的决斗高达并不能与经过了改造的闪光圣盾那般有着自主飞行能力。这样一来,决斗高达的限制性就越发的提高。

    “切!不就是勾搭到了一个女整备员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看着对着地图思索着战术的阿斯兰,伊扎克满面不爽地抱怨道。

    似乎感觉到伊扎克的目光,阿斯兰回过头看了过去,正好和伊扎克的那股充满了怨念的目光对了一个正着。“伊扎克,去准备一下。接下来我们将搭载一艘水下母舰前往追击长腿。”

    看着一脸正经,发号施令的阿斯兰,伊扎克的眉头突然急剧地跳动了一阵子。随即伊扎克咬牙切齿地回应了阿斯兰的命令。“是!阿斯兰···队长!”

    伊扎克那副扭曲的脸容被阿斯兰看在了眼里,可阿斯兰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他,从而导致伊扎克时不时地对阿斯兰做出的决定冷嘲热讽,甚至有时候干脆就不执行了。为了保持团队的和谐,阿斯兰也只是稍作呵斥后,便不再搭理伊扎克。但这个对策却是在不断地纵容了伊扎克的叛逆举动的增加。尽管如此,个性柔弱的阿斯兰还是默许地放任这一切的发生。

    听着身后传来的自动门关闭的声音,阿斯兰幽幽地叹了一口,思绪不由得想起了好友尼科尔。按照原来的规划,在来到地球之前的那段时间应该是尼科尔的钢琴演出会才对。可是就在之前阿斯兰与克鲁泽一起返回nt的时候,这位才华横溢的年轻钢琴演奏家却在进攻要塞卫星“阿尔特弥斯”时牺牲了。

    事到如今,阿斯兰还是那么清晰地记得当时从克鲁泽手中接过了那张说不定是尼科尔在人世间留下的最后的一张照片时,所受到的巨大冲击。照片上尼科尔那副浑身是血的模样至今还是清晰地浮现在阿斯兰的脑海中。

    “可恶的地球联合!”连日来的疲劳以及与伊扎克明争暗斗中所受到的委屈,在这一瞬间,全数化成力量,伴随着拳头狠狠地砸在墙上。

    “等着吧!尼科尔。我会为你报仇的!!”仇恨的光芒渐渐占据了阿斯兰那双碧绿色的眼眸。

    在少年发誓要为好友报仇的同时,在地球另外一侧的海洋上,伴随着海风地轻轻吹拂,两艘同为白色涂装,却又画风相异的战舰正按照箭头阵型一前一后地向着遥远的东方快速前进着。

    舱门在打开的一瞬间,明媚的阳光当即从敞开的缝隙中散落,将那张久久未曾得以见天日的苍白脸孔照亮。

    “唔···”在阳光的照耀下,那绿色的头发似乎披上了一丝轻纱,但它的主人似乎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只见他抬起手,挡在了眼前,将那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点刺眼的阳光给挡住了。

    “如何?明媚的阳光,广阔的大海,一望无际的苍穹,这些美丽的景色你是否在那些漏斗卫星上见过呢?”就在绿发少年还是踌躇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一听到这个声音,绿发少年顿时身体绷紧,下意识地四处扫视了起来,似乎是要在寻找着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很快,绿发少年的动作被始终站在他身后,并一直监视着他的士兵们给制止了。

    “别紧张。只是一时的过激反应而已。”那个让绿发少年极为紧张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而这一次却是充满了邀请的意味。“过来这边如何?不如在这个蓝天碧海之下,陪我喝上一杯冷饮怎样?尼科尔·阿玛菲。”

    还没有等绿发少年开口拒绝邀请,站在他身后的士兵就已经用枪口将绿色少年从船舱中逼出,让其完全暴露在明媚的阳光。一时之间,尚未能够适应海上阳光的炽热光芒的绿发少女顿时发出了一声闷哼。

    “哦?以调整者的身体素质也会害怕阳光的暴晒吗?”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下士,把客人带过来吧!这样暴晒下去,恐怕会有人抱怨我们的待客之道的。”

    “是!上校。”在中气十足的答应声中,两道魁梧的身影一左一右地架起绿发少年,并不顾其的挣扎,强硬地将其带到了甲板边上的一个角落。在这里一张巨大的太阳伞被打开,而在其阴影下,分别摆放着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而绿发少年正是被两名士兵强硬地按在了那张空着的椅子上。

    “你···你们这是在虐待俘虏!”在经过了漫长而又不见天日的牢狱生涯后,就算没有受到任何虐待,这段不堪回首的过往依然不是尼科尔这个还显得有点稚嫩的调整者所能承受的。这不,不管他如何挣扎都无法从两位大汉的手下挣脱。

    “呵呵。省点力气吧!我们并不会把你怎样的。我想你应该知道的。如果我们想对你不利的话,恐怕你还无法见到这片大海和这个蔚蓝色的苍穹。”一杯冷饮被推到了尼科尔的面前,同时那个让尼科尔紧张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了。

    尼科尔并没有接受那杯冷饮的好意。只见他抬起头,咬牙切齿地看着坐在桌子对面的那张脸孔低吼道:“地球联合军,何莫名!!”

    “记性还是不错的。”何莫名微微一笑。打从在阿尔特弥斯上见了一面之后,何莫名就再没有理会过尼科尔这个调整者。毕竟在当时,尼科尔的作用微乎其微。所以,一直到了现在,腾云号汇合大天使号之后,尼科尔的戏份也是应该要提上日程了。

    何莫名抬头朝着两名站在尼科尔背后的魁梧士兵打了个眼色,并让他们离开后,便朝着尼科尔笑了笑。“如果是我的话,就不会轻举妄动的。毕竟你永远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敌人到底有多少本事。”

    何莫名的好意劝告并没有得到尼科尔的认同。

    “可恶的地球联合军!拿命来!!”

    伴随着两名士兵的离开,自以为捉住了机会的尼科尔暴喝一声,直接掀翻了桌子,顺手抄起椅子朝着何莫名砸了过去。猛然间,风声大作。一股阴影伴随着卷起风声的椅子朝着何莫名的头部狠狠地砸了过去。

    近了!近了!近了!

    被囚禁了多月之久的尼科尔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他积蓄已久的力量,带着满腔怒火的少年誓要将眼前的敌人杀死!狠狠地杀死!以报他多月来受到的囚禁之苦。

    但,风声骤然而止。

    少年想象中的鲜血飞溅的情景并没有发生。那张本应该砸在敌人头上的椅子却是被一张手掌给稳稳地拿在了手中。

    “为什么?我明明打中了他的。”

    茫然件,少年听到了一声叹息声。

    “为什么人类总是会犯上同一个错误呢?”

    一股强劲的力道突然侵入了尼科尔的腹部。力道在撞进身体的一瞬间,便把尼科尔那副少年人的稚嫩身体给高高地踹飞。只见在那风声中,少年人在半空中翻滚了720°之后,带着强大的力道滚落在甲板上。

    “唔···啊!”

    在肉体与甲板相撞的一瞬间,尼科尔似乎听到了骨骼碎裂的声音,以及五脏六腑间那痛哭的悲鸣。更在那不断翻滚地视角中,他看到了一丝丝不断飞溅而起的猩红,以及迅速在面部蔓延开来的温热。

    “呯。”

    终于,少年在甲板翻滚数周后停住了。本应该就势从甲板上滚到海洋中的少年被一道栏杆给救下了。

    “不,不可能···”鲜血模糊间,少年的目光艰难地抬高,看着正缓步向着他走来的男子。“只不过是区区自然人而已,怎么会有能够超越调整者的能力!!”

    “呵呵。没有什么不可能。”何莫名站在那摊从少年口中蔓延而出的猩红前,缓缓地说道:“本来我还想好声好气跟你交流,可是呢?为何总有人犯上同一个错误?”

    “交流?”尼科尔咳嗽了几声,狞笑地看着何莫名说道:“调整者和自然人之间有什么好交流的?哈哈哈哈!!自从你们制造了血色情人节事件后,交流的通道就已经断绝了。”

    “唉。”何莫名摇了摇头,伸出手拎起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尼科尔说道:“据我了解,你的父亲可没有你这样决绝的觉悟。”何莫名看了一眼浑身血污的尼科尔后,叹息道:“看样子今天是不可能和你继续聊下去了。”

    在何莫名发出信号后,那两名士兵很快就从船舱中走出。但当他们看到了浑身血污的尼科尔后,便顿时吃了一惊。要不是何莫名即时阻止了他们,恐怕这两名士兵说不会会把尼科尔给生吃了,更别说会听何莫名的命令带着尼科尔下去治疗。

    看着两名士兵抬着尼科尔离开后,何莫名苦笑地看着甲板上的凌乱无奈地说道:“看样子这里暂时不能用了。不过也罢。看时间,也应该是玛琉她们过来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