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820 遁去【2/3】
    不妙!

    不妙!

    大为不妙!

    里维夫·里维尔发现自己的处境极为地不妙!

    原本还骄傲地认为自己是变革者的那份高傲在雄蕊高达的连续打击之下,几乎走到了破碎的边缘。

    加迪隆女神式是强大的!

    这是在他加入aws之前利冯兹亲口告诉他的,同时也是他自己认为的。如此强大的机体,再搭配上他这么一位凌驾在人类之上的变革者时,就很理所当然地成为鲜有敌手的战场杀神。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架能够在一炮之间将aws最新锐战舰击穿的强大机体,竟然会在数年前,本应该淘汰的老旧机体面前失态,甚至于被狠狠地压制着,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怎么可能!我可是变革者!!绝对不是你们这人类能比拟的存在!”如同自我鉴定信念那般,里维夫·里维尔在躲过了雄蕊高达的gn手枪所射出的粒子光束攻击后,不断地重复着。

    “痴心妄想。”在里维夫·里维尔不断自我坚定,自我催命的时候,在其的脑海中再一次响起了之前那道识破其身份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是谁!”加迪隆女神式手持光束剑,不断地逼近雄蕊高达,试图将其拖入近身战中。可是,这个打算却是成为了加迪隆女神式的致命错误。

    加迪隆女神式并不是加莱佐女武式那样的近战特化型机体,以德天使为原型而设计诞生的加迪隆女神式自然便是炮击特化型。其所有的武装,配置,系统都围绕着这个设定而展开研发。而此时,在失去了自身最为强大的武装——gn米加炮之后,加迪隆女神式的力量可谓是去了大半。在这个情况下,里维夫·里维尔更是被何莫名利用战场上那活跃化的gn粒子不断地施以各种手段诱使其精神失控,从而产生了一些动摇。

    久而久之,作为炮击特化型的机体,果真如同何莫名所设想那般,冲上来和雄蕊高达拼刺刀了。

    计谋得逞,何莫名当即控制着雄蕊高达放开双手中的gn手枪,旋即从腰间拔出了两把光束剑。转眼间,雄蕊高达不退反进,迎着冲上来的加迪隆女神式冲了上去。

    光影乱舞,两具巨大的钢铁身影相互纠缠在一块,它们手中所持的光束剑疯狂地向着对方砍去。撩,砍,扫等等种种招数动作都一一使了出来。尽管在这一刻光束剑的挥舞轨迹让人感到眼花缭乱,但这在虚空中画出了道道轨迹的光束剑并没有砍中自己的目标,而是被对方手中的同类一一抵挡住。

    光束剑碰撞间,更是粒子咆哮,能力暴走所产生的电火花不断地游走在周边虚空。

    “只不过是老机体而已!为什么!为什么能够和加迪隆打成这样?”越是打下去,里维夫·里维尔的内心就越是疯狂,越是难以相信眼前的情况。他无法相信本应该是最新锐机体的加迪隆会如此,如此地不堪。

    就在这时,雄蕊高达左手中的光束剑突然从下至上,趁着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碍它的时候,猛地将加迪隆的右臂给削了下来。

    “什么!!”在警报迭起的驾驶舱中,里维夫·里维尔大喊道。

    紧接着,又是一道耀眼的光芒从眼角边上炸起。致命的冷意顿时从尾椎骨上腾空而起,在这一刹那间,便将里维夫·里维尔的全身占据。

    “我是变革和!绝对不能够死在这里!”咆哮声响起,里维夫·里维尔手上动作飞快,拼着右臂被削掉的瞬间,里维夫·里维尔便当机立断地将驾驶舱从机体上脱离,快速地催动着引擎向着己方的舰队飞了过去。在其身后,他的那架爱机便被雄蕊高达手中的光束剑砍成了数段,在随后的爆炸中走完了它的一生。

    “主人,敌人逃跑了!”一如既往,从衣兜中飞出,静静地漂浮在操作台上的智能立方体开口问道:“要使用gn獠牙去追吗?”

    “不。就这样吧!真,拟定撤退路线。”何莫名看了看那迅速离去的逃生舱后,便缓缓地闭上眼睛吩咐着,待到其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便早已金光消退,重新恢复为原先的黑色瞳孔。

    “了解!”

    数息间,智能立方体便已将安全可靠的撤退路线全数规划出来,并上传到了雄蕊高达的控制系统中。何莫名回过头看看了被远去的托勒密ii吸引了大部分兵力的aws舰队后,便控制着雄蕊高达迅速地脱离这片战斗刚刚停息的宇域。

    而在远方,这一幕自然而然地被忠实的大屏幕给一丝不差地播放了出来。

    “没想到里维夫也败了。呐,利冯兹。那架光翼机到底是什么人在驾驶?竟然能够胜过我们变革者?”维珍尼·利捷达眼珠转动,目光落在了站在沙发前,睁着一双金光闪闪的双眼的利冯兹问道。“要知道那架光翼机可是四年前的老机体了。在天人已经全面换装了新机体的现在,为什么这架光翼机还在继续使用?”

    说到这里,维珍尼·利捷达顿了顿,两眼间闪烁着探究的光芒。“难不成这架光翼机有着其他特别之处?”

    利冯兹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维珍尼·利捷达的问题。只是缓缓地闭上眼睛,待其睁开眼睛后,笑了笑说道:“怎么可能?只不过是一架区区老机体罢了!对我来说,它的存在还不如双炉,00高达更具有吸引力。”

    “哦?是吗?”维珍尼·利捷达将尾音稍稍拉长了一点,继续问道:“那么,利冯兹。你接下来有什么想法吗?要我去把那架00高达给夺回来?现在说不定是个好机会呢!00高达独自降落在地球上,托勒密ii经过这场大战,或许会去修整一下也说不定。”

    “哼。”利冯兹轻声哼道:“明知故问。”

    “呵呵。”对此,维珍尼·利捷达只是笑了笑。

    大战落幕,无论是天人,还是aws都各归各家。特别是那些紧追不舍的aws机师们,最终还是在上司的命令下,不得不放弃了继续追击托勒密ii的念头。毕竟之前托勒密ii在围攻中出现了众多困境,但实际情况来看,其战力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而aws一方虽然是设伏的一方,但却早早地被九条丽莎看穿了这些意图。因此,互相计算之下的结果,便是aws不但损失了加迪隆,加莱佐两架特化型,更是了数量可观的先驱式和厄运式iii,而天人的六架高达却只是受到了一些损伤。

    对于这份惨不忍睹的战果,指挥官自然是不敢过于放开手脚去追击托勒密ii,生怕会在这个损失数目上再添加一笔。到时候,就不是简单地责难了。

    一番激战后,作为战场菜鸟的沙慈也终于有了一丝老鸟的模样。但此时,刚刚回到母舰,还没有来得及脱下机师服的他,却是手忙脚乱地从衣柜中拿出水壶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方才在大战的时候,被一连串意外事件震惊的沙慈只有回到了安全的母舰上,才得以发现自己原来已经渴得不得了了。

    “缓一点!准尉。这样会呛到的。这里不是地球。”这时,就在沙慈猛喝水的时候,兹宁上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也导致了沙慈受惊呛到了。

    看着把水呛到漫天飞的沙慈,兹宁上尉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后,便从衣柜中拿出了一条毛巾,递了过去。“准尉,擦一擦。下次喝水要慢慢来。”

    “谢···咳···咳咳···谢谢。兹宁上尉。”沙慈咳嗽了几下后,便拿着毛巾胡乱地在脸上擦了几把。待他抬起头时,便从那飘荡在半空中的水珠之间的缝隙中,看到了那张挂在兹宁上尉衣柜中的照片。而照片上的人儿则是一对男女,剪着短平头的男子沙慈认得,那便是眼前的兹宁上尉,而被其怀抱中,朝着镜头比划着v字手势的长发女子看上去跟兹宁上尉很是亲密。

    似乎是感受到沙慈的疑惑,兹宁上尉回过头看了一眼那张照片后,便恍然大悟地说道:“那是我的妻子。在不久前还是呢。”

    “不久前?”沙慈愣了一下,一个想法随之浮现。

    “嗯。不久前。她在一次恐(河蟹)怖袭击中受到波及死去了。是katharon干的。”兹宁上尉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他的脸孔在沙慈看来,哪怕是连一丝愤怒的情绪都没有。仿佛就像是在讲述一个跟他只是有着夫妻关系的陌生人罢了。

    可是,沙慈却是记得。在这一次出击之前,兹宁上尉却是在提醒他要放下心结,关心自己所爱的人。然而,眼前的这个兹宁上尉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沙慈完全想不明白。

    满面疑惑的沙慈,兹宁上尉自然看在了眼里。他无意说点什么,只是上前拍了拍沙慈的肩膀后说道:“不要想太多了。这是任务。我们除了完成任务之外,更要活下去。准尉。”

    “是!兹宁上尉。”虽然如此,沙慈的疑惑依然无法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