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837 天人大礼包
    一望无边的荒原上。

    其中,有着一条自西向东,从荒原中心贯穿而过的公路。

    在那烈日炎炎的时刻,一列车队正沿着这条公路飞快第向着那座建立在东边的新工业城市驶去。

    与暴晒在烈阳之下的荒原不同,以顶级商务轿车为标准而设计的加长型林肯的车内却是一片清凉。

    “来。克鲁泽阁下。请放心!我们就会在半小时后到达厂区。”一只肥得漏油的胖手举着盛有香槟的酒杯对着坐在其对面的那名金发面具男致意,然而,这只手的主人却是暗暗地把目光放在了正乖巧地坐在金发面具男身上的那名留着黑色短发,身穿以白色主体,在衣袖,下摆间点缀朵朵樱花的和服的少女。

    克鲁泽哼哼一笑,并没有拆穿眼前这个胖子的小动作。打从雪风奉何莫名之名找上门来后,这位胖子就一直觊觎着雪风。

    只是一时之间碍于克鲁泽的存在,并没有动手而已。

    在这一年间,以铁面将军特使的身份作为掩护,混迹在地球联邦众多高层之间的克鲁泽早已将所有有可能对计划产生影响的存在摸得一清二楚了。

    潘德十九世,来自某个隐世家族的现任族长。年轻时是一个不节不扣的天才,然而在其24岁生日的时候,厌倦了大家族生活的他在这一天做出来了一连串如同戏剧剧本般的举动。悔婚,私奔,被出卖,险些葬身某座地下赌场。

    在其生死弥留之际,被及时赶来的家族私卫部队从那座地下赌场中救出。从此以后,暴吃,暴虐,以及好色,便是潘德十九世接任族长后,所带上的面具。

    其中,克鲁泽更为在意的便是好色。尤其是看到如雪风所表现出来的十五六岁的青春美少女特有的活力的少女时,这只肥猪更是两眼发直地死死盯着不放。

    要不是,克鲁泽在旁边,外加地位文明使者的身份,雪风恐怕就会如同那被埋葬在那处占地面积庞大的庄园地底的数千名少女那般被肥猪肆虐一番后,怀着怨恨被活埋。

    只是……

    哪怕克鲁泽不在身边,这只肥猪也是注定要失望的。

    克鲁泽端起杯子,缓缓地喝了一口杯中的香槟后,便继续将视线放在了车外的荒原上。

    一年。

    自从克鲁泽成为了所谓的特使之后,就不断地依靠着这重身份来回在世界上巡游。在途中,也配合着阿斯玛,利冯兹两人,为推行全球产业统一集中化而作出一番努力。

    话虽如此,其实克鲁泽只不过是成为一个吉祥物般地存在。更多的时候,商谈事宜都是由阿斯玛及其团队负责。对于这一点,克鲁泽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

    相反,克鲁泽倒是将吉祥物的本职发挥得淋漓尽致。无论是谁,哪怕是性格再怪异,为人再古板,孤僻的人,都在三两下之间被克鲁泽破开心防,交谈甚欢,一场宴会下来,与克鲁泽称兄道弟的人位置众多,更有人拍着胸膛,热情地邀请克鲁泽到其家中一聚。自此,在短时间内,获得众多友谊的克鲁泽也因此得到了常人所不能及,所不能知的情报。

    如今,由与克鲁泽交情最深的潘德十九世所所带领的车队,便是在驶往正欲举行下线仪式的工厂的路上。

    “潘德阁下,今天的仪式大家都会去吗?”克鲁泽放下手中的酒杯,把目光放在了潘德那肥厚的脸上。

    闻言,潘德那硕大的胖头如同啄木鸟那般连连上下点动,那肥厚的嘴唇也随之飞快第翻动着。“对对对!克鲁泽阁下。毕竟这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在我们的努力下,所有生产线都已经进入了成熟运行期。”

    潘德在说话间,更是竖起三根如同油烛般大小的手指。“三千,第三千架的v9无人机下线正是象征着我们的一年心血没有白费。”

    “是吗?那样便好。”克鲁泽平静第点了点头,似乎并没有把潘德他们引以为傲的生产线放在眼里。

    这一幕,潘德自然看在眼里。克鲁泽那副平静的模样更加坐实了地外文明特使的身份。

    只见潘德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带着谄媚的笑容说道:“克鲁泽阁下。不知道那寡妇还有没有跟你联系?”

    “寡妇?”克鲁泽稍稍意外了一下,随即马上想起了潘德十九世口中的寡妇到底是谁。那便是潘德十九世家族的死对头,梅林家族的第五代家主,梅林女士。嗯,克鲁泽还记得这位早年丧夫,至今依然单身的女士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名,凯丽丝。

    克鲁泽之所以会得知这个小名,还是因为一次意外,不足以外人道的小意外。到底是何事?这个就只有克鲁泽才知道了。

    “潘德阁下。梅林女士与我只不过是明面上的朋友罢了。大家都是一清二楚的。”克鲁泽笑了笑,随即转头看向车窗外,突然神秘地说道:“潘德阁下。与其关心这些八卦消息,还不如关心下自己的安危吧!”

    “什么?”潘德顿时懵了。什么安危?他所在的车队可是由百战老兵组成的。怎么会有生命危险。

    然而,就在下一秒,一阵刺耳的呼啸声突然从南至北,从远至近地袭来。

    “轰!”

    一场爆炸猝不及防间便将整个车队笼罩在其中。

    爆炸产生的强大气浪顿时将整个车队冲得七零八落。位于爆炸中心的那几辆开道的防弹轿车更是在转眼间被强烈的爆炸撕裂。

    在漫天的钢铁残骸间,隐隐约约飞散着一丝嫣红,以及肉末。

    不知道自己所搭乘的轿车在空中翻滚了多少周,潘德十九世只世自己在那晕头转脑的眩晕中,艰难地撑着被破裂的玻璃扎破的双手从歪倒在一边的车门边上爬出来的时候,便在那鲜红的视野中看到了两道身影。

    “哎呀!真是命硬呢!”在那流转着紫色光芒的光罩中,那身穿白色西装的金发男子似乎对眼前的一切有点不满。

    “这肥猪很命硬。”站在金发男子身旁的那名和服少女更是不爽地说道。

    “呵呵。只是现在而已。雪风,我们退到一边吧!这里便交给卡达隆他们来处理好了。”

    “什……什么?”很明显金发男子的身份一下子就被潘德十九世认出来了。那便是刚刚还在与之把酒言欢的克鲁泽。然而,现在克鲁泽口中所说的话语却是让潘德十九世极为不解。

    不过,潘德十九世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突然出现在其头顶上的半空中,是g。

    潘德十九世无比清楚第记得眼前的机体。这是他们家族参与最深的军事项目之一。然而,此时,g出现的时机却是不妙。

    越想越慌的潘德十九世连忙回过头看着已经在紫色光罩的笼罩下,走到一边的克鲁泽两人喊道:“克,克鲁泽阁下!这,这到底是怎么,怎么回事?”

    “哎……”克鲁泽似乎很是无奈。“这是我军铁面将军的命令。潘德十九世阁下,很抱歉。我无能为力。”

    “什,什么?!!!”潘德十九世慌了,彻底地慌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铁面将军为什么会下达这样的命令?他不是要依靠人类来为他生产无人机吗?

    慌忙中,潘德十九世并没有注意到一道身影从g的背后转出,踏着坚定的脚步,从腰间摸出了一把手枪,双眼死死地盯着跪在地上,慌张地向着克鲁泽喊着各种话语的潘德十九世走去。

    “嗒嗒……”

    脚步停下。

    “咔嚓。”

    有力的双手将子弹上膛的声音顿时将潘德十九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顿时间,潘德十九世的惨嚎响起了。

    “你,你,你是……你是卡达隆的克劳德!!”

    冷漠的眼瞳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稳健有力的右手稳稳地把持着手枪。“是的。我便是卡达隆的克劳德。幸会!潘德十九世,少女虐杀者!!”

    “你,你是来,是来杀我的!!”全身颤抖着,哪怕是掌控大家族的潘德十九世在此时也难免会对死亡产生恐惧。在其耳边更是传来一阵阵爆炸,和那连绵不断的枪声。恐怕这便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

    “克,克鲁泽,克鲁泽阁下,救,救命!我,我会把我的……”

    “呯!”

    一声枪声打断了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肥猪的话语。

    在那朵血色之花绽放在其胸口的同时,克劳德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这是为了爱丽娜……”

    “呯……”

    “这是为了艾琳……”

    “……”

    每一声枪声响起的同时,克劳德都会念出一个名字,一个少女的名字。

    显然,这些少女的名字便是被潘德十九世肆虐后遭到活埋等不幸命运的不幸者。而且,哪怕是克劳德将手中的子弹打光,都无法将所有受害者的名字全数念出。

    良久,在那片血泊蔓延开去的同时,克劳德把目光投向被紫色光罩笼罩着的克鲁泽两人。

    “今天,还有随后的行动,我代表卡达隆表示郑重地感谢!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卡达隆会像他们那样,被你们随意摆布!”

    “呵呵。你们随意。我们只不过是看客罢了。”克鲁泽微微一笑,并没有把克劳德的话放在眼里。要不是何莫名的命令,克鲁泽还暂时没有和身处天人的九条丽莎联手的念头呢!

    如今,在克鲁泽所发掘出来的暗世界情报的支援下,一场由卡达隆的肃清行动正在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