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956 人生岂止三十年
    “1,2,1,2···”

    站在队伍前面的要一边喊着口号,一边带领着瓦尔基里的大家在专用的舞蹈室进行例行训练。

    不久前,汇聚了f船团以及第七船团的精英舰队而组成的联合舰队终于集结完毕。出击命令也随之被传递到了瓦尔基里的所有人手中。

    战争,

    已经爆发了。

    这个想法在重复确认,再确认任务内容之后,不约而同地浮现在瓦尔基里的所有人脑海中。

    尽管大家都依然有说有笑地按照原定计划进行日常训练,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在接下来的这场堪称为第二次星间大战的战争中,自己所能够做到的事情能有多少?自己的歌声能否跟当初的银河歌姬林明美那般成功地将胜利带回给所有人。

    对此,战术音乐组合瓦尔基里的所有人都默默地憋着一股劲,不断地训练,再训练,力求在战争开始的那一刻爆发出自己的最强状态。这一点,哪怕是往日内神出鬼没的美云,也是如此认为的。

    训练间,要突然从眼前的镜子中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从打开的自动门中,缓步地走了进来。看他轻手轻脚的样子,似乎并不想就此打扰瓦尔基里的训练。但,要在看清楚来人的脸孔后,却无法当做看不见。

    于是,领舞的要在完成了下一个舞蹈动作后,便顺口下达了暂停休息10分钟的命令。

    “哇~终于休息了啊!累死我了!”众人刚以停下来,一个疲惫的娇嗔声便响起了,紧随而来的便是那娇小的身躯坐倒在地板上。

    “芙蕾雅。这还只是热身而已。你怎么就喊累了!”要没好气地伸出右手,将坐倒在地上的芙蕾雅拉起来。

    “啊,啊哈哈哈哈~只是有些肚子饿了而已!”芙蕾雅站起来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了。

    “芙蕾雅,接着。”

    听到叫唤的芙蕾雅下意识地回过头,却不料一个圆滚滚的黑影从天而降,还没有来得反应的芙蕾雅手忙脚乱地把这突如其来的黑影给接在手中。

    紧接着,一股熟悉的香气扑鼻而来。

    “嗯?是苹果!!好香!!是温德米尔的苹果!!”

    下一秒,意识到自己手中的东西到底是何物的芙蕾雅高兴而幸福地捧着苹果,原地转起了圈子。

    看着变得兴高采烈的芙蕾雅,要彻底地服了。

    “这家伙真是容易高兴起来呢!”

    “辛苦你们了!要小姐,还有瓦尔基里的大家。”

    随着男人的声音响起,除了正陷入幸福满满的状态的芙蕾雅之外,其他人都看到了来人的脸孔。来人正是身穿将军制服的何莫名。

    “将军。您好!”要站直身体,点头致礼道。

    “将军。您好!”站在一边的玛基娜和蕾娜也是点头致礼。

    “你们好!正好凑巧遇到你们休息的机会,我已经让人为你们准备了一些点心,犒劳犒劳你们。不知道你们是否能赏个脸?”何莫名点了点头,微笑着提出了邀请。

    要的目光与玛基娜,蕾娜两人稍稍一交流后,便爽快地答应了。

    至于美云和芙蕾雅两人的意见···

    光看美云自觉地站到了何莫名身边,一副乖巧的模样便知道了。还有芙蕾雅只要手中拿着最爱的苹果,便可以无视掉她的意见。

    于是,要与玛基娜,蕾娜三人便先行一步。留下何莫名和美云,芙蕾雅随后跟上。

    然而,

    毒舌女蕾娜在离开之前,阴深深地丢下了一句话。

    “美美,小心鬼父!”

    刹那间,

    何莫名顿时如同被万千雷霆,连贯轰顶般呆滞了。

    鬼···鬼父!!

    在反应过来的瞬间,何莫名差点没有被呛个半死。虽然知道蕾娜这个毒舌女的功力深厚,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地刁钻深刻,让何莫名无从反驳。不管解释与否,只要开口,便是承认一半。

    然而,

    沉默,

    似乎也是另外一种默认。

    最终,何莫名只能暗暗叹气,暗自决定以后离蕾娜这个毒舌女远点。

    简直,

    太可怕了!!

    “咳咳。美云,先等我一会。”何莫名咳嗽了几声,轻声说道。

    美云点了点头,乖巧地走到一边,静静地看着何莫名走向芙蕾雅。

    “芙蕾雅。”

    “嗯。”沉迷在苹果香气的芙蕾雅被这声叫唤给惊醒了过来。紧接着,娇小的少女猛地爆发出一阵巨大而有些刺耳的尖叫声,仿佛是被某样恐怖的事物给吓到那般。

    “啊啊啊啊~将···将军大人!!”

    何莫名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微微忍着有些刺痛的耳朵,缓声地说道:

    “别紧张。芙蕾雅。我只是有些事情要跟你聊聊。”

    “哇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将军大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温德米尔少女脸上泛红,羞耻地低下了头。她自己知道刚才那阵尖叫确实吓到人了。更何况,发间那心形感官也随着温德米尔少女的心情剧变而不断地变换着光彩。

    让人看上去,

    便觉得这样的芙蕾雅非常可爱。

    何莫名笑了笑,摆手示意道:“放轻松!芙蕾雅。我说过了,我只是有些事情需要找你确认而已。“

    “啊,是,是!我知道了!请,请说。将军大人!”来自封建社会的温德米尔少女似乎对何莫名的将军身份很是在意,因此哪怕是在数年前何莫名便与她接触过,也依然保持着那种阶层带来的隔离感。

    看到这一幕,何莫名微微摇了摇头,随即招呼芙蕾雅到一边坐下。

    沉默了一阵子后,何莫名开口问道:“芙蕾雅,你们温德米尔人最长命的人能活到多少岁?”

    芙蕾雅愣了一下,她可没有想到何莫名要问的竟然是这个问题。在少女看来,在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争中,温德米尔王室极有可能会以敌人的身份再度出现。这一点,美云从来没有对芙蕾雅隐瞒过任何一个相关情报。因此,芙蕾雅在得知了自己曾经遭受过的奴隶灾难极有可能是在温德米尔王室的授意下所引发后,确实是有一段时间陷入了人生低谷潮。

    甚至在那段时间内,芙蕾雅曾经想过不如就这样消逝在银河的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从小就被长辈们教授温德米尔王室对于温德米尔人来说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取代的无上存在的少女,是无法面对那段惨痛不堪的记忆。

    但,

    所幸的是,

    在少女即将消逝的时候,默默关注着芙蕾雅的美云出现了,也伸出了援手将芙蕾雅从死神的镰刀下拉了回来。

    “如果你就这样消逝的话,那么,你曾经对我说过的那些话就如此轻易地放弃了吗?“

    “你不是说过想要成为如同我的母亲银河歌姬林明美那样将歌声传遍银河的人吗?这个曾经深深刻在你心中的愿望,曾经为此付出的努力,你难道就如此轻易地放弃了吗?“

    “芙蕾雅,告诉我!你的歌声到底是因何而存在?”

    在美云严厉到不近人情的呵斥声中,意志消沉的少女也渐渐寻找回了属于自己的道路。

    往时的记忆如同幻灯片般不断地在脑海中浮现,芙蕾雅微微摇头说道:“其实我也知道得不清楚。我只记得小时候,村长爷爷曾经跟我提到过,我们温德米尔人的寿命一般都只在30岁之间,甚至有些温德米尔人莲30岁这个界限都到不了,在27、8岁的时候便迅速老死了。”

    “是吗?30岁只是一个标准值吗?”何莫名沉吟了一会,继续问道:“芙蕾雅,我记得你现在的岁数是?”

    “15岁!我现在的年龄是15岁!”芙蕾雅应了一声,笑着说道:“按照温德米尔人的岁数来说,我现在已经是人生过半了!”

    “人生不过是三十年吗?”何莫名念叨了一句,笑着摇了摇头,随意地抬头往芙蕾雅头上轻拍了两下。“芙蕾雅,你的人生只是刚刚开始。三十年对于你来说,太短了。你应该拥有一个更加完整,更加长久,更加幸福的人生。”

    被何莫名温暖的大手拍了两下,芙蕾雅小脸再次泛红,但又不好发作。只好双手抱着头,默默念叨着:“不对啊!温德米尔人只有三十岁!我现在都15岁了!人生过半了!”

    虽然芙蕾雅的声音很小,但是耳尖的何莫名还是听到了她的细语。

    “是吗?那么,芙蕾雅,请期待吧!我以地球新统合少将的身份保证,你的人生绝对不止三十年时间!”

    说罢,何莫名便与美云一起走出了这间舞蹈室,向着要她们所在的饭堂走了过去。

    为瓦尔基里的所有人而准备的犒劳活动很快便随着一支伤痕累累的舰队的到来而结束了。

    “怎么回事?”在何莫名踏入了舰桥的瞬间,他的声音便随之传来。

    先一步到达舰桥的马克抬手指向主屏幕,面色凝重地说道:“是驻扎在距离我们86光年之外的奥法尔行星的守卫舰队。似乎是因为总统事件的影响,响应了某些人的呼应而来到了这片星域附近。”

    “哦?”何莫名目光闪烁了几下,抬头看着主屏幕上的那些时不时爆出火花的战舰,以及那艘浑身上下,四处冒烟的cross。

    “看样子,我们的同僚似乎是刚从气氛热烈的欢迎会回来呢!”

    告诉我,这是不是喜闻乐见的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