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960 王对王(上)
    沉默笼罩在房间当中,久久未曾散去。

    克鲁泽站在人群中,默默地打量着站在那张被六翼围拢着的大床旁边的人群。

    在人群当中有大主教奥拓等教会要员,也有着他此行的次要目标——一众温德米尔人,其中有王室成员,也有执政要员。这无疑是一个将他们一锅端的大好机会。

    但克鲁泽却没有这样做。

    无论是此时面容严肃,略带悲愤地站在房间四处的温德米尔人守卫,还是面色凝重地站在床边,默默地看着那名娇小的温德米尔少女扑倒在床上的大主教等人,都让克鲁泽无法将心中的所想付诸行动。

    当然,克鲁泽自己本身也觉得现在并不是发动计划的好时机。毕竟,他对这里还有一些疑惑。

    比如,

    躺在眼前那张大床上的那名苟延残喘,名为温德米尔新王的男人。

    伴随着一阵细微的响声响起,那双焦点几乎涣散的瞳孔终于缓缓地张开了。

    第一时间发现这个状况的是扑倒在床上的少女,海兹娜。这位名为“风之歌者”的温德米尔王室唯一的公主殿下泪眼婆娑地抬起头,面色着急地看着正在四处寻找焦点的那名男人,名为父王的男人。

    “父王!父王!!听得我说话吗?父王!!”

    海兹娜手忙脚乱地拿起温德米尔新王的右手,死死地握紧那早已枯朽得只剩下骨头的手,不断地呼唤着自己的父亲。虽然在这之前,这位从她有记忆以来,就一直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的男人对她并不太好,但在他清醒的时候,还算是一名称职的父亲。尽管一旦病发,总会对幼小的海兹娜又打又骂。

    但,终究他还是自己的父亲。

    在少女的呼唤下,那双几乎溃散的眼睛似乎找到了焦点,渐渐地开始重新凝聚了起来。

    “海,海兹娜,是你吗?”

    沙哑的声音非常刺耳,但在少女耳中听到却如同天籁般动听。

    “是!是!父王。我是海兹娜!!我就在你身边!”

    一阵粗重的呼吸声突地响起,随之又急速平复了下来。躺在床上的温德米尔新王缓缓地开口说道:

    “我知道。海兹娜,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我都知道。”

    缓了缓后,新王再次开口说道:

    “抱歉。海兹娜。现在,先让我跟奥拓主教说说话。好吗?”

    少女连忙擦掉眼角的泪水,用力地点了点头,随即小心翼翼地把新王的右边放在被子后,站了起来并转过身,向着站在旁边的奥拓大主教微微行礼。

    “大主教阁下,麻烦你了。”

    奥拓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便上前一步,站在了海兹娜让开的位置上,伴随着纱帐的缓缓放下,奥拓大主教和新王便与包括海兹娜在内的众人隔离在外面。

    “父王。”看着那层不算厚的纱帐落下,海兹娜心中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那般失去了方寸,整个人都像是站在虚空中,找不到任何方向。

    “殿下。放心好了!陛下会没事的。”这时,一个温和而又让海兹娜有些眷恋的声音在其身后响起了。是基斯,海兹娜的兄长。自从他自愿成为白骑士之后,就再也没有像现在这般轻柔温和地跟她说话了。

    “嗯。父王一定会没事的。”海兹娜用力点了点头。

    纱帐内的气氛并没有海兹娜想象当中那么地沉寂。

    相反,奥拓大主教跟新王还在轻声地谈论着彼此之间的交往中发生的趣事。

    过了一会儿后,谈笑甚欢的奥拓大主教突然停住了说话。而新王并没有对此感到任何意外,反而静静地等待着奥拓大主教的再次开口。

    “王啊!还能感觉到风吗?”奥拓大主教如此问道。

    “风就在我身边。”新王微微闭上眼睛,从容地说道。

    “风去往何方?”

    “吾之归宿之地。”

    奥拓大主教再次沉默了。他脸上似乎有了一些犹豫。对此,新王再次睁开眼睛,目光锐利地看着奥拓大主教。哪怕是现在新王的身躯已经枯瘦到只剩下那层皮跟骨头,他的双眼依然明亮而犀利。

    在这股足以压迫人心的压力下,奥拓大主教终于再次开口。

    “为何?”

    听到这个问题,新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力地说道:

    “复仇!!”

    奥拓大主教皱了皱眉头,摇头道:

    “他,不在。”

    新王两眼瞪大,用力地伸出右手,伸出那变得有些尖锐的手指,指向窗外那片虚空,仿佛是将肺部的空气要压尽那般嘶喊道:

    “不。他在!!风,已经为我指引他所在的地方!!他,来了!!”

    “他,来了?”奥拓大主教眼中光芒一闪,再次确认道。

    “来了!!伟大的风,为我指引了前进的方向!!”

    新王说罢,便回过头,死死地盯着奥拓主教。

    “哪怕是失去rune?”

    “至死不悔!”

    如此坚决的回答,又一次让奥拓主教沉默了下来。最终,奥拓大主教并没有马上给答案,而是缓缓地掀开纱帐,从床边离开了。

    新王并不知道奥拓大主教此时心中在想什么,但他却知道,奥拓大主教已经答应他了。因为,他,不仅仅是他自己的仇敌,也是奥拓大主教的终极目标。只要有他的存在,那么无论是温德米尔人,还是奥拓大主教等人都无法在这片星空之下获得自由的天空。

    很快,杂乱的脚步声纷纷响起了。

    待在房间当中的众人离去了。哪怕是海兹娜心中再不舍,但在面对奥拓大主教提出的所谓医嘱下,这名贵为公主的少女最终在基斯的护卫下,静静地离去了。而且,少女不知道的是,伴随着她离去的不只有基斯等人,还有一份将她送上王位的王之旨意。

    “风啊!吹响复仇之歌吧!”

    伴随着那一丝意识深入黑暗,那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的温德米尔新王衷心地祈祷着。

    ——————

    由f船团和第七船团组成的联合舰队虽然达到了数千艘之多,但在投入了这场左右长度为0.5光年的星空战场之中,却犹如一颗小石头丢落水面那般,只是溅起了一朵小水花那般无力。

    然而,在虚空漫步者所带领的数量达数百架之多的vf-25突击机群的冲击下,这片焦灼的星空战场渐渐地开始出现了一些松动。虚空漫步者所在的战场东侧位置便是松动最为明显的地方。

    虚空漫步者一机当先,几乎化为一道白色闪光那般,不断地向着战斗最为激烈的地方冲刺而入。

    电光火石间,伴随着一阵阵gn粒子火神炮的爆发,那与新统合军的vf-171纠缠的第203舰队的战斗囊也随之被打成了一团团火花。

    “嗡···”

    在惊魂未定的新统合机师眼中,白金相间的虚空漫步者拖曳着两道光带迅速地向着下一处战场冲了过去。

    “真,汇报战场态势!”何莫名的目光向着周边扫了一眼后,语气飞快地吩咐道。

    “是。现在距离我方舰队的介入已经过去了三小时,这片战场的东侧数个区域的焦灼战况出现了转机。更多的新统合机师在得到我方的救援后,开始重整旗鼓,并认可我方的临时指挥权。”

    “马克他们呢?”

    在何莫名再度问话的时候,两架战斗囊突然从虚空漫步者的后下方出现,呈左右夹攻态势,疯狂地向着虚空漫步者发起了进攻。

    见此,何莫名眉头也不皱一下,动作迅速地作出反应。

    全速前进的虚空漫步者瞬间变换为守护者形态,同时更是将gn太阳炉的输出提升到极致。眨眼间,强大的反冲力将何莫名死死地压在了驾驶座上,但何莫名依然面色不改地控制着虚空漫步者的姿态平衡。

    紧接着,一阵明暗不定的光芒突然自下至上,呈左右交叉状地从虚空漫步者的前方飞掠而过。

    这,毫无疑问便是来自那两架企图从下方,向着虚空漫步者发起交叉偷袭的战斗囊所为。

    “哼。雕虫小技。”何莫名冷笑一声。

    由于反冲力的作用,速度迅速降低的虚空漫步者在转眼间便落后于从后下方发起偷袭的两架战斗囊。这个瞬间,攻守逆转。

    何莫名握着操纵杆的右手向上一扳,虚空漫步者便马上变回战机形态,再次爆发出强劲的推力,死死地咬上了右前方的那架战斗囊。

    “咔!”

    随之扳机的扣下,虚空漫步者的gn火神炮再度发威,电光火石间便将那发起偷袭的战斗囊打成了马蜂窝。

    “轰!”

    刺眼的爆炸火团绽放的刹那间,虚空漫步者机背上的挡板无声地划开,露出了那分成两排,各三枚排列着,蓄势待发的导弹。

    “来了,就别想走了!”

    何莫名的话音落下,导弹腾空而起,拖曳着数道尾烟,飞快地向着另外一架战斗囊扑了过去。

    急转,

    拉升,

    直降,

    一个个机动动作不断地在战斗囊的爆发下,全力地使了出来。

    为的,

    就是摆脱那数枚死死跟在身后的导弹。

    然而,

    拼了命,使出浑身解数的战斗囊最终还是被导弹追上了。

    “轰!”

    几乎零距离爆炸的导弹瞬间吞噬了这架战斗囊,完美地为他们诠释了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意义。只是,这两位勇敢的天顶星人是无法看到这一幕了。

    “真,马克他们现在的情况?”

    短暂的战斗结束后,何莫名再一次问道。

    “马克将军正在e1区域,与我们现在所在的区域相隔2个区域。并不算太远。”真汇报道。

    “是吗?”就在何莫名准备改变线路,准备和马克他们汇合的时候,一阵莫名的心悸突然出现了。

    “这是···”

    何莫名的双眼渐渐地眯了起来,他的目光也随之在这片星空战场上游走着。

    突然间,

    十余道紫色光芒毫无征兆地在这片星空战场中央绽放。

    “flod反应!!警告!flod反应!!”智能ai立刻大声地警告着。

    “fld反应?!”何莫名死死地盯着那架从flod跃迁中冲出,从外形上似乎能够看得出与vf-27有些许地方相似的黑色战机。

    “是冲我来的!!”

    何莫名的话音未落,那架黑色战机便如同嗅到血腥味的苍蝇那般,笔直地向着虚空漫步者疾冲而来。而跟随在它身后的,便是那十余架同时从flod跃迁冲出,与其极为相似,同样是黑色涂装的战机。

    同时,一阵犹如亘古般存在的歌声,如温润的三月春风般悄悄地出现在这片战场之上,轻轻地打开了所有人的心扉,走了进去。

    “伟大的风!!吹响复仇的号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