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维机战 > 1030 救救莉莉
    艾琳·艾德勒。

    调整者,于c.e53年,7月13号在奥布出生。在十岁时,跟随父母亲移民到nt,并从此之后以市民的身份定居在nt。

    随后,一行行简短而明了的文字介绍不断从阿斯兰的眼前掠过,同时也被阿斯兰一一地记在了心中。

    在滚动的界面完全停止在最后的一个句号之后,阿斯兰沉默了一下,猛地向后一压,将整个身躯都压在座椅上,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摆在阿斯兰眼前的这份简介很完整。看上去只不过是一名普通人的成长历程。

    “怎么可能?”

    是啊!

    死去的人怎么可能会再次复活?

    哪怕是那个所谓的人类命运革新联盟口口声声声称得到了能够让人类永生不死的力量,阿斯兰也是无法对这个说法表示哪怕一丝信任。

    但是,

    太像了。

    除了那浑身上下散发而出的冰冷气场,以及那头如瀑般的黑色秀发之外,

    无论是眉毛,

    眼睛,

    鼻孔,

    嘴唇,

    还有那熟悉到已经铭刻在内心当中的脸孔轮廓,

    由这些因素集结在一起的美丽脸孔,都在无时无刻,无声无息地提示着阿斯兰,

    那时,

    出现在格纳库当中,同为faith的冰山美人或许就是他曾失去的美好。

    “怎么可能!”

    想到这里,阿斯兰哑着嗓子,否认了这个想法。

    死去的人,

    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再次复活的。

    眉宇间渐渐浮现出一丝悲伤,阿斯兰随手将电脑关闭后,下意识地摸着缠在左腕间的那条玫瑰吊坠。

    “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在阿斯兰的忧伤中,终于迎来了最后一名faith的密涅瓦号终于离开了港口,沿着黑海,地中海,经由苏伊士运河,向着联军集结的印度洋某处海域前进。

    在地球的另外一侧,作为大西洋联邦的战力之一的幻痛部队也参与到这次的联军行动当中。

    只是在前往印度洋集结之前,这支幻痛部队却接到了来自本部的命令。

    要求他们立刻前往某处海域,与在该处海域进行某项任务的东亚联邦舰队联手完成某项任务。

    “呵呵。本部真是为人所难啊!”尼奥拿着打印出来的命令,明显地表现出不满抱怨着。说话间,更抬起右手,拍了拍那份命令。

    “先是让我们上宇宙,然后又擅自让我们下降到地球,还参加海战。现在好了,还让我们从太平洋跑到印度洋还不算,又要我们回头,去跟东亚联邦联手?本部的期待,真是让人为难啊!”

    “如果上校你不满这个任务的话,我可以向本部提出拒绝。”站在一边的克鲁泽笑了笑,随后认真地保证道:“我保证本部并不会责难我们。”

    克鲁泽顿了顿,继续说道:“至少不会责难上校你。”

    尼奥的嘴角抽了抽,决定不再搭理克鲁泽。在这段日子的相处中,尼奥发现无论自己如何避免去与克鲁泽接触,结果到头来,克鲁泽都会拿出让他无法拒绝的理由,迫使他不得不主动地找上门,寻求帮助。

    “难道这个混蛋就是我的克星?”

    尼奥暗暗地在心中叹了口气。

    而克鲁泽则是心情愉悦地轻轻放过了尼奥。自从,在何莫名的帮助之下,解除了那生死难关的危机并再次重返这个世界之后,克鲁泽的心态渐渐出现了一些变化。

    毁灭世界?

    这个世界那么有趣,就这样毁灭的话就太无趣了。

    起码,要他在享受完乐趣之后再说。

    数天后,与东亚联邦舰队完成了汇合的幻痛部队终于得知了那项突然安在了自己头上的任务都是何方神圣。

    “人类命运革新联盟在地球上的总部?”以幻痛部队的参谋身份登上大天使号的克鲁泽在经历了一连串的官方交流后,终于籍着机密任务交流的机会,卸去了伪装,重新站在了何莫名的面前。

    “或许是。”何莫名点了点头,抬手在桌面上按下了一个按钮,指着投影在半空中的那张卫星地图继续说道:“在日前,我们在某座小岛上的军事基地捕捉了袭击奥布的主谋乌纳特·罗马·赛兰。从他的口中得知,从他在婚礼上被卡嘉莉代表击杀并再度苏醒后,就一直有着命令从东南亚的某个小国国内发送到他手上。”

    “因此,可以推断,这个利用克隆人发动波及全球的超大规模袭击事件的真凶便在这个小国?”克鲁泽仔细地打量着投影屏幕上所显示出来的各处基地,防空火力点。

    “我不是说过了吗?或许是。”何莫名摇了摇头,将投影屏幕切换到另外一个画面。

    只见出现在画面中,是一名有着橙黄色短发的少女。

    “这就是大人你所说的另外一名关键的俘虏?”虽然未曾见过这名少女,但从早先何莫名暗中发给克鲁泽的短短文字信息当中所获得的信息,克鲁泽马上就判断出了这名少女的身份。

    “嗯。”何莫名点了点头,双手交叉,撑在桌面上,摆出了碇司令的经典poss。“她便是我判断人类命运革新联盟的总部并不在地球上的根据。”

    克鲁泽一听,微微扬了扬眉毛,有些惊讶地看着何莫名。“大人还没有撬开她的嘴巴吗?”

    何莫名眼睛微微一眯,飞快地瞥了一眼克鲁泽之后,有些不悦地说道:“我并不是喜欢用酷刑的那种人。说到底,这名少女跟你的命运相似。与那个没有离开这个世界的你一般,都是克隆人。”

    一听到何莫名提到克隆人这个词,一丝寒光便瞬间从克鲁泽的眼中闪过。

    “克隆人!”克鲁泽的嘴角渐渐浮现了一丝冷笑。“没想到在大人的打击下,这些渣滓竟然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何莫名看着渐渐散发出杀气的克鲁泽,暗暗地叹了口气。

    “克鲁泽,你知道的。我们所造成的影响虽然可以说是巨大的,但终究在我们离开后,这些影响力也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渐渐流失。现在,我的影响力还能够保持在原有的水准已经算很不错的了。”

    说着,何莫名的目光落在了画面上。

    “至于这个所谓的联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

    克鲁泽沉思了一会,抬头说道:“那么,我回去做做幻痛部队的工作,让他们配合大人的行动。”

    说到幻痛部队,何莫名突然笑了几声,颇有兴致地打量着克鲁泽调侃道:

    “如何?虽然那家伙已经被洗脑,并改名了,但你应该能够一下子便识破他的身份吧!”

    克鲁泽微微一惊。

    何莫名所指的那家伙,不用说,肯定便是化身为尼奥的某人。

    “没想到大人还真是无所不知啊!只是在刚才的碰面会上见了一面,你便识破了尼奥的真实身份。”

    对于克鲁泽的感叹,何莫名笑而不语。他,在等待着克鲁泽的话。

    克鲁泽没有掩饰,也没有避开,坦然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说起来。那家伙真是不成器啊!不管是小时候,还是长大后,更或者说现在,都是活在了别人的世界当中。也难怪,当年艾尔·达·佛拉达会把我制造出来,意图让我继承他的事业。”

    “所以?”

    面对何莫名的疑问,克鲁泽的嘴边微微翘起。

    “所以,我就代替他的父亲,好好地调教他一番。说起来,比起毁灭世界,调教不成器的儿子,似乎更有乐趣。”

    这一刻,

    何莫名心中顿时有了满满的吐槽。

    “怎么就变成儿子了?在原著中,不是恨不得杀死对方的吗?”

    接着,在商讨一些关于东亚联邦和幻痛部队联手的事宜后,克鲁泽离开了大天使号,重新回到了幻痛部队参谋的那个岗位,继续进行他的调教大业。

    “将军。刚才那位参谋是克鲁泽,对吧?”随后,离开舰桥的玛琉小心翼翼地向着何莫名询问着。

    何莫名点了点头,很是干脆地承认了这一点。

    在克鲁泽离开后不久,何莫名便悄悄地向那几位首长透露了一些关于克鲁泽的事情。因此,再次以幻痛部队参谋的身份出现的克鲁泽便不会受到来自东亚联邦的阻力。

    当然,也不会受到一些不必要的猜疑。

    得到何莫名的确认后,玛琉心领神会地转移了话题。

    “艾薇儿她们似乎成功了。”

    “哦?成功了?”何莫名稍稍惊讶了一下。

    自从俘虏了那个莉莉之后,何莫名除了关于她的身份以及一些不必要的事情之外,就再也无法得到更为深入的情报。更别说关于那个人类命运革新命运的深入情报。

    强行得到情报的方法有很多。

    但,何莫名并不想使用。

    如果是其他克隆人还好说,但莉莉·萨瓦里这名少女却是与罗他们有着相当深厚的缘分的存在。何莫名并不想因此而葬送这段缘分。

    所以,百般无奈之下,雏凤小队艾薇儿三名少女便接过了这个任务。

    结果,艾薇儿她们却是不负所望。

    在何莫名再次踏进莉莉·萨瓦里的房间时,被艾薇儿她们围着的少女看着何莫名,急切地向何莫名提出了请求。

    “请救救莉莉们!我会将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给你知道!我只想要莉莉们都活下来!!”

    好吧~这么想看阿斯兰的修罗场!后面,会满足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