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级卡牌系统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争夺的焦点
    ,。

    克洛克达尔来了,这家伙终于愿意现身了,但是他恐怕是从黑色电话虫那里听到了罗宾的话后,才赶来的。

    当他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伊安不由得意味深长地看了罗宾一眼。

    伊安很清楚,罗宾刚才是说谎了,而且是故意说的谎,克洛克达尔一直在寻找古代兵器冥王的消息,但是冥王的下落,却只有历史正文石碑上面有记载,这也是克洛克达尔选择庇护罗宾,和她合作的原因,罗宾深知这一点,所以在看了伊安的拓印碑文之后,故意说到了冥王的事情……

    这就是伊安刚才说罗宾胆子真大的原因,所谓的胆子大,并不是说她竟然敢忽悠自己,而是说,她竟然敢挑动克洛克达尔和自己这两名七武海之间的争斗!

    是的!这恐怕就是罗宾的目的了,就像克洛克达尔不信任罗宾一样,罗宾也同样没有信任过克洛克达尔,她们俩之间本来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如果说以前的话,罗宾并没有想过要给克洛克达尔找麻烦,但那是因为没有能抗衡克洛克达尔的人出现而已,所以罗宾显得对克洛克达尔言听计从。

    但是现在嘛,伊安这个同样身为七武海的人,出现在了阿拉巴斯坦,那么罗宾就有会给克洛克达尔添堵了。

    如果两个七武海之间,为了争夺古代兵器冥王的情报而打起来,会是怎样一番情景呢?罗宾很想看到这一点。

    假如克洛克达尔胜了,却不见得他能拿到那篇拓印情报,伊安很有可能带着拓印逃走,而如果伊安胜了,也不见得能拿克洛克达尔怎样,罗宾对克洛克达尔还有用,那么克洛克达尔在逃走的时候,肯定会带上罗宾一起离开的。

    而最大的可能,就是两人两败俱伤,那样的话,罗宾或许能脱离克洛克达尔的掌控?

    一切虽然都是未知数,但是伊安不得不说,罗宾真的是有些在玩火,她难道就没有想过,如果自己和克洛克达尔联,达成协议,反过来逼问她,让她说出拓印内容中冥王的下落的话,她又该怎么办?这样的话,两个七武海联逼问她,她或许会生不如死的……

    伊安觉得,罗宾这么聪明的一个女人,不可能没有考虑到这样一个后果的,但是她依然还是这么做了,这到底又是为什么呢?

    只有一个解释,罗宾真的如同伊安所了解的那样,其实现在的她隐隐已经有些死志了……

    梦想一直遥不可及,挡在她面前阻碍她梦想的人,又如此之多,世界政府,cp,还有强如七武海这样的人物,一个接一个地在她面前出现,为的都是她解读古代文字的能力而已,从没有真正为她担忧的人出现过,她只能一直混迹在黑暗之中,防备别人的算计,也在算计别人,这样的日子,已经让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伊安隐隐地把握到了罗宾此刻的心理,所以心中也不由得叹了口气,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啊。

    所以,他也不打算和罗宾计较那么多了,转过头来,伊安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克洛克达尔,嘴角拉出一抹嘲讽的弧线,懒洋洋地道:“哟,这不是沙鳄鱼大人吗?”

    “臭小子!”克洛克达尔咬着雪茄,用一种高傲冷漠的目光望着伊安,道:“你跑来我的地盘身上,就是为了嘲讽我吗?”

    “主要是我觉得,你一个七武海,竟然也干出窃听这种勾当……”伊安双一摊,耸耸肩道:“实在是没品啊!”

    “我要怎么做,需要征求你的同意吗?”克洛克达尔冷眼瞪了伊安一眼,然后根本不理会他,问罗宾道:“妮可罗宾,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这小子带来的历史正文拓印上面记载的,是冥王的情报?”

    “是的,提到一点!”罗宾点了点头道。

    罗宾算计伊安和克洛克达尔,无非就是基于知道伊安和克洛克达尔都看不懂古代文字而已,对于她这个能解读古代文字的人,自然是她说什么,两人只能信什么,这也是她能成功地让克洛克达尔赶来的原因。

    而她比较聪明的地方在于,她并没有说伊安的那份历史正文拓印,记载的就是冥王的情报,只是说“提到一点”而已!

    这样一来,就算克洛克达尔有很大把握冥王的真正下落是在阿拉巴斯坦王室藏着的历史正文上面,对于她现在的说法,也根本无法反驳。

    谁会知道,其他的历史正文中有没有提到冥王的消息呢?

    所以,就算克洛克达尔多疑的性格对罗宾的说法有所怀疑,他也不可能会放过伊安里的这份拓印的,只能想办法弄到才行,因为克洛克达尔对冥王志在必得。

    伊安笑盈盈地看着克洛克达尔和罗宾之间的交谈,没有插话。

    “……”等到克洛克达尔从罗宾口中确认了这个事情后,克洛克达尔先是沉默了一阵,然后才抬起他右那海盗铁钩,指着伊安道:“小子,把你那篇拓印交给我!作为交换,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看得出来,克洛克达尔这家伙对于伊安,还是有些心存忌惮的,同为七武海不说,伊安当初在萨拉米斯岛和黄猿交战的直播,克洛克达尔可是看到过的,他知道伊安的实力如何,自忖也没有把握能轻易击败伊安,所以才会提出这种交换。

    罗宾面无表情地听着克洛克达尔和伊安的交流,觉得伊安应该不会答应的。

    只是,罗宾有一点没有预料到的是,伊安这个明明也同样不懂古代文字的人,却在之前就已经通过种种线索,发现罗宾她说谎了。

    伊安虽然很理解,也很同情罗宾,不过,他并打算这么顺着她的意思来。

    于是,伊安笑着拿起了拓印的碑文,对克洛克达尔道:“你想要这篇拓印?好啊,可以给你!”

    罗宾听到这话,顿时一惊,掩藏在牛仔帽帽沿的眼睛,隐隐有些慌乱起来。

    而克洛克达尔也是一愣,他没想到伊安这么好说话,于是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道:“小子,你果然是个有趣的人,不枉我当初在征询函中支持你上位。”

    一边说着,他一边朝着伊安走来,打算从伊安里接过拓印。

    就在这时候,伊安却猛地将拓印一收,道:“急什么?我的要求还没提呢!”

    克洛克达尔停住脚步,道:“好,你说!”

    伊安指了指在他旁边的罗宾道:“我的要求就是,这位美女我要带走!”

    妮可罗宾一听,不由得后退了一步,而克洛克达尔,也是听得眼珠子都瞪圆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伊安的要求竟然会是这样!

    “该死,你在耍我吗!?”克洛克达尔咬牙切齿地道:“要是你把她带走了,我拿到历史正文又有什么用!?”

    对啊,连解读古代文字的人都不见了,就算拿到拓印又有毛用啊!

    而罗宾则是隐隐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两人争夺的焦点,似乎被伊安这么一句话,就从历史正文上面,转移到她身上来了。

    这颇有点看戏看成唱戏的,炒股炒成股东的感觉,主次立场登时就变了。

    克洛克达尔此刻也被伊安这一句话提醒了,意识到了罗宾的重要性,于是对着罗宾道:“妮可罗宾,站到我这边来!”

    听到克洛克达尔的命令,罗宾下意识地就想要走过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伊安却突然低声对她道:“如果他发现你撒谎,他可是会杀了你的哦……”

    “什么意思?”罗宾脸色一变。

    伊安也没有直接说破,微笑着道:“跟我走吧,我会给予你自由,带你去寻找你的梦想!”

    他突然说出这种话来,是有原因的。

    之前在磁鼓岛的时候,伊安其实也是可以带走乔巴的,但是他却并没有这么做,而现在,他却想要带走罗宾,原因是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革命军,似乎一直在寻找罗宾来着……